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心(新)之世界

    “后悔吗”

    碇真嗣坐在电车的座位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而电车窗外也是模糊的一片,茫茫然,不知道驶去何处,也不知道将迎来什么,而碇真嗣这一切都没有去思考,他只是沉默的坐在原处。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出现了美里的影子,美里如此问道。

    “后悔不后悔,只要大叔能够活过来,我怎么样都行”碇真嗣低着头喃喃说道。

    “那我们呢”

    这时,美里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车厢中,就站在碇真嗣面前质问着他。

    “那我们呢”

    “我们呢”

    “们呢”

    “呢”

    渐渐的,在nerv里的工作人员,加持良治,同班同学,大家都出现在了车厢中,他们都发出了这样的质问。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碇真嗣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大声的吼叫道:“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但是,但是,但是但是要让我放弃罗杰大叔,这是不可能的”

    “人们都是冷漠的,都只顾着自己,你们能够对我温柔一些吗”碇真嗣抬头看向了眼前所有人的身影,但是没有人说话,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就是这样,你们就只是这样看着我,那怕是笑容,也都是敷衍的笑,如果我无法驾驶eva的话,是不是你们就不会再对我笑了,就不会再需要我了呢”

    碇真嗣又低下了头,颓然的说道:“大家都是这样,全都是这样,只是因为我可以驾驶eva所以才需要我的吧可是罗杰大叔不同,不是他需要我,而是我需要他,他告诉我了许多,也让我认识到了许多,给了我面对一切的勇气,也给了我可以直面未来残忍的希望,可是,可是可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罗杰大叔这样的世界,我再也不要了”

    当碇真嗣说出这话,这些人影都逐渐淡去,渐渐的消失在了车厢中,而车厢外的苍白与虚无更加具现,甚至连车厢都逐渐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这是你的选择吗真嗣君。”

    碇真嗣再次抬起头来,看到了之前没有出现的一个人,凌波丽,她还是那样的三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碇真嗣似乎可以从她眼里看到一种悲伤,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站了起来,但是渐渐的,他又颓然坐了下来,只是说道:“对不起,丽,没来得及吃到你为我和父亲准备的聚餐,很感激你,还有对不起,我没能够拯救你,但是我,我对你,我”

    碇真嗣说到这里,就此沉默了下去,而凌波丽则摇了摇头道:“不,没关系,真嗣君,我想要你不驾驶eva也可以幸福的活下去,这是你的选择,所以”

    凌波丽在话语声中也渐渐消失不见,整个车厢再一次只剩下了碇真嗣一个人,忽然间,又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笨蛋真嗣,这样下去,我们的约定就无法实现了。”

    碇真嗣猛的抬头,就看到了明日香站在他面前,明日香再没有以往那样的高傲与冷漠,而是温柔的看着他,只是这样看着他。

    碇真嗣的眼泪猛的就流了出来,他抹了一下眼泪,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什么,不敢去看明日香,只是低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实现我们的约定,我没有做到,因为罗杰大叔罗杰大叔已经不在了,这个世界,并不是有勇气就可以实现愿望的,并不是有勇气就可以实现希望的,人们的冷漠,这个世界的残酷,并不会因为你而改变,我好想和你在和平之后一起去旅行,我好想看到大家真心的笑容,我好想好想,但是我已经不敢再去尝试些什么了,罗杰大叔我,我已经”

    “没关系。”明日香是所有人里唯一能够再次行动的,她温柔的笑着,眼里也满是泪水,默默走到了碇真嗣面前,用手抹了抹他的眼泪,边说话边渐渐消失了。

    “真希望能够和平,那样,我们”

    “我”

    碇真嗣眼里的泪水汹涌冒出,他边哭边吼道:“可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光有勇气就可以的啊,我已经没办法”

    “那就再来一次”

    这事,一个声音的出现,让碇真嗣所有的动作猛的停止了,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努力让自己抬起头来,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的身影。

    罗杰爽朗的笑着,站在他面前说道:“小子,我可不记得我教给你放弃啊。”

    边说话,罗杰边走到了他的面前,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罗杰的手从他肩膀处划了过去,根本没有碰到他,而罗杰依然笑着说道:“这个世界,确实是非常残酷,希望被破灭,梦想被践踏,但是那又如何”

    “所谓的勇气,是指你在失败之后,是指你在绝望之中,是指你已经一败涂地,在那种时候,还敢不敢再一次站起来重来一次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问你的话吗那么现在,我会最后问你”

    罗杰说到这里时,他的身影已经即将消失,而碇真嗣最后看到的,就是罗杰消失的口中发出的最后声音。

    “你有梦想吗”

    碇真嗣眼里的泪水慢慢流出,他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大声吼了出来道:“有啊我有梦想啊我想要妈妈,我想要爸爸,我想要和平的世界,我想要大家都好好相处,我想要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对我笑,我想要大家能够对我温柔一些,我想要被大家所需要,我也想要给予他们支撑,我想要我有梦想啊罗杰大叔”

    霎那间,车厢猛的消失,周围的一切虚无都开始消散,白色的光芒从碇真嗣的胸口迸发,然后照亮了所有的一切

    碇真嗣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湿湿的,似乎还带着才哭过的感觉,似乎是刚才梦里有什么让他如此哭泣的事,但是他已经想不起来,梦里的东西到底是梦到了什么呢似乎是很残酷,很可怕,很残忍的事情,但是却又如此的温馨

    就在碇真嗣发呆时,忽然间床头的闹钟响了起来,他大惊下连忙穿上衣服,梳洗一番之后跑到楼下,果然他就看到在厨房里的背影,那是他的妈妈,碇唯正在为他准备早餐。

    “醒了啊,快点去吃吧,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碇唯回头看着碇真嗣温柔一笑,然后就继续在那里忙碌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碇唯的笑容,碇真嗣心里有了很大的感动,他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场景,居然让他有了想哭的冲动,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连忙来到饭桌前,拿起一块面包就开始吃着,而在饭桌旁,还有一个男人正拿着报纸在那里看着。

    “碇真嗣”这个男人用一种带着漠然的语调说话道。

    “啊,是,爸爸。”碇真嗣连忙回答道。

    “虽然你的数学没及格,但是也不要熬夜太晚,记得把闹钟的时间调早一些。”碇源堂边看着报纸,边用这样漠然的语调说话道。

    “是,是的”碇真嗣连忙低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些怕自己的爸爸难道他不是早已经习惯自己爸爸这样的语调了吗

    忽然,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笨蛋真嗣快迟到了你再没准备好,我就先去学校咯”

    碇真嗣顿时一惊,连忙拿了两片面包,以及饭桌上的饭盒和书包,就说道:“那我先走了,明日香已经在门口了”

    说完,他就向门厅处跑去,而在他身后,碇唯的声音就说道:“等你妹妹一起上学啊丽,头发那样就可以了,没关系的。”

    这一切的一切

    全都在远处的四个人眼中呈现,罗杰,阿星,萧,以及埃德温范克里夫,他们四个人都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而阿星就说道:“从电子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并非什么虚幻的幻想或者是虚拟实境什么的,也并非是由心灵之光来形成的真是不可思议,但是,关于这一切之前的记忆,我脑海里一点都没有,我只记得,补完开始,巨大的凌波丽从地底浮现”

    说到这里,阿星就把目光看向了萧,而萧却是看也不看他的说道:“别看我,我知道你在看我,别以为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意思,因为距离原因,我和埃德温范克里夫最早变成了橙汁,很幸运哦,我们没有变成使徒。”

    四个人,不,是三个人,因为在那之前罗杰就死掉了,三人最后的印象,就是巨大的凌波丽从地底浮现,然后所有的人类中,一部分人变成了橙汁,另一部人则变成了使徒,全都从地球上各个地方向最终教条冲来,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站在了这个普通的日本街道旁,并且看到了碇真嗣他们。

    “哈哈哈,我也不记得了,我死了吧还能够复活,那可真是太好了。”罗杰哈哈大笑着,丝毫不顾及旁边阿星已经被气得发白的脸色。

    “你这个混蛋”阿星直接掐住了罗杰的脖子道:“你是不是早知道最后会这样进入最终教条的人会直接变成使徒,而没进入的人那怕是变成了橙汁以及死亡了,也会在补全后复原你这个混蛋,不要把脸别过去啊”

    这时,碇真嗣和一个容貌很像是碇唯的女孩走出了房门,站在门外的则是叉腰的明日香,虽然是叉腰,但是明日香看向碇真嗣的眼神却很是温柔。

    碇真嗣听到了街道外的笑声,那是很爽朗的大笑声,他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样,猛的撇下两个女孩向那个街道冲了过去,边冲过去,他的眼泪已经自然而然的流了出来,但是当他冲到时,街道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看到了光柱,但是却又什么都没有回忆起来,最后,他只能够一个人呆呆的站在了那里,只有胸中

    难以言表的情绪,仿佛化为了勇气,无比的勇气,这让他猛的回头看向了跟随跑来的明日香,他大吼道:“明,明日香,我,我们我们长大后,一起去旅游吧”

    明日香脸上一红,就要发怒,但是看到碇真嗣脸上的泪水,还有他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一软,就只是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但是一个声音却传到了碇真嗣的耳朵里

    “嗯”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