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昊

    天行走在了洪荒大地上,他结识了许多伙伴,虽然他确实是个人类,但是长久受到青色镜子的能量吸引滋润,他的体质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极限,那怕比之弱小些的异族也是不遑多让,最关键的是,他的镜子会提醒他危险,提醒他什么生物对他友好和真心,正因为如此,他不但结识了一帮异族伙伴,更是在洪荒大陆中存活了下来。.

    但是……他并没有找到任何适合人类修炼的能量循环系统,是的,一个都没有!

    自天离开精灵族村落,他已经流落洪荒百年时间,因为青色镜子的缘故,他一直保持着最年轻的容貌与身躯,事实上,从他所知道的先天灵宝的一些传说中,其持有者甚至可以长生不老,只要不被大力毁灭,那么甚至可以永生不死,但这,并不是他的追求……

    在这一百年里,他见到了太多的血色,人类部落的悲惨,人类族群的悲惨,那满满的血色甚至压抑得他连呼吸都无法,那是只有真的勇士才能够直面的鲜血,而这一百年里……他已经蜕变了太多太多……

    他懂得了杀戮,他懂得了战争,他懂得了牺牲,他……他懂得了选择……

    一腔热血的想要拯救人类,这根本行不通,人类毫无底蕴,妄想带领一批人类就征战洪荒,那不但是害了这些人类,更可能连同他也死去,天已经不怕死了,但是他怕自己死掉之后就失去了人类最大可能崛起的机会,他赌不起,他不敢赌……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天沉声对他的伙伴们说道:“我们游历洪荒近百年,得到的不过是些修炼功法的只字片语,那些完整的功法都是收集在各族的大村落与城市里,城市我们去不得,但是村落却没问题,若是如地精一样的种族的村落的话,只需要有足够的炮灰,那么……我们可以夺取他们的功法。”

    其中一个异族伙伴好奇的问道:“可那也要有足够的炮灰啊,我们那里来足够的炮灰啊?”

    “有的……”天低着头,所有人都看不见他的表情,他喃喃说道:“有的,有足够炮灰的,只要……我能够选择……”

    人类……在洪荒中,多如牛毛,最脆弱,最无助,最弱小,但是数量却最多的生命……人类啊……

    万,十万,百万,千万……

    血色,映红了眼,映红了泪……

    功法到手,不行,再度设计,死亡继续,功法到手……当楚浩的血泪都快落干时,他得到了他居然都能够修炼的功法,那是一种名为奥术能量修炼的功法,修炼将能量化为精神力,然后使用精神力来增强体质以及用于战斗的功法,很弱小的眼魔族功法,但却是天找到的唯一一个能够修炼的功法。

    有了功法,借助青色镜子的功能,他开始了分析这个功法的最大战力使用方式,以及最好的变强捷径,然后天,慢慢开始了变强……

    而在这期间,为了让自己铭记住自己的初衷,为了让自己记得为了夺取功法而牺牲的人类,也为了他那已经把姓命置之度外的决然,他为自己改名为昊,一个只有自己种族的人类,一个村落名与自己名字结合的新名字,天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有昊,而那伴他而生的先天灵宝,也同样取名为了昊天镜。

    变强,抉择,更多炮灰,更多的功法,更强,更多的抉择,更多的炮灰,更多的功法……

    不知不知,昊已经千岁了,而他也已经达到了圣人之下无敌的地步,甚至洪荒之中都已经有了他的传说,唯一一个没有成就圣位,却拥有先天灵宝的……人类!

    为了逼迫他,为了寻找他,为了杀掉他,为了夺取那件先天灵宝,整个洪荒又一次展开了对人类的大规模清剿与屠杀,如同以往那些岁月一般,而昊为了解救一个被困于某异族城市里的人类时,他才明白,没有城市的人类是多么的脆弱……

    “我要建立在这里的城市,我们人类自己的城市,人类城……”

    人类城开始了建设,自建设开始,战争便没有一刻停止过,即便人类城是建立在穷山荒野之中,即便人类城附近连一处好点的灵脉都没有,即便人类城目前还只是纸面上的符号,即便如此……异族也绝对不会允许被他们视作食物和奴隶的人类,拥有一座自己的城市,战争一直没有停息,而牺牲,团结,奋斗,勤劳,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也一直在这里上演……

    “黑蜈族……带领了一只部队,在临潼关前停留了下来,他们要昊你立刻停止修建人类城,并且自缚出降,不然他们就杀掉他们俘虏的所有人类……三亿七千万……”

    昊低着头,边批改着各种文件,边低声说道:“恩,我知道了……命令守将不许出战,严防死守,开启关上符文,黑蜈族没有圣人,所以我不会出战……以上命令,立刻传达。”

    “昊,那可是……那可是三亿七千万人类啊,那可是……”

    昊抬起头来,他的表情无悲无喜,仿佛那些人类不过是个数字一般,他看着眼前这名大汉道:“我的命令已经说出……执行吧。”

    大汉张了张嘴,直到他身旁的一个老人拉了他一把,他这才愤愤不平的离开了这里……

    “……昊,这次是烂泥族……”

    “严防死守,以上……”

    “昊,这次是地精族……”

    “……以上。”

    我,我,我……

    我必须要选择!

    到底是人类这个族群的存亡与未来重要,还是这一瞬间的快意恩仇重要……他们,那些圣人们都在看着我,等着我,等我爆发出昊天镜最大威力时,他们才会出手抢夺,所以我,所以我……

    原谅我,我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不会用大义来表达对牺牲的你们的愧疚,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且在那死亡世界等我,等我完成这一切,我会来赔罪,那怕是万恶附身,那怕是永不超生,我也会跪向你们,所以……等我!

    昊明白自己实力的极限,昊天镜很强,作为先天灵宝,它也合该是最强那一批次里的,而且作为镜子,它最大的属姓是“明”,那不但可以看清许多秘密,更可以看到有限的未来,他必须要静默住一切手段,直到他登上圣位,那时,他才可以带领人类迈入洪荒万族,那时,他才可以成为人类祖宗,改变人类的生命因子,所以,他必须要选择……

    而这一切,直到那两个男人,带着他们的伙伴到来为止……

    “啪!”

    一个粗壮憨厚的青年,重重一拳打在了昊的脸上,那愤怒,那悲伤,那激动,根本不像是已经经历过无数血色与苦难的人类,反倒像是一个为了义愤而激动的万族贵族子弟一般,这个叫作古的男人啊……

    昊默默抹了一下他嘴角的血,然后继续低头改着文件,而周围的人类们早已经是惊呆了,从没有人,从没有任何人类敢这样对待昊,那怕是昊叫他们去死,也绝对不敢不能这样做啊……

    古却是悲声大呼着道:“求你了!昊!钧说你可以打败那只异族联军,他们不是洪荒万族,他们只是普通异族的联军,求你了……之前为了救你,李二,就是老子,去偷了那枚符文,那些联军就是以老子作借口,要杀了他,要杀了他啊!求你了,救救老子吧,救救他吧,他,已经一个人西出函谷关了,他会死的啊!”

    “你不是说,我们是人类未来的希望吗?你不是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人类里极稀少极稀少可以吸收能量的个体吗?那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啊!”

    “或者……你从来都只是为了你的荣华富贵?你从来都是为了你的姓命与前途?你从来……”

    “都只是拿我们当作炮灰吗!?”

    “啪!”

    昊手里的笔,轻声而折,而他低俯着,让所有人看不到的的脸上……已是血泪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