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世界

    “去死去死团……自鸿蒙破碎,洪荒诞生之后,就无形无息中诞生的一个极庞大,极深藏,极恐怖组织……”

    “这个组织并非是一个统一的联盟或者政治体,更确切的说法,去死去死团有着大量不同诉求的分支所共同构造而成,譬如去死去死团中最有名的烧死异性恋组织,之所以最有名,并非其最强大或者最庞大,而是这个组织干出了去死去死团中最惊天动地的一件事,他们妄图烧死东皇和鲲鹏,甚至因此而组织起了三名高级圣人,两件先天灵宝,外加一个幻想级模因,甚至他们都差点成功,虽然最后功败垂成,但是也由此可以看出去死去死团的可怕实力,之后东皇一次,我一次,天庭一次,三次几乎席卷整个多元宇宙的大围剿下,去死去死团现在依然存在于暗处潜伏,这已经足以说明其强力了。”

    在位面与位面的间隙中,这是绝不可能有生物实体存在的地方,那怕是圣人,高级圣人,也最多以投影方式能够降临其中,而此刻,却有一个便服青年与一个宫装美女肉身存在于其中,而刚才那番话就是青年所说。

    宫装美女轻轻点头道:“是的呢,哥哥,当时那件事据说闹得整个洪荒都差点崩溃,暴怒的东皇甚至直接发动了大罗星斗鸿蒙阵笼罩了整个洪荒,若非天皇归位,与东皇做过一场,或许当时万族历就已经结束了。”

    “正是如此,事实上,我们人类该感谢烧死异性恋这个去死去死团的分支组织,若非当时的乱局,我人类最初的贤者不可能从两个增加到九个,之后就不会有昊的崛起,以及再之后辅佐古与钧,特别是辅佐钧智破鲲鹏,这才是古能够成就内宇宙,并且开天辟地的真正原因,多元宇宙第一智者败了……你要知道啊,最早的鲲鹏,那时的鲲鹏,它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多元宇宙第一智者,因为它……是生存于空间观与时间观上的生物啊,鲲与鹏,一个生存于空间观上,一个生存于时间观上,两者结合,距离全知仅一步之遥,若非贤者们帮助钧智破了鲲鹏,我们人类早就被灭绝了。”

    宫装美女微笑着,一副深情的表情注视着男子,让男子有些不自在时,她才轻笑着道:“是啊,洪荒万族排名第二的种族,虽然全族就只有一个个体,但是这已经足够支撑它为洪荒万族第二个了,若非能够击败它,我们现在也不会坐于这里。”

    “世界族,鲲鹏族,逻辑族……逻辑天道,理论上完美不破的存在……”

    青年呢喃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这才继续说道:“话题扯远了,继续说去死去死团吧,自烧死异性恋组织事发之后,去死去死团经历了一次最恐怖的浩劫,不得不从明转暗,但是因为其潜伏太深,势力太大,以至于开天战役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存在,至少我怀疑其中有去死去死团出力的可能性,而且正因为这个组织,或者其中的数个分支对我们人类投以了善意,比如真实的历史,比如万物信我吧,比如SEELE的前身……作者,比如你在作弊吧,等等分支,给予我们人类于开天战役中的暗手帮助,所以我为人皇之后,也随之还以报答,虽然没有将其明面化成为合法组织,但是依照趋势,只要这个组织辅佐我们人类一步一步成长变强,那么迟早会成为合法组织的,这点当时你也是当事人,你应该是明白的吧?我对这个组织是报以了最大的善意,只可惜……发生了那件事……”

    宫装美女也是脸色黯然,事实上,那件事的发生改变了太多太多东西,以至于现在的青年已经不再叫做伏羲,只能够称为裴羲了,原因其实就是那件事的发生……

    世界解封……

    最初,也是最强的内宇宙……

    只差一步就可以跨越最终界限,达到彼岸的存在……

    最早收集了符文体系,最初的修真者,并且达到了修真领域传说中的境地,甚至超过了现在的青年的程度……两仪境界……

    洪荒万族中留下了世界必将归来传说中的传说……

    世界!

    ?时世界最大的内宇宙碎片解封,导致了当时如日中天,强者云集的人类与其两败俱伤,包括了人皇伏羲,娲皇女娲,地皇后土的三皇在内,以及太清老子,玉清原始,上清通天,上帝耶和华,接引,准提……等等一切强者在内的人类最强高层,在那一战里要么陨落,要么陷入到了长期沉睡中,由此导致了本来正在剧变中的人类社会体系缺少了最初那批强者的引导,从而导致了人类社会突然从物资极度缺乏,到物资极度丰富的转变中,精神方面没有跟随上的堕落化,也因此导致了人类高层的分裂局面,最终人皇远走,天庭掌权……

    这中间引发的一切,甚至目前的所有情况,有非常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源于当时的世界解封,这是比最开始烧死异性恋所做的那件事更可怕得多的事情,可以说,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整个多元宇宙的未来走向,改变幅度比当初的东皇事件要大上十倍百倍!

    “事后,我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调查,甚至连同我的一个化身都进入到了去死去死团的内部中去,而从调查得出的结果来看,当时启动了世界解封的势力已经囊括了大半个去死去死团分支,目前最可以确定参与的势力包括了真实的历史,包括了万物信我吧,包括了这个SEELE的前身作者,这三个组织是肯定参与了的,所以之后的大清剿中,这三个势力几乎快要被连根拔起,只是……历史存在就会存在真实的历史,还有万物信我吧找了一个好的教主,上帝……至于最后的作者这个组织是被剿灭得最彻底的一个,但是因为这个组织所掌握的技术原因,到了最后还是没有彻底将其剿灭,我们收纳了其中最精华的部分,而主神的制造技术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这个组织,当然了,作为赦免,最后有十三个人因为罪名过轻而被赦免,他们也几乎是半永久的脱离了去死去死团,成立了一个名为SEELE的组织,而这个SEELE……就是眼前这个SEELE了。”

    “当然,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因为长久以来的失败,重复,再启动等等原因,最初的十三个人早就已经湮灭在了时间长河里,毕竟他们十三个都不是圣人,不具备不朽,虽然因为科技原因而具备某些圣人才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他们的本质还是湮灭了,留下了类似程序一样的功能,然后不停的失败,重复,再启动,事实上,从老版的EVA到新剧场版,这期间早不知道重复了几万几十万几百万次,这样的执着,仅仅只为了他们的最高目标……”

    “作者啊。”

    说到这里,青年停止了话语,而女娲也收起了她含情脉脉的表情,许久后,女娲才苦涩的笑道:“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面对世界最大内宇宙碎片时,那种完全被扭曲的现实感,果然是如同其名……世界啊。”

    青年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其实,娲,你该知道的,楚浩身边的那个张恒,并非是我的安排与伏笔,他是怎么出现的,他是怎么进入轮回世界的,他是如何结交上楚浩的,这些我都不明白,依照我给楚浩安排的未来里,是没有张恒的,而张恒两个字,你该明白的,他就是世界转世,或许是因为……”

    女娲抬头看向了青年,她认真的说道:“是埋藏在楚浩世界里的那个东西吗?因为本能的互相吸引,而让张恒出现在了那里?”

    “没错……”

    青年眼中弥漫着光与暗,弥漫着无穷无尽的星空,他的声音仿佛响彻多元宇宙,又仿佛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听到那样。

    “最终教条……”

    “SEELE梦寐以求得到的东西,甚至在他们所构造的EVA世界里,都取了这个名字……”

    “世界的另一个内宇宙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