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酝酿

    第十二章:酝酿

    “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用辛勤劳动创造了这一切财富!我们勤劳,我们勇敢,若是那豺狼来了……”

    这是最近蓝山流行的音乐,不单单是这首歌,还有好几首正应着目前蓝山情景的歌在流行传唱,都是导师楚浩巫师创作,然后传唱在整个蓝山的歌曲。

    是的,楚浩已经被称为整个蓝山矮人的导师,因为他提出了地上天堂主义,因为他帮忙组建了矮人临时政府,这前所未有的政治形态,这抛开了贵族那压迫剥削性质的,全新全意为平民服务,真实的自由与希望的政治形态,再也不必被人当努力一样压迫剥削,人民终于自己掌握了自己所应该具有的权力,而带来这些的楚浩,被所有蓝山矮人尊称为了导师。

    整个蓝山成为了一处大工厂,大农场,大军营,这里没有了剥削,没有了压迫,每天矮人们都可以在集体饭厅吃到饱,每天都可以工作到尽兴,还有矮人最喜欢的麦酒几乎是无限量供应,在铁锤与火星中,大口大口的喝着麦酒,然后锤打出武器与铠甲,要么在矿井里边唱着革命歌曲,好吧,导师创作的革命歌曲,然后挖掘出大块大块的矿石来,而且这些劳动都会计算劳动公分,凭借劳动公分可以兑换黄金或者是食物,住房,以及各种生活用品与享受用品,没有任何人能够再剥削他们了,这样的日子真是说不出的痛快与幸福。

    还不光是如此,各种贵族封建时期的法律被大幅度的修改或者推翻,新的法律在政府与民众代表团的争吵中制定,譬如民众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譬如废除除索林以外的其余矮人贵族头衔及特权,比如限制王权随意剥夺别的任何矮人平民,好吧,导师说不能够叫平民,所有满足了对临时政府义务的矮人,都应该叫公民,公民才拥有所有临时政府所给予的福利,包括公民权,人身权,军队保护权,居民权等等……总之一大堆楚浩提出的福利待遇,甚至连矮人自己都脸红了,他们都觉得自己对临时政府的贡献太少,得到这么多待遇是否合理的问题。

    不管怎么样,蓝山成为了所有都灵矮人心目中的圣地,流落人类社会的矮人们,在听闻了这里的一些传闻后,先是不信,后是半信半疑,然后就开始大量的向蓝山迁移,而这些矮人也带来了蓝山之外的各种信息,包括了大量贵族对蓝山的恐惧,以及那已经组建成的庞大军队等等,而这一切,也让蓝山陷入到了新一轮的恐慌之中。

    “我们该怎么办?为什么那些人类贵族与别的矮人氏族要组成联军来攻打我们呢?我们不过是赶走了剥削我们的贵族,我们不过是将本该属于人民的权力还给人民罢了!”

    这样的疑问与怀疑,几乎徘徊在每一个蓝山矮人心里,而且楚浩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量的矮人宣讲员,以及使用扩音管道的每日蓝山评论,还有各种各样由楚浩派人带动的蓝山小道消息,早已经把所有的舆论都给引导控制了,而在引导的舆论下,整个蓝山矮人社会渐渐对入侵者,对人类贵族以及别的矮人氏族的贵族充满了仇恨,而阶级的意义,也渐渐被这些矮人们所熟知,虽然为时尚短,但这是一颗种子,已经埋到了所有蓝山矮人的心里。

    “我们没有任何侵略别的国家或者氏族的野心,我们只想要安宁和平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可以向人类贵族与别的矮人氏族贵族们承诺,我们绝不先一步使用武力,并且可以退出蓝山以外的领土,但是即便这样,那些邪恶的贵族们仍然不满意,他们要求我们放弃所有抵抗,放下所有武器,敞开城门,然后所有蓝山矮人全部受到他们的审判……他们法律的审判!他们那可怜兮兮怜悯,最大的可能是把我们全部给吊上绞刑架,神啊,保佑我们,保佑蓝山。”

    这是蓝山每日新闻中,新闻联播对于目前蓝山所处状况的评论,联播里的男主播,是一个充满着演说激情的矮人,他的声音粗壮而有力,说到最后已经仿佛是在咆哮一般了,而这声音引得听新闻联播的许多蓝山矮人都咆哮了起来,这是黄昏时分的蓝山首都,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辛苦劳动了一天的矮人们,兑换了当天的劳动公分,这些公分的兑换价值,往往相当于以前他们辛苦劳动一个月才有的金钱,这让他们除了日常消耗以外,可以在酒馆好好的喝上几大杯,而蓝山首都的酒馆往往都已经安装了新闻联播管道,所以在酒馆的矮人们,也基本都听完了这一日的新闻联播。

    “这些该死的入侵者!他们就是见不得我们生活得好!”

    其中一个矮人矿工壮汉,他大声咆哮着,用力将手里的木制酒杯撞在了桌子上,大量的麦酒撒了出来,他也不可惜,直接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我们已经不是被他们剥削的奴隶了!我们是公民!我们是自由人!我们是自己劳动果实的主人!让这些该死的人类贵族与矮人贵族都去死吧!”

    这名矮人的话顿时引起了周围许多矮人的欢呼声,这间酒馆集中了许多矮人,他们大多是矿工与工匠,还有几名矮人政府里的文工人员,就在这些矮人的欢呼声中,这些人都举起酒杯敬了说话的这名矿工一杯。

    另一名看起来略微瘦弱的矮人也站了起来,他也大声说道:“要我说,为什么要向那些入侵者发出什么善意声明?为什么要向他们承诺绝不发生战争?为什么我们还要忍气吞声?我们这里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人吃人的贵族阶级,我们都是劳动人民,我们都是劳动阶级,劳动是神赋予给我们的神圣义务与责任,唯有最邪恶的贵族才不需要劳动,为什么我们要向他们妥协?”

    这话顿时让现场众多矮人都沉默了一下,不多时,又有一个略微年老的矮人更加激动的说道:“我就认为政府里的那些官员们是投降那个什么,哦,想起来了,导师说过的,右倾投降主义,他们还对吃人的贵族阶级抱有不该有的幻想,他们还认为那些贵族阶级可能接受我们劳动人民的存在,这怎么可能?贵族只想要剥削我们,他们视我们为死敌,我们只有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才可能保存下我们革命的果实,打倒右倾投降主义,打倒政府里的人民叛徒!”

    这一下,更多矮人附和了起来,甚至许多矮人都激动的站着,像这名年老矮人那样挥手咆哮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并不大的声音从一个政府文员嘴里说了出来道:“可是那些贵族联军可是已经有六万多人了啊,虽然因为后勤原因,现在他们还没靠近蓝山,但是据说他们四五天内肯定可以到达蓝山,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六万多人的大军呢……”

    这个声音不大,在这酒馆里似乎根本没人听到一般,但坐在他周围的矮人中确实是有人听到了,其中一个矮人立刻指着这个矮人文员吼道:“大家听听,这个人刚才说了什么,他居然说我们无法抵挡那些贵族的联军!他居然认为我们会战败!他就是投降派的,他就是那些潜伏在我们中间敌人奸细,他就是那些贵族的爪牙,他就是旧时代的狗腿子,想要把我们都变成奴隶,然后他像条狗一样的回到他主人面前去领赏!”

    这个矮人文员闻言后,脸色立刻便变得了一片苍白,他连连摇手道:“不,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

    可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周围的那些已经陷入到狂热中的矮人们,他们早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几乎是一个接一个的扑向了这名矮人文员,然后拳头,脚踢,甚至是用手里的酒杯,全都向这名矮人文员身上招呼了去,而且没人注意,不多时,这名矮人文员已经晕倒了过去,而且随着殴打,已是进气少,出气多,眼看着已经死去,可是殴打却依然没有任何停息……

    这样的情景,在近两天的蓝山各处皆有发生,而且还有越演越烈的情形,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楚浩丝毫没有任何阻止,任凭这股内耗情绪越加酝酿,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矮人军队的训练之中了,由两千最精锐矮人所组成的弩弓集群,配合剩余六千名的斗气全铠冲锋矮人集群,然后是近万名的普通矮人平民新组建的军队,这便是整个蓝山的全部军队了,而经过了这些天的紧急训练,这只军队总算是有了些许军队的雏形,不过距离正规军队依然还有相当距离。

    不过时间却已经不多了,因为那些贵族联军已经加快了行军速度,离蓝山已经只剩下了两天路程,六万多联军对阵两万不到的蓝山矮人守军……

    第二次蓝山保卫战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