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第一次蓝山保卫战

    第八章:第一次蓝山保卫战

    “为什么!?”

    没有矮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千百年来,他们都是如此过着的,无论是在孤山,还是在蓝山,无论是他们所知道的人类,精灵,还是兽人,地精,从来都是同样的模式,王高高在上,而护卫着王的就是那些贵族,至于平民们……史诗中,传奇故事中,甚至平日的童话中,平民们完全是根本不存在一样,就仿佛……

    就仿佛是王带领贵族们创造了这无数的财富,文化一样,一个种族中首先闻名的永远是那些王与英雄,首先为人们所熟知的永远是那些贵族及其领地,而平民……就仿佛一个符号一样,比如矮人,比如人类,这样的一个符号。

    就和现实的历史一样,史诗中,从来都是伟人带领猛将智者创造了帝国,创造了灿烂文化,若是谈及普通民众,最多加一个勤劳,善良就已经算是好的了,更多的时候则是愚昧,人性丑恶之类的话语放其头上,仿佛不如此不足以对比出领导者的英明神武一般。

    这样的情况,古今中外,小说,游戏,电影里真是比比皆是,但是几乎没人会问一句,为什么,仿佛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一样。

    魔戒里的矮人,性格梗直暴躁,对贵重金属的欲望无法想象,而且很是吃苦耐劳,体能优秀,听起来似乎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但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傻子,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他们心里自有一杆称,看似楚浩几句简单的话就让他们连续发动了两次暴动,其实根本不是如此,楚浩的那些话不过是一个诱因,真正让他们如此行动的,其实是因为他们自己愿意罢了。

    第一次对那些贵族暴动,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些贵族如此富有,而他们却是穷困潦倒,饭吃不饱,衣穿不暖,流落人类社会,饿死的矮人比比皆是,而贵族们的财富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一个数字,若是平时里,本着对贵族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畏惧,他们倒也不会干些什么,但是有了这些贵族出卖索林的借口了,有了人群起哄的法不责众思想,这些矮人们才第一次爆发了叛乱,把那些矮人贵族给哄抢屠杀了,而他们确实是得到了实惠,生活水平确实是提高了。

    但依然是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贵族至上思想,他们从一开始便把自己放到了罪犯与叛乱者的身份上,所以迅速推举出新的矮人长老是其中表现,然后尽量均分财富给没有参加叛乱的矮人是其中表现,甚至于软禁楚浩他们,企图与矮人贵族讲和也是其中的表现,这些都说明他们其实仍然把贵族当成高高在上的存在,只要能够稍微饶恕他们的罪过,那么他们真不介意把罪魁祸首给交出来……即便这个罪魁祸首带给了他们许多好处。

    而第二次暴动,那就是多个原因造成的了,难道还真可能是楚浩几句话就形成这样的吗?没那么简单,楚浩又没学过传说中的嘴遁,又不是什么催眠术,那里会几句话就挑动得了暴动?正如人说西特勒的演讲总有一种热血沸腾,让人狂热的跟随他,若非当时的德国正处于一战失败的战败国境遇,西特勒的演讲又那里会有那种让人狂热的情绪在里面呢?

    语言,只能够让你做你本来想做的事,而不会让你去做你本不想做的事,这又不是催眠,仅仅只是语言而已。

    看到昔日和自己同样是平民的人,几乎是顷刻间便有了这么多的财富,所谓的均财富不过只是一句谎言,任谁被欺骗了都会有怒火在心,更可怕的还不单单是这个,这些矮人正处于生死之间,所谓生死间有大恐怖,若是一下子就死了还没什么,这种死亡来临的感觉却最是熬人,正因为如此,许多有过自杀经历,并且濒临死亡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再尝试一遍,而此刻矮人们的感觉就是如此。

    对于贵族地位,秩序,以及领土根深蒂固的畏惧,他们的第一想法就是投降,但是投降不成,他们的第二想法就是逃跑,而现在,就是他们即将逃跑的时候……

    “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

    楚浩的声音依然激荡着,而且因为他使用了魔法的关系,这声音更是远远传播开去,许多在议室大厅外等候消息的矮人平民们也都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是默然无语,他们也都各自在问自己,为什么。

    其实这个道理是人都能够明白,不然古时也不会有人叫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话来了,只是那千百年来的思绪惯性使然,从古至今都是这么一个模式,贵族欺压,百姓忍受,到最后忍无可忍,再忍就要灭亡时,就联合起来把贵族推翻,接着推翻了贵族的这群百姓中,肯定有更聪明更奸诈的豪雄,他们就登临普通百姓之上,形成新的贵族,然后开始新的一番轮回,千百年来莫不是如此,而那怕是到了现代,贵族换成官与商,本质也没有任何改变……

    那为什么呢?!

    矮人们自言自语,到最后他们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彼此都在说着这个为什么,有人说那些人是贵族,所以应当如此,有人说那些贵族是代神管理着矮人族,有人说贵族们保护着矮人族之类的话,可是谁都无法说服谁,一时间整个蓝山首都都是一片喧哗议论。

    “那是因为他们窃取你们的劳动剩余价值!”

    楚浩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他举着一只手,神情几乎可以用狰狞来形容,就见得他继续咆哮着道:“农夫种地,种出来的粮食,为什么要交税给贵族?每一个人种的粮食,够他和家人享用一年还有剩余,可是交给贵族税粮后,你们还剩下多少?连勉强吃饱都做不到,只能够饿死!矿工挖掘矿产出来,凭什么这些矿产要交给贵族?而你们只能够得到每天赤贫水准的薪水,你们挖掘的矿产,黄金,宝石,难道才值这么一丁点钱吗!?你们吃不饱,穿不暖,浑身漆黑,劳作一天,难道才值这点钱吗!?”

    “铁匠也是,建筑工也是,补锅匠,武器匠……所有人都是!你们自己计算一下,你们创造的劳动果实,你们创造的财富是多么庞大的财富啊,为什么你们还会生活得如此困苦!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

    魔戒里的矮人脾气梗直而暴躁,他们并不傻,仔细一想自己的劳动所得,若是种一年的田,那食物是绝对足够自己以及家人吃的了,而且还会剩余很多,至于矿工也是,挖掘出来的黄金,宝石,铁矿,银矿什么的,这些财富也是惊人的,别的各种手工艺人也是如此,他们都在计算着自己每天创造的财富,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其实应该非常富有才对,根本不可能如此的困苦。

    其实楚浩在这里用了一个话语里的小陷阱,那便是原材料以及社会分工的问题,当然,他自然不可能在这里给矮人讲解一堂现代社会政治学,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让这些矮人们明白一个事实,那便是他们其实应该非常富裕才对。

    “我想你们已经计算出自己平日工作所得到的财富了吧!你们应该是非常富有才对,住着最好的房屋,吃着最精美的食物,穿着最华丽的衣裳,家里存着数也数不清的黄金,你们应该是这样的生活才对,那为什么,每天都创造出了如此多财富的你们,却连吃饱饭都做不到呢!?”

    已经有矮人想通了为什么,他们双目赤红,鼻子里甚至喷着粗气,最激动的矮人已经大声吼了起来道:“是因为那些贵族!他们是小偷,他们是抢劫犯,他们是强盗,他们偷走了我们每天创造的财富,然后丢给我们一些骨头,让我们连吃饱饭都做不到,是他们,是那些贵族!”

    越来越多的矮人也明白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他们每天创造的财富足够他们富裕,之所以现在如此贫穷,只可能是富有的矮人贵族们掠夺了他们的财富,这个道理很简单,很快的,大量矮人都咆哮了起来,大声呼喊着,整个蓝山首都仿佛都陷入在了这股火一样激烈的情绪之中了。

    “没错!我们只是拿回了我们自己创造的财富,那些矮人贵族,从来不生产劳动的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而现在,那些罪犯正纠结了一群流氓军队,妄图再次进入蓝山,再次奴役你们,再次把你们当成奴隶,让你们每天辛勤劳动,却连吃饱饭的权力都没有,不光是你们,连同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孙子,你们的曾孙子,他们要千百年的统治你们,他们要让你们成为奴隶到死,当你们死后,他们会指着你们的骨头,对着自己的子孙,那未来也必将成为贵族的子孙说,看,这就是奴隶!”

    “站起来吧!是我们的劳动创造了所有的财富,是我们的辛勤得到了这许多的财富,那为什么不让我们享受这一切呢!?站起来吧,所有的劳动者,站起来吧,所有已经觉醒的勤劳者,不要再像个奴隶一样受那些贵族奴役了,不要再像懦夫一样逃跑了,他们不是洪水,他们不是无敌,他们只是一群来偷窃你们财富,偷窃你们劳动果实的卑鄙小偷罢了!”

    “打败他们,拿起武器,我们有数万成年矮人男子,他们只有区区几千乌合之众,拿起武器,保卫我们的家园,守护我们的劳动果实,把侵略者赶出蓝山去,我们绝对不能够后退半步,在你们身后,就是你们的家人,就是你们的家园,就是你们的财富!”

    “保卫蓝山,保卫蓝山……”

    无数的咆哮声响了起来,无数的矮人平民冲入到了武器库中开始拿着武器,而在蓝山首都外并不遥远的地方,矮人贵族带领的雇佣兵们,依然以一副类似悠闲郊游的模样,向着这座活火山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