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计划外

    阿星并不觉得加持良治可以知晓许多,或许他可能捕风捉影的知道一些蛛丝马迹,或者说高层故意抛出来的一些诱饵让其知晓,譬如说隐藏着的那个人形使徒的存在,这些都属于捕风捉影的事情。

    至于说熏是否既有生命果实,又有智慧果实的事情,这点阿星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生命果实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本身就可以使用at力场,而从与恶魔队的战斗来看,at力场其实就是一种心灵之光,从这点来说,人类似乎倒真算得上是既有生命果实,又有智慧果实的存在了,但是前提条件是达到基因锁第四阶中,拥有了心灵之光才可能。

    而阿星所知晓的pa世界观中,同时拥有生命果实与智慧果实的存在,可以认为是神,巧合的是,在许多世界,拥有心灵之光的生物,确实是神,这些世界也将心灵之光称呼为神火,光从这点上来说,pa世界观里也确实是有类似的传言。

    也即,要么拥有了心灵之光,类似pa或者使徒什么的,但是pa本身是不具备意识与思考能力,而使徒是否具备意识的问题也有待商酌,而具备意识的人类什么的,就无法拥有心灵之光,或者说at力场,而想要人类本身拥有at力场,那么请先达到第四阶中,那自然也就是神了,所谓的点燃神火嘛。

    而就剧情来看,熏如果不登上pa其本身也就是一个别的灵魂进入人类**容器的存在罢了,而这个**也并不具备at力场,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阿星并不认为熏同时拥有两种果实,事实上,如果真的要严格来说,或许目前就只有罗杰本身才可以这样认定。

    所以想到这里,阿星就笑了起来,当然了,仅仅只是微笑,而加持良治也不生恼,只是有兴趣的看向了阿星,就听到阿星说道:“对于使徒,我所知道的与理解的,比加持先生想象的还要多,多得多,至于生命果实与智慧果实的事情,这需要加持先生自己去找到答案了,有些事情并不是别人说的你就会信,我只说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死海文卷外篇,若你看过,或者知晓了上面记录了什么,那么你一定不会再这么问了。”

    加持良治闻言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又忽然说道:“人类在你们眼里究竟算是什么?其实这个问题有一半是为了别人而问的,当然了,也有一半是为了我自己而问的,我们人类在你们眼里究竟算是什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恶吗?我们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吗?”

    “不。”

    这不是阿星的声音,而是罗杰忽然正经了脸色,开口说话了,他一说话,阿星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而加持良治更是满脸的诧异,虽然说他邀请的是罗杰这个“使徒”,但是他已经从美里那里知道,似乎这个使徒脑子有问题,而真正主事的是那所谓贯彻使徒道路的圣徒,所以他从一开始也没期待能够从罗杰那里知道什么,但是却不想罗杰居然真的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要说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呢?”罗杰没有了平日里那逗比的样子,他认真的看向了加持良治说道:“你被母亲生下来,活着,吃着别的生物,用别的生物的牺牲来继续活着,然后为了活得更好,做着自己身不由己的事情,这一切并非是没有意义的啊”

    加持良治从诧异中回过神来,他若有若无的看了看绫波丽,这才说道:“确实,人类吃别的生物来维持自己的生命,这个说法也从另外的使徒那里知晓过……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人类的存在才是毫无意义的吧?”

    “不,正因为如此,人类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啊”

    罗杰还是那副认真的表情道:“活着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与人的交往,获得了感情与收获,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正因为活着需要依靠别人的牺牲,别的生物的牺牲,所以活着才是最有意义的事,因为我们都无法只靠自己的力量单独存在,背负着你所得到的牺牲,珍惜这些牺牲,并且善之使用,而这,就是存在意义本身了。”

    加持良治想了一下说道:“如此说来,那些浑浑噩噩,混吃等死,乃至丧心病狂,只会行恶的人呢?若是这样的人,也是吃着别的生物而活下来,也是同样承担着牺牲,那么他们活着也是有意义的咯?”

    “他们活过吗?”罗杰掏了掏耳朵说道:“没有梦想和追求的生命,与咸鱼有什么区别?”

    (是这样吗?这样的思维方式……与其说是使徒那样的对人类无视,倒不如说更像是头脑热的中二少年……或者说,是因为跟随他道的这些圣徒给予他的人格影响吗?)

    加持良治将目光看向了阿星,而阿星就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很无奈,这就是他的道了,或者说,这就是我们所尊奉的使徒的道,梦想,听起来很中二吧?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加持良治点点头没说话,他心里却是思绪万千,因为他无法确认阿星所说的是否正确,但是从他已知的使徒情况来看,似乎各个使徒确实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目标存在,而且它们并不统一,否则的话,人类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复数的使徒攻击……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人类与你们,或者你们所代表的使徒的道有冲突吗?也就是,我们人类的存在,阻止了你们的梦想吗?”加持良治又一次开口问道。

    阿星楞了一下,他看了看罗杰,这才对加持良治说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所说的梦想,不是指为了完成自己想要达成的而不顾一切,我所说的梦想,是指希望达成所有人的梦想,或者说,希望能够完成别人的梦想。”

    “所有人的梦想,你觉得这可能吗?”加持良治却是想也不想就说道:“人彼此**,彼此间都有自己的想法,或许你有你的梦想,但是你的梦想很可能就是摧毁我的梦想,甚至可能就是杀死我,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除非……所有人的心灵再无间隙……”

    “这……”阿星摇了摇头道:“就是人类补全计划了吧?”

    加持良治迟疑了一下,还是坦率的点了点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确实就是人类补全计划的一部分了,因为彼此心灵无法交流,彼此的人格各有不同,彼此间都有自己的道理与道路,无法将彼此心灵的真实传递给对方,所以才有了纷争与矛盾,而且人类确实太弱小了,如你所言,人类毕竟不是神,会灭亡,会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人类补全计划就这样产生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阿星却是露出了不知是嘲讽还是不屑的笑容来,他说道:“好话,大道理,任谁都可以说出无数来,就如历史上无数的善政善德一样,那崇高的道理与理由甚至可以⊥人落泪,但事实呢?我不想说这是什么人类的劣根性,事实上,这并非劣根性,而不过是生命的本质所在,只要有思有想,任何生物都无法逃避这一点,而这就是我想说的了,若是人类补全计划实行,你这么知道,是所有心灵无间隙的敞开心灵壁障,而不是……所有心灵同时湮灭,然后融合为一堆无意识,无心灵的所谓心灵融合体呢?人类的个体思维相对整个人类族群来说,太过微不足道了,无论是你本身的痛苦也好,开心也好,幸福也好,**也好,梦想也好,当补全到一处时,剩余的只可能是被所有人类融合在一起的大意志所抹杀罢了,所以所谓的人类补全,从根本上来说,其实就是一个人死亡太过可怕与孤独,所以不如拉着全人类陪葬的想法吧?”

    加持良治闻言后,也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来,他说道:“事实上,这也是许多知情者所担心的一点,毕竟人类补全只是字面上的计划,到时候真实是如何,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究竟是所有人类再无争端的天堂,还是人类族群灭绝的地狱,谁都不知道……除了ueb以及……”

    “碇源堂是吧?”阿星呢喃了一句,就转头看向了生态水箱道:“总之,你可以把这话告诉你身后的那些高层们,我们,我们几个圣徒,以及这个使徒,我们是不认可所谓人类补全计划的,而且我们对人类抱着极大的善意,从某些方面来说,罗杰,他可以说是人类的使徒,或者使徒中的人类,而且正如罗杰所说的,没有梦想与追求的人类,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们是为了完成别人的梦想而存在的道路,但是……这个梦想也要得到我们认可才可以为我们所帮助,这点你懂的,所以还是那句话……我草你妹”

    加持良治愣住了,然后他现阿星的目光并非注视着他,他连忙看了过去,就刚好看到罗杰正在那生态水箱中,正在追赶着一只海龟……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罗杰还流着口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