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坚强

    碇真嗣哼着歌做着饭,面带着微笑,仿佛是心情很好!样子,此刻正是等待晚饭前,明日香无聊的坐在饭桌旁,看着碇真嗣在那里忙碌做饭,然后她不屑的说道:“有那么开心吗?笑起来真恶心。”

    碇真嗣早已经熟悉了明日香的话语和性格,当下也不理会,依然在那里做着饭菜,而明日香不被碇真嗣搭理,她顿时心头就是一阵火气上涌,特别是这几天前,碇真嗣还将一盒午饭交给了凌波丽,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心里就是火大,顿时她就直接跳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碇真嗣的耳朵,大声说道:“和你说话呢!敢不理我!?”

    “痛痛痛!”碇真嗣正在炒菜,被拉住了耳朵顿时就大叫了起来,可是又无法挣脱。

    这时美里从洗澡间走了出来,边打开一瓶啤酒,边对两个人笑道:“感情可真好啊。”

    顿时,碇真嗣和明日香都是涨红了脸,明日香直接放开手来说道:“谁会和这个笨蛋关系好?只是他不回答我的话,我在惩罚他罢了!”

    美里其实从之前就听到了明日香的话,她喝了口啤酒就对碇真嗣说道:“你最近心情确实很好啊,笑容也变多了,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碇真嗣顿时有些害羞的说道:“也没有啦,只是觉得最近似乎什么都很顺利,同步率也是,学校也好,大家都很好,我也很开心。”

    美里也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是因为罗杰一直拉你去喝酒吧?话说回来,你还没成年,虽然我也无法阻止,但还是不要喝醉为好。”

    “那个,那个……”碇真嗣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觉得自己喝酒确实是做错了,可是他根本无法阻止罗杰,每次都是被罗杰给灌酒,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时,明日香就冷着脸说道:“菜焦了哦。”

    “嗯?啊!我的菜!”碇真嗣立刻回过头来,急忙将菜给盛到了盘子里。

    美里就沉默的喝着酒,看着碇真嗣在那里忙碌,旁边则是明日香在那里冷言冷语,隔了半天后,她才问道:“真嗣君,你对罗杰是怎么看的?”

    碇真嗣此刻已经做好了饭菜,正脱下围裙,闻言就说道:“大叔是个好人,就是性子太……”

    一时间碇真嗣有些头疼,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罗杰,所以话就只说了一半,而美里似乎知道他的意思,就接着问道:“你也知道,他是使徒,万一有一天,我们需要和他战斗呢?”

    “为什么?”碇真嗣立刻就问道:“罗杰大叔是好人,而且我敢肯定他绝对不会想要毁灭我们人类,难道这样我们也要攻击大叔吗?”

    “不,我只是问如果……”美里没想到碇真嗣的反应这么激烈,不过她也有些了然,生性被动,而且自带低沉光环的碇真嗣,几乎是没有什么交心朋友的,而罗杰的性格就恰好中了他的弱点,虽然两人年龄相差比较大,但是两个人的关系确实是非常好,甚至美里觉得,罗杰在碇真嗣心目中,都有取代他父亲的倾向了。

    “如果?没有这个如果吧?”碇真嗣还是不相信的问道。

    美里没办法,只能够叹了口气说道:“那如果……是你父亲亲自下的命令呢?因为罗杰毕竟是使徒,虽然目前他……”

    “不会的!”碇真嗣立刻露出了非常认真的表情,他看着美里说道:“不会的,美里小姐,罗杰大叔绝对不会那么做,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敢保证!”

    美里又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们就假设罗杰什么都没做,但因为他是使徒,所以为了预防万一也好,为了保护人类也好,为了永绝后患也好,司令命令我们必须要杀掉他,那么你会动手吗?”

    “不会!”

    碇真嗣回答得斩钉截铁的道:“如果爸爸真的下了这样的狗屁命令,那么我一定不会遵从!我绝对绝对不会与罗杰大叔动手!”

    “那样,你对司令,不,你就没有驾驶初号机的必要了?懂吗?你在司令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美里又喝了一口啤酒,依然说出了这样残忍的话语。

    “人不是为了别人说一句有用处而活着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这番话后,碇真嗣头脑猛的一热,脱口就将罗杰告诉他的话说了出来,说出来后他才猛的惊觉了自己说了什么,但是依然说道:“如果爸爸真的下达了这样无理的命令,那怕我不驾驶初号机了,我也绝对绝对不会遵从!罗杰大叔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与思想,我不是我爸爸的附庸,我也有我的想法和权力!所谓的没用,只是对爸爸要求的没用吧!?那我就做一个对别的人有用的,而且,而且……”

    说到这里,碇真嗣脸色已经涨得通红,似乎是正在下什么很重要的决定和决心一样,过了好半天,他才猛的一咬牙说道:“如果爸爸真的下达了这样无理的命令,根本不管罗杰大叔是不是要伤害我们,就命令我们要去消灭罗杰大叔,那他和杀人犯有什么区别?这样的爸爸……我才不会要,不,如果用他的说法,那么他对我,对我们都没用了!”

    这番话说出来后,不单单是美里,连明日香都是瞪大了双眼,她们仿佛不认识碇真嗣一样紧盯着他看,看得碇真嗣都觉得了奇怪,连连问怎么了时,美里才呼了一口气,放下了啤酒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啊……你变得坚强了啊,真嗣君,比才见到你时,比以前的你,坚强了太多太多了……你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啊。”

    “是,是吗?”碇真嗣又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时,美里就拍了拍手,笑了起来说道:“我也只是打个比喻呢,做个假设而已,真嗣君,只要罗杰是真心的不会来与我们人类为敌,那么我想你的父亲也不会非要消灭他不可,说实话,若是真有这么一个亲善我们人类的使徒存在,或许未来会成为我们的保护神也说不定哦。”

    “是啊是啊!”碇真嗣立刻兴奋的说道:“就和以前那些英雄漫画动画一样,比如美国那个超人那样,说不定罗杰大叔真的可以成为这样的人哦,只是他的性格实在是太……”

    “安啦安啦。”美里揉了揉碇真嗣的头发,她抬头仰望向了天花板道:“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好了,不过估计也要到未来和平后,我们人类的和平,使徒的和平,或者还有……总之,全世界都和平了之后,罗杰当世界英雄,还有我们也可以过上我们的日子,对了,还有海洋也要慢慢治理,这是我们这一代,你们这一代都看不到的了,未来,未来总有一天大海会变成蓝色,如同我小时候所看到的那样……未来啊……”

    一时间三人都有些失语,吃过晚饭之后,又是平静安宁的一晚,之后就各自睡去,而碇真嗣依然是戴着耳机,听着歌曲睡觉,睡着睡着时,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吓得他差点跳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道:“不要动,就这样躺着。”

    这个声音却是明日香的声音,顿时碇真嗣的身体就整个僵硬住了,完全不敢动上丁点,而脸色也变得通红,就这样背对躺着。

    “你……之前很开心吗?”

    “我,我没……”

    “说真的话!”

    明日香的声音重了一下,又轻声下来道:“说真话告诉我,好吗?”

    “我……是的,很开心。”碇真嗣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

    明日香也沉默了一下,接着问道:“你之前所说的,即便不驾驶EVA了,也有自己的活法,是吗?”

    “嗯,是的。”碇真嗣慢慢冷静了下来,他说道:“和大叔认识之后,从他那里知道了许多事情,而且他似乎还在许多地方旅游过,给我讲了好多有趣的事情,最关键的,他很乐观,那怕他是使徒,我是人类,我依然感受到了他的乐观与坚强,可能是受他传染吧,我现在,不怕孤单了,那怕不驾驶EVA,我楸有我的活法。”

    “真好啊……”明日香的声音渐渐越来越低沉,她喃喃说道:“可是,我如果不驾驶EVA的话,我就,我就……再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碇真嗣沉默着一句话不说,而明日香就继续说道:“因为不想被伤害,所以就先一步去伤害,因为不想失望,所以就不抱什么希望,因为再没有任何地方可去,所以任何地方都不想去……真羡慕你……”

    “不,不对的!”碇真嗣忽然想起了罗杰的某句话,那时,他整个人都震住了。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碇真嗣在罗杰展现力量打破了使徒之后,他当时被罗杰拉去喝酒,他就问了罗杰一个问题,那就是罗杰既然是使徒,为什么要这样帮人类,而且,他是使徒,在人类中不寂寞吗?

    “寂寞?哈哈哈,我可不知道什么是寂寞啊,我只知道……”

    罗杰用力拍了碇真嗣肩膀一下,然后抬头看天,少有严肃的说道:“人的活着,并不是要为了求得安慰,求得温暖,或者如你一样求得安全感,或许大部分人都是为了求得这样,但是我不是这样,而我所认为的人生也不该是这样。”

    “那么……不求得这样,那该求得什么?”碇真嗣不明白的问道。

    罗杰深深看了碇真嗣一眼道:“你想求得安慰,求得温暖,求得安全感,那么,你想谁去求?若是求的人给你了,那么你所求的那个人,他的安慰,他的温暖,他的安全感又来自于何处?难道说每个人都去求这些,然后彼此相求,负负就可以得正了吗?不,总要有人付出这些,付出给别人安慰,付出给别人温暖,付出给别人安全感。”

    “我的梦想啊,是给予有梦想的人以梦想,并且和他们一起去完成,所以我就有无数的梦想,我有去最高山攀登的梦想,我有喝世上最烈美酒的梦想,我有遨游整个宇宙的梦想,我,会给所有需要的人以安慰,给所有需要的人?温暖,给所有需要的人以安全感!”

    “碇真嗣啊,你并非如你所想所表现的那么懦弱,你是有潜质成为别人依靠的,若是当有一刻,你觉得你有责任,不,应该这么说,当有一刻,你听闻了别人对你的诉说之后,你会知道你该怎么去做的,我坚信这一点!”

    当时碇真嗣并不明白,也并不相信,但是在这一刻,不知为何,或许真如美里所说,与罗杰相识的这段日子里,他变得了坚强,至少在这一刻,他忽然间明白了罗杰的话的意思,他,他不要……

    “不对的!你可以有希望!你有地方去!你可以不伤害别人!如果你不驾驶EVA了,不驾驶EVA了……和我一起上学吧!等毕业后,可以找工作,还可以去旅游,对!去旅游!有了罗杰大叔,剩下的使徒我们一定可以好好对抗,未来一定可以和平,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碇真嗣连忙急急的说道,而他那着急的动作甚至差点转过头来,顿时从他背后就是一拳头打来,他顿时又一次侧着了身,而从他背后的拳头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只是放到了他背上道:“笨蛋真嗣,笨蛋真嗣……以后你都会这么坚强吗?以后你会来帮我吗?在我绝望时,在我没有任何地方去的时候,你会来帮我吗?”

    “我……我会来帮你!”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