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改变

    “没关系吗?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嗯,没关系,因为,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梦想达成所必须要的。”

    站在三号机启动现场不远处,罗杰与阿星直视着眼前的大爆炸,然后就是从爆炸中慢慢走出来的三号机,不,应该已经是使徒了,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看着三号机走远,两个人都是一动不动。

    阿星这时才说道:“你是想达成他们的梦想……那我们的呢?请恕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你在践踏我们的梦想吗?”

    “……”罗杰没说话,只是沉默。

    阿星也没看向罗杰,继续看向远处说道:“你心里也明白,到了这个世界上后,你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碇真嗣身上,那么别的人呢?包括……我们呢?”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诉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愿望,萧那个孩子,可真是厉害啊,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十倍百倍,恐怕他所猜测和推论的东西,比我所猜测和推论的东西还要多上许多许多,我甚至都无法想象他已经猜出到了那个地步,若不是你的敏锐,很可能我这次可就败了啊。”

    “但是我能够理解那个孩子所想的,其实不光是他,我也对你也有不满,你可知道,你为了别人的梦想,正在抛弃另一些人的梦想,而他们是无辜的,我不记得这一次你有询问新人们有什么梦想,而这是你以往必然会做的,虽然他们在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后,梦想几乎都是回归现实啊,活下去啊什么的,但这也是你为什么是队长的原因,你背负着他们的梦想活了下去,那怕死了,总有一天你也会复活他们,这是我们牺牲者所坚信的,但是这一次,为什么你眼里只有碇真嗣呢?”

    阿星终于看向了罗杰,而且质问时所发出的语言,已经是非常严厉了。

    而罗杰只是看着三号机远去的身影,隔了好半天后,他才一脸笑容的对阿星说道:“相信我,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你,萧,新人们,大家,相信我!”

    阿星认真看着罗杰的笑容,他松了口气的时候,还是不满的说道:“我是相信你那野兽样的直觉,好多次都是你直接抓准了轮回世界里的真正‘钥匙’,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里,碇真嗣就是那把钥匙了吗?”

    罗杰摇头否认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这个孩子其实只想要最简单的幸福,只是这幸福却是如此短暂而不真实,真正的幸福啊,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心血,乃至自己的牺牲来得到的,他如果无法明白这一点,那么就无法得到真正的幸福,所以只想要逃避,只想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安稳,得到温暖,得到安全感,这本身就是虚假的幸福,所谓的幸福啊,不用自己的汗水,勇气,毅力,信念,血肉去填充,那里会有什么幸福!?所有值得我们珍惜的东西,都需要保护!一切美好的东西,都需要捍卫!天救自救者,东方有句古话,也是当初教我镇山剑的大能告诉我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我所帮助的人,他们莫不是如此,不然你以为我真是太阳吗?或者又是阿拉丁神灯?那就不是梦想了,而我不会为这种人去完成任何梦想!”

    “嗯……我懂了。”阿星默默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自救人中,也包括了新人们吗?甚至也包括了我?”

    “嗯,肯定。”罗杰肯定的点着头,同时说道:“但是我会跟随你们,我会帮助你们,因为你们的梦想,也同样是我的梦想,如此而已!”

    “那么……就按照萧的剧本吧,让我看看,他们是否是自救者,也让我看看,你那野兽样的直觉,是否在这一个世界里,找到真正的‘钥匙’吧。”

    另一边,随着三号机被确认为使徒,信息很快传递到了Nerv,而Nerv也快速的告诉了两名驾驶员,本来正准备着聚餐,以及期待着聚餐的两个人,在这一刻知道了事情,使徒来袭!

    不得不说,Nerv的效率确实是非常高,他们以最快速度将两名驾驶者载了基地,然后因为EVA零号机还处于破损维护状态,所以就只能够由EVA初号机出击,而这时,碇真嗣还并不知道这次来袭的使徒到底是什么,他只是在为聚餐被打扰而懊恼,接着,他看到了使徒从山的另一端走了过来。

    “E,E,EVA!?EVA三号机!?”

    碇真嗣看到这机体的第一时间就大声吼叫了出来,他陷入了震惊与心慌中,因为此刻的他已经不是动画里时的他了,一是性格的变化,二是他和明日香关系的变化,事实上,虽然没有言明,甚至他对凌波丽还有莫名的好感,但是这些日子里的那种奇特感觉,他和明日香的那种默契感,他也是感觉到了的,虽然没有言明,但是他已经在心里默认了和明日香的关系,他要守护她,无论如何都要!然后等以后和平了,等以后和平了……他们的日子还会很长很长……

    所以当罗杰说这次的EVA三号机很可能有问题时,他甚至不顾对父亲的惧怕感,当面就提出了疑问,甚至在检查之后依然坚持不让明日香试驾驶EVA三号机都是如此,而此刻,见到EVA三号机之后,他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震惊,心慌,还有就是愤怒,极度的愤怒。

    “爸爸!你说过EVA三号机是没问题的!你说了罗杰大叔只是在信口开河,你说了要让明日香试驾驶EVA三号机!你都干了什么!?”

    在Nerv中,碇源堂只是双手抱拳的默然无语,他戴着的眼镜下面,冰冷的目光仿佛没有感情一样,只是冰冷的说道:“这是使徒,你可以攻击了。”

    “攻击什么!?你让我攻击明日香吗!?可恶,可恶,可恶!我是绝对不会攻击她的!”碇真嗣大声吼叫着,疯狂的拍打着EVA驾驶舱里的座椅。

    “那你会死的。”碇源堂依然冷冷的说话道。

    “死就死!那怕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攻击她,她,她……她是我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啊!”碇真嗣依然大声吼叫道。

    这时,EVA三号机已经来到了离EVA初号机大约千米的距离上,就见得EVA三号机猛的跳了起来,跳到了数百米的高度,然后猛的下落,直接砸在了EVA初号机身上,EVA初号机顿时被砸在了地上,而且直接被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EVA的驾驶与那些科幻系的机甲有很大的不同,其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EVA机体本身是一个生命体,巨大的人工生命体,而要驾驶这样巨大的人工生命体,那就必须要用人脑来代替EVA机体本身的大脑,也即是感同身受,只要EVA受到什么伤害,那么同样的伤害疼痛也会传递到驾驶员的大脑中,虽然身体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实际上大脑已经收到了受伤的指令,而科学家们早就做过无数次此类实验了,大脑的功能强大到可以“欺骗”身体,若是大脑身体真的受过如此重的伤,那么身体很可能就会真的如此的反应,严重时直接死亡都有可能。

    所以此刻EVA初号机受到攻击时,这伤痛直接就反映到了碇真嗣的大脑中,他痛得直接叫了出来,而且这还没停,控制EVA三号机的使徒直接就抓住了EVA初号机的脖子,将其死死掐住,然后压在了地面上。

    这样的情形直接反应到了碇真嗣的脖子上,他的脖子上也出现了被掐住的痕迹,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没有任何攻击,而与此同时,碇源堂就冷冷的问道:“为什么不攻击?”

    “不能攻击!里面是明日香!我绝对不攻击!”碇真嗣大吼着叫道。

    碇源堂似乎有了冷笑,他就问道:“你不攻击会死的。”

    “那怕是死也不会攻击!”

    闻言,碇源堂就准备下令切换到傀儡系统,一种明面上说是帮助驾驶员驾驶EVA,其实是另有目的而存在的一种设备机关。

    就在这时,碇真嗣的耳边就响起了罗杰的声音道:“你不打算攻击,这本身就是在逃避,因为你不攻击就代表着你无法救出被使徒侵蚀着的明日香,你在期待着什么?英雄的降临?还是我的帮助?或者是既不敢违抗父亲,又不想手上沾上鲜血?告诉我,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碇真嗣此刻已经被掐得快无法呼吸了,但是闻言之后,他依然还是从牙齿缝里憋出话来道:“我……我会攻击!但是绝对不会伤害有明日香的插入栓,罗杰大叔,爸爸……我要救出明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