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盟友

    碇真嗣听着歌曲,轻声哼着,他的心情确实很好。

    最近除了与明日香的关系开始缓和,而且和凌波丽似乎也有了说话的征兆,这让他很开心,不光是这样,还有那个叫做罗杰的大叔,虽然是他很怕应付,也很难应付的那一类,但是情况比他预想的要好得多,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与罗杰大叔在一起时很自在,许多无法说给美里小姐,或者明日香他们的话,都可以说给罗杰大叔听,感觉他……仿佛是他的知心好友一样,虽然……经常给他灌酒,让碇真嗣很是不满……

    不过……

    碇真嗣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他其实完全可以感觉得出来那酒的不凡,自从他喝了那酒之后,这才没多久,他就觉得自己变化太大了,首先是他长久以来的睡眠质量其实都不太好,但是自从喝了那酒之后,他现在每天都是安睡到天亮,而且起床后精神好得不行。

    然后是身体上,他觉得自己似乎开始长高,而且浑身充满了力气,这真不是夸张的,他有试过举起一些重物,以前举起来很费力,而现在则可以较为轻松的举起来,同时他发现自己的恢复力变得很可怕,比如他如果被刀子划开了一条口子,只要不是那种大的豁口,那么只要他用眼睛看着,最多十几秒,这条口子就会消失不见,若不是鲜血还在,就仿佛他根本没受伤一样。

    这些种种,都让他知道那酒的不平凡,他只是不喜欢与外界交流,只是喜欢把自己关闭在自己的世界,与其在被外界伤害之后才懂得这些,倒不如在被伤害之前先一步拒绝世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傻,那怕只是普通人,也懂得这酒的珍贵,然后再想一想罗杰每次见到他,都会给他灌上一大口的酒,他就知道了罗杰对他的好意,也让他心里十分感动。

    就在他想着明天是星期六,要不要到罗杰那里去,听他讲些奇妙的故事,然后把他的一些朋友介绍给他时,忽然他房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接着美里就从那里探出了头来。

    “啊,美里小姐,晚饭已经做好了,可是你和明日香都还没回来,所以我就先吃了。”碇真嗣连忙站了起来说道

    美里笑了一下,微微转过头去说道:“明日香的pa二号机还需要进一步配置,所以今天他估计会在基地内睡,就不必等她了。”

    碇真嗣点点头,也没有很关心,就当他认为对话已经结束时,谁知道美里忽然又说道:“我听说……你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能给我说一下吗?”

    碇真嗣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而美里心里也有些尴尬,不过她脸皮比较厚,就随意的说道:“你毕竟是未成年嘛,而且你父亲让你住我这里……所以你结交了什么样的朋友,我想我也有权知道一下的吧?”

    碇真嗣有些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心里确实是想和自己熟悉的人分享一下才认识的朋友,当下就说起了罗杰来,当然了,他也留了一个心眼,没有直接去说罗杰等人的来历与那酒的事,就只是说到了两人认识,以及帮助罗杰等人,为他们做向导的事。

    美里仔细听着碇真嗣的话,同时在她身上的窃听器,也将这些话传递到了基地内部,而在那里至少有十个人在分析着碇真嗣的话,时不时将分析的结论告诉美里,美里的耳朵里就有一个小型耳麦。

    “这么说起来的话……他们不是日本人了?”美里故做好奇的问道。

    碇真嗣点着头道:“是的,听他们说,他们来自大西州这个地方,不过我没找到,或许是大西洋上的岛屿?”

    “大西州?”

    美里呢喃了一句,很快的,从耳麦里就有了关于大西州的解释,或者说传说。

    据说,以前有一块大陆在大西洋中,这块大陆上繁衍着前古人类,这些人类创造出了灿烂的文化,其中有部分科技甚至超过了现代,但是随着未知的滔天洪水降临,这块大陆沉没在了大西洋中,而这场洪水被认为是圣经中,上帝灭世,诺亚建造方舟的那场大洪水,也可以认为大西州是灭亡在了上帝的意志下。

    “上帝……灭世……使徒,天使们……”美里心里如此念叨着,她的心情又是沉重了一些,虽然之前便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样一听闻后,罗杰是使徒的可能性就更大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八个人,不大可能是八个使徒一起出现,想来估计另有隐情吧。

    不过现在也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她又问向了碇真嗣道:“那他性格如何?呃,我是问,你和他相处得好吗?”

    碇真嗣想了想说道:“罗杰大叔人很不错,总是很开朗,总是喜欢大笑,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他烦恼一样,我和他……相处得其实并不好,美里小姐知道,我并不擅长应付类似罗杰大叔这样的人,而且他还喜欢给我灌酒,虽然我已经好几次说明我还未成年,但是……”

    “什么?他给你灌酒?”

    美里闻言后,立刻就夸张的叫了起来,然后她立刻说道:“那可不行你立刻待我去见他,我要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碇真嗣顿时有些惊愕,他连忙说道:“其实那酒不难喝,而且每次罗杰大叔都只让我喝一小口,没什么……”

    碇真嗣的话还没说完,美里已经气势汹汹的说道:“我是你的监护人,你还是未成年,所以我有足够的权力来找他对话,或者真嗣君想要失去这个好不容易才遇到的朋友吗?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如果我觉得他对你的成长是害处,那么我绝对会让你再也见不到他。”

    碇真嗣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但是最后终究没敢继续反驳,就只能够耸拉着脑袋,认命的坐上了美里的车,就和她一起向着市区内赶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罗杰边扣着鼻子,边看着电视说道:“我说阿星,这么做真的可以吗?虽然我确实是想要肆无忌惮的使用能力,来看看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的情景,但是这样做不是太明显了吗?那些监视人可都全程看到了哦,而且天上还有卫星,我直接从太平洋中心回到了这个新东京,虽然觉得很爽,但是总觉得这似乎太过打草惊蛇了吧?”

    阿星正在旁边桌子上,对着一张地图涂涂画画,闻言后,他嘴角一直抽搐,好半天才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吧,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即便我不让你使用超过常人的能力,你估计也会忍不住的吧?不要说得好像你付出了什么一样的伟大,这不过是正中你下怀不是?”

    罗杰嘿嘿一笑没说话,而阿星则停止了涂涂画画,看向了其余同样不理解的人,他叹了口气,对着团队里的精神力控制者安琪拉。洁。贺曼点了点头,就直接通过心灵锁链说道:“其实我之所以给罗杰解除了不能使用超过常人能力的禁令,不过是在布局罢了,从我们现在已经收集到的情报来看,正是第七使徒已经来袭,而第八使徒还没到来的时候,从剧情中来看,这个时间点恰好是碇源堂去到月球的时候,而在r总部内能够做主的人就是葛城美里,而当罗杰先一步与碇真嗣认识,并且没有大肆屠杀,或者立刻攻入到r内部为前提,再表现出超过人类应该具备的超能力,同时还使用了心灵之光的前提下,这种情况就很容易出现一个可能的结果……”

    “什么?”

    其余人都异口同声的问道,而阿星也不迟疑,就回答道:“很简单,没有看过死海文卷,同时与uepl没有联系的葛城美里,她是并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使徒,以及每一个使徒的形态与战斗能力的,所以换言之,她也并不知道第八使徒到底是不是人类形态,而这个时候,关键点在于碇源堂的失联,这就导致了葛城美里有极大的可能性将罗杰定义为第八使徒,要知道,这个世界除了使徒以外,其实是纯粹而且标准的无魔位面,这是一个常人就是常人,没有任何特异的世界,而像罗杰这样使用特殊能力,而且这个能力非常强大的情况,唯一,或者说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使徒,除非有深知内幕的人才可能否认,否则……我想,r现在已经将罗杰你定义为第八使徒了吧

    “什么?”

    罗杰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而其余人则脸色大惊,全都跑到各个窗户向外看去,他们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都害怕下一秒就有大范围高威力炸弹直接轰来,或者就是pa突然来袭。

    而阿星依然是沉稳的表情说道:“不必这么担心,我之前就说了,前提已经有了,罗杰被定义为第八使徒的原因在于葛城美里,而她之所以如此定义,不过是基于这个世界的常识,以及无法联络到碇源堂,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前提我刚才也提到了,那就是罗杰在暴露出他可能是第八使徒的情况前,他已经先一步与碇真嗣认识,并且还与他成了朋友,同时,无论其任何表现都类似人类,而且是遵纪守法的人类,比如吃饭给钱,比如没有滥杀无辜什么的,这就代表着罗杰是可以交流的,可以对话,可以相互理解,而不是类似真正使徒那样只带来毁灭,而葛城美里与其余人最大的不同,因为很重要,我再重复一次,葛城美里与其余人是不同的,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她亲眼见过第二次撞击,同时因为她父亲才获救,而那时她才知道自己一直很讨厌,又想接近的父亲,其实是爱她的,这也导致了她对使徒有着复杂的感官,很复杂,非爱非恨,所以……”

    “如果换成另一个人掌握r,无论是否定义罗杰为使徒,我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布局,但是葛城美里是不同的,我重复了第三次,若是她的话,那么她发现了可以交流的使徒,那么她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调来pa立刻强攻消灭,她的第一反应绝对是……”

    这时,在精神力扫描中,大楼下面驶来了一辆车,从车上就下来了一男一女,那男的正是碇真嗣,而女的则是葛城美里。

    阿星顿时露出了微笑,他的表情自信而智慧,他继续说道:“她一定会来与罗杰交流……”

    “一定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