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我的姓……

    埃德温·范克里夫心里充满了愤怒与无奈,虽然他道阿星说得不错,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自己遇到又是另一回事,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性吧。

    但是……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阿星所说的话,罗杰是不知道的。”

    当埃德温·范克里夫把阿星的话告诉了另一个新人时,那个新人如此回答着,而且边说话还边玩着PSP游戏机。

    这是一个少年,而且是一个亚洲人,在这大西州队里却出现了一个亚洲人少年,约莫十来岁,这是很稀罕与奇怪的事情,而他并不是如埃德温·范克里夫那样已经参与过一次恐怖片世界,他是这一次才加入的新人。

    埃德温·范克里夫是大学生,而且是以研究人类行为,社会模式,以及心理学等等为主要研究方向的研究生,他与别的大部分轮回小队成员有些不同,简单些说,他会静静的观察任何接触到的人,然后为其性格定位,也即是尽可能的看清一个人,而这个亚洲少年,是他没有看清楚的人,或许是好奇,或许是试探,他把阿星的话告诉了这个少年。

    “哦?为什么那么认为?”埃德温·范克里夫虽然自己也得到了这个答案,但是他还是问道。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少年不耐烦的说道:“阿星的所说的挡路,是站在他的角度上所说的话,而非是罗杰的角度上所说的话啊。”

    埃德温·范克里夫顿时有些不明白了,因为虽然他也得出了阿星的话罗杰并不知道的结论,但是他并非是从阿星的话里得出这个结论的,事实上,他从阿星的话里只能够认为罗杰也是如此想的结论,所以他顿时分外好奇起来,少年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个结论的呢?

    少年更加不耐烦了,他拔下了一根自己的头发,边仔细看着边说道:“你真的很烦,如果连我的话都不理解,那么你根本不应该去试探与挑衅阿星,这样做的后果反倒是你我无法承受的!”

    埃德温·范克里夫更是不明白了,他原本还想试探一下这个新人,但是这一下是真的好奇了起来,连连问道:“这话怎么说,好吧,我知道你可能不屑告诉我,但是你也要知道,若是我继续不明白,那么再犯了什么错,到时候也会连累到你啊,所以还是给我说个明白如何?”

    少年无可奈何的叹着气,又摇着头,好半天后才说道:“那我就给你解释一遍,但是……你可真烦啊……简单些说,阿星所说的挡路,关键词并不在于挡,而是路,也即是对于这一次轮回世界,或者所有轮回世界的应对方式,处理理念等等,而因为理念不同,就需要抛弃自己的队友或者潜在盟友,用以贯彻自己的理念,这就不是所谓的梦想了,而是掠夺,而是背叛,甚至是……养殖者小队,从道路上来说,这其实是罗杰最痛恨的存在,如果你当真认为阿星所说的挡路是指挡了罗杰的路,那么从本质上来说,罗杰就是一个伪君子,一个小人,一个隐藏着的养殖者。”

    埃德温·范克里夫不由喃喃说道:“说不定他就是,你也无法看穿人心吧?那谁知道……”

    “不,他一定不是!”少年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没错,我看不穿人心,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眼下我们讨论的并不是人心,甚至不是阿星口里的道路,所以我才肯定罗杰的不是。”

    “你说不是就不是?而且我们不是正在讨论人心,还有阿星所说的挡路吗?”埃德温·范克里夫忍不住又说道。

    “愚蠢!”少年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他又扯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然后才说道:“我们正在讨论的是我们的生死!在这个EVA的世界里,我们都不过是普通人,轮回世界新人菜鸟,几名拿着武器的精锐士兵就可以吐吐的把我们给灭掉,没了罗杰,没了阿星,等着我们的就是一个死字!从一开始我和你讨论的就不是别的,而是我们的生死啊!”

    “啊……啊,对,生死。”埃德温·范克里夫愣头愣脑的重复道。

    少年瞟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用排除法来解释一下,首先,我们新人,菜鸟,光凭我们没有任何可能进入到最终教条,以完成任务,我思考了许多遍,那怕是借助这个世界的别的势力力量,那怕是成为世界总统,如果有的话,也绝对没可能进入到最终教条,因为我们需要面对的并非是纯粹的科技力量与集众力量,而是已经达到或者接近神话层次的EVA使徒力量,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层次中,属于被补全的蝼蚁,所以这一条排除,因为光凭我们,结果只可能死,没有别的任何可能性存在。”

    “然后是另一条,我们知道了阿星所说的话,知道了阿星的意思,然后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嗯,阿星说的是真的,而且这确实是罗杰的意思,罗杰是一个伪君子,他是一个隐藏的养殖者,然后我们就死定了,无论是在轮回世界中死掉,被罗杰抛弃死掉,又或者他养殖者的身份曝光,总之,我们死定了,除非我们在短时间内,甚至这一次轮回世界内强大到罗杰的程度,否则,我们死定了,所以这个也排除掉……”

    “除此以外,我们唯一可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了罗杰并不知晓阿星所说的一切,而他是一个表里如一,知行如一的人,如此一来,我们才有了活下去的可能性。”

    埃德温·范克里夫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相反,他其实很聪明,但是在这一刻,他还是被说得愣头愣脑的,就只能够傻傻的问道:“那万一他就是一个伪君子,潜在的养殖者怎么办?我们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那不是……”

    “你……”少年已经只能够双手扯头发,以此来表达他的郁闷,好半天后他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慢慢说道:“你到底是怎么理解我的话的?无论罗杰是不是表里如一,是不是潜藏的养殖者,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必须将其看成是表里如一的人,他并不知道阿星给你所说的一切,原因我刚才已经分析了,无论是我们单干,还是我们认为他是养殖者,还是别的任何可能,我们活过这次轮回世界的可能性都几乎为零,那么我们最大存活希望,就只剩下了罗杰是好人,是好人,是好人这唯一一个可能上,既然这是唯一的可能,那么我们就没有别的任何选择,无论罗杰是任何性格的人,至少在我们计划接下来的布局与计划时,我们就只可能认可他是一个好人,他并不知道阿星所说的一切,懂了吧?”

    埃德温·范克里夫这下是真懂了,事实上,他才真的是被惊醒了,真的是恍然大悟,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想叉了,他不该去纠结阿星所说的话,以及去想罗杰是否知道阿星所说的一切,那所谓的挡路是否真的挡了罗杰的路,他该想的是如何活下去,也即是如何抓住唯一的存活点,那就是让罗杰保护他们,这是唯一的办法,所以就如眼前这个少年所说的那样,罗杰就是一个好人,罗杰就不知道阿星所说的一切,因为反正别的任何一条路都是一个死字,那么为什么不选择这唯一一条路去闯闯呢?那怕失败了,也是在求生的时候失败的,总比别的任何办法的绝对死亡好吧?

    “我懂了,我果然不该去与阿星纠结什么,他有他的想法与做法,而我们有我们的想法与做法,去纠结他,就会忽视我们自己,我懂了……”

    埃德温·范克里夫喃喃的自言自语着,然后他就双眼发亮的看向了这个少年,因为他忽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或许比他想象的更加厉害,甚至是……厉害得多!

    “对了,还一直没问你的名字呢,你是亚洲人吧?日本?还是中国?或者是别的国家?”埃德温·范克里夫心里有着计较,反倒不急着离开了,就坐到了少年旁边问起话来。

    少年很心烦的看了看埃德温·范克里夫,他也不回答,就自己玩着自己的PSP,偶尔就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来,而埃德温·范克里夫也没有不耐烦,就一直问着少年各种问题,其中大多数都是问其名字。

    少年实是被问得不耐烦了,这才忍不住吼道:“你闭嘴啊!以前中……中什么?”

    少年略有些疑惑的呢喃了一句,然后又愤怒的对这个埃德温·范克里夫说道:“总之,你闭嘴好不好!我的姓是萧……名我忘记了,我不记得了,不要再来烦我了,总之,你叫我萧就可以了!”

    萧……

    大西州队,第一次进入轮回世界的新人,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