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叛徒!

    第十五章:叛徒!

    对于封建社会来说,所谓的组织全城人进行战争,其实不过是让普通民众充当后勤或者仆从军罢了,正面战斗肯定是不会交给他们的,那怕是古代有名的那些屠城战,几个月几年的坚守战也是如此,封建时代是绝对不可能发动人民,发动群众的,因为攻城的是敌人,而普通的民众也是他们的敌人,甚至统治阶层防备后者更多一些。

    就古代的战争来说,不过是统治者相互征战罢了,这没有被统治者什么事,因为无论谁赢了,对他们都只是继续压榨与剥削罢了,所以现代很多人如是熟知历史,那么对于古代那些民众的麻木不仁,就该有所了解才是,并非他们没有爱国情怀或者民族意识,仅仅只是因为事不关己罢了,因为无论对任何获胜统治者来说,他们都是被剥削者,他们都是奴隶,仅此而已。

    即便是古代有农民起义什么的,但是因为思想局限性,最终也会变成新的统治阶级对民众的压迫剥削,即便话说得再好听,历史记录得再好看,但是其本质依旧不变,所谓的牧民,其实便是把民众当成羊一样的放牧,到最后依然是吃羊肉,割羊毛罢了,本质上是从没有变过的,而统治者与统治者间的战争,胜利的果实便是这些被牧的民众,没有统治者敢武装这些民众,因为很可能……民众对于他们的仇恨,远超过对入侵者的仇恨!

    所以,其实这才是近代现代的民众,与古代封建时候的民众的最大区别,那便是是否为自己而战的问题,或者说,这才是近代现代,与古代时的最大区别,而科学啊,生产力水准的进步啊什么的,其实都不过是这的副产物罢了。

    而在这战场上,无论是贵族联军,还是蓝山矮人,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都在用封建时代的思维来看待眼前这场攻城战,一般来说,只要城墙破了,外无援军,而且双方实力相差不大,那么守城一方便算是失败了,几乎再没有逆转的可能性,所以当城防军缓缓后退时,贵族联军们都是兴奋的欢呼了起来,不单是正规贵族私军,还是那些伤亡巨大的仆从军,他们都是争先恐后的向蓝山首都城内冲去,而那些承受了手下大量伤亡的贵族们,也终于是露出了轻松,矜持,以及期待的表情来。

    而攻入城内的贵族联军,他们首先遇到的并不是城防军的溃军,而是一群拿着武器,要么穿着简单防护装备,甚至就直接是布衣的矮人平民,男女老少都有,他们拿着武器茫然的站在那里,看到凶神恶煞般的贵族联军攻来,这些矮人平民大多数人都是惨嚎一声,抛下武器就向后逃窜,整个场面一片混乱,不知道多少矮人平民是被自己人给踩踏而死的。

    那些贵族联军们都是疯狂的大笑大嚎着,他们追赶着这些矮人平民,许多贵族联军直接就在街上抢劫了起来,特别是那些被踩踏的矮人平民们,死了的就直接开始搜身,寻找值钱物,没死的就被他们给利落的杀掉,一点怜悯都无。

    而在这些矮人平民们向后逃窜时,在他们的后方,一小队的临时政府军队,还有几个大嗓门的矮人政委就站在那里,他们试图阻挡这些平民,那些政委更是大声喊道:“蓝山的公民们,同志们,不要逃跑,不要把后背露出给敌人,你们的敌人在正前方,不在这后面,为了蓝山,为了临时政府,你们要去战斗,劳动者万岁……”

    这些矮人政委们大声吼着,试图阻止这些溃逃的平民,但是很快的,他们便被挟裹在了平民堆中,甚至因为他们的阻拦,这些矮人政委与临时政府的军队,都被大量平民们给砍杀了,乱民中,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手,这数千的矮人平民便这样一路向前,而且周围更多的平民被他们的溃败给吓住了,也加入了他们的阵列,这一路行来,他们至少杀掉了三四队的矮人政委,数目已经到达了万多平民,眼看着前方已经冲到了蓝山首都中央广场处,这溃败的形式似乎已经再也无法避免了。

    这一切,都被奥奇的精神力扫描给全部看在了眼中,他叹了一口气,仿佛不忍看这许多矮人被屠杀一般,而在旁边,斯特瑞则幽幽说道:“看来队长的兵法也不怎么样啊,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派出平民去阻击这些贵族联军?而且之前在城墙上,好多错处,不然城门根本不会被攻破,这已经输了啊,再也无法挽回了啊,这么多的矮人,他们都是死定了啊……”

    在精神力扫描中,不光是这只万多的矮人平民溃逃了,还有数千多的矮人平民已经来不及逃跑被那些贵族联军士兵们所俘虏,而且贵族已经下达了洗城令,所以贵族联军根本不要什么俘虏,那数千矮人平民们已经被屠杀掉了,而且这样下去,整个蓝山首都都会被屠戮一空。

    斯特瑞的话,让周围几人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唯有张恒,念夕空,汤姆三人没有多说什么,隔了片刻后,汤姆才说道:“相信队长吧,他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既然他说他最得意的是兵法,那么我相信他,队长,就让我们看看,到底什么才是楚氏杀法吧……”

    与此同时,溃逃的矮人平民们已经冲到了中央广场边缘,但是下一瞬间,迎接他们的不是城防军的保护,也不是更多的矮人平民加入他们,而是迎面密密麻麻的弩矢,而且还是灌注了斗气的弩矢,不但射穿了第一排,更是连续的射透了好几排的平民,光这一下子,就至少被射死了三四千的矮人平民,顿时,一地上全是血与尸体,那些疯狂奔跑的矮人平民们也惊呆的停下了脚步,然后满脸不解的看着前方。

    “你们这些叛徒!你们这些贵族的狗!你们这些革命的背叛者!你们再也不是蓝山矮人公民!你们再也不是伟大的劳动者!你们是比入侵者更可恶的叛徒,矮人奸!革命奸!”

    这些矮人平民们都是惊呆了,他们呆愣的看着前方,在中央广场处,不但有退下来的所有城防军,更还有几乎整个蓝山首都的矮人平民们,而站在他们前方的,就是他们伟大的导师楚浩,而楚浩现在居然指责他们是叛徒,指责他们背叛了革命……这,这怎么可能!?

    “我们,我们没有!”

    一些矮人已经急噪的大声吼了起来,他们从溃逃的矮人平民中站了出来,大声的说着自己的遭遇,遇到了贵族联军,然后被追赶,被屠杀,他们甚至还叙说着在后面有数千矮人已经被屠杀死掉,但是他们没有背叛革命,没有逃跑。

    “没有背叛!?”

    楚浩的声音更大,他用了魔法的力量,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广场,他大声吼道:“我们站在这里准备反攻,准备与入侵者浴血奋战时,你知道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亲眼看到,你们不但没有向入侵者奋战,反倒转过头来屠杀了收容败兵,以及准备收容你们,保护你们到达广场的政委与临时政府军,我们亲眼所见!你们屠杀了他们!你们自己回过头去,看看你们所干的事!你们屠杀了自己的同志,然后还向冲到广场来继续屠杀我们,好为你们的贵族主人开路!你们这还叫没有背叛吗!?”

    这些矮人平民们茫然的回过头去,在这广场上向外看去,城门处因为建筑物的遮挡已经看不到了,从这里往外看去,只能够看到两条街道上的情景,而在那里……两群矮人政委与临时政府军,就阻挡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已经被他们给乱民奔跑中杀掉了,只剩下两处尸体残骸,而在这广场上,看得一清二楚……

    是的,楚浩在事先与临时政府的安排中,一共派处了四五批次的矮人政委,前两三批次的矮人政委,确实是大声吼叫着驱赶平民们回去抵抗贵族联军,但是这两三批次的政委已经建筑物的遮挡,在广场处的人是看不到的,也听不到他们的吼叫声,但是这最后两批次的矮人政委,却是被命令收容,保护,以及引导平民来到广场上,而这两批次的政委,是恰好可以被广场上所有人看到的,而且靠得近的人,还可以听到他们的吼声……只是收容与保护的吼声罢了。

    而这两批次的矮人政委们,却在广场上十数万的矮人眼皮子底下,被这群溃逃的,以为政委还是驱赶他们去迎敌的矮人平民们,当场就给屠杀了,这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正因为如此,当这些平民来到广场边缘时,城防军才会义无返顾的听从了楚浩的命令,直接对他们射击了弩矢,这群人,在所有矮人眼里,已经是叛徒了!

    楚浩转头看向了临时政府的一些官员,以及城防军的一些矮人军官们,这些矮人全都沉默的点着头,甚至连周围的矮人平民们也都大声呼喊了起来,这声音很简单,就是同一个意思……

    “杀掉他们!杀掉这些叛徒!杀掉这些背叛革命的叛徒!”

    楚浩闭了一下眼睛,再度睁开眼时,眼中已经只有冷冽与无情。

    “我宣布,你们是革命的叛徒,你们是蓝山矮人的叛徒,你们是都灵矮人的叛徒!对你们所有人……处以死刑!你们的家人,将被驱赶出蓝山,让他们……”

    “永远去当贵族的奴隶吧!”

    话音声中,楚浩挥了一下手,在他身后,弩矢齐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