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偏差

    一个矮人氏族的迁移,或者说近十万人的迁移,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不光是吃的喝的,更还有药用品,牲口劳力,行军路线,护卫军力,以及一路上的睡觉休息帐篷等等许多许多东西,正常情况下,那怕是以封建时代那种古代的个人标准,近十万人的长途迁移,也至少需要准备一两个月左右才行。

    不过楚浩那里有什么一两个月的多余时间啊,这次的蓝山之行,已经比他所预计的时间超过了三四天还多了,他必须要赶紧展开他的计划,否则便可能赶不上索林的行程,即便索林是绕了大远路,而且是跋涉在山林之中,但是算算时间,这些矮人军队从平原过去,估计也要赶紧了些才行。

    不过,多亏了那些贵族联军,中土世界的人类可是不缺马的啊,大小贵族们都有许多的马匹,他们基本都有成建制的骑兵部队,而在这次的贵族联军中,战后统计的获得马匹一共有六千多匹,这还是完好的,或者只受了轻伤的马匹,别的那些马匹都已经做成了肉干,这六千多匹健壮的军马,再加上矮人本身就有的牲口与马匹,基本上就是这一次迁移的主要代步工具了,再加上都灵矮人在离开孤山时已经有了迁移的经验,这个时候正好派上了用场,类似于游牧民族那样的长架马车,什么东西往上一装,既可以当睡觉的住所,也可以作为迁移的代步车,确实是很方便。

    再加上蓝山革命中,所抄出的那些贵族财产,黄金什么的在战时基本没用,但是粮食就不同了,而且这些贵族都有收藏铠甲武器的习惯,这次战斗中的损耗很快就被补齐,虽然目前的都灵矮人军队严重缩水,严格上来说只有五千左右的矮人军队,但是战斗力比其联军破城前已是截然不同,至少现在再遇到贵族联军那样水准的军队时,基本上已经可以轻松将其击溃了。

    当临时政府对蓝山矮人们宣布了接下来的行动时,想当然的,在民众中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与不满,许多矮人都提出了抗议,其实这也是当然的,所有恐怖中最恐怖的就是未知了,这和原本蓝山矮人不愿意跟随索林去收复孤山是同一个道理,不能说矮人们不爱戴索林,包括了大部分被楚浩清洗的贵族,他们其实也是爱戴并且自认为是索林臣民的,但是他们终究没有跟随索林一起去收复孤山,便是此故了。

    不过临时政府是由楚浩亲自改组,这已经不再是封建时代的那种贵族领民政治,更接近于近代与现代的政治体系,而且还加入了地上天堂党的一些内容,别的不说,行政力量与行政速度却是远远超过了贵族政治,而且才成立的矮人契卡也不是吃素的,还有舆论宣传,孤山的各种情形,以及有山雀已经回山的传言等等,这些攻势一起开始,再加上是人都有从众心理,人是代称,也可以认为是有智慧的生物都有从众心理,这样的情况下,所有行动果然快速,虽然还是有一部分的矮人舍不得蓝山,但整个队伍却真在三天后开行了。

    与此同时,当时贵族联军逃脱回去的那数百人里,人类与矮人贵族也有许多,他们带回了贵族联军那不可思议的下场,事后更是有多方势力前来打探,在知道了贵族联军的俘虏下场之后,这些势力都是暗暗忌惮,而且多方势力开始了接触,新一轮的联军仿佛又要形成,不为别的,只为彻底磨灭这危及贵族阶层的新生势力罢了。

    不过此刻蓝山已空,都灵矮人们居然真的放弃了这诺大的家业,全族迁移重回孤山去了,这却是这些贵族们所想象不到的,不过他们也没有罢休,后事还有得一提。

    却说楚浩带领都灵矮人一脉开始了大迁移,因为他们不必像索林那样躲避兽人大军的行踪,所以根本不必绕路走山林地去往孤山,这一路行来都是平原,近十万人的大部队迁移浩浩荡荡,人眼望去真是望都望不到边,而且多亏了中土世界马匹牛羊俱多,这些矮人迁移起来由牛马代步拉车,速度也不算慢,平原草原一路行来,不知不觉已是五天之后。

    “呃?发现了兽人座狼的粪便与足迹?而且看模样甚是新鲜,不足一两日?”

    在迁移部队的中央,一座大帐篷立在了那里,这就是目前都灵矮人中央军军指挥中心,专门负责都灵矮人的大军事宜,也是目前这只近十万人迁移部队的唯一护卫力量。

    矮人目前的军队只有五千多人,不过楚浩还是分出了其中领悟斗气的三百名矮人,每人配了双马进行巡逻刺探,而这些矮人大多挑选的都是有过冒险经历,也在人类世界与中土世界别的地方游历过的矮人,而此刻,就是这只巡逻刺探部队来报告所发现的情况了。

    楚浩很是疑惑的想了想,这才摇了摇头道:“不应该啊,兽人小部队可能会出现,但是兽人大军出现的可能性真的没有,他们现在的大部队应该已经赶往孤山了,而且没有了内奸提供信息,他们对于人类世界和矮人世界的消息应该是很少听闻才对,他们不应该这么快知道我们进行了大迁移,那么……是兽人的劫掠小部队吗?”

    虽然万般推论都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但是楚浩依然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因为兽人的劫掠部队也不可能深入到这里来,要知道目前的中土世界可不是魔戒三部曲的中土世界,这个时候黑暗魔君索仑还没有复活,中土世界依然是由精灵与巫师们所统治与管理的秩序世界,像兽人,半兽人,地精,妖精什么的黑暗生物,都只能够被迫躲到荒野之外,根本不敢靠近人类,矮人,精灵的领土,在目前的地方出现兽人狼骑兵,这还真是一件稀罕的事。

    事出反常既有鬼,虽然楚浩并不知道为什么事实与他的推论有了差异,但是既然事实如此,那么他也不可能不做出安排,当下就让迁移大部进行了战时调整,将妇孺老幼的车架都集中到了队伍的中央,而五千多矮人部队也都集中了起来随时戒备,当天夜里便在戒备中度过了。

    但是楚浩心里却并没有放松下来,依照他的推测,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有兽人大军出现在这里,但是现实却与他的推测有了偏差,那么就说明他的推测有了问题。

    “先将推测从头来一次,首先,按照剧情里的发展,当索林他们陷落在了地精王国时,地精国王向阿索格传递了信息,告诉他索林就在地精王国里,而当索林他们逃离地精王国后,一出山立刻便遭遇到了阿索格的攻击,这就说明阿索格当时已经离地精王国不远了,或者就在孤山附近一直等待着,依照这样的推论,现在阿索格无论如何都应该已经在前往孤山的路上了才对,而且阿索格肯定已经知道索林离开瑞文戴尔后,选择的是山林险地,绕了一个大圈前往孤山,那么他是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派出兽人部队在蓝山前往孤山的道路上等待的,因为这毫无意义……”

    楚浩此刻正静静的坐在一处小帐篷里沉思着什么,或许在常人来看,现实与推测不符很正常,但是在智者们看来,这就是很可怕的大事情了,因为一个不好,他们所做的一切布局都会反复,细节决定成败,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所以楚浩必须知道他到底漏算了什么。

    “整个推论进行到这里,确实是应该没有任何兽人军队出现才是,但现实是兽人军队出现了,从探测情报来看,这里在一两天前,至少有上百的兽人狼骑兵经过,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至少作为大军的刺探来说,这个数目已经代表着至少有数千狼骑兵存在,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阿索格派出兽人军队堵在这里呢?”

    “如果依照现实来重新推论的话,第一种可能,是阿索格认为索林可能回到了蓝山?他可能从某些情报得知了索林秘密潜伏回了蓝山,这样的话,难道索林他们在山林险道的路程并不太平?发生了剧情以外的事情,迫使他们不得不离开山林险道?这个可能性有,但是不大,不然若真是如此,索林早该在之前便已经回归蓝山了……”

    “第二种可能,阿索格有在人类世界与矮人世界,特别是有蓝山的眼线,我们中有内奸,出卖了我们的情报给阿索格,而深恨索林与都灵矮人的阿索格,是不介意彻底灭绝这近十万都灵矮人的,不过时间上对不上,毕竟我们离开蓝山的迁移时间是如此的迅速,短短几天里便已经离开了蓝山,即便是有眼线与内奸,也没可能及时通知阿索格,而且即便及时通知了,阿索格也没可能会提前堵在这里,这个可能性太小了……”

    “然后是第三个可能性……有外势力插手了,把蓝山都灵矮人迁移的行动告诉了阿索格,那么这个外势力……是巫师,还是精灵,又或者……”

    “是天神小队?”

    当楚浩脑海里仿佛闪过一道灵光,已经推测想到了这里时,忽然间,他听到了狼嚎声,此起此伏的狼嚎声响彻这荒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