正文 第二十章:魔修

    都灵矮人的迁移营地,是楚浩仿造古时战车阵来组织搭建的,当每一天晚上扎营时,便将矮人们的车辆依照大小,重量,以及军人与平民的不同来进行圆形样的排列分配,这样变相的相当于一个临时城寨了,也不需要每日重复搭建,每日就可以更早起程,晚上也可以更晚扎营,相当省事不说,更还提高了对袭击战的防御力。

    当营地外狼嚎声四起时,之前戒备的矮人士兵都迅速从他们的帐篷中集合了出来,巡逻的矮人更是在架车的孔洞中假设好了各自的远程武器,特别是那些持有合金钢弩的斗气矮人更是准备充分,他们早已经将各自的合金钢弩上矢完毕,此刻只待外面有敌人靠近,立刻便可以千矢齐发了。

    说起来,这批持有合金钢弩的矮人,可以说是目前整个蓝山矮人中斗志最高昂的了,不单单是因为他们在蓝山保卫战中的表现,杀敌最多,伤亡最少,更还因为楚浩已经表明将会把合金钢弩完全配给他们每一个人,也即除非他们战死或者离开都灵矮人临时政府的军队,不然这合金钢弩将会被他们使用直到他们退役为止,甚至如果他们战功卓绝,这合金钢弩甚至可以直接为他们私人所有,将可以作为他们的传家之宝世代相传。

    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封建时代的一把好武器,一副好铠甲,甚至可以作为一名小贵族的传家宝了,更别提合金钢弩这样可以承载斗气的上好钢弩,这可是足以匹敌好多著名弓箭,乃至史诗中的一些武器的斗气武器啊,所以每一个合金钢弩的斗气矮人,现在都属于斗志高昂无比,恨不得来上几万人再被他们杀一趟,然后确认了合金钢弩的所有权才好。

    当确认了有敌人前来,而且很可能是兽人狼骑兵后,这些矮人已经仿佛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不已,个个都静待在营地最外围,只待敌人来袭,他们便可以杀个痛快,得到足够的功勋。

    而他们并没有等待多久,随着座狼叫声此气彼伏,很明显的这些座狼已经离营地越来越接近,紧接着,便有上百只箭矢从黑暗中射向了营地内,不过这些箭矢大多软弱无力,少许还有些力道的,也根本没射中任何目标,与此同时,在营地最外围的矮人士兵们就听到了锤打声,似乎是兽人狼骑兵冲过营地时,用他们的武器锤打着营地外围的马车壁。

    “该死的!这可是我们重要的行李啊!”

    已经有矮人士兵忍不住的咆哮大吼起来,这已经提过好多次,矮人的性格基本都是暴躁与急性子,此刻他们的性格又一次表现了出来,当即就有十来名合金弓弩斗气矮人忍不住竖起了他们的武器打算射击,不过之前的训练,以及两次蓝山保卫战的经验,还是让他们没有射出弩矢,而是都把目光看向了各自所属小队的队长以及政委。

    政委们可是最知道临时政府的命令的,所以当即就有政委直接说道:“放心射击吧,军指的命令是歼灭所有来犯之敌,无论是人类,矮人,精灵还是兽人,他们都是人民的敌人!消灭他们!”

    合金弓弩斗气矮人们都是大喜,他们的弓弩早已经是饥渴难耐,渴望鲜血许久,这道命令下达后,立刻的便以小队为单位开始了对外射击,循着狼嚎声与奔跑的声音射击了去,而紧接着,整个营地外顿时传来了凄惨的吼叫声与狼鸣声,这是受伤死亡才会发出的声音,而听到这声音,矮人士兵们,以及营地里的平民矮人们都发出了欢呼声。

    这可和贵族联军不同啊,即便贵族联军当时是进攻蓝山的,但实际上人类,矮人,精灵本身就是盟友,彼此间的战斗还是有些顾忌,但是兽人就不同了,那就是天生死敌,见面了绝对是你死我活,连半点缓和余地都没有,纯粹的死敌,杀死兽人是不会让矮人有半点心理负担的,就和人类杀死一只鸡或者一只鸭一样的感觉。

    那些合金弓弩斗气矮人们更是欢呼得兴奋,因为他们的弩矢上都刻有自己的名字,所以谁射死的兽人在战后可以一目了然,这可是战功,这可是功勋啊,真是由不得他们不兴奋。

    而另一边,楚浩正和北冰洲队其余人坐在一起,通过奥奇的精神力扫描,他们清晰看到了营地外的一切,不过是两百多名兽人狼骑兵而已,在矮人第一轮齐射中,没有防备的兽人狼骑兵们已经死掉了至少三分之二,剩余的三分之一早已经吓破了胆子,开始惨嚎着向远处逃去。

    忽然,楚浩心头一动,就对念夕空说道:“念夕空,你已经筑基完毕了,那么现在你可以御剑飞行了吗?我是指像那些仙侠小说里一样,脚踩在飞剑上,然后人就随着飞剑直飞了出去,你现在可以了吗?”

    念夕空静静的点了点头,她接着就问道:“是想要我去杀掉那些逃跑的兽人狼骑兵吗?之前你不是不准我们插手矮人的战争吗?”

    “之前是之前。”楚浩肯定的说道:“之前是为了让楚氏杀法实现,不需要外力介入,现在不同,现在他们已经和我们是同一战线的了,尽可能保存他们的战力,并且尽可能的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这才是我需要考虑的,你可以做到吗?”

    念夕空点了点头,她边走出帐篷边说道:“步入筑基后,便是真剑修,这剑器也早已经炼成形,可以说是飞剑,内有反重力符文与能量转换符文,也早已经将其炼化,我可以御剑飞行,既然是队长的命令,有助于任务进行,那我去杀掉他们便是。”

    这时,念夕空已经走到了帐篷之外,众人就见得她单手一指,一把小巧的黑色小剑就凌空悬浮在了她面前,众人都很是好奇,这么一把仿佛玩具剑一样的小剑,怎么可能就承载一个人飞行呢?

    就见得念夕空手上捏着手势,而脚下则踩着玄妙的步法,嘴里嘟哝着,可是却没有发出声音,前后不过一两秒,那柄小剑就已化为一把漆黑色的三四米长短巨剑,而且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流,更还有无数神秘的花纹,刻印,图腾,字符闪烁在巨剑剑身上,而念夕空就这样直接站在了这巨剑剑身上,而且这时她还回头看了帐篷一眼,众人都可以通过精神力扫描看到她的表情,虽然依然是平淡无波,但仿佛间,众人似乎看到了她有些调皮的在炫耀,紧接着,黑光闪烁,念夕空已经踩踏巨剑飞升而去。

    “帅……帅呆了啊!”

    张恒是众人里反应最大的,隔了数秒后,他抹了抹嘴巴上的口水,大声吼叫了起来道:“不管了!我一定要学会御剑术,天剑,万剑诀什么的,反正就是剑修该学什么,我就一定要学会什么!大不了就跪在念夕空面前求她教我好了,哈哈哈,别看她脸上冰冷,其实脸皮肯定很薄,哈哈哈,只要求求她,她一定会教我的,到时候我脚踩飞剑,身穿黄金圣衣,手拿……呃,手拿什么什么神弓,这简直是帅呆了好不好,老子就是要逆天啊,哈哈哈……”

    周围人都是一阵无语,汤姆顿时苦笑着提醒自己的好基友道:“张恒大哥……我们现在还在使用心灵锁链,你说的话,她已经听到了……”

    “嘎?”

    却说另一边,念夕空已经直接选择性屏蔽了张恒那白痴的搞笑话语,在这飞剑上,她的御剑速度快得惊人,比那直升机,普通飞机都要快得多,几乎是分多钟后,已经追上了那群溃逃的兽人先遣部队,就见得她脚黑色巨剑分化出了十多道漆黑无比的剑影,闪烁间,这些剑影已经直刺入了她脚下的兽人狼骑兵之中,也不知道这些黑色剑影到底是什么,锐利似铁,切割起那些兽人仿佛刀切豆腐一般,而且这些剑影速度快得惊人,除了数道剑影被兽人中的斗气拥有者强行破碎了以外,其余剑影来回旋转交刺,前后不过数十秒而已,这近百的溃逃狼骑兵已经全部被消灭了。

    在天空上的念夕空脸色微微白了几秒,就见得她深深吸了口气,脸色顿时又恢复原样,然后她回头看了一下矮人大营,居然并没有直接向回飞去,而是继续御剑向某个方向直射而去,不多时,她便已经冲出了精神力扫描的最大范围,整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却不提楚浩等人的惊讶与担心,念夕空在确认已经离开了精神力扫描范围之后,就见得她手上多了一根橡皮筋,直接将自己的长发挽绑了起来,与此同时,她的眼中杀意四射,冰冷得简直可怖,这一刻的她看起来仿佛不似生人,直如那九幽地狱来的修罗一般。

    念夕空这一世所修行的修真剑修功法乃是魔修,而且还是魔修中最重杀生之法的两大配对魔剑功法,虽然目前只修行了计都,但是这魔修功法已经开始反过来影响她的思维,其实这非常常见,正如正道修真功法,可以让人要么淡泊,要么慈悲,要么固执,要么就是疯狂的正义,自我的正义等等,魔修也同样会影响主人,有的魔修功法需要午夜吸食人血来解决影响,有的魔修功法需要在坟场修行,有的魔修功法需要剧毒虫子之类,这些其实都是解决魔修功法影响自身的办法。

    而目前念夕空她所修行的计都一剑,需要的却是……杀生!

    之前的两场蓝山保卫战,战场杀气之浓厚,其实早已经勾起了她的计都杀意,但是因为楚浩的命令,所以她苦苦忍耐着,而直到这一刻,她却是无需再行忍耐,魔修魔修,讲究的便是随心所欲,接着看破这欲,最终逆黑为白,达到与正道修真同样的自身自有的地步,那时候魔修正修都是殊途同归,也不过只是功法,再无分善恶了……

    当然了,在那之前,她需要杀戮,所杀戮对象自然是越强越好,越多越好,而这对象……还有比军队更好的吗?

    说时迟,那时快,前后不过两三分钟而已,念夕空已经看到了前方一片平原上的兽人营地,那是数千的兽人狼骑兵,那是她的……

    猎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