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幸福(下)

    新东京其实并不大,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其实还没有以前的东京那么大,虽然罗杰的住处离凌波丽的住处有些距离,但是一来地理位置相差并不大,二来碇真嗣驾驶自行车的速度很快,所以也没用多久,黄昏还没完结时,碇真嗣就已经带着凌波丽来到了罗杰的住处。

    刚一敲开门,碇真嗣立刻就听到了罗杰那特有的大嗓调,而且话语内容让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打罗杰几拳头才好。

    “你们是不知道啊,哈哈哈,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碇真嗣那小子居然真的和明日香好上了!嘿嘿,这个可是大新闻不是?要知道啊,那可是在同人……”

    “罗杰!”

    “罗杰大叔!”

    这两个声音,一个是阿星的提醒,另一个则是碇真嗣终于忍不住在门口就叫了起来,边叫时,还边小心看着了凌波丽,不过显然凌波丽并没有注意说了什么,或者说即便注意了,她也没有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此刻在这房间里靠落地窗处,罗杰正在撕咬一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大腿骨,听到了碇真嗣的声音之后,他就哈哈笑了一声,然后调笑般的说道:“哈哈,你带小女朋友来了?不会是介绍小女朋友给大叔认识吧?”

    碇真嗣立刻又羞又急的说道:“罗杰大叔!我不是带女朋友来的!是丽,凌波丽,我想让大叔把酒给她喝一些。”

    罗杰这才仔细看向了碇真嗣身后的凌波丽,之后微微一愣,就从怀里掏出了他的小酒壶,直接扔给了碇真嗣道:“你知道这个可醉人了,小心些喝哦。”

    碇真嗣顿时大喜,就打开酒壶想给凌波丽喝酒,旁边的阿星就笑着说道:“不必那么急,你们也没吃晚饭吧?空腹喝酒很醉人,而且很伤胃,罗杰正在烤肉,你们也去吃一些吧。”

    碇真嗣点点头,忽然间就想起来凌波丽是不吃肉的,他顿时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而阿星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笑着说道:“放心,我们这里可也是有蔬菜的,毕竟不是谁都如这个白那样是个肉食动物。”

    碇真嗣顿时大喜,又一次拉着凌波丽就走入到了饭桌旁,而凌波丽也不显生涩,或者说,她没有这个概念,就随着碇真嗣坐在了桌位上。

    旁边就有人去整理了几份蔬菜沙拉,以及直接的生蔬菜,和两份之前就炒好的蔬菜菜肴,全都摆在了饭桌,凌波丽看了碇真嗣一眼,碇真嗣肯定的点了点头,凌波丽这才慢慢夹了一块蔬菜沙拉放入口里,只是咀嚼了几下,凌波丽的眼睛就是一亮,然后惊奇的看向了拿菜来的那个人。

    那是个女子,她微笑着道:“这是非常珍惜的蔬菜,味道很不错吧?”

    旁边的罗杰也接嘴说道:“这些可是在大气层最顶端才生长的蔬菜啊,是美食世界的特产,试试那个生蔬菜,那个是臭氧草,是里面最贵的。”

    碇真嗣和凌波丽都是有听没有懂,虽然罗杰所说的每一个字他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连起来就完全不懂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两人夹起这个所谓的臭氧草,接着两人各自放入嘴巴里,顿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新鲜得仿佛空气,不,是比空气更加新鲜的,难以形容的味觉直刺他们的味蕾,让他们一时间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连生性平淡的凌波丽都几口咀嚼后吞下,惊讶的说道:“这味道好棒。”

    碇真嗣也是肯定的连连点头,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接又连夹了好几片这种所谓的臭氧草,而凌波丽看他如此,也同样这样夹着菜,而在他们急着吃菜时,他们都没看到,罗杰看凌波丽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当两人抬头时,罗杰就给两个人各自倒了一杯酒,酒色碧绿,香气扑鼻,让人一闻就想品尝一下,凌波丽又看了看碇真嗣,见碇真嗣点头确认,她才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这酒入喉就是火辣一片,让凌波丽差点把酒给喷了出来,但是随即这酒就化为温和和的一片,入胃就舒服得很,让人简直想呻吟出声。

    凌?丽的身体是人工配置克隆的,有许多的缺陷,身体中时愣时热,而且还有许多别的毛病,喝了这酒之后就觉得浑身发热,舒服得很,她顿时又瞪大了眼睛看着酒杯。

    “你身体虚,虚不受补,只得喝这一杯,需要慢慢调养,最好是食补,而不要药补,这样慢慢的以后总可以好起来。”罗杰又给碇真嗣倒了一杯酒,却没有再给凌波丽倒上另一杯,只是如此说道。

    凌波丽遗憾的再不看酒杯,就继续吃着那些蔬菜,而这时,罗杰就问向了碇真嗣道:“怎么的?今天怎么把你的凌波丽给带来了?”

    碇真嗣顿时红了脸,他吱唔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大叔不要乱说了,我是看丽她身体弱,一直病,所以想带她来找大叔给她喝酒,所以才……”

    罗杰哈哈笑了一下,拍了碇真嗣肩膀一下,差点直接把碇真嗣给拍下饭桌,他才说道:“好小子啊,你把我的酒拿来给你的小女朋友当人情了,哈哈哈,你可知道我这酒可算是这个世界上求都求不到的珍宝啊,就你才把它当成普通的酒。”

    碇真嗣当然知道这酒的珍贵,他虽然不像凌波丽那样身虚体弱,但是也绝对和强壮什么的不沾边,但是喝了这酒后,也没见别的什么,潜移默化之下,身体素质就发生了大变化,这酒的功效简直超过想象,那怕是他这样不懂酒的人也知道这酒的珍贵,所以听罗杰这么说,他顿时就是不好意的挠着头。

    罗杰却是没再继续说,他仰头喝了一大口的酒,然后看着碇真嗣认真的说道:“你变得坚强了啊,比我想的还要坚强,你做得很好,所有事,你做得很好。”

    碇真嗣顿时更觉得不好意思,而这时旁边的凌波丽就说道:“碇君,你就是从他这里找到的温暖吗?”

    碇真嗣顿时愕然的看向了凌波丽,凌波丽则毫不迟疑的继续说道:“我很喜欢和碇君在一起,因为这会让我感觉到温暖,所以我也想让碇君感受到这温暖,我也想让碇君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碇君现在比以前幸福了很多,是他带给碇君温暖的吗?”

    “我,我……”碇真嗣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凌波丽忽然笑了,这笑容是如此美丽,碇真嗣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好半天后才回过神来,莫名的,心中那种悸动,就仿佛是,对,就仿佛那天晚上明日香诉说她将没有地方可去时那样,那种心悸,让他什么也顾不得了。

    “我也想让你幸福!”碇真嗣忽然大声说道。

    这声音让周围所有人,包括了罗杰,阿星,凌波丽在内,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顿时碇真嗣的脸色就一片涨红,但是心中的悸动却让他无法停下来了。

    “一定可以的!你的病慢慢的养着,未来身体变好,我经常给你做饭菜,对了!干脆你也搬到美里小姐那里去住吧,平时你一个人,病了也没人照顾,就这样决定了,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我不……”凌波丽似乎有些被吓到了,她愣愣的不知该做何反应,而碇真嗣就在那里认真的构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够让凌波丽住到美里小姐那里去,一是需要美里小姐同意,二是需要他爸爸同意……第一个还好说,第二个就需要好好商量了。

    就这样,变成了碇真嗣一个人的独角戏,周围人都静静的看他在那里说话,就仿佛他已经办成这件事了一样,而这时,罗杰就说道:“碇真嗣,你变坚强了,那么……未来无论任何情况,你都敢为了她,不,为了她们而努力和拼命吗?”

    碇真嗣闻言就看向了罗杰,罗杰的表情严肃,而碇真嗣也是认真点了点头,罗杰又问道:“那怕因此而失去性命,也无妨吗?”

    “嗯!”

    “那么……那怕对抗你的父亲呢?”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