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差错

    萧一路向地底走去,边走他心里边细思着什么。

    这一切的发展和他的预料?什么差别,而他现在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入到Nerv总部这么深的地方,这明显也和他的预料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那么一些不安,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罗杰正在与熏战斗,阿星也正在保护初号机,现在的情况亦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罗杰无空,阿星将死,但是为什么我会有如此的不安?是有什么事情我没想到吗?)

    萧虽然心里在沉思回想,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依然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而其余人则战战兢兢的跟随在他身后,众人都是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担心着随时会有一队人出来攻击他们,或者是更可怕的使徒什么的,现在的他们遇到了使徒或者EVA,那绝对就是全死定了。

    但是显然,萧根本没把这些担心放在心上,他对自己的推论太有信心了,并不是说他绝对没有任何遗漏,但是这些遗漏绝对不会关系到目前他的安危,至少在见到碇源堂之前绝对不会出意外,真正让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就在萧满腹心思,顾虑重重时,他已经带领众人进入到了Nerv总部很深位置,整个Nerv总部一直都在颤动,远处似乎还听得到爆炸爆破声,枪弹惨叫声什么的,联合国军队已经从地面开始了攻击,而Nerv总部本身也不是吃素的,作为集合了全世界人力物力所建造的要塞都市,这其中的防备系统虽说是为了对抗使徒而建造,但是这有很大一部分同样也可以用来对抗人类本身,所以那怕联合国军队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但是推进速度依然并不快速。

    而萧等人走在Nerv总部中,因为精神力扫描的缘故,什么地方有战斗,什么地方发生爆破垮塌,什么地方有防备机关之类,都可以通过精神力扫描来看清和躲避,而且让众人奇怪的是,总有那么一条道路上没有军队,没有机关,没有防备,空荡荡的仿佛是在邀请众人前往一样。

    这些都在萧的预料中,所以他走得相当坦然,相对于他,别的人则更加胆颤,这样的情况怎么看怎么诡异,绝对绝对的有问题才对啊,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里,在Nerv总部外已经全面变成了战场,那怕是他们有精神力扫描估计也躲不过去,现代化武器的战场,对于他们这群新人菜鸟来说就是死地,所以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走下去了。

    而萧的表情依然不变,心里却隐约觉得自己仿佛抓到了什么,但是认真一想却什么都没有想到,这种感觉简直让他心里糟透了。

    就这样,众人越走越下方,一路上畅通无阻,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不过在精神力扫描中,众人确实看到了一个人就在前方处等待他们,事实上,众人现在的位置离最终教条已经非常接近,因为在这下方处,精神力扫描居然无法扫描,就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墙壁阻挡了一切,虽然无法肯定,但是这下面就是最终教条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而站在前方等待众人的,这个人在动画里可是经常出现,那就是碇源堂的副官冬月耕造,这也是EVA里极其神秘的一个人。

    果然,当众人走到了那一处拐角时,就看到冬月耕造正站在一处电梯前面,他看到众人也没有任何的惊奇,而是走到了众人面前,看着萧说道:“司令让我过来接你们,接下来的路途可能会有些奇特,如果没人带路,你们可能会迷失在其中,所以我也作为你们的向导来带领你们一程。”

    萧点点头,就直接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冬月先生……或者说SEELE?”

    冬月微笑着说道:“是其中一员,而非SEELE本身,那么请各位跟随我来吧。”

    萧点点头,直接就跟随在了冬月身后,而其余人听着他们的对话,一时间都有些迟疑,不过看着两人越走越远,已经快到了那电梯门口,众人还是立刻跟随着前进,毕竟已经到了这里,离最终教条只一步之遥,若是不进入,那他们又何必冒险过来呢?

    就这样,众人乘坐电梯向下方而去,就在这电梯中,众人一时都是无语,电梯一直向下,向下,向下,向下……

    “我说,有些不对劲吧?”这时,就有人小声的说话道。

    其余人都是沉着一张脸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没错,确实非常非常不对劲,虽然没有仔细计时,但是从他们进入电梯,到电梯开始向下移动,这时间至少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或者更久,但是电梯一直没有停下来,要知道民用电梯的速度差不多平均在两米每秒左右,而Nerv总部里的这部电梯属于超快速电梯,众人的感觉中可以感觉到电梯的下降速度非常快,差不多有五米到七米每秒左右的速度,也即每分钟可以下降三百米以上,二十分钟时间足够下降九千到一万米了,那怕打个折扣,也有足足九公里以上的距离,这可不是什么直线距离啊,而是从上向下的垂直距离,九千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怕是在海洋中,这里也属于海洋里最深最深的极限深度距离,而这里可不是深海,这里是日本列岛,除非日本列岛下方是空洞,否则这个距离已经是深得夸张了。

    或者说……冬月是直接把他们带向最终教条?那是不是电梯门一打开,他们就可以立刻完成任务?

    相比于其余人,萧则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用手一根一根拔着自己的头发,每拔一根,他的眉头就皱得更加明显,所有人中,唯有冬月不动声色,表情依然的站在那里。

    就这样,电梯依然在向下,又下降了至少十分钟,萧忽然吼道:“已经到了吧?为什么还没到?”

    不单单是萧,其余人也都是这样念念有词,都在说是不是已经到了啊,或者电梯根本就没移动过之类的话语,而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冬月就回头微笑的对众人说道:“嗯,电梯到了,那么请各位跟随我来,接下来,就是在最终教条的大门外了。”

    众人都是一阵低声欢呼,唯有萧的脸色越来越铁青,他已经隐约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他的推论几乎都是正确的,只有一个地方错了,而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致命的……

    但是,已经到了这里,萧也没有办法再次回头,只能够带领众人跟随冬月继续向前,而他脑海里还在疯狂的推论与思索着,毕竟他只是隐约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就和一个灵感差不多,具体的原因他也没有彻底想个明白,所以他必须要彻底想个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到底是想差了什么?

    在电梯外,并没有众人所认为的惊天动地的场面,与乘坐电梯前一样依然是金属地面,依然是研究室格局,只是周围的过道看起来似乎多了一些,而冬月就走向了其中一条过道,众人就跟随在其身后,向前走,向前走,向前走,向前走……

    走了约莫五分钟左右,萧忽然就说道:“已经到了。”

    众人除了冬月以外,都诧异的看向了他,埃德温?范克里夫就好奇的低声问道:“你来过这里?你怎么知道到了?”

    萧并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嗯,到了。”

    果然如萧所说的,冬月这时也说道:“嗯,到了。”

    就在众人面前,有一处与旁的房间不同的大门,这是在过道尽头墙壁上的大门,周围再没有别的过道,而冬月就在大门旁的密码锁上按动着什么,接着大门打开,在大门后就是漆黑一片的房间,众人通过过道的灯光看向里面,就看到了一张桌子,桌子后坐着半个身体隐藏在黑暗中的碇源堂,摆着他那独特的双手交叉姿势。

    冬月走入了其中,萧也是满脸铁青色的走入其中,众人彼此对望了几眼,都是心悸不已,但也不得不走入其中,当众人都走入之后,大门关闭……

    整个房间内顿时陷入到了一片漆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