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最长布局……结!

    最终,古依然去了,带着他的伙伴,带着那被昊任命为总参谋长的钧,带着人类城最精锐的护卫队,那群被昊挑选出来的,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技术调试,以及他能够找到的大量资源进行堆积,还有他的奥术进行加持,一群数量只有一千多的可以吸收能量,修炼能量循环体系的人类最精锐部队。

    昊知道这一切,但是他并没有阻止,一是他不想阻止,二是他没有立场阻止……

    老子之所以要西出函谷关,要以自己的性命来逼退那些异族,原因是什么,他很清楚,只是因为老子得到了一枚符文,一枚可用于城市建设的符文罢了,而一枚符文……便让异族以屠杀人类来作为代价,这代价真的太大了。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程度的出击,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只要我不动弹……那些觊觎昊天镜的圣人便不会动弹,这样,应该可以的吧……”

    昊是一个智者,他知道自己只能够镇守人类城,轻易动弹不得,而这种小程度的交战每一天都有发生,只要他不动弹,对方太过强力的角色便不会出动,而且通过昊天镜他可以知道,古,钧,李家三兄弟,合华,引,弥陀这些人,都是有大气运的人,他们当不会折在这里,所以他沉默了这一次……

    而且更关键的原因,他已经凝聚力量到了极限,他打算冲击圣位了,而且为了预防圣位不可得,他更准备采用极少见的信仰成神法,以此法达到圣位,只要他能够成为圣人,那么眼前一切的困局立刻解决,只要他可以成圣……

    但是,他却忘记了,懂得选择的人并不只是他一个,而且选择的……不一定是牺牲,也有可能是利益……

    古所带领的队伍陷入到了包围之中,仅仅因为几名来自犹村的叛徒,在一个叫作犹大的人带领下,他们背叛了人类,投靠了异族,仅仅因为异族里有一个高贵的天蛇族人,这个洪荒万族极有名的强力种族,有办法将别族的生命转变为天蛇族人,而以此为引诱,让这群人类背叛了,他们出卖了古,出卖了人类族,出卖了昊……

    古,钧,李三,李四,合华,引,弥陀……还有他们所带领的人类城精英们,他们陷入到了最大的绝境之中,被异族联军层层包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甚至在这群不入流异族联军里还出现了零星的洪荒万族族类,还出现了很强力的人员,而这一切,都明显说明了这是阴谋……

    同样的,更多的人类叛徒出现了,在极短时间里,人类城四大关卡失陷,大量的人类村落被踏平,人类城外围失陷,异族联军直指人类城核心……

    昊在这个关头,他强行升华了,凝聚了人类最大气运,凝聚了人类的未来命运信仰,凝聚了一切希望,以昊天镜为核心,开始了圣位升华,而周围的异族大军已经来不及阻止这一切,甚至疾速赶来的圣人们也来不及阻止这一切,是的,他又一次选择了……选择牺牲古与钧他们,趁着他们被围困,趁着他们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同时,开始了圣位升华,而这一切的算计都成功了,他已经摸到了圣位的边缘,而只要他成圣了,古与钧他们的危机自解,人类城必将长存……

    但是……

    人以万运予天,天无一物还人,天地……从没把人当成其子嗣,天地……从来把人类当刍狗!

    昊从圣位边缘跌落了下来,他的实力早已经超过了普通圣位生物,他对规则,心灵之光,意识,能量等等的认知早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了普通圣人层次,他本早该成就圣人,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从昊天镜里知道了真相……天地从没为人类准备过圣位,天地从来都只把人类当成刍狗,天地从古至今,一直到永恒的未来,都给人类刻上了奴隶,食物的烙印……

    他!没资格成圣!正如猪与狗,永远没资格与人类谈判待遇问题一样,而在天地眼里,那怕是最强人类的昊,也仅仅只是猪狗……

    除非他从意识到肉体都抛弃自己作为人类的存在,那时,他将作为一个新的种族的祖宗而成圣,但自那之后,他将永远不再是人类,而是以人类为食为奴隶的新异族,而这,他根本做不到!

    与此同时,所有觊觎先天灵宝昊天镜的圣人们出手了,几乎是瞬间而已,人类城变成了一片废墟,依附人类城而生存的人类们全部死亡,甚至连同昊的肉体都被打碎,只剩下纯纯一道青光独立天地,而在这一刻,昊从昊天镜中看到了那渺小的希望,那唯一的希望……

    所以,最后一次的选择,不是牺牲别人,而是牺牲自己,而这……才是选择的真义!

    “我给你我所有的力,这自千年前便开始凝聚的能量……”

    “我给你我所有的智,这凝聚了我所有奥术计算系统的核心……”

    “我给你们三个兄弟我的心灵之光,这清之又清的青光,代表着最纯粹的……”

    “我给你们两个西方来者我的意,这可以凝聚人类信仰,将其化为力量的规则之意……”

    “我给你们十二人我的生命因子,这通过先天灵宝锤炼了近千年,可以升华人类最基础体质与潜力的生命因子……”

    “我给全人类,我把我所有的气运与未来都给你们,从此之后,昊将再不代表人类气运,我将噩运缠身,我的所有布局都将出现意外,我的所有计划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失败,或许我……将永不超生!”

    “我最后的遗言,人类们,永远不要去相信那天,永远不要去信仰那天,是那天让我们人类永远弱小,是那天不仁,我们人类啊……与这天,不共戴天!”

    “而你们……不是想要昊天镜吗?那么,你们就来感受一下,这镜子所代表的意义吧!”

    青光刺破长空,圣人随之陨落,天地齐悲,万物落泪,此战震惊洪荒万古,此一战中,陨落一百零七圣人,其中三人是高级圣人,唯有一个巨人族圣人逃脱性命,而自这一战后,洪荒万族首次开始正视人类的存在,虽然是斜着眼睛藐视样的看着,但这也是首次开始看向了人类……

    自这一战后,终于有神秘势力开始努力研究克制先天灵宝的术法,他们大叫着不可能,大叫着BUG,大叫着去死去死吧,投入到了狂热的研究之中……

    此一战后,古,钧,李家三兄弟等等众人,被青光直接划空虚空,分散洪荒天地各处,而在一片莽古大森林深处,一个憨厚,健壮,浑身是伤与血的男人,大吼着捶打地面,泪水不停的涌出来,嘴里能够发出声音后,只有那充满着执着与痛苦的两个字重复……

    “开天,开天,开天……开天!”

    而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当青光刺破长空,屠戮圣人时,一团弱小无比的金光降临在了战场中心,然后剧烈颤抖着想要逃离,结果却被青光定在当场,而在那青光即将湮灭前的一刹那,青光似乎化为镜子照耀到了这团金光,紧接着,一道小小的青色影子刺入到了金光之中,顺着金光去到了不可思议的莫名之处,而金光则似乎承受了极大的伤害与负荷,接着,直接消散不见……

    “这,这,这不可能!”

    在楚浩睡觉的中土世界中,那极遥远外的虚空宇宙里,一个阴冷黑暗的意识突然大声咆哮了起来道:“这不可能!这梦世大法不过是虚幻,不过是如同放映过往一样,照映出曾经的往生,但这怎么可能……你看到了那东西吗?那东西居然跨越了梦境,从梦境里来到了现实!?这怎么可能!?”

    在这阴冷黑暗意识的旁边,一个伟大光明的意识则幽幽叹道:“不,这是有可能的,不过,这需要太多的辅助,你应该还记得吧,人皇是唯一一个没有融合先天灵宝,就将心灵之光返本还源的皇级圣人,但这从道理上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怕是古与钧,甚至那怕是世界都做不到,唯有人皇做到了,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个,所以有许多人都在猜测,他并不是没有依靠外物,只是这个外物甚至可能超过了先天灵宝……”

    阴冷黑暗意识沉默了许久,这才不肯定的道:“难道是大千之器……但那更不可能,没有内宇宙主持的大千之器只可能跌落到多件先天灵宝,要知道宇宙的真理便是从高能级向低能级跌落的过程,人皇……不可能是靠大千之器的帮助,才返本还源的吧?”

    伟大光明的意识也沉默了起来,许久后,才说道:“你看……”接着,伟力使用,让这低它许多层次的阴冷黑暗意识,也可以看到楚浩的生命最核心,而在那里,一个大阵缓慢运行旋转着,看到这个大阵时,阴冷黑暗意识顿时就是一阵剧颤,好半天后,它才镇定了下来。

    “不完整的四象五行八卦阵……但光靠这个阵式也不可能啊,不,不对,那核心是,那是什么……啊,逆,模因!?幻想级模因!?仅次于不存在级模因之下的东西!?开天辟地以来,只出现了两次的东西,怎么可能,一个区区的不完整级四象五行八卦阵,怎么可能封印得住这个东西,啊,我知道了,原来它曾经有主,原来人皇不依靠先天灵宝便返本还源的原因,原来是这个!!”

    阴冷黑暗意识大惊大叫了好半天,这才慢慢沉稳了下来,只是声音里满是杀意,恐怖与阴冷,他喃喃说道:“好算计,好布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以人皇的力量与智力,怎么可能剿灭不了万物信我吧这个传销组织,居然还留下了残余,然后人皇曾经用以返本还源的依仗,主神空间的建造,这个和尚得到的半本不完整梦世大法,以及落到这个世界的那个碎片,还有此刻发生的事,那梦里出来的那个东西,这一切的线索,这一切的布局……真是伟大,真是宏伟,真是光明阳谋,真是厉害,真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皇,他怎么就是人类啊!!”

    伟大意识沉默着,任由阴冷黑暗意识在那里发泄,而伟大意识的目光,却是深邃无比,从万千遥远层面的距离外,直直看着中土世界那座精灵首都里的楚浩,就这样深沉的看着……

    楚浩从梦里醒了过来,他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好久没睡得这么爽过了,不过醒过来的瞬间,他便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手表上的时间……他睡了四十八小时!?

    “看嘛,我就说没事,这不就醒过来了吗?”

    一个声音传来,楚浩立刻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身穿银白色闪亮铠甲的男人,正一脸无所谓的站在那里,而看到他望过去时,这个男人还若有若无的摆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造型。

    “张恒……TIER已经给你说过我设定的标准程序的事了吧!?”楚浩看到张恒的同时,也看到了站在张恒旁边的TIER,他立刻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厉声问向了张恒道。

    张恒则傻呵呵的笑了一下,然后将手臂大力拉起,摆了一个类似比肌肉样的姿态,这才说道:“当然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楚浩顿时恨得牙痒无比,他大声吼道:“我设定的标准时间是多少!?你来的时间是多少!?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直到炼化了圣衣后才赶来的!!”

    张恒笑着偏开了视线,看向了正在苏醒的念夕空等人,傻呵呵的笑道:“大家都苏醒了啊,看起来没什么事情呢……”

    “不要岔开话题!不要偏转视线!”

    楚浩对张恒咆哮的生了一顿气,不过现在张恒心情极好,正穿着他的天箭星座白银圣斗衣,就这样边挨骂边摆造型,到最后楚浩也泄气了,只能够询问其余人究竟怎么回事,开始探寻他们睡觉的时间以及梦里事情。

    片刻后,当楚浩问遍了所有人,他们都说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很长的梦里,那梦很真实,他们现在都还记得那梦里的记忆,就仿佛是真实发生过的一般,唯有念夕空沉默着默默吃水果,任凭楚浩如何问都不回答。

    “这么说,你们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吗?所以都睡了两到三天时间了?”

    楚浩脸色越来越严峻,他想了一下就说道:“我估计这就是印洲队的攻击,他们可能兑换的是精神类技能,给我们塑造一个虚幻的梦境,然后在梦里袭击我们,消灭我们的精神,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主神那里什么兑换没有?这还真有可能……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反……”

    话音刚落,所有人耳中便传来了一个声音,那是主神的声音。

    “北冰洲队击杀印洲队成员一名,得到正一分。”

    “嘎?”

    所有人都有些呆愣,接着他们在楚浩的带领下急急赶向了印洲队的居所,而在那居所里,印洲队的所有人都已经倒毙在地,包括了印洲队的队长,那名老和尚在内,而这名老和尚的死相很是诡异,他没有惊恐或者恐怖什么的,只有满脸的不可思议与不甘心,就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最诡异的场面一般……

    当楚浩等人疑神疑鬼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时,楚浩都还没解释出为什么印洲队全部成员都死了,谁杀了他们?为什么北冰洲队得到了一点正分?而不是印洲队成员数量的正分呢?这解释不通啊……

    不管怎么样,印洲队的梦里袭击,也让楚浩对轮回小队的团战有了更深的印象,不能够放松意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那怕是所谓的和平主义者……

    而另一方面,因为这几天的沉睡,让北冰洲队耽搁了剧情,因为在两天前,矮人们已经离开了瑞文戴尔,而在一天前,甘道夫也离开了瑞文戴尔,他们都向孤山而去了,北冰洲队现在已经与剧情小队失散了。

    “那么我们要去追矮人们吗?”

    北冰洲队其余人都如此问向了楚浩,而楚浩则看向了手表上的时间显示,还有三天……就是天神小队降临的时候了,而这期间,不过刚好够他们追赶上矮人,或者去完成另一件事……

    “不,我们不去追赶矮人们,我们去另一个地方……”

    楚浩眼里闪着光芒,他指着从精灵那里得到的中土世界地图道:“我们去这里……”

    “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