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蓝山首都保卫战

    第五章:蓝山首都保卫战

    狂欢与狂暴不同,至少在楚浩心里认为是不同的,狂欢可以代表好的,而狂暴则几乎都是贬义。

    亡也不是灭,至少在楚浩心里也是同样认为,亡可以是驱赶或者走脱,比如亡国,而其国民仍存,而灭就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楚浩虽然经常做出选择,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人生道德观,许多人生底限却是丢不得,比如良心便是其中之一,他对那些贵族的亲眷却是下不得杀手,无论其中是否有做恶,或者是否对他恨意滔天,但只要看到其中的妇女与小孩,他便下不去杀手,这就是他的底限了吧。

    不过楚浩毕竟是叛逆者组织的o6,心性毕竟不是普通人,这几日他细想起来,还真觉得自己和梦里那个昊一般个性,真是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也狠得下心肠,比如他放走这些贵族的亲眷,却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布局。

    这次的行动看似简单轻松,其实内里的凶险只有当事人才最是清楚,可以这样说,一旦当时事败,那么楚浩不但一切算计都是枉然,要用北冰洲队正面硬撼天神小队以外,就那怕是在这蓝山中都是步步凶险,要逃离这蓝山恐怕都要恶战数场,而且很可能还会引发剧情变动,出现矮人大军敌人,要知道都灵矮人的贵族联合起来,那可是能够让索林都无法用大义去压服的一族力量精华啊,他这次的地上天堂行动之所以能够成功,究其根本不过就是狠,快,准三字精华罢了。

    但这……不过是初步打开局面罢了。

    “人是最善忘,也是最忘恩负义的生物,矮人虽然不是人类,但也是智慧生物,所以也可以统归于人字之中,所以矮人也不会例外,只是忘恩的时间长短罢了,寿命长的种族可以记得恩情久一些,寿命短的则会最快忘却所有恩情,这点在中土世界里表现得最是明显,精灵誓约的盟约可以长达千年,而人类不过百年时间就可以忘却许多,便是此故。”

    在蓝山的某个贵族楼房中,楚浩看着楼房外热火朝天的矮人集市,他喃喃对身后人说道:“我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占着了快,狠,准三字要诀罢了,事实上,要不了多少时日,便会有许多中层矮人回过神来,那时我们面临的就是怀疑和质问,这些矮人中也会私下里串联,接着他们会开始试图收回矮人自己的权力,然后一旦权力收回成功,就会在政权内部进行撕杀,强者上升,弱者下降,一番不见鲜血的弱肉强食后,矮人内部的新贵族们便会诞生,这是从古至今几乎所有政权必然要走的一条道路。”

    “而我之前无论做了什么,那怕是因为我的出现,这些新贵族们才会诞生,但是他们也丝毫不会感激我,相反,因为我的存在,他们会因为阶级缘故发自内心的对我憎恨,厌恶,乃至是仇恨,这无关个人,只和其所处阶级有关,到那时,我们虽然在蓝山不会有刀兵之灾,但是我们的图谋也根本不会成真,依然不可能依靠矮人军队来对抗天神小队,所以我才说,人是最擅忘,也是最忘恩负义的,世间的一切其实是唯利益罢了,而我……挡住了他们的利益,就是如此简单。”

    楚浩的话语说得既明白又复杂,听得懂的人在北冰洲里不多,而听不懂的则是大部分人,楚浩也不打算细讲,而这时,新人律师诺汉·比斯却忽然说道:“你说的我倒是明白,也是有历史事实的,比如当年的苏联解体,现在的俄罗斯形成就是如此演变,既然你也是这样认为,那你还做了这一切干什么?肯定是有什么后手吧?”

    楚浩淡淡一笑,他看着楼外面,那里有许多衣着褴褛的矮人们正在广场集市上吃着大锅饭,随着那场类似暴动样的清洗之后,矮人贵族们的财富被搜索了出来,这些财富几乎占据了整个蓝山财富的七成以上,而且还有这些矮人贵族们储存的粮食仓库,几乎是放开了供应所有的矮人贫民们,生活在蓝山周围的那些穷苦矮人们,闻讯后便蜂拥而来,这些矮人们几乎是连饭都吃不饱,而在有大量粮食供应之后,直接就架起大锅在广场上烧煮,顿时就让数万矮人贫民们吃上了饱饭,甚至许多居住当地的矮人平民也都参与了这种大锅饭,反正是不要钱的,不要白不要,而且这些平民与贫民们在彼此畅谈着未来,期望着没有了压榨他们的贵族后,生活能够好起来,人人有饭吃,人人有房住,他们的愿望其实很朴实而卑微,当然了,其中间或有少许矮人讨论索林的安危,但不知道这些矮人是什么心态,偶尔一两句后,便仿佛忘记了他们袭击贵族的本来目的,也忘记了继续讨论索林的安危问题,只是考虑着眼前的幸福罢了。

    “这种表现,其实也是忘恩的一种,或者说智慧生物利己的本能罢了,索林对他们来说还太过遥远,孤山也是,他们更在意的是眼前,所以一旦通过索林这个旗子取得了眼前的利益后,那么谁会愿意舍去家财,舍去性命去帮助索林呢?要说他们背叛索林也不对,他们不算背叛,只能够算是明哲保身而已,我理解他们,但是这不符合我的期望与布局。”

    楚浩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矮人们,他依然从容不迫的说话道:“所以,我放过了那些贵族的亲眷们,而且也放过了在蓝山周围的一些大矿脉与大居住地停留的矮人贵族们,我要的其实便是为了接下来的布局了。”

    “接下来的布局?”

    其余人都有些不太明白,不过也似乎有些若有所思,奥奇忽然好奇的问道:“你接下来的布局,与那些被杀贵族的亲眷有关系吗?是要他们去找人来复仇还是什么?”

    楚浩不答,只是转过身来,寻了一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一杯饮料喝了一口,这才微笑着道:“早期的地上天堂主义其实是有着一个致命缺陷的,那便是不能没有敌人,这点我不细说,你们可以从历史上去寻找各种例子,一旦早期的地上天堂主义取得了成功,便会很快的陷入到内耗里,从历史上的例子来看,就是各种清洗,军队的,政府的,乃至是针对整个民间社会的,这点例子在苏联二战前最为有名,也有地上天堂主义内的精英豪杰,为了缓和与化解这个缺陷,就定下了阶级,那怕是阶级敌人其实已经没有了,那也可以从内部再划分阶级,一句话,以阶级的不同,引发斗争,从而分薄这种主义早期的内耗,若是能够挺过去,一旦度过了早期阶段,那么其实便不需要阶级斗争了,而恰恰是早期阶段才最是血腥,比如二战前的苏联,其实已经严酷严苛到了极限,若是没有二战的爆发,说不定已经在内部消亡了,当然,更大的可能则是二战换了一个发起者。”

    众人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但是奥奇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他综合了楚浩所说的所有话语,再联想到目前蓝山的情况,接着他就脸色铁青的说道:“莫非你是打算……打算来一场战争吗?”

    楚浩闻言后,顿时就收起了微笑,他又转头看了一眼窗外,这才说道:“不是我打算来一场战争,而是战争必然会到来,在我采取了之前的举动,让地上天堂主义来到蓝山时,这场战争便已经不可避免了……”

    “还是那句话,阶级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那些矮人们平民们,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事到底是有多么可怕,虽然我们知道,只要我们不参与进去,没有具体地上天堂主义行动方针的他们,很快就会成为贵族体系内的一员,但是那些原本的都灵矮人贵族们可不这样认为,他们会把这些袭击了他们的平民想成恐怖无比的恶魔,因为这些矮人搜走了他们所有的财富,杀光了那些贵族们,甚至还占据了贵族才该占据的大义,这种种一切,使得双方已经处于了不可调和的生死矛盾中,所以当我将那些贵族亲眷们放归出去后,他们便会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且很快反应过来,再加上那些贵族亲眷对于我们,对于那些矮人平民的仇恨,相信我,少不过五日,多不过十日,第一只矮人军队便会袭击过来,当然,这一只矮人军队肯定很弱小,甚至可能是些矮人的家兵亲信,而只要我们敢灭掉这只矮人军队,那么接下来……”

    “那些逃脱在外的矮人贵族们,会联络别的矮人氏族,作为同一阶级的存在,别的氏族的矮人贵族肯定会恐慌到难以想象,他们会害怕这火焰传入到他们的氏族里,所以会拼尽全力的组成大军来踏平这里的一切,甚至于,人类贵族们也会因为阶级的统一性而出兵,那时……就是我所需要的时刻了。”

    楚浩眼中仿佛有血色蔓延,周围所有人,除了念夕空以外,他们都是不由自主的浑身微微一颤……

    “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地上天堂那铁一般的军队是怎么炼成的……最可爱的矮人是怎么炼成的……一切不过是依靠铁与血,战与火罢了……”

    楚浩喝了一口饮料,微笑着道:“我期待着,一场蓝山首都保卫战的爆发,那时,这里的矮人,才会死心塌地的跟随我们去向索林的战场,那时,他们才是我想要的军队,黑暗兵法所武装起来的军队……而我所做的一切,会死掉无数人的这一切,就是我的兵法了。”

    “楚氏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