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运输

    “真是x了狗了……”

    港口的负责人董瑞,准确的说,是前港口负责人正在纪委部门中小声的发牢骚,他在十天前还是z国某个偏远海港的负责人,虽说是偏远港口,但是港口这种地方可是肥差,能够在某个小港口成为负责人的,虽说在体制内的道路基本上就到顶了,但是囊中可是绝对不会羞涩的,所以他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直到十天前。

    因为z国近几年内正在******,打老虎,所以他这几年里基本上比以往收敛了许多,而且不该收的,那怕是利益再大,他也是明了心的绝对不收,再加上他也算是有能力,按道理来说是绝对不可能进入现在他所在位置的,但是谁知道居然就进入了,这简直超过他的想象。

    因为水至情则无鱼,他是当老官的人了,自然知道那怕是打老虎也要有个限度,总不可能出现当年朱元璋那样的情况吧?若是那样的话,就太过了,很可能会引发什么不可说的事情,而依照他的情况都被查办了,那么z国估计绝大多数,不,几乎所有的官都会被查办,这种情况几乎超过他的想象,董瑞是怎么都想不通。

    而且最让他奇怪的是,当他一离职,港口的负责人立刻就换上了他根本不认识的一个人,这就更让人奇怪了。

    要知道,像一个国家政府,特别是像z国这样世界第一人口,世界第三土地面积的庞大政府,要决定一件政事需要非常繁琐的步骤,执行起来也需要非常多的步骤,而在执行之后的善后行动里也需要非常多的步骤,也就是说,那怕是有人要把董瑞给撸下他的位置,然后取而代之,那么从一开始到最后,中间至少得数个月,甚至更久时间,而即便是撸下来之后,那个人想要上位也至少需要数个月时间,这还是最起码的不考虑中途各种影响和波折的情况下。

    完全没听到风声,一天之内把他给撸下来,然后就有人立刻顶替上去,而且据他从内部消息所知,那人还不是什么代理负责人,而是真正完全取代了他的职能的新的港口最?负责人,而且据说……整个港口的职能人员几乎全部换人,不知道是那里来的人完全取代了那处港口的人员。

    这是怎么了!?

    董瑞这些天几乎都蒙了,这些情况绝对不对劲,而且非常不对劲,若不是他还可以安稳的住在这个院子里,可能他都要认为z国内部爆发了革命,政局完全打乱,或者说已经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的了吧。

    董瑞又爆了一句粗口,忽然间,他发现有数名身穿军装的人走入到了院子里,他心头一惊,脱口就说道:“我可没出卖国家机密!从来没有!”

    也不怪董瑞如此的惊恐,因为这里是纪检委某个双规点,即在规定地点和规定时间内说出一切的地方,基本上来这里都是贪污受贿之类,但若是有军方人员介入调查,那事情可就小不了,别的不说,一般只有出卖国家机密,而且是最高机密,譬如导弹数据,最新式武器数据,或者核武器信息等等才可能由军方介入,若真的如此,那他就不是什么退休了事,最高的枪毙都有可能。

    几个军人皱了一下眉头,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的校官,他也不客气,直接拿出一份文件,看着文件,然后又看着董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的冷冷说道:“董瑞,男,汉族,1959年出生,毕业于……”

    一系列的档案说完之后,这个校官才说道:“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你的受贿记录,你想听一下吗?”

    董瑞这时也冷静了下来,他心里的心思一直在闪动,眼前这一幕,加上他突然间的双规离职,这一切似乎都显示着什么重要信息,他心里猜测,或许是他手下有人偷偷做了些什么,比如买卖军火,或者是国际间谍从他的港口出海什么的事,现在调查来了,不过也有很多地方不对劲,他就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会在组织所规定的时间内详细说出一切,我相信组织会有最公正的判断。”

    校官直视董瑞的眼神,隔了好半天后,才点头说道:“你对港口的人员调配,以及船只补给,人员补给,货物装运,以及相关的港口事务有什么心得?”

    董瑞又一次愣了,他没想到这个军官问的居然是这个,这情况又不对劲了,难道现在不是在审查他的错误吗?他可是老当官的,当然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在z国,其实大多数时候是不论能力的,而是论正确,只要是正确的,那么没有能力也变成了有能力,只要是正确的,那怕是不会做的也会做,这就是所谓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而他现在在纪检委的部门,那么从根子上来说就已经是错误的了,无论是真实错误,还是********,只要是错误的,那么他即便再有能力也绝对没可能再做什么。

    而他听到了什么?这个军官居然在问他能力上的问题?

    “这个……这个……”董瑞因为脑袋发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甚至不知道军官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就迟疑了起来。

    校官皱了一下眉头,他就继续说道:“如果让你管理一个十倍体量于你之前所管理港口的超大型港口,吞吐量数据至少是二十倍以上的地方,你有信心管理好吗?”

    董瑞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苦着了一张脸,而校官也不理他,直接拿出了一份红头文件道:“据我们查证,分析,以及筛选,在目前我国的港口管理人员中,你是最有能力的前五人之一,当然,如果有多的时间,我们随时可以得出同样的官员来,甚至数目比这多十倍都是轻松,但是现在我们正好没有时间……这份文件你现在可以看一下,但是看完这份文件,你就必须立刻上任,无条件的……而且里面内容不允许告诉任何人,你的亲人,上司,下级,任何可能的有关人等都不允许告诉,这里面的红线很窄很短,只要越线,我们将无条件的立刻将你击毙,不经过任何审讯之类,懂吗?”

    董瑞先不说话,他仔细看着这份文件的开头印章,好歹也是体制内的人,他熟悉几乎所有一切的体制内印章,而每一个不同印章其实也代表着文件级别的高低,比如计生办的印章和党纪委的印章就不可同日而语,而这个印章,他看到时冷汗就流下来了。

    校官看着董瑞没接文件,他就冷笑了一声道:“顺便说一句,你现在还可以拒绝。”

    董瑞抹了一下冷汗,颤抖着手拿过文件,然后打开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不信,到惊慌,到恐惧,到惊喜,然后到沉思,之后他看完了文件说道:“如果情况是这样的,那么全部换成军方的人员不是更好吗?”

    校官脸上略有些尴尬,但还是说道:“我们军人的职责是打仗,管理军队内部,甚至管理军队的军需后勤,这些我们自然是可以胜任,但是我们并没有管理现代化港口,以及民用设施,民用船只,乃至大量的工人,这些管理起来需要特别的才能,是民事方面的……”

    董瑞又沉默了一下道:“那我的家人,我的妻子,两个儿子,还有……”

    校官立刻说道:“直系亲人都会进入避难所,但是旁系是不可能的……不过也有例外,会根据你开始管理之后的功绩来进行计算,若你的功绩让我国多得到一千个人的名额,那么你可以额外申报一个非直系亲属的名额,以此类推,详细的功绩计算都由相关组织进行着,你要相信一点,到了现在这个日子,什么潜规则,什么人事关系,什么排辈论资都是狗屁,若你有能力救更多的人,那么你就是英雄。”

    “干了!”

    董瑞立刻说道:“我要求立刻上任,飞机呢?什么时候可以到!?”

    校官和周围的军官相视一笑,校官立刻说道:“军用飞机,你还有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另外……”

    “还准备什么?能够立刻出发吗?我现在立刻就可以走!”

    董瑞只觉得胸中一腔热血在涌动,好久了,好多年了,自他高官在位,自他富贵加身,那年轻时,那热血年代时的热血,早已经冷却的热血,在这一刻涌动爆发了出来,为了他自己,为了他的亲人,甚至为了更多的人……

    他决定了!吃住都在港口上!就如同曾经那热血沸腾的年代那样!除非他死了,否则没人可以让他离开港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