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再一次

    熏醒了过来,他满身伤身,浑身淤青,光是微微一?,就感觉到浑身上下仿佛骨头全部碎了一样的疼痛,他嘴中都是腥臭味,因为内脏肯定也是受了重伤,不知道从嘴巴与鼻子,耳朵与眼睛里流出多少鲜血,但是……

    他还活着,这真是不可思议。

    是的,熏是第一使徒,他有AT力场,而且他本身也有种种特异,再加上他所驾驶的EVA又是特别为他所制,这些总总,让他可以横渡月球与地球的虚空,可以单独一人就进入大气层,但是……这一切其实都是依赖其AT力场,这个世界为什么使徒是凡人所不可匹敌的,原因只有一个,AT力场,若是没了AT力场,那怕使徒身形巨大,甚至有各种的能力,但是人类只需要用大核弹战术,只要没了AT力场,那么没有任何使徒是一颗大伊万所无法摆平的,如果有,那就两颗……

    正因为如此,当他失去了AT力场之后,从大气层外太空直落而下时,他就知道自己死定了,绝对死定了,从那种高度,以那种速度撞向地面,不说撞击时的巨大力量与爆炸,光是大气层摩擦的温度就可以蒸发掉EVA的大半,然后他就会失去EVA的保护下如同陨石一样撞到地面,四分五裂,甚至连一丁点完整的肉块骨头都找不齐。

    但是,他居然还活着……

    熏努力睁开了双眼,这简单的眨眼皮动作,在他现在做来简直如同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他浑身冷汗都再一次冒了出来,这才勉强睁开了双眼,入目处就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只是这天空上多了一些灰尘,而他并没有在EVA的插入栓内,而是平躺在一片草地上,眼角处隐约看到极遥远外还在腾空烟雾灰尘。

    就在这时,旁边有了些响动,熏努力偏转脑袋,骨头似乎都在发出着抗议声,咯吱声从脖子处响起,他终于看到了响动发出的人……罗杰。

    罗杰浑身一片焦黑,焦黑中还带着裂口,从裂口看进去,全是烧得熟了的血肉与骨头,熏甚至看到他肚子那里还有空洞,里面的内脏估计都以及破损大半……

    “你救了我吗?”熏沙哑着声音,用如同磨砂石一样枯燥的嗓子说话道。

    “不算救你,只是顺手,当时你还没有死。”

    罗杰裂嘴一笑,熏忽然发现,罗杰似乎一直都在笑,从他接触碇真嗣开始,任何时候,无论是战斗时,无论是平时,还是无论他快死的时候,他都一直在笑,仿佛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那样,一个如此纯粹的人类……

    熏呼吸了几口气,终于又聚集起了力气,再度说话道:“可是你却快死了,你的伤比我重得多……”

    “是啊,我快死了。”罗杰还是爽朗的笑着,但他手上的动作还是不停……他正在用金属片,木块,尖锐的金属丝,布料……这些东西往自己身上弄,用金属丝将金属片,木块,布料什么的来缝合自己身上的缺口,不,与其说是缝合,倒不如说是在拼凑,他在努力将自己身体拼凑得稍微完整一些,这种撕裂了血肉,撕裂了骨头,乃至是撕裂了自己的痛苦,简直不为任何人所能想象,而在熏的眼中,罗杰的眼神一丁点都没有动摇,仿佛他感觉不到这些痛苦,以及不知道自己即将死掉一样。

    “但我现在不还没死吗?既然没有死,那就再一次努力吧。”

    熏一时间没有了任何话语,眼前这个李林,这个人类,是他前所未见的类型,他不知道心里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他只能够说道:“你是打算再去Nerv的战场吗?你是打算用你现在这样都快破碎的身体再去战斗吗?你……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我啊,只是想完成这梦想罢了,我只是想……再来一次。”

    罗杰说话间,他手里的一块金属片忽然裂开,其中一般刺入到了他的肌肉中,顿时伤口被裂得更大了,他顿时咧了咧嘴,然后又一次把这金属片给拔了出来,又用金属丝将伤口给刺穿拉紧,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熏都是浑身疼痛。

    “你知道吗?梦?啊……不是简单就能够完成的,之所以叫作梦想,是因为那是梦里都想达成的事情,正因为现实里的无能为力,所以才只能够在梦里完成,所以许多人,不,绝大多数人都只能够梦里想一想,却从不敢去达成,并非是他们懦弱,而是梦想失败时,跌倒的痛苦让人无法承受啊。”

    罗杰将伤口处理的同时,也在对熏说话道:“这个世间有太多的痛苦,平凡的活着也包涵了无奈,每个人或许在最初都有自己心里想一想就激动的梦想,但是这些痛苦,以及现实,让他们放弃了,那怕是不放弃,努力的去达成,也往往会失败,会跌倒……”

    “生命是没有存档的,从没有人可以读档,梦想也是,失败了就是失败了,跌倒了,很多人就无法再一次站起来,因为努力了也看不到希望,争取了得到的也是冷漠的视线,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你一个人,渐渐的,就会变得不自信,变得失去希望,变得习惯躲避,变得仿佛只要躲起来就不会被伤害,仿佛只要在别人伤害你之前先去伤害别人,就再也不会收到失意……”

    罗杰这个时候慢慢的,用尽他浑身力气,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支撑起了他的膝盖,然后他用剩余的铁片木片开始凑合他双腿的肌肉,他的神情专注而肃穆,眼神坚定而刚毅,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迟疑与闪躲。

    听到罗杰说的这些,熏想到了碇真嗣,那个孩子,就是这样的……明明满怀着希望与期待,但是却一次一次收获着失望,所以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孤僻与懦弱,躲避成了他的处世之道,亦如这个冰冷的世界……

    “但是!这样下去,是永远也无法达成梦想的!”

    罗杰仿佛在宣泄什么一样,大声的咆哮着,他的双目里似乎有了些微红,也不知道是不是熏的错觉,而罗杰就继续说道:“我也曾经是平凡人,为了梦想而被现实这个怪物撞得头破血流,甚至一度绝望,但是,不再一次站起来是不行的啊!还有责任与担当在等待着我,有信任的伙伴,有向我述求的梦想,所以每一次跌倒,我都要再一次的站起来,每一次跌倒站起,都为达成梦想积蓄着力量,每一次跌倒站起,都会离梦想更近一步,每一次跌倒站起,都会为我所爱的,以及爱我的人赢得希望!”

    罗杰说到这里,手里猛的一用力,将一块金属用力镶嵌进了一根断掉的骨头中,用粗暴的手段将这根骨头给勉强支撑了起来,然后他才看向了熏,最后说道:“我也是从最普通的人中成长起来的,只是因为我再一次站了起来,我没有抛弃对我的任何信任,我也不会辜负我所给予的信任,这个世界欣赏着一切敢再来一次的人!不管他是英雄还是凡人,这就是我对我心的答案,无论面对任何敌人,无论面对任何困境,无论面对任何危险,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会再一次站起来,因为,这就是我的梦想的源泉!”

    “因为人的梦想啊,是永远也没有止尽的!只要你敢再一次站起来,梦想就终有达成的那一天!”

    “我永远坚信!”

    罗杰咧开嘴哈哈笑了一声,他此刻头发眉毛都已经烧掉,身上皮肤超过八成乃至九成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但是他的声音依然爽朗,笑容依然爽朗,没有那怕一丁点的阴郁。

    接着,罗杰身体周围产生了空间涟漪扭曲,他消失在了熏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