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地上天堂……

    第四章:地上天堂……

    矮人,是中土大陆最贪财的生物,其贪财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巨龙,这种贪财的**甚至强烈到让他们抵挡了至尊魔戒的诱惑,将那黑暗的诱惑完全转化到了对贵重金属的贪婪之中,这真可以说是一种诡异到极点的天赋与爱好。

    从电影剧情里就可以看到,在山下王国还存在着时,索林的爷爷,也就是当时的山下国王索尔,他便对黄金有了极强烈的收藏癖,而这一切都是在电影里表现出来了的。

    相对来说,索林就没有这种倾向,他表现得更像是一个人类贵族那样,追求着荣誉与权势,相反,对于金钱反倒不如何在意,这从他在蓝山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处心积虑的是为了夺回孤山,而不是累积更多财富,那怕是对山下王国里的财宝分文不让于外人,那也只是他认为那财富属于都灵矮人,而非是他喜欢黄金。

    不过索林这种矮人毕竟是矮人里的极少数,相比之下,绝大多数矮人都是嗜好贵重金属的,特别是矮人里的这些贵族,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权力得到各种各样的财富,而平民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就仿佛现代都市里的打工一族,温饱可以,偶尔享受可以,但是他们绝对不属于资产阶级,而他们也无法想象资产阶级累积财富的速度,就比如眼前……

    “蓝山每年要向人类王国购买八成以上的粮食,而蓝山还有三成矮人连饭都吃不饱,索林甚至为此亲自打造武器拿到人类王国去贩卖,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也是你们绝大多数人亲眼所见到的,这还是在蓝山,而在人类王国里,流落异乡的矮人们流离失所,他们饿得仿佛霍比特人那样瘦小,他们的孩子甚至有许多是被活生生饿死的,而蓝山的财政状况,据说已经好几年赤字,所以索林那怕想要夺回孤山,却也没有向蓝山要到任何的支援,因为没钱了……”

    说到这里,楚浩立刻语气尖锐的问向了矮人长老道:“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你这些黄金和宝石是从那里来的?不要告诉我是你赚下来的,也不要告诉我是你自己挖矿挖到的,整个蓝山没有这么多财富给予你如此大的收藏,那么还能从什么地方来!?只可能是你出卖了索林,出卖了都灵矮人,出卖了你的祖先,然后从兽人那里得到了这些财富,要知道啊,兽人们可是占据了曾经矮人的古老故乡啊,那里可也是矿脉金脉无数的啊!”

    矮人长老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他不停的向后退去,边退边吼道:“我没有,我没有出卖索林,也没有出卖都灵矮人,这些金子,这些金子确实是我的,是的,这些金子是我从孤山带过来的收藏品,我没有出卖任何人!”

    但是这话,甚至连那些贵族们都不相信,因为当初都灵矮人们逃出孤山时,几乎是抛弃了一切逃出来的,所有的黄金几乎都成了火龙的收藏品,矮人长老怎么可能从那里带得出黄金来?

    当然,贵族们都知道矮人长老的黄金到底是从何而来,事实上,一小部分的平民们也知道,但是这话是个禁忌,谁都不会说出来,做是一回事,说出来则是另一回事,若是他们不怕被愤怒得要饿死的平民撕成碎片的话,那么他们倒是可以说出来,只是那后果没人可以承担罢了。

    就在周围的平民们愤怒,沉默,外加贵族与士兵们也是无言沉默时,楚浩忽然再一次开口说道:“你出卖了索林,你出卖了你发誓效忠的领主,你出卖了都灵矮人一脉!而这些金子,是全蓝山的财富,是属于全体都灵矮人的,应该由所有的都灵矮人来支配与享用!”

    这时,就有极少数的贵族们眼珠子转动,居然也开始附和起了楚浩的话语,而看着那满满的金子颜色,听着自己也有这些财富的所有权,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叛徒的情况下,平民们也开始了鼓噪,而军队里的矮人也都用疑惑与愤怒的眼神看向了这名矮人长老,整个场面已经开始渐渐沸腾了起来。

    这时,另一个矮人长老站了出来说道:“鉴于议长阁下确实有出卖索林殿下的嫌疑,现在就将其关押起来,一切等索林殿下回归后再行决定惩罚,至于这些财富嘛……”

    楚浩那里会给这些矮人贵族与长老们机会,他立刻便大声吼道:“他出卖了你们的王子,他出卖了索尔之孙,索恩之子,索林·橡木盾!矮人士兵们!你们还有一丁点血性吗?看着出卖你们英雄的奸诈小人,就这样在你们面前被好生生带走!?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他的权势,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他的人脉与关系网,恐怕等他关押起来,第二天便会秘密离开关押点了吧!?至于这些财富,恐怕他会想方设法的夺取回去,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夺取回去的吧?”

    “杀了他,为索林殿下报仇,为背叛惩戒,让叛徒付出血的代价!”

    “杀……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

    从最开始极少数脾气暴躁,性格梗直的矮人在叫喊,到后来几乎所有的平民们都开始叫喊了起来,甚至连军队里的矮人也都发出了这样的咆哮声,而且从众心理,法不责众,以及在王权这个更大权威的庇护下,越来越多的人不停嘶吼着,到最后,除了贵族与矮人长老们以外,几乎所有矮人都是如此的咆哮怒吼,而贵族与矮人长老们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了苍白。

    之前说要关押议长的那名矮人长老也是脸色发白,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大声吼道:“安静,我们要尊重法律,一切都会由索林殿下来主持公道,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放过这个叛徒,我们可以一同做证,会一直关押着他,直到索林殿下回归为止!”

    “第二个叛徒,就是他!”

    当这名矮人长老大声吼着,妄图阻止激动的矮人们时,忽然间,楚浩又指向了这名矮人长老,同时大声吼道:“他家里也同样有着证据,而且就是他,不但出卖了索林,更是要求兽人们务必要杀死索林,他就是想以此来麻痹所有人,因为只要他的阴谋得逞,索林将再也无法回归,他将被兽人大军给杀死!”

    闻听此言,最激动的一群矮人平民们开始了向前拥挤,想要冲上前来殴打这些叛徒,而矮人卫兵们开始还试图阻拦,但是在被这些平民们骂作叛徒与走狗,并且质问他们是否还效忠索林王子时,这些矮人卫队们沉默了,然后若有若无的放开了防线,甚至有的矮人卫队直接参与了进去,几乎是围攻围殴一般的,将两名矮人长老给打翻在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场的混乱,已经让这两个矮人老头死得不能再死……

    而听从了楚浩寻找证据的话语,矮人平民与矮人军队们,果然在这个长老家里也找出了大量的贵重金属来,虽然数目上比矮人长老的议长少了一些,但也是平民们无法想象的财富了。

    “叛徒!他们出卖了索林!出卖了都灵矮人,只为了他们的**,只为了这些黄金,而这一切,都是属于所有都灵矮人的!”

    “这些黄金将用来购买大量的食物,任何都灵矮人都将可以吃饱饭,再也不会有饥饿了!”

    “这些黄金还可以购买好的衣料,那怕是冬天和高山上,寒冷也不再是问题!”

    “这些黄金还可以用来买土地,买武器,买生活用品,这是属于所有人的财富!”

    “这名贵族也背叛了索林,还有这名,这几个贵族我不太确认,不过可以去他们家里找一找证据,如果他们没有背叛,那么一定可以表现出他们的清白……”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狂热的情绪,往往可以使人不分真假,不分对错,而一旦狂热的大势形成,那怕你曾经是显赫一时的贵族,强大一时的将军,或者说出将入相的领导人,在这一刻,都不过只是狂热大潮中的蝼蚁,这一切,在历史上无数次上演,这一切,似乎从来都如此的简单……

    说不出到底是狂欢,还是真正的血腥,当狂热开始蔓延,从矮人长老,到矮人贵族,再到上层富有者……一个接一个的变成了牺牲品,而在这其中还真找到了出卖索林的叛徒,而那些记录有文字的信件,似乎更是佐证了这一切的合法合理性,因为民众们并没有暴动,也没有反叛,他们是在为了自己的王而奋战,是在为了清除叛徒而战斗,这一切都是高贵的……

    不是吗?

    两天后,蓝山所有贵族,长老,上层富有者……

    举家皆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