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随身带着……人皇?

    灵界,广大无边,分为了大小两个层次的世界,其中有小世界一百零八,大世界九,统称为灵界。

    九个大世界相互连接,而小世界则只能够挂靠在大世界上,彼此串联,形成了整个灵界的基础,而王翰就是第三大世界的居民。

    他是灵修者,是灵界最高贵的修行者,相比于五六世界的御者,以及七八世界的魔法师,又或者是第九世界的魔修,一二三四世界的灵修者,无疑是最强大,人数也是最多的修行者。

    所谓的灵修者,就是修行灵气的修者,在古代被称为练气士,而随着九界大战后,古代练气士渐渐断了传承,之后分为了数百种修行者,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就是灵修者,御者,魔法师,魔修四种修行者,当然了,其中灵修者是最接近古代练气士的修行者,也是最可能修行得道的一类。

    王翰觉得非常不爽,因为他在宗派里的总排名又下降了,不为别的,就因为排在他后面的一个人,居然偶然间得到了一件隐器。

    灵修者,或者说所有修行者都有自己的器具,有攻击的,有防御的,有特殊功用的,都是必须要有灵气才能够使用的东西,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使用,而这一类的器具一般分为了法器,宝器,灵器,灵宝四个层次,每一个层次的差距都大得如同天与地一样,而即便是宝器,都是一个宗派的镇派之宝了。

    除了这四大阶的器具以外,还有一种被称为隐居,一般都是接近宝器的器具,甚至在古代和远古时代,这些隐器本身就是宝器甚至是灵器,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器具的破损,所以才导致了阶层下降。

    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隐器中肯定有一个器灵,或者是类似器灵的意识体或者灵魂体,一般都是远古,上古,古代时期的某个大能的意识体或者灵魂碎片,在主体湮灭之后,残存下来的意识体或者灵魂碎片躲入其本命器具中,以此延续了下来。

    而这一类的隐器,通常会挑选其拥有者,基楸上都挑选有大气运,或者有超级天赋的人,然后隐器中的大能残存意识就会开始教导这个人,以待其实力强大后,可以反哺自己,帮助自己再次复活之类。

    在数百年前,得到隐器的人还会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知道自己的所得,直到数个拥有隐器的人成为天地间的大能后,并且修者文明开始进步,修行开始普及,大量古代遗迹被挖掘,隐器的存在就几乎没有隐藏了,毕竟隐器大多会自己挑选持有者,若是有人强夺,隐器中的残存大能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同时,被强夺的人通常都是顶级天赋,或者大气运,一旦不死,未来有所成就之后,那就是滔天大祸,所以数百年血的教训后,持有隐器的人一般都会得到尊重和极大的照顾,大多数人都会结好这个未来的大能,而持有隐器的人,也慢慢与别的人群有了阶级之分,甚至已经有持有隐器的人提议,要在四大修者之外,再加上一个隐修者,当然了,没多少人附和就是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王翰的宗派中出现了一个持有隐器的人,这个人刚被宗派知晓了其有隐器,立刻就被宗主接见,并且表达了要收其为徒的意愿,而本来最有可能成为宗主第八弟子的王翰,这一下……估计是没可能了。

    王翰简直是郁闷到家了,所以当他宗派任务完成后,就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宗门,回到了自己的家族驻地,在驻地修养了一个月之久,心里这才慢慢变得了阔达,也想通了许多事情,当下决定不再介意,回归宗门,并且要认真考虑是否拜许长老为亲传师傅的问题了。

    然后,就在王翰准备当天回归宗门,正要使用飞剑时,忽然脑门上剧烈一痛,他就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再到苏醒时,被告之已经昏迷了三个月之久,甚至宗门都派人来询问与医治过了,却依然不见得他苏醒,宗门都准备将他记录入意外名单里了。

    “……这么说,我就是被这么一个土疙瘩给打晕了?”

    王翰抛着手上的一块玄黄色土疙瘩,这土疙瘩看起来普通得很,但是据他父亲所说,这土疙瘩坚硬无比,甚至灵剑砍上连点纹路都没有,不过除了坚硬,这土疙瘩没有任何器具所具备的性能,也没有任何特殊,不,恐怕有一个特殊,那就是无视任何人的护体灵气,要知道王翰能够有希望成为宗主的第八弟子,本身资质是肯定了的,他现在已经是灵动阶,以他才六十岁的年轻年龄,这已经是一些小宗派长老的实力,算得上是一个小天才了,而他就被这么一个土疙瘩给打晕三个月,这东西怎么可能没古怪?

    王翰也本能的觉得这东西肯定有古怪,又听着父亲说如何隐瞒过了宗派来人,如何保存这个土疙瘩,忽然间,王翰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王翰,你可愿成为我的记名弟子?”

    “谁!?谁在说话!?”

    王翰立刻蹦了起来,他身体其实并无伤势,沉睡三个月的原因谁都不知道,但是他一旦苏醒,就是灵动阶的强者,这一蹦起来,立刻灵压就笼罩了整个家族驻地。

    只是王翰什么都没发现,然后他下意识的望向了手里的土疙瘩,立时,就张大了嘴巴,心里的狂喜简直无法形容。

    “前,前辈,你可是在这土疙瘩里?”王翰立刻不顾父亲以及周围亲人,族人们的眼光,直接对着土疙瘩恭敬的说道。

    “是,我是在这个……土疙瘩里,王翰,你可愿成为我的记名弟子。”这个声音再次说道。

    王翰却不说话了,因为这可是真正的拜师,而不是拜入宗门那样的性质,要知道这个世界对于师傅与徒弟的关系,可是紧密到远超过家族,有听说谁背叛了家族,但是几乎没有听说过谁背叛了师傅,因为一旦有这样的人,根本不必劳动其师傅,旁人,大能们先就给杀掉了,因为师傅,徒弟的关系,是灵界的最基础秩序,一旦崩坏,那么灵界本身就完了。

    “敢问前辈……你可是练气士?”王翰小心的斟酌词语,既想要明确知道这个声音的底细,又怕惹恼了这个声音的主人,错过了这次的大机缘。

    声音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我也不欺瞒你,王翰,这三个月里,我观看了你这一生的痕迹,你的思想,你的行为,你的追求,以及你的未来,所以我现在给你这个机缘,成为我的记名弟子,你可愿意?”

    王翰当下就不说话了,他可以听得出来,这是这个声音最后的质问,是与否,就在他下一句话中,仔细想一想,能够观看到他的思想记忆什么的,这是什么样的能力啊,而且还是存在于隐器中的残魂都可以做到,王翰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所以他迟疑了一瞬间,终于一咬牙,特别是这个声音提出了记名弟子,这可和亲传弟子有了本质区别,以后若是不顺,师徒分离,别人也只会从道德层面去说他,而不会犯太大的忌讳,所以他当下就恭敬的跪拜了下来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说完,王翰当真以头砰地,狠狠拜了三拜,完毕之后,声音才叹了口气道:“唉,记名弟子……这因果却是大了,未来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该欢喜还是该恼怒,我却也要为你走上诛仙剑阵一次……你且记住为师的名号,未来也不要给吾丢了人。”

    “吾自开天辟地而来,领天下人类之大愿,立四象守四极,悟五行镇乾坤,传八卦而繁天下,吾是中央戊土厚德人皇,吾是……”

    “裴羲!”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