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恐慌

    第十一章:恐慌

    蓝山矮人们大胜了!

    虽然在最后关头,因为弩弓无力,让雇佣兵们冲到了近前,导致了矮人相互踩踏以及逃跑,因此而死了近两千多名矮人,不过雇佣兵们也在斗气矮人出动后被全部斩杀,由此,蓝山首都第一次保卫战就此结束,而整个蓝山首都陷入到了一阵狂喜之中。

    虽然有死亡,不,楚浩称这些矮人的死亡是牺牲,并且还派人把这些矮人的名字全部记录了下来,他们的家属都被楚浩分配了最好的住宅与大量物质奖励,并且还称其为军属,据说这些牺牲矮人的家属都将被矮人新政府分配各种福利,他们的后代子孙将会被政府照顾养大,这简直就是贵族才有的待遇啊!

    不单单如此,矮人共产临时政府成立了!

    这是楚浩纠结了大量有威望的平民矮人所组成的一个军政府,而且在楚浩的“提醒”下,所有矮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原矮人的长老议事,贵族掌权制度根本不合理,那怕是选择了平民矮人成为长老或者新贵族,他们也只会迅速腐化,然后开始贪图受贿,所以,旧时代的所有贵族,高高在上的长老,他们统统都要被扫入历史垃圾堆里……

    好吧,这许多的新名词,这许多的政治理念,全都是这几天里,楚浩连续的几次演讲所传播出来的,地上天堂党的政治理念,正合了眼下蓝山矮人贫民与平民们的胃口,那是人人有饭吃,那是人人有衣穿,那是人人有地种,那是奉公廉洁,那是激情岁月,那是充满着理想与希望的一种政治理念,而且是这个封建世界闻所未闻的一种自由,万民为主,充满着生机与希望,理由的一种政治理念,方一提出,整个蓝山矮人便立刻陷入到了一种狂热情绪之中。

    这几天里,不但是极少数的中产平民们熟知了这政治理念,大量平民与大量贫民也同样熟知,他们兴奋的讨论着其中得失,再加上楚浩纠结部分矮人草草创立的矮人政府开始均分财富,安排生产,规划田地等等事情,顿时就将这理念充入了事实依据,就仿佛是楚浩搭起了一个骨架般的政府框架,这时又填入了血与肉,顿时整个政府便丰满了起来,立刻便有了权威,引得了认同,最最关键的是,目前整个蓝山首都的军政财人各大权都是真空,一手握在楚浩或者说政府手里,不过短短几日间,以地上天堂堂为治政纲领的政府,便已经正常运作了起来,并且真是成效斐然,整个蓝山矮人都是受益者。

    这也多亏了那些矮人贵族与长老们庞大的积蓄了,这积蓄之庞大,十数倍于蓝山矮人的国库,那怕是现在蓝山所有人都不劳动,这些财富也足够整个蓝山矮人使用数年乃至十年左右了,而正是这笔财富,才支撑了矮人临时政府的建立,以及之后的各种行动与福利,可以说,没有这笔财富,临时政府根本不可能如此顺利的建立起来。

    “之前我便提到过,个人或者说生命,只要不是如精灵那样的长生永生种,那么便都是最容易忘恩负义的存在,中国古代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君子之泽,三世而斩,那怕是再大的恩情,三世后也将消耗一空,就仿佛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般,总有消亡与干枯的那一天,唯有让其有了根源才可能长存,而体制便是对于人心的根源。”

    “个人可能背叛阶级,但是阶级绝对不会背叛阶级本身,我的做法其实很简单,甚至根本不需要引导,只需要抛出这个阶级划分,他们便会把自己代入到受害者,正义一方的无产阶级中去,而到了这一步,虽然无产阶级在这个中土世界还很弱小,但却是真实无比的诞生在了蓝山这一块土地上,至少在这里,它是最强的,而矮人个人或许会因为利诱,财富,性命等等原因而背叛无产阶级,投入到贵族封建怀里,但是无产阶级本身是不可能背叛无产阶级的,而到了这一步,我的楚氏杀法……便完成了第一步布局了。”

    楚浩坐在椅子上,边喝着茶,边平淡的对北冰洲队其余人说道。

    这几天可谓是热闹无比,北冰洲队众人甚至都没动手,就见得楚浩翻云覆雨,只靠布局与算计,便颠覆了整个蓝山矮人一脉,接着居然真在这个封建制度的世界里,种下了地上天堂党的种子,这种种一切,让北冰洲队众人简直是不敢相信,真仿佛是魔术魔法一样,其中种种,除了少数几个人事后分析出来以外,其余人甚至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局势为什么会转变如此。

    随着楚浩的话语,其余人都在思索着,忽然间,奥奇问道:“楚浩,可是即便你将蓝山变成了地上天堂党的地盘,可我们的任何根本就不是这个啊,我们的任务是要么夺取魔戒,要么得到山之心,要么杀掉火龙,或者就是去到孤山,而且还是必须随同索林一起到达孤山,即便你把这中土世界给统一了,也与我们的任务无关啊,或者……你是打算向这些矮人借兵?然后我们出发去孤山吗?”

    楚浩摇了摇头,他直接说道:“不,借兵?你觉得我们可能借到兵?什么兵?民兵还是一群矮人难民?而且以什么借口去借兵?借多少?别妄想了,这些矮人现在只想经营他们的一亩三分地,现在别说索林了,那怕是索恩也无法让他们出发去孤山,所以根本不可能,若说贵族统治时,还有十分之一可能让矮人出兵,那么现在连百分之一几率都没有。”

    这话就奇了,张恒也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干嘛还要让这一切发生呢?死了那么多人,成立了矮人的地上天堂党,但是出兵的可能比之前还低了,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死了那么多人……”

    楚浩的声音似不屑,又似痛苦,他闭上了眼睛道:“正要他们如此啊,现在越是幸福,现在越觉得眼前的好,越是舍不得领土,越是珍惜财富与生命,他们未来才会变成越强的战力啊……而且死那么多人……这那里算什么多,这不过只是开始罢了,楚氏杀法,根本不是杀一个两个,或者一群两群人的兵法啊,它是……以屠杀一个种族,屠杀几十万几百万人而闻名的兵法啊,眼前,不过只是开始……”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流传,z国的地上天堂党要感谢东方某岛国,因为不是他们的存在,z国的地上天堂党早已经被剿灭了,那场让z国地上天堂党脱胎换骨的长征也不可能再出现,同样的啊,在这里,楚氏杀法的运用,也需要这么一场脱胎换骨的长征啊……”

    与此同时,在蓝山临时政府成立的同时,关于蓝山贵族的下场,关于蓝山矮人的临时政府,关于蓝山矮人临时政府的政治宣言,都以异常的速度向着蓝山周围传播了出去,精灵族,人类,甚至别的矮人氏族们,他们都听到了这些信息,而几乎是同时的,一种胆寒,一种大恐怖降临在了他们心里。

    楚浩的做法真的一点都不复杂,换成他们任何一个贵族都有可能被如此推翻,最可怕的是,那口号甚至连贵族中一些有热血的青年都心动不已,那是激情,那是理想,那是自由,那是英雄一样色彩的未来,而且这还不是史诗中的过往,这是就发生在眼前的真实,这就太可怕了,只要稍微聪明一点的矮人,便从里面看到了巨大的危险,血色,贵族阶级的毁灭,那新时代的脚步声甚至远离蓝山都可以听到,就仿佛是收集的楚浩巫师的言语中可以看出来,曾经的贵族,必将被扫入到历史垃圾堆中,这……太可怕了!

    第一次的,人类贵族,矮人贵族,他们第一次如此齐心的联合了起来,无数信使在蓝山以外到处奔驰,大量的贵族私军开始了武装与集合,这可不是那些雇佣军,这是真正的军队,都是经历过战火洗练的真正军队,暗流涌动,统治整个中土世界的贵族们,开始爆发出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庞大伟力,短短数日间,几百军队到几千军队,再到几万军队,一只由人类贵族与矮人贵族联合起来的数万庞大军队,在这些贵族们不计代价的付出金钱与粮草的供给,他们集中了,他们开拨了,向着蓝山,如同钢铁洪流踏破一切那样,向着蓝山汹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