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军队与复活

    第十章:军队与复活

    数千米距离的射程,而且射程的尽头,弩矢威力还可以穿透皮铠铁铠,直接把人给射死当场,这射程已经不光是恐怖了,简直是骇人。

    那怕是使用现代科学技术制造的,最符合动力学原理的合金钢弩,也断没有可能把弩矢射到数千米开外的可能,这他妈又不是地对地导弹,这简直是不科学啊!

    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符合科学的,因为原本的射击距离,除了机械动力或者是拉弓的张力以外,并没有别的能量参于动力系统,所以射击百米,或者两百米已是尽头,到了现代,动力变成了火药爆炸的力量,顿时射击距离与以前的弓弩就有了飞跃性的发展,再到后来以火箭方式推动的导弹,这射击距离就是以十万米,百万米来进行了,若是让古代的人看到,他们也会大叫这不科学。

    而同样的,在类似魔戒一样,有着能量循环系统的世界中,射击距离过千米,这就是可能的,因为在箭矢的飞行动力中有了别的能量参与,这就类似弹头有了火箭系统一般,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土世界里,精灵族的军队是一等一的最强军队,因为他们的弓箭闻名天下,在远程便可以消灭大部分敌人,便是这么一个道理了,而就楚浩所知道的中土世界观中,有一只极强大的前古人类帝**队,那只军队甚至俘虏了魔苟斯,就楚浩的推测中,那只军队可能人人都有斗气,这便是最大的可能。

    普通的斗气拥有者,即便使用弓箭什么的,也不大可能一次性射出可以飞跃数千米的箭矢,一是要节约斗气,二是飞得越远,准度越差,所以即便是精灵族的神射手最多都只是射出四五百米的箭矢,正因为如此,当时张恒那一箭飞出数千米开外,并且还射中了目标,这才让索林他们如此震撼,他们震撼的目标其实压根不是射出几千米,而是可以射中目标这一点罢了。

    而现在在战场上,两千矮人手持现代化的合金钢弩,这些矮人中只有一部分是曾经的矮人军队成员,大部分人都是矿工,铁匠什么的,他们从没经历过战阵,看到对面那些凶狠无比的人类雇佣军,那里还记得什么规矩或者号令什么的,情急之下,已经把所有斗气都灌注在了弩矢里射了出去,接着,便造成了箭如雨下,数千米外的人类雇佣军战阵直接被射了个穿透,至少有三分之一还多的人类雇佣军已经变成了尸体。

    这其实是非常震撼的一件事!

    要知道,古代是好弓难求,不要想当然的认为组织一批人,然后训练几个月便有了一群弓箭手,古代一把好弓,那可是需要成年累月来制作的,制作工艺之复杂,甚至都被许多文明当成了军事机密,要做比喻的话,和现代的制导导弹的制作技术保密差不多一个道理,而弩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譬如现代社会里,历史上宋朝的神臂弓,那便是层层保密的军国极重要机密。

    而且那还是在没有内力斗气之类的社会里的弓弩,而这个中土世界,因为有斗气这个能量循环系统修炼法的存在,对于弓与弩的要求更是极高,若是基础工艺不过关,那么斗气拥有者可能射个一两箭便毁了弓弩,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估计只有精灵族那样不死不灭,有着无数年累积财富与工艺技术的种族,才可能有着成建制的弓兵存在,而别的种族弓兵多,能够成建制的弓弩却是少,集中起来可能有个几十上百张斗气拥有者使用的弓弩,那已经算是一只极精锐军队了。

    而楚浩虽然在进入魔戒前传前,并没有想到这个世界有着斗气这种能量循环系统修炼法,但是他所要求的那些弓弩,都是以现代科技打造的最坚韧结实轻便的合金,而且是叛逆者组织内部的制造物,基础工艺至少比同时代发达国家的金属强了十到二十年的水准,这一批弩弓,完全可以让这个世界的斗气拥有者来使用!

    楚浩就站在军队之中,他仔细看着所有矮人军队的反应,平民的,矮人卫队的,以及那些斗气拥有者的,每一种反应基本都在他预料之中,那便是慌乱,又慌又乱,这样的一堆人聚在一起,那里算是什么军队啊,分明就是一群暴徒,甚至比暴徒还不如,简直是一群乱民罢了,若是遇到正规军部队,那怕只有其数量十分之一,只要近了身,这些矮人便会比鸡鸭都不如。

    “不过,这一战却是刚好……”

    楚浩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远处那些死伤惨重的雇佣军们,这却也在他预料之中,这些矮人却是他之后的后手,这里轻易折损不得,但是也需要一些磨刀石来磨练,而且没有血色,他又怎么使用楚氏杀法?正需要眼前这些雇佣军做那杀法的第一祭,强弱人数都是刚好,这才做得了接下来的事。

    (临敌两矢,每矢跃数千米,劲能透铠,真是威力无穷,而且两千张弩齐射,便是对方铁骑连片也是不敢靠前,不过这些矮人首次临阵,胆气且不说,斗气也只足够发出两矢,训练之后,均分斗气,或可发出五矢,每矢射程千米,也算是杀招了,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斗气箭阵,可否让天神小队怕上一怕呢?)

    楚浩心里也是没数,不过他还记得当初和大西洲队一起迎战入侵者时,听大西洲队的只纸片语,知道了些轮回世界里的实力强弱,首先最强的肯定是中洲队,那个行凶行恶,杀人炼魂的队伍,其次是恶魔队,再次却没了个定数,天神,大西洲队,另一神秘养殖队,都可以做这第三强,不过相比之下,似乎天神队最差了些,因为听说不久前似乎团灭过,这一次的天神小队是才建立不久,是各个团队的队长聚集而成。

    (只要不到基因锁四阶,没有如大西洲队队长那样的伟力,即便强些,也强不过太多,那么数量便是关键,只希望我这无数算计能够成功……只希望不要如梦里的昊所说那样,我一切万般算计,总会因这因那而出错便行。)

    楚浩还在边沉思边看着远处战场,而远处的那些雇佣军们却是进退失据,小部分的雇佣兵居然脱离队伍向后逃窜,而剩余的雇佣军与矮人守卫军,眼见再无箭矢发出,又听那些矮人贵族大声呼喝着加钱加土地,而且还有矮人大声吼着蓝山没有这么多的弓弩,刚才那一阵,估计所有的弓弩已经破碎,剩余的千多名雇佣军与矮人守卫军,终于是鼓气勇气开始了冲刺,这千多人全都是骑兵,冲刺起来也是声势无比,顿时在城门处便有许多矮人平民哭喊着向后逃窜,一时间整个蓝山首都大门前,陷入到了一片混乱之中……

    与此同时,在精灵首都瑞文戴尔处,就见得那已死老和尚的坟墓一阵蠕动,在其下一团血肉不停的腐烂复原,腐烂复原,仿佛想要愈合,但是却又少了些什么,就这么挣扎着即将化为泥土腐肉,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青色闪过,不知从何处落下一片莲叶,这莲叶青脆娇嫩,仿佛还带着露水,看起来仿佛才从主枝上采摘下来一样,就见得这片莲叶直落入到了老和尚的坟墓之中,青光闪烁间,老和尚的腐烂尸体化为一团青气,再闪现时,就见得一个唇红齿白的青年和尚**身体的站在当场,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却是再没有之前老和尚那种让人鸡皮疙瘩冒起来样的假慈悲了。

    就见得这青年和尚抬头看了看天地,然后看准了一个方向,就这样大踏步而去,在他走过的土地上,那处土地居然寸寸迸裂,然后所踩脚印仿佛莲花一样,而且似缓实快,几步之后,这青年和尚已经走出千米开外,片刻间,已经远离坟场,不知了去向……

    还是与此同时,在离中土世界位面遥远外,不知多少亿亿万万位面的虚空极深处,一道玄黄土柱耸立这位面虚空中,长不知其亿万里,宽不知其万亿里,仿佛横贯无数位面一般,而在这道玄黄色土柱的中心,一个衣穿普通休闲服的男子静坐其上,默运玄功,化为他所坐这玄黄土柱,忽然间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眉头微皱,然后意识中似乎发出了什么信息。

    “……引,你想干什么……”

    “不过是布上一闲棋尔,人皇陛下。”

    “既然落棋,就要无悔,这段因果我且记下,世界归来时,无非做过一场。”

    “……这是何苦呢?陛下,我不是你的敌人,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算是同盟啊。”

    “收起你那三寸不难之舌,这因果不过是延续,你忘记一万八千年前,你是如何协助天庭对待杨顶天,李连他们的吗?斩神台,铡仙刀,剐魂梯,化魄池,若非我留了后手,他们何人能够幸免?好个慈悲,好个仁慈,当时你能出手,现在你就必须出手,这因果,你躲不掉,我也躲不掉,你且去,静看棋盘演绎,待到世界归来时,便是……”

    “你佛教灭亡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