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郑吒游历记……开端

    郑吒苏醒了,他经历了时间,空间,?及更不可思议的扭曲之后,终于苏醒了过来。

    他发现他趟在泥土地上,而且还可以闻到海风,估计要么是在一个岛屿上,要么就是在海边。

    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除了眼皮,甚至连嘴巴都张不开,在他体内,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全都是一片混乱,也亏得是他,若是换另一个人来,估计直接就在之前穿越的那片时空乱流中消失不见了,但是即便是他,在那种无法形容的时空乱流扭曲中,到了这里时,浑身上下也根本动弹不得。

    不过,这并非绝对,郑吒已经强大到了某种极限之上,他的强大已经不局限在某种规则,或者某种层次上,那怕是这样足以扭曲一个世界,甚至数个世界的时空乱流在体内,他也只需要时间就可以恢复,虽然他个人估计,这时间大约要三到四年,或者更久?但是总之这并非是永久性伤势。

    只是,这里是那里?复制体楚轩到底对他干了什么?那种足以淹没一个位面的恐怖时空乱流到底是什么……

    郑吒有太多的疑问,只是他心头也是怒起,不知不觉又中了楚轩的圈套,那怕是复制体楚轩,也依然是楚轩,他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但是一不留神还是落到了这步田地……不知道他是否可以按时回归主神空间,抹杀到时不怕,怕的是耽搁了刘郁与林俊天他们……

    就这样,郑吒在这片泥土地上躺了数天,他也基本确认了自己是在一个海岛上,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其实已经不用吃喝,而且他的身体也是金刚不坏,其实这还是有些贬低了他,用他此刻的**与实力,传说中的金刚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估计也就只有传说中真实的佛,才可以和他相比,所以他躺在这里根本是丝毫无损,只是全身上下无可动弹这点让人恼火。

    与此同时,郑吒也发现了这个世界有些不同寻常,比如,他看到了一个花仙子,是的,就是很久以前动画里的那种,或者类似传说中的妖精那种,巴掌大小,有蜻蜓翅膀,有人类的外形和体型,就在他躺倒的不远处,一朵淡紫色的野花盛开着,而郑吒眼角的余光刚好可以看到这朵花,而这个花仙子,这个妖精,就躲在花后,怯生生的打量着郑吒。

    郑吒很想对这花仙子露出微笑,但是很可惜,他此刻除了眼珠子和眼皮,别的什么地方都无法动弹,只是落到这里,浑身无法动弹,有这么一个小可爱陪着,郑吒倒也是欣慰,只是想来就更是深恨复制体楚轩了,下次见了,他决定二话不说,直接先打楚轩一巴掌,反正不打死就行了。

    就这样,一天一天,郑吒在这里躺了至少有半个月左右,忽然这一天夜里,他听到了狼叫声,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岛屿上居然还有狼?要知道他听到了这个岛屿的汽笛声,海轮的汽笛声,说明这个世界的文明至少也到了二十世纪初的水准了,居然在这个岛屿上还有狼?

    之后,他就看到了数匹浑身发着淡光的银白色巨狼跑过,而这些巨狼似乎也看到了他,顿时都向他这边围了过来,为首的一头巨狼看起来和小马驹一样大小,浑身银色的缎子毛,一看就知道绝不普通。

    不过郑吒也根本不怕,那怕是他动弹不得,这些狼也根本无损他丝毫,只是……他发现那匹巨狼行来的路上,刚好是那朵淡紫色的小花盛开的地方,若是被这巨狼一踩,那花仙子估计就……

    郑吒就看向了巨狼,而巨狼也看到了郑吒的眼神,瞬间而已,巨狼浑身上下都在颤抖,那是一种生命体本能的恐惧,就如同一个人类站在巨大的重型机械旁边一样,或者是站在导弹库中一样,那怕知道伤不到自己,心里也会发毛和恐惧,而且现在巨狼感受到的恐惧更加深刻得多,那是一种深入灵魂的恐惧。

    巨狼连吼叫都不敢,夹着尾巴猛的向后逃窜,而它刚才踩的地方,离紫色小花不过一步距离,不过终究没有踩到小花,而几匹巨狼都被郑吒吓到,跑到不知道多远之外。

    郑吒心里松了口气,眼角看向了淡紫色小花,眼神里满是温柔,而那朵小花后,果然就看到了那只妖精怯生生的躲在花后。

    待到第二日,郑吒睁开眼时,忽然间,他眼角旁有什么东西闪过,仔细看时,就看到了妖精慌慌张张的跑向花后,刚才她似乎离开了花朵,靠近了他?

    在这种浑身无法动弹,只能够动眼皮子和眼珠子的情况下,郑吒前所未有的孤独,当然了,这并不会影响他的心境,毕竟他可是度过了心魔许久,就如同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了此刻郑吒的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甚至他都已经超过了这种境界,对于他来说,体验孤独,欢笑,人生等等酸甜苦辣,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心境和本心,但却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

    此刻郑吒就是有着中孤独的感觉,而这个花仙子的存在让他觉得了温馨。

    就这样,一天一天,这花仙子离他越来越近,甚至到了最后,都不会再害怕他,还有些时候跑到了他的脸上,坐在他鼻子上看着他的眼睛,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语。

    然后,花仙子似乎看出了他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一天早上,郑吒感觉到嘴巴皮上有什么,他就看到嘴皮上似乎有一片小小的花瓣,而花仙子还努力的背着另一朵花瓣放到他嘴皮上。

    这是药材吗?

    郑吒虽然想笑,特别是看到花仙子那努力背着的样子,很可爱,也很认真,但是他明显感觉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当花瓣覆盖到他嘴上时,他嘴巴附近的时空乱流似乎就减少了少许,代价则是花瓣迅速的凋谢……

    春去秋来,郑吒躺倒在地上已经过去了数个月之久,而花瓣凋谢,花仙子的身体也若有若无,若隐若现,而每天,花仙子都疲累的笑着,坐在郑吒的鼻尖上唱着歌,那是一种很奇特的,很动听的,只有旋律的歌,似乎是妖精之歌,郑吒?有通过心灵之光才听得到,但很好听……

    就这样,秋末了,那朵花草的叶子都枯萎了,花仙子消失了……

    偶比诺帝国,炼金世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国,在一百八十年前统一了全世界,而且帝国丝毫没有崩溃的迹象,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发达繁荣起来,这是续千年前的蓝斯罗汉帝国以后,第二个统一全球的帝国,只是与妖族的千年战争即将开始,红色星球与蓝色星球的通道即将在十年后打开,这第二个全球帝国,是否可以挺过千年的魔咒,这是谁都不敢肯定的事情,所以在千年战争即将开始前,全世界的炼金师们都开始了准备,准备战争,准备底牌,准备退路……

    作为全世界最强大五名贤者级炼金师之一,玛扭正在从帝国腹地前往他的私人炼金室,他打算在那里凝聚出足够大小的贤者之石,这是他消耗了自身绝大多数财富,以及累积了三百多年才能够炼制的东西,需要一千万人的灵魂,以及各种珍惜物品,而只要炼制出来,那么他度过千年战争的希望就多了五成以上,所以他必须要炼制成功。

    不过在路途中一个小岛购买补给时,他听闻了这个岛屿的一个传言,据说在这个岛屿上有一个僧侣,就是在四个千年前的职业者,在四个千年前的千年战争时就被淘汰了的职业,到目前为止,只剩下一些信仰的普通人,再没有具备职业能力的僧侣了。

    据说这个僧侣在进行苦修,已经躺在地上半年没有任何吃喝言语,甚至骂他,打他,往他身上扔石头,甚至还有恶心的人往其身上扔赃物什么的,都没有回应,而且居然还活着,被小岛上的人们引为奇谈。

    玛扭顿时就被引起了注意力,他怀疑这是一个拥有了职业能力的僧侣,并非普通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不介意有一具上好的标本,一个已经绝迹职业者的标本,这可是好东西啊……

    所以在将这个小岛上的所有人都变成了灵魂储备之后,他来到了这个躺倒在地,准确的说,就是郑吒的所在地,而郑吒睁开了眼,看着了他的脚下。

    “不要向前走半步,这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我知道的,但是她可能还会出现……”

    郑吒的话语,玛扭自然是听不懂的,他甚至不知道郑吒已经可以张开嘴意味着什么,要知道,他可是这个世界站在最高位置上的贤者级炼金师啊,那怕是屠杀了这个小岛所有人,甚至屠杀了更多人,只要没有侵犯别的贤者,也没有侵犯皇族和贵族利益,那么所有人都会为他辩护,所有人都会为他欢呼,至于眼前这个僧侣嘛……

    想着时,玛扭向前踏了一步,然后……

    郑吒看着那株已经彻底枯萎的草本植物变成了灰烬,落在了地上,他深吸了口气,整个岛屿上卷起了狂风,接着,他大声吼了出来,以他为中心,一圈一圈涟漪向四周扩散,岛屿在数秒后化为了粉末,整个海面被席卷了起来,掀起了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狂风,海浪高达数百米,大气层被撕裂,大陆架开始断开,陆地开始向这处倾斜……

    吼出这一声的郑吒,只觉得周围的时间与空间在他吼叫中就开始疯狂扭曲,当他吼叫完毕后,时间与空间彻底扭曲成了才进入时,他又一次进入到了时空乱流中,只是这一次的时空乱流并没有侵袭他的身体,而是带着他,向着时空扭曲的深层更加前进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