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末日(下)

    “组长……怎么办,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啊……”

    当张育林还在苦苦煎熬着时,z国某城市中,一个才成立的神秘小组已经焦急慌乱得要内乱了一般。

    这是一个才成立没多久的政府秘密小组,说是小组,但是内部人员的规格却是高得吓人,比如这个小组的组长是中央直派下来的神秘人物,这个小组直接向最高首长负责,这个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有避难权,真正的避难权,并非是进入到那些国家建造的避难所,而是去到传说中的半位面避难所的避难权等等。

    类似这个小组一样的工作小组,在近期时间里成立了许多个,它们各自负责某一项工作,而这个小组所负责的工作就是接引一些特殊人才,这些特殊人才拥有天然的避难权,并不需要经过赛选或者是随机入选什么的,他们可以直接进入到半位面避难所中。

    类似的人才有最顶尖的科学家,数学家,文学家……等等家之类,简单些说,就是人类文明最顶尖的那一批人才,如果牛顿和爱因斯坦还在世的话,他们就属于这个层次,天然的避难权,其避难权顺位甚至超过了轮回军士兵。

    在其之下的,则是各个领域的精英,以及半位面特别需要的人才,譬如关于核反应堆维护的工程师之类,这些人也在小组的接引名单上,而在这份名单上,有一个名字是排行前几名的,这个人的名字就是张育林,z国植物科学家,特别是对于粮食,杂交水稻,转基因作物有着非常高的成就,几乎可以说就是世界的顶尖层次,被誉为z国的袁老第二,也是被认定可以结伴杂交水稻之父位置的科学家,最关键的是,他的年龄并不大,未来的成就很可能还会高过杂交水稻之父,是z国的国宝。

    本来像张育林这样的人物,早就应该被接引入半位面避难所中了,这也是得到了叛逆者组织特别许可的,只是张育林在这之前刚好有一个关于转基因粮食作物,在无土少土情况下的种植实验,鉴于这个实?的结果对半位面未来的粮食自产有着相当重大的影响,毕竟半位面是避难所,虽然物资里肯定包含了大量实验器材,但是那里的实验室毕竟比不过现实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实验室,所以接引小组商量之后就做了决定,等待张育林这个实验完毕再将其接引入半位面避难所中。

    正因为如此,张育林的接引时间就被延后了,他的接引时间就与政界大佬们的进入时间叠加了,同时叠加的还有怪物潮第一波出现的时间,然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张育林及其家人所乘坐的直升机被怪物袭击而坠落,虽然幸运的是确认张育林还存活,但是因为第一波怪物潮涌现的怪物实在太多,再加上夹杂在数量多得夸张的怪物潮中的少数强力怪物,让小组根本没可能派出大量搜救队伍进行详细搜救,毕竟小组的特权再多,也仅仅只是一个小组,而非是政府本身,或者是军队本身。

    这就是关键了,这个小组的人员都是位高权重,而且拥有了半位面避难权的人,但是同样的,他们的责任也是非常之重,若是那些政府安排的避难人员因为怪物袭击而失踪,那么小组方面还有话可说,但张育林却不同,他是属于天然避难权的那一类人,是连叛逆者组织都公布了名单,必须要接引入避难所的人类瑰宝,这样的人失踪了,小组里的任何人员都承担不起责任!

    这可不是和平时期,在那时是资历,是地位,是权力,是体制内位置等等因素来决定一件事是否严重,若是在那时张育林出了什么事,基本上就是层层下推,最底层的所谓“临时工”来顶罪,甚至直接没事都有可能,毕竟在和平时代,张育林仅仅只是一个科学家而已,仅仅只是……

    但现在是末日来临时期,除非是单独一个国家组织,或者单一权力组织掌握了全部避难权,否则像现在这样的半位面避难所,有多国参与,而且还有一个中立的最高监督组织的存在,这种情况下,真正重要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体制内的人,而科学家,工程师,或者任何有助半位面避难所维持和建设的人才。

    正因为如此,小组这些体制内的老官们,他们才不敢在张育林失踪的时候,立刻就将情况上报上去,他们压根就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如果责任真的压了下来,而且是从叛逆者组织那里直接压下来,那么政府直接抹去他们的避难权都有可能,所以他们一直在拖延,至少拖延到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进入到半位面避难所中就成,而且他们还有侥幸心理,希望张育林的存在并没有吸引上面人的注意,要知道拥有天然避难权的人并不多,这个不多是相对全世界七十多亿人口而论,但仅仅就一个避难所来说,拥有天然避难权的人可是超过了百万啊,一个张育林进没进入避难所,在这个人多事多的杂乱时期,确实并不引人注意,所以……他们就想尽了一切办法去拖延与隐瞒了。

    只是,他们根本想不到的是,楚浩为了半位面能够延续,能够多救一些人,为了更好的延续人类文明,到底是做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可以说,他已经是拿自己的命在拼了,这种情况下,任何对半位面延续有帮助的人都在他的记录之中,毕竟他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后可是有一个组织的帮助,完全可以筛别出所有拥有天然避难权的人来,所以……z国的这个小组就悲剧了。

    今天,这个小组接待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份是叛逆者组织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只有一个人,除了携带的文书证件,没有任何别的随行人员,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不停玩着psp游戏的少年,看起来约莫才十五十六岁大小,嘴里咬着口香糖,一副漠不关心,目中无人的形象,就这样拿着叛逆者组织特别行动小组组员身份的证明进入到了这个神秘小组的驻地中。

    证件是真,证明是真,来人也是真,虽然这形象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个咬着口香糖,玩着游戏机的少年确实是叛逆者组织特别行动小组的组员,接引小组在接待了这个少年的数分钟内就确认了这件事,通过向政府内部,以及向叛逆者组织的直接确认结果。

    少年来到小组驻地后就是一言不发的在那里玩游戏,直到完全确认了他的身份后,他这才收起了游戏机道:“已经确认我的身份了,是吧?那么我就不客套什么了,长话短说……张育林人在那里?他还没死,这个我事先已经确认,所以不要用什么旁的话来搪塞我,懂了吧,各位。”

    在场所有人闻言后都是心头火起,不过他们都是体制内的人,脸上根本是什么都不显,只有接引组组长慢条斯理的说道:“对于张育林的行踪,我们小组也一直在追查,从我们小组得到的记录上来看,张育林所乘坐的直升机确实出海,并且到达了……”

    “够了。”

    少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伸出一根手指来摇了摇道:“我都说了,不要用旁的话来搪塞我,这是很没意义的事情,或者说,你们还认为你们是官,是体制内的人,所以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是愚蠢,你们现在都还没搞清楚吗?现在已经是末日了,若是不能够完成你们必须完成的任务,那么你们连门口给你们站岗的普通士兵都不如啊,大官们……”

    说话间,少年的手指抖动,顿时,接引组的组长直接就悬空而起,同时双手不停扣动脖子,似乎他是脖子被吊起来一样,根本无法呼吸,短短数秒时间而已,他的脸色就从白变青,甚至连舌头都开始伸了出来,而少年却是嬉笑着,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个情形实在是太惊人了,一个少年是叛逆者组织特别行动小组的组员,然后跑到了接引小组的驻地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这本来就够让人吃惊的了,然后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关键的是,周围众人压根没看出来他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动了动手指,就把一个体重至少一百五十斤以上的胖子给举了起来,这……又不是在拍电影!?

    短暂的惊讶之后,周围人都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枪来对向了少年,而少年却是表情不变,只是露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态来,而就在这个随时可能开枪走火,而接引组的组长也随时可能会死的紧张时刻,突然间,一个声音从小组房间的门口传递了出来道:“所有人把枪放下!重要人物接引小组组长许味文叛国,事实清晰,罪证明白,小组现由国家末日安全局直接接管,许味文立时执行枪决,该命令由一号首长亲自下达,所有不放下枪械的人员依照叛国罪一同执行!”

    说话间,从门外就有一大群持枪军人涌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军官,他一进入房间立刻就死死的盯着了所有手持枪械的接引组组员,同时也向少年敬了一个军礼。

    少年看着军官半响,他这才撇了撇嘴,又动了动手指,顿时那个胖组长就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少年并不想与这个中年军官发生什么冲突,因为他对这个军官有少许印象,似乎是北冰洲队队长成立的所谓轮回军中的一个军官,虽然他是很不屑,但是犯不着因为一个凡人而与北冰洲队的队长起什么冲突,这点连陵辛都不会同意,所以他也就干脆收手了。

    而随着军人的进入,接引组组员们也都一一放下了他们的手枪,只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眼珠转动,似乎是打算先认下罪来,然后通过他们的关系在事后活动活动。

    少年看起来年龄不大,但实际上他的经历比眼前所有人都丰富了十倍百倍,光看这些人的表情,他就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顿时少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他直接就向门口走了出去,边走还边说道:“张育林的下落就由我一个人去追查了,另外……说你们愚蠢,都算是夸奖你们了,你们还真是没搞清楚状况啊,难道说你们还真认为你们的人脉,你们的体制,你们的势力,你们的权力可以帮助你们在末日中活下去吗?蠢猪们,现在啊……”

    “已经是末日了啊!”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