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人民的胜利!

    “蓝山是我的家,为了它,我宁可性命不要!冲啊,同志们!”

    楚浩所挑选出来的政委,都是蓝山矮人中最激情,最理想,最坚定的那群人,可以称他们为最具备理想与梦想的那一群,而即便只经过了短期的洗脑,不,培训,但是这群人,确实是为了梦想而战斗着!

    在贵族联军打破了城门,攻入了蓝山首都内部后,屠杀在继续,掠夺在继续,而蓝山矮人们已经是惶恐到了极点,所以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大量矮人平民失去了理智,或者打着法不责众的想法,开始向首都城市内部冲去,而在路上就杀了那么多阻拦他们的蓝山矮人,但是结果却是,全部被处死,因为他们可能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现在蓝山正在战争中,所谓的法不责众,那是代表着大多数人,而在那一刻,他们……其实才是少数!

    接下来,没有人为这群被杀平民哀伤,大多数人都无视了他们,或者是朝他们的尸体吐上一口口水,而战争,还将继续……

    接下来,楚浩直接将城防军打散了,然后以五比一的比例,每五个武装矮人平民,加一个城防军,而每五十个城防军再加一名政委,然后就让这些政委带领他们赶赴前线,而在战争开始前,楚浩便将整个蓝山首都分为了几十个区域,那些政委属于那个区域全都是事先确认好的,而城内巷战反击,就在贵族联军完全想不到的情况下展开了……

    由政委带头,城防军为骨干,再加上大量拿起武器的普通民众,在他们所熟悉的蓝山首都的各种巷道里与贵族联军交战着,当然,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普通民众,若是听一听热血的言论,想一想战争场面还无妨,他们只会当成趣事,但真的要他们到了战场上时,那血肉横飞,那死亡降临的大恐怖,足以摧毁任何普通民众的意志,所以在交战之初,大量的普通民众确实是从战场上逃跑了。

    但是因为有了之前那些叛徒的榜样与教训,这一次政委与城防军,甚至还没参加战场的普通民众,都自然的拿起武器给这些“叛徒”们一场血的教训,所有逃跑者都会被处死,而就在杀死他们之后,很快的,他们的亲属就会直接被驱赶出蓝山,要知道现在可是在战争中啊,所谓的驱赶,就是直接把他们给赶向那些贵族联军们,他们的下场是所有矮人都可以亲眼看到的,直接被那些乱军当场给屠杀了,若是以前,或许还有许多人不忍,但是到了现在,已经再没有人关心他们的下场,他们只关心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是否会被如此对待,所以,逃跑现象越来越少,到最后已经是消失,平民们已经出现宁可战死,也绝对不逃跑的情形。

    与之相对的,贵族联军们已经搜刮到了大量的财富,金银,宝石,而这不过只是蓝山的外围,他们更加疯狂的向要侵入整个蓝山首都,但是他们也渐渐发现,整场战争从一开始的轻松,完全仿佛驱赶一样的速度,到现在渐渐的艰难,甚至他们已经在整个分散到了蓝山各个巷道中时,开始出现大量的伤亡。

    他们的敌人,那些蓝山矮人们,一开始确实是只要被他们一个冲锋便驱散甚至溃逃,到后来即便他们冲锋,可以消灭这些矮人,也无法将他们驱赶冲散,再到现在,这些矮人疯狂的,死不要命的冲上来和他们疯狂对冲,他们的伤亡,早已经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恐怖,即便他们杀死的矮人平民是他们的两三倍之多。

    这可不是封建时代的战争啊,封建时代的战争,真正在战场上被杀死的有时候连十分之一都不到,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一方将另一方的阵列打散,然后另一方发生了溃散与溃败,然后在追击战中消灭的敌人,所以古代才有所谓的兵败如山倒的话语,那就是因为作为一只军队,一旦其建制被打乱,便已经相当于消灭了,而真正死亡的人数不过其中十之一二罢了。

    但是到了近代,特别是热武器才出现的近代列阵火枪军时,双方都是消耗品一样的军队,士兵不过只是一个数字,那时候死伤一半还没崩溃的军队多了去,那就是真正的拼光拉倒,这才是封建时代军队,那怕是最精锐的军队,面对近代军队时,即便双方武器相同,近代军队也可以摧枯拉朽的将其消灭的原因了。

    蓝山矮人确实并非近代军队,各种条件都还没达到,但是在经过楚浩一系列的政策,动作,洗脑,以及之前那一万所谓叛徒的戏码后,这个时候的蓝山矮人已经变相的相当于近代军队了,都不过是数字,根本没有所谓的士气与逃跑,这些蓝山矮人平民,除了向前以外,他们别无其余出路,因为一旦后退,不光是他们,连同他们的亲人也会死亡,而且临时政府在之前确实是拿出了大福利,这种封建时代绝对不会出现的福利待遇,所以无数种情况结合下来,就变成了眼前这样……一只封建时代的军队,去进攻一个由近代军队雏形把守的城市巷道,其结果……

    由一只政委带领的部队冲向了数倍于其的贵族联军,他们呼喊着,疯狂着,持着武器向前乱砍,丝毫没有任何的章法与队列可言,即便是其中的城卫军骨干也是如此,但是在他们面前,数倍于他们的贵族联军却再没有之前屠杀的轻松与抢劫的喜悦了,因为在这只矮人军队冲锋前,他们刚尽全力与另一只矮人军队冲锋交战着,那一只军队数目只有他们的五分之一,但是那只军队战到最后一个矮人也没有投降或者逃跑,甚至连死前都要砍他们一刀,刺他们的一剑,咬他们一口,战损比例早已经从一开始的五比一,四比一,三比一,二比一,一比一……降低到了现在的一比二还多了。

    他们从攻破城门到现在,已经战斗了三四个小时了,他们其实早已经筋疲力尽,之前那样的疯狂屠杀,不过是即将到来的掠夺福利罢了,是那种野性在支撑着他们,但是眼前这块肥肉,已经渐渐的从肥肉变成瘦肉,再从瘦肉变成骨头,再从骨头变成倒刺,当战斗发展到现在,所有的贵族联军包括那些贵族们,他们早已经不知所措了,如果他们可以吼叫,那他们一定会大声吼着,这不科学啊,为什么明明城破了,为什么明明是他们占据了优势,那些矮人们还会这么疯狂的反扑呢?这不科学啊!

    但是蓝山矮人们,他们早已经是疯狂了,不光是为了眼前的敌人疯狂,也为了可能会后退,可能会被戴上叛徒的帽子,然后被自己人处死的疯狂,他们大声吼着,叫着,持着武器冲向了贵族联军,此刻贵族联军们早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一还多的蓝山城市内部了,而蓝山矮人的军队和平民,则在整个蓝山城市内部的巷道中,与这些贵族联军奋战着,疯狂冲锋着,死掉了一队,另一队武装起来的平民就被拖入战场,然后继续开始那种疯狂……

    贵族联军们动摇了,害怕了,他们可不是什么近代军队啊,这些贵族联军的士兵们,除了仆从军以外,别的军队士兵都是那种半职业军队,他们是贵族的私军,但是要说他们对贵族有多忠诚,那简直是扯蛋,贵族给予他们高一等的生活与待遇,他们就为贵族作战,但真到了生死关头,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为贵族而牺牲,而在伤亡到达一定程度,不管他们消灭了几波矮人,这些矮人依然疯狂的向他们袭击,这些贵族联军士兵们,渐渐的发现自己周围认识的战友已经死了一大批了,他们开始迟疑,开始后退,或许一开始,他们只是希望自己比旁边的人稍微后退半步,稍微比他们多一点的存活几率,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光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别人也会如此想,也会如此做,于是……不知道是从那一处开始的,贵族联军们越来越后退,到最后,即便他们面对数目比他们还少的蓝山矮人,他们也开始了后退,而且这后退越来越快,当士兵发现自己旁边的人比他们退得还要快时,他们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丢下身上的更多负担,甚至是丢下武器,跑得比这些人更快……

    没错,我不能够跑过蓝山矮人没关系,我只要跑得过你就行……

    于是,逆转在不停的死亡累积下,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了,所谓的兵败如山倒,就只会发生在这样的军队身上,那是真正的如山崩地裂一样,谁都不去管自己的身后,谁都不会去管周围,那怕追赶他们的只是几十个浑身是伤的矮人,他们只敢向后猛逃,甚至有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所谓友军,他们也只会拿起武器疯狂的向他们砍杀,所谓的督战队,在这种时候只会第一批被杀,就如同当时阻拦蓝山矮人逃跑的政委一样……

    “不要俘虏!我们不要俘虏!杀光这些入侵者!杀光所有的贵族!重复,不要俘虏!”

    越来越多的蓝山矮人平民们疯狂呼喊着,拿着他们的武器,赤红着双眼,追杀在已经崩溃的贵族联军身后,重复着这个命令,杀死任何的贵族联军,无论是人类,矮人,仆从军平民,还是身穿华丽的将领与贵族,全都被他们给杀掉了,踩踏着他们的尸体与血肉,疯狂的冲锋与砍杀,没有丝毫的怜悯……

    而他们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数万蓝山矮人平民的尸体,早已经布满了整个蓝山首都城市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