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脸上

    “非常遗憾,对于郑吒的实力我无法完全概括,就如同蝼蚁无法看到人类的全貌一样,我能够说的,仅仅只是我自己观察的结果。”

    “首先,就我观察,以及郑吒自己所说,郑吒并没有兑换奇异的特殊能力,他除了力量以外,并不具备火焰啊,寒冰啊,元素啊,魔法啊,幻觉啊,空间啊,时间啊所有一切的特殊能力,他除了力量以外,再没有别的任何能力了。”

    “但是,郑吒的拳头可以直接打破空间,就如同打破鸡蛋那么轻松,请注意,这并不是所谓的形容词,而是现实的事实描述,他的拳头可以打破空间,然后产生出巨大的能量,就我观察的结果,他普通一拳可以将大约纽约那么大的城市给毁灭,如同原子弹一样夸张,然后我亲眼所见,他用手将空间给拉扯住,然后把位面给撕裂或者合拢,就如同我们将一个物体给撕开与粘合一样,请注意,这不是形容词。”

    “然后郑吒可以如同捡起一块石头那样,将一座约莫大小有我们所在的这个岛屿大小的物质体,也就是山脉给举起来,然后如同倒地彗星一样的向太空抛飞出去,这也是我亲眼所见,还有,据刘郁和林俊天所言,郑吒曾经在另一个轮回世界里,将月球,没错,就是我们现在肉眼可以看到的那个星体,把月球给抓起来,然后向地球扔了下去,之后更是将地球给推动,将其抛到了太阳中,事实上,这两个中洲队成员猜测,郑吒估计是对太阳不感兴趣,不然他可以一拳一拳的,在多打一些拳头后把太阳给直接打碎掉,或许这有些队员间的夸张形容,但是就我所看到的那场战斗,我认为,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情。”

    “现在,请你们告诉我,你们,不,应该是我们,我们所有人面对郑吒时,不是蝼蚁是什么?”

    楚浩的话说完了,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沉默着,张恒的沉默是在于他回忆起了当初郑吒带给他的那种恐惧感,而其余人的沉默则是完全不敢相信,也无法去形容的那种荒谬感,完全结合起来后的无法言语。

    “说,说笑的吧?又不是小?,又不是拍电影,又不是玩游戏,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刚才那个壮汉强笑着道。

    楚浩摇了摇头道:“不信吗?同样不信的还有第二世代的轮回小队们……对了,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吧?我们现在的轮回小队,其实已经是第三世代的了,而郑吒,也就是中洲队是第一世代,在我们和中洲队之间,其实还有着第二世代的轮回小队,而他们现在在那?很遗憾,因为不相信郑吒的实力,听闻他只有一把子力气,没有别的任何强化,所以就导致了第二世代的终结,是不是很讽刺?因为超过了我们自己的想象以外的强大,所以就拒绝去承认,然后只有当亲身经历之后,才带着恐惧与茫然的去绝望,不瞒你们,在我和中洲队结盟之前,我也是这样想的,然后这样去看到与绝望的,懂了吧?这毫无意义!”

    陵辛这时才说道:“我想要再问一句,楚浩,你所说的中洲队的实力,都是绝对的事实,而非是形容词或者是你的妄想?”

    “是的,我敢肯定。”楚浩认真的看向了陵辛道。

    陵辛抬头看向了天花板,隔了好半天后才说道:“很危险啊……如果一切依照你所说的中洲队的实力来看,那么我们天神小队很危险啊,你和中洲队是盟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也是他的盟友,我们对中洲队毫不了解,同时,我们在未来很可能会遭遇中洲队,在轮回世界中,当我们强大到一定层次之后,那时我们就和中洲队是敌人了,很危险啊……”

    “不会的,因为目的不同。”

    楚浩却是摇头道:“我和郑吒有过交谈,也分析了他的想法,语言,行为等等,我只能够说,我们和郑吒的目的是不同的,他的本意并非是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充满野心,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打算,他想要复活自己曾经在第一世代中死亡的同伴,并且带着同伴一起回归现实,脱离轮回世界,这就是他的打算,我分析了一下,认为他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如此去想,也如此去做的,而且郑吒是一个好人,是真实意义上的好人,所以我并不认为你们和中洲队会有什么冲突,除非是你们打算做些什么……”

    陵辛看着楚浩的表情,他这才点点头道:“我明白了,那么我们会注意这些的……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没?”

    “基本上没有了……你就没有别的想问的吗?陵辛。”楚浩摇了摇头,他又看向了陵辛道。

    陵辛顿时笑了起来,他说道:“除了最终教条以外,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打算吗?你是不是有想过让郑吒去碰一碰最终教条,如果能够彻底解决的话,那么一切事情都没有了,这就是你最初的想法吧?”

    “是这样的,没错。”楚浩直接肯定道:“我确实是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最终教条是超过我们想象的存在,但同样的,郑吒的实力也同样是超过我们想象以外的存在,所以我本来是有这个想法,但是你和我都知道最终教条的特性,一旦全面爆发,任何与这个位面连接的东西都无法再保存其存在,所以如果郑吒失手,或者是无法奈何最终教条的话,那么瞬间就会引发最终教条的彻底爆发,那时,瞬间就会连同地球以及半位面一同玩完,当然了,我们可以先一步断开半位面的连接,但是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将郑吒一个人抛弃在这里单独面对最终教条,郑吒也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最初打算。”

    “幸好你放弃了。”陵辛却是苦涩的笑道:“虽然听你说了郑吒的实力强度,我再把他的实力强度翻倍再翻倍,但是我依然不认为郑吒可以解决掉最终教条,虽然你现在也同样有着关于最终教条认知的记忆,但是我相信你绝对没有我脑海里对最终教条的一些测试和实验的记忆,所以,我对最终教条的认知肯定比你更加深刻,不要尝试着去解决最终教条,因为那个东西……是不可能解决掉的。”

    说话间,陵辛将他的面具慢慢拿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的面容,然后所有都用一种惊恐的,难以形容的,无法相信的表情看向了陵辛,同时,所有人的身体似乎都开始变得若有若无,连同陵辛自己的身体也是如此,而陵辛顿时就苦笑了起来,他立刻就将面具给戴上,这时,其余人才同时吐出了一口气,似乎是放松了下来。

    然后天神小队的众人就七嘴八舌的说着了好可怕,那是什么,队长怎么了之类的话语,楚浩也立刻说道:“你怎么从来没告诉我们,你的脸上居然……”

    “居然什么?”

    陵辛笑着问向了其余人道:“我脸上到底有什么?你们在害怕和恐惧什么?”

    顿时,所有人都古怪加诡异的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们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不,应该是完全不记得那到底是什么了,他们完全不记得陵辛脸上到底是什么,他们到底在恐惧什么,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他们全都不记得了,或者说在陵辛把面具戴上的瞬间,他们就全部给忘记了。

    “这就是代价,想要解决,不,想要接近最终教条的代价,所以,楚浩,答应我,那怕你有了中洲队这样程度的底牌,也千万千万不要想着去解决最终教条,在我所认知和想象的所有极限中,唯一有那么一丁点可能解决掉最终教条的,或许只有主神了,别的一切都不可能,答应我,楚浩。”陵辛认真的对楚浩说道。

    楚浩回忆了半响,最后也只能够无奈的点着头。

    而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只有张恒的表情不是恐惧,而是诡异,他现在还记得陵辛脸上有什么,就是一张有些像楚浩的普通的脸,没有别的什么特别,唯一的特别是,他的脸上有黑色笔迹所写的歪歪扭扭的两个汉字……

    张恒二字。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