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幸福(上)

    整个世界依然在缓慢的前行,时间的流逝无法阻挡,每个人都在经历着他们最新的每一天。

    阿星依然在计算着什么样的得失,萧依然每天吊儿郎当的玩着游戏,仿佛什么事情也没管,而罗杰则是有酒有肉就行,虽然不能打架,脾气每天似乎都在增加,至于其余人仿佛根本没感觉所谓轮回世界的残酷,甚至还有心情好的人去逛着所谓的新东京,每天购物什么的不亦乐乎。

    另一边,碇真嗣变得越来越开朗,这点不光是周围人看出来了,甚至连他自己都已经发觉了,但这是好事,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变成现在的性格,事实上,他以前从没有想过未来,得过且过,逃避着过就是他的写照,而变成现在这样,在他想来……也不错了呢。

    同时,他和明日香的关系也变得了,呃……微妙?

    那怕他再怎么纯情,那一晚之后,或许当时还不觉得什么,但是事后想来他都是脸红,同样的,偶尔他和明日香双目对视时,明日香也是看着似乎脸色微红,虽然之后立刻便对他吼和凶,但是连他这样迟钝的神经都可以感觉到奇特的微妙感,所以他觉得,这应该不是他的错觉。

    总之,他自己都清晰感觉到了变化,这种变化或许是……希望吧,以前的他并没有所谓的希望,就如同明日香那天晚上告诉他的那样,因为不想被伤害,所以就先一步去伤害,因为不想失望,所以就不抱什么希望,因为再没有任何地方可去,所以任何地方都不想去,他和明日香,不,以前的他和以前的明日香,其实是一类人,只是明日香比他有勇气,而且性格更好强。

    现在则一切都变了,他感觉到了希望,对于未来的希望,他开始想象以后和平之后,他该怎么学习,怎么毕业,怎么上班,怎么生活,然后结婚……

    想到这里,碇真嗣的脸又有些红了,不过他还是继续想了下去,未来,其实未来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了,有了希望的感觉……真好啊。

    不过,他还有一个放心不下的人 …凌波丽。

    今天凌波丽又没有来上学,请假原因依然是病假,这让他很担心,碇真嗣的朋友不多,罗杰,明日香,美里,还有就是一些有交情的,和一些同学,而对于凌波丽……他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感觉很亲近,既像是喜欢,又像是比喜欢更加亲近的感觉,所以他时常都很关注凌波丽。

    还有就是……他感觉到了凌波丽内心的空白,不是形容词,而是真实的,凌波丽的内心中就仿佛一片空白,只有少许外露的感情,这让他越发的怜悯,所以他希望凌波丽也快乐起来,也感受到未来的希望,他忽然间明白了罗杰的梦想,这是希望让身边人,由身边人再到更多的人,最后到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帮助他们,给予他们,这样的一种梦想,他……也希望让凌波丽幸福。

    所以他决定今天去凌波丽的住宿房,他要询问一下凌波丽的病情……是看望一下凌波丽的意思吧?

    这是第一次,并没有因为任务,或者有什么要送的东西,或者是什么要事,仅仅只是他希望就前往凌波丽的住处,所以他其实很是不安,有种做坏事的感觉,虽然如此,他还是在放学后向凌波丽的住处而去,甚至途中还拒绝了直接出现在他身边的罗杰的邀请,今天的烤肉似乎没他的份了,虽然他并不知道所谓的美食世界的千翼鸟肉到底是什么鬼……

    就这样,他来到了凌波丽的住所处,然后他站在门口深吸了口气,接着敲响了房门,房门内一片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就仿佛里面没有人一样,而碇真嗣仿佛确认里面有人一样,就站在房门口耐心等待着,果不其然,过不到多时,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凌波丽那三无清冷但美丽的容颜出现在了房门口。

    “碇君?”凌波丽似乎有些诧异,她低声的问了一句。

    碇真嗣有些不好意思,他连忙说道:“是,是我,因为你这些天一直请病假,所以我想来看望一下你,不知道你最近是否?了一些,或者在忙什么,在基地里人太多,也不好详细问你,所以我……”

    碇真嗣越说越尴尬,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来看望凌波丽,然后就头脑发热的跑来了,然后现在看着凌波丽的样子后,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莽撞,估计凌波丽会觉得他……

    这时,凌波丽就这样不言不语的注视着碇真嗣,就在碇真嗣越来越尴尬时,碇真嗣让开了大门道:“要进来吗?”

    碇真嗣愣了一下,立刻点着头,然后就从凌波丽身旁走入到了她的房间中,而房间中果然也如以前一样的摆设,简朴……不,简单得简直可以说不像是家,简直就仿佛是完全没装修的单纯房间罢了,除了一个床,一个凳子,还有一个装衣服的柜子,别的一切装饰都没有,对了,还有一些注射用器材和药材什么的……

    “病……还没好吗?”碇真嗣看着才注射完的针头,他带着怜悯的说道。

    凌波丽就用她的眼眸看着碇真嗣,然后又看了看那针头,才说道:“不是病,只是需要注射这些药……”

    碇真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忽然间,他想到了罗杰给他喝的那种酒,顿时就兴奋的说道:“对了对了,我带你去找罗杰大叔,他那里的那种酒对身体超级有效,肯定可以的,这可以治好你的身体!”

    “罗杰?”凌波丽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什么,然后才说道:“那个使徒?碇君是要带我去见那个使徒吗?”

    碇真嗣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嗯!罗杰大叔是好人!他一定会把酒给你喝的!”

    “可是司令不准我去见他。”凌波丽依然用平淡无波动的语调说着话,仿佛说到司令的话语就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爸爸才不会懂!”碇真嗣心头莫名的火气上涌,他看着凌波丽的面容,强行压住了火气,这才说道:“没关系的!我敢保证罗杰大叔不会伤害你,他不会伤害任何人,呃……任何无辜的人,他绝对绝对不会伤害!爸爸才不会关心这些,他也不会关心你的身体是否好了,也不会关心我认识了什么人,他根本不会关心这些!走!我带你去见罗杰大叔!”

    “可是……”

    凌波丽的话音还没落,碇真嗣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也不管不顾什么,拉着她就向门外走去,而凌波丽则似乎被吓到,或者是如同往常那样愣住了,等到她被凌波丽拉到了门口时,她才低声说道:“我正在做饭菜,先去关火。”

    碇真嗣这才猛的回过神来他一只抓着凌波丽的手,顿时他就羞红了脸急急放手,看着凌波丽去厨房关闭了天燃气,又到门口穿上了鞋子,这才用目光看向了碇真嗣。

    碇真嗣挠了一下头,他走在了前面,而凌波丽跟随在了他后面,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碇真嗣摆放自行车的地方,碇真嗣这才小声说道:“我,我载你走,好吗?”

    凌波丽看了一下自行车,她就默默点了点头,坐在了后座上,而碇真嗣因为这些日子一直喝罗杰的酒,身体素质已经变得了非常好,事实上他自己都没发觉,现在他已经完全不逊色于一个成年壮汉,甚至还略有超过,这身体素质只要稍微学一些格斗技巧,打倒三四个成年男子完全不成问题,所以那怕是载着了凌波丽上路,碇真嗣依然将自行车开得很快,而且一点吃力的感觉都没。

    开着开着,碇真嗣忽然说道:“你的手上……手指上都是伤痕,是发生什么了吗?”

    凌波丽看着她手上的一些伤痕,还有一些已经贴上了绷带,她将手放到了身后道:“是秘密。”

    “秘密吗……不能告诉我吗?”碇真嗣鼓起勇气又问了一次。

    凌波丽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诧异,她想了想还是说道:“暂时不能,不过……很快就可以告诉碇君了。”

    “嗯……”碇真嗣点点头,载着少女就向罗杰所住的街区而去,一路上少年少女都没说话,但是温馨的感觉两个人都清晰感觉到了,自行车向前驶动,温暖的微风吹袭少年少女的脸,天色渐渐临近黄昏,一种温暖弥漫于两人内心。

    这一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