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威胁

    奴哈是一个混血儿,而且有四分之三的血统属于盎格鲁撒克逊族系血统,而且从小到大有很一段时间生活在美国,无论是习惯,还是语法,都让他和美国人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他还精通化妆术与心理学,所以他是中东极端组织的王牌间谍,许多关于美国和西方世界的情报都是由他传递回中东地区。

    现在,他正在逃亡中,准确的说,是逃亡已经即将结束,他已将快要抵达目的地,该极端组织的总部……是的,这份情报他是绝对绝对不可能交给任何除了组织高层以外的人员的,因为他无法预估看了这份情报的人的举动,甚至包括他自己,他在逃亡途中数次想要自杀,但是自杀不符合他的教义,所以他回来了。

    在这一路逃跑途中,许多潜伏数年,乃至十数年的暗线因为保护他而被拔除,而组织的战士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他相信这一切是值得的,只要能够让他把情报送到目的地。

    这里是中东某大国的山区,准确的说,这个国家是中东和西方交界处,是他们这些极端组织的暗地里支持国,努哈到达这处山区之后,他觉得自己安全了,是的,周围都是组织的战士,这个国家也不会派人来追杀他,而组织的基地离他仅有一个山头的距离,他只需要……

    忽然间,有几名战士抬头看向了天边,此刻的时间约莫是凌晨时分,天色漆黑,奴哈也抬头看向了天空,他看到数条长长的火带从天边而来,划过整个天际,看到这数条火带之后,奴哈顿时跪倒在地,向他的信仰最高神灵祈祷了起来。

    周围的那些组织战士们一时间还没有明白,其中一个大声喊道:“导弹袭击!?看方向是朝山区那边去的,不过没关系,奴哈,我们的基地在山体下面,导弹怎么可能……”

    话音还没有结束,数条火带中最靠前的那枚导弹已经轰中了山中,想象中的剧烈爆炸并没有出现,相反,一道光芒,如同太阳一样强烈,不,是比太阳更加强烈的光芒瞬间爆发,霎那间而已,整片山体都崩溃消散了……

    核武器!

    “滚出去!你这只肥猪!你之前告诉我什么!绝对不可能泄露!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绝对逃不掉!绝对可以杀死他!绝对可以无声无息让他消失!这下呢?你还要说什么绝对!?”

    一个老年人大声咆哮着,而在他面前则是一个不停擦着头上汗水的胖子。

    胖子阿谀的笑着,小声说道:“三枚战术核导弹攻击,已经是饱和的饱和的饱和攻击了,这一次,绝对将这人和极端组织一起连根拔掉……”

    “啪!”

    一个烟灰缸直接扔到了这个胖子的面门上,顿时胖子的鼻血都流了出来,但是胖子根本不敢去擦,依然站立着,而老人就大声吼叫道:“滚出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你这个蠢猪!这已经最后的手段了!核攻击,你可知道核攻击意味着什么!?要不是我们已经全部达成了协议,这一次的袭击已经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土耳其就是一个********!虽然已经加入到了我们中,但是他们要科技没科技,要资源没资源,要能力没能力,早就已经被我们给边缘化了,这一次的核袭击之后,你知道要拿出多少份额才能够填满他们那永无止尽的胃口吗!?1000人?还是10000人?说真的,我已经开始考虑把你的名额送入到给土耳其的名额里了,所以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胖子不敢怠慢,立刻跑出了办公室,甚至已经太过惊慌,以至于他在跑出办公室之后直接跌倒在地……

    老头看到胖子消失后,他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才拿起一个电话拨打了出去,接着他就恭敬的说道:“总统,已经解决了……是的,这是我们的失误……明白,我会紧急加派人选……但是,这已经……是的,我明白……约翰是一个好部下,这次的情况我也有责任,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又没有足够重视,他所能够调集的力量太过单薄,而且还有一些幕后势力插手……是的,我敢肯定,几大财团都?黑手在其中,但是他们很小心,我们没有得到更多的证据……我明白,我会负下大部分责任,我会交出我的多余名额,而且我会引咎辞职……不,我并没有……是的,我明白了,我会继续负责,直到大撤退结束为止,谢谢您的信任,总统先生……”

    老人放下了电话,松了口气,又吐了口气,接下来就看向了手上的文件,那是关于美国数个财团,以及数十个富翁的资料,他的眼中射出摄人的寒光,表情冰冷,仿佛带着杀意……

    “这是威胁吗?”

    楚浩在会议上冷笑了起来,他看着在场的所有国家领导人,其中数个国家的领导人面露尴尬,他就继续冷笑着道:“我知道,这些富豪们本身就属于这个世界的顶尖层次,控制财富,控制资源,乃至是控制政治,这些我都懂,但是也请在座的各位清楚一点,国家或许是寡头的玩具,但是国家并不属于寡头,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明白这一点,想一想法国大革命,想一想地上天堂党的出现与崛起,民众的力量你们想必是知晓在心,在这里我也要说一点,我要拯救的是大多数人,而非大多数的财富与权力!”

    “首先我要明确一点,这一次的泄密,到底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到底是所谓的多余名额分配不均,还是企图对我,对叛逆者组织进行威胁,想让我们把人员分配名额全部交给这些垄断了地球绝大多数财富与权力的所谓高层来进行分配,我想搞清楚这一点,我在这里要提醒各位一点,我不会说什么末日将临,也不会说什么大局,因为所谓的大局都只是对弱小者而言,对于包括在座的各位寡头们来说,你们就是大局,所以我不会说这些,我只想提醒各位一点……你们是真觉得大转移没了你们,就会真的失败?”

    “我在今天凌晨,从叛逆者组织总部得到消息,鉴于我们位面的危机情况,所以总部花费极大的代价开启了最高权限传送,郑吒将来……郑吒?就是在座几乎都看过的那些诸神位面榄频里的那个男子,他将从叛逆者组织总部过来,协助我们位面进行大转移。”

    “我在这里说这么一句话,你们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规定,当成是宣言,或者当成是威胁也可以……不要有人企图用你们那些肮脏的威胁方式来阻扰大转移的任何进行,物资也好,运输工具也好,信息泄露也好,半位面大建设速度也好,或者是别的任何方式,只要是叛逆者组织总部认定其对大转移进行了威胁,那么我们将单方面进行行动,一切行动,是的,一切行动,都将由郑吒执行,当然了,你们可以反击,也可以随意使用核武器,或者任何别的攻击方法,包括提前宣传末日都没问题,只要有郑吒在,我们完全有能力转移至少千万级别的人员,虽然这与我们的预期严重不符,但是我,叛逆者组织,以及叛逆者组织总部是不可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胁的,包括绑架全人类的威胁方式,所以了……”

    楚浩直视向在场投影的各位首脑,看着他们铁青的脸色,沉默的表情,他冷冷说道:“所以了,各位先生,女士们,你们的敌人并非是我们叛逆者组织,你们的敌人,是阻扰你们继续活下去,继续掌握政权,以及撤退大多数人的那些财富,政治寡头们,你们是既得利益者,虽然不是垄断利益者,但是总好过什么都没有的毁灭强吧?”

    “所以……干掉他们吧,任何对名额分配不满的财富,政治,军事寡头,在郑吒降临之前,在他们继续阻扰大撤退前,在这个世界因为他们的愚蠢而提前毁灭之前,干掉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