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算计

    中土世界是多智慧种族共存的位面世界,不光只有人类,还有精灵,矮人,半兽人,兽人,地精,妖精,巨魔等等许多的智慧种族。

    而且每一个智慧种族还有许多的分支,类似于人类有黄肤,白肤,黑肤,红肤等许多肤色一样了,比如许多人便认为霍比特人或许便是人类的一个分支,无论是矮人,精灵,兽人等等,也都有着许多的分支,一些分支已经灭绝在了中土几个纪元漫长的历史中,它们比同族更加强大,更加聪明,而苍白兽人便是其中之一。

    最古老的苍白兽人可以追溯到第一纪元时期,最初时就是非常强力的种族,出生便可以拥有斗气,而且斗气会随着年龄一直提升,仿佛没有止尽一般。

    苍白兽人通常非常高大,普遍都有三到四米左右,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苍白兽人体表会出现许多类似皱纹样的深刻印痕,许多巫师称这种印痕为符文,这是一种天然符文,会永恒性的让苍白兽人增加移动速度,反应速度,力量,以及身体素质,同时对斗气的使用与增强更加敏锐,还可以从空间中吸收游离能量来补充斗气的消耗,可以这样说,苍白兽人是天生就适合于战斗的种族,甚至就某些方面而言,苍白兽人比高等精灵更加强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纪元开始,苍白兽人便在逐渐的减少,以至于到最后已经绝迹,阿索格认为,自己或许就是中土世界的最后一只苍白兽人,即便他和好几个种族,甚至包括人类与精灵的女**媾,也无法诞生出苍白兽人来,所以他诅咒众神灭绝了他的种族,他绝不信奉任何神灵。

    作为中土世界最后一只苍白兽人,阿索格是强大的,骄傲的,他统帅着数不尽的兽人大军,占据着曾经矮人古老的国度,甚至一度差点灭绝了都灵矮人一脉,但是就在那时,因为大意,他竟然被一个卑微的矮人给砍掉了一只手掌,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出生到现在最大最大的耻辱,他发誓报仇血恨,他发誓灭绝都灵矮人!

    而机会……到了……

    都灵矮人中,居然有贵族联系了他,将那个砍掉他一条手的索林·橡木盾的行踪提供给了他,唯一的要求是,让索林·橡木盾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可笑而愚蠢的矮人,难道他们认为,失去了索林之后,他会宽恕与原谅都灵矮人对他荣耀的践踏吗?不,这些愚蠢的矮人,他会把他们的皮全部剥下来,把他们的头颅骨头全部制成酒杯,以此来洗刷他的耻辱!

    当然了,首先是先干掉索林……

    不过,索林那个狡猾的家伙,居然宁可绕了一大圈的路,也要从深山老林中前进向孤山,这让阿索格异常恼怒,却是无法可想,他的兽人大军可无法进入到那些深山老林中去,更何况擅长追踪的是座狼,而不是兽人,兽人可没有狼那样的鼻子可以闻到什么气味,所以即便是他打算进入深山里追踪索林,估计也无法找到索林正确的位置。

    就在阿索格打算带领兽人大军直接去到孤山,在那里等待索林到达时,一个意外的人出现了……一个人类……

    这个人类戴着一个银制面具,看不到神色,来得异常突兀,直接穿过数万兽人大军以及无数座狼的巡逻,仿佛郊游一般直接来到了阿索格的面前,而周围兽人们居然是视而不见,就好像是没有这么一个人一般。

    阿索格感觉到了兴奋,他喜欢战斗,这个人类让他看不透,琢磨不透,难道说是巫师?说起来,他还从没有杀过任何一名巫师啊……

    但在阿索格准备攻击前,这名人类却用兽人语说道:“你好,亵渎者阿索格,我并不是你的敌人,我也并不是来攻击你的……”

    但这名人类的话还没说完,阿索格已经举起巨大锤子砸了过去,巨大的锤子带着无比的斗气光华,仿佛巨山砸来一般,直接将这名人类连同其所站地面都给砸出了一个巨大坑洞来,整个地面仿佛都在摇晃一般,周围的兽人和座狼眼见如此,都是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来。

    阿索格却是抽了抽鼻子,他并没有闻到那喜欢与熟悉的血腥味,他疑惑的拿起了锤子,在那锤子下只有破碎的岩石碎块,并没有任何血肉模糊的尸体存在,而在他拿起锤子的那一刻,在锤子旁边完好无损的站着了那名人类,依然戴着金属面具,依然看不到任何表情。

    “我说了,我不是你的敌人,你可以尝试攻击我十次百次,但这毫无意义,不是吗?我之所以前来,是因为……”

    话音又一次未曾落下,阿索格再一锤猛的敲打在了地上,地面顿时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但是这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尸体与血肉出现,那名人类依然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锤子旁。

    “不要打断我的话语,好吗?”人类似乎有些懊恼,不过声音依然清晰而平淡,他继续说道:“我想和你结盟,我为你提供索林的位置,以及为你准备好一个……”

    “啪!”

    阿索格似乎性子也倔强,依然一锤子敲打在了人类男子所站位置上,而且这一次,不光是锤子上出现了斗气,连同他身上与眼睛上都出现了斗气,但很可惜,人类男子依然是完好的站在锤子旁,就仿佛刚才阿索格所敲打的是空气一般。

    “我说……”

    人类男子的声音猛的低沉了下来,下一瞬间,他已经欺近了阿索格的面前,从那金属面具的眼孔中露出了一双人类眼眸来,就这样深深的看了阿索格一眼,而那一瞬间,一股威压仿佛洪荒猛兽,不,仿佛深渊地狱里的幽灵鬼怪一样,让阿索格仿佛连汗毛都立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几乎无法动弹,随时可能被这名人类杀死时,那人类已经又一次回到了锤子旁,依然用平淡的语气说起了话来。

    “如我所说,我为你提供索林的位置,以及为你准备好一个战场,你可以亲手干掉索林以及他的随从,你也可以毁灭整个都灵矮人,这一切都没问题。”

    阿索格沉默了一下,他衡量着自己的实力与眼前这人类的威压对比,好半天后才说道:“那你需要什么?你很强,你有力量,你不是我的部下,所以我不认为你会没有代价就为我做到这些。”

    人类男子仿佛轻声笑了一下,又仿佛什么都没动,他依然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很简单,我需要你的部下,这数万的兽人大军,至少在杀掉索林之前,我们还是盟友的情况下,我需要他们来为我做一些事,为我铲除一些敌人。”

    阿索格嘿嘿一声冷笑,他拿起锤子重新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是要进攻人类领地吗?还是说你要夺取什么宝物?我可以这样告诉你,除了精灵族以外,别的任何地方与领地我都敢攻击,但是,我要先得到索林的位置与情报,因为我不信你。”

    人类男子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继续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部下去进攻精灵族,也不会让他们进攻任何人类领地,我只是要求他们延缓和消灭一只军队罢了,对了,这只军队还是你最讨厌与想灭绝的都灵矮人一脉的军队,所以你是否同意,就看你是否还打算报仇了。”

    阿索格一下子来了兴趣,他半立起身,紧紧盯着人类男子问道:“哦?说来听听。”

    人类男子轻笑了一下,随手一挥,就见得地面上的石子与泥土被卷了起来,下一刻,这些石子与泥土组成了一副简单的中土大陆地形图,而一道由泥土组成的箭头从蓝山方向开始直接越过平原,以最短的距离向蓝山前进,而在这中间,妖精地下王国的那片山脉,正是他们的路途经过。

    “这是这只军队最可能的行进方向,他们几乎全部由都灵矮人组成,数量不清楚,但是实力很强,所以我希望你的部下能够在这三个地方与他们交战,前三次许败不许胜,然后在这里……”

    阿索格一挥手,打断了人类男子的话语,疯狂大笑道:“都灵矮人的军队早已经被我给毁灭了!即便还有都灵矮人组成的部队,也不过只是民兵,他们不可能很厉害,你不就是要我毁灭他们吗?也好,我就是打算毁灭所有的都灵矮人!你可以回去了,当我毁灭了这只部队时,我要立刻得到索林的位置与情报!”

    人类男子沉默了一下,接着就笑道:“……那好,我就拭目以待好了,当你们第一次交战后,无论胜败,我都会再次出现,那么……不要全灭了哦。”

    话音声中,人类男子的身影渐渐淡去,最后整个消失在了当场,而周围的兽人们依然是露出诡异与畏惧的表情,因为他们的头领……苍白兽人,亵渎者阿索格一直在那里自言自语,还不停砸着地面,还在那里疯狂大笑,莫非他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