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导游

    碇真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就答应下来了呢?这不是他最怕的麻烦吗?他怎么就答应成他们的导游了呢?

    毕竟他还是学生,还要上学……好吧,因为身份原因,其实无论是他,还是明日香,还是凌波丽,他们三个其实可以不用来学校,这是由r直接明令学校的,他们三个无论来不来学校都无所谓,但这并不是他答应了罗杰的原因啊就好像……就好像罗杰有一股奇怪的气势,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同意他的话一样,而且还无法反驳一样……或者就是他自己太懦弱了吗?

    “罗杰大叔,我只请了两天假期,因为我父亲始终联络不上,所以我没办法请假更多,所以这两天时间里……”

    碇真嗣有些怯生生的对罗杰説着,而且罗杰则是满脸兴趣的看着街边的一切,这态度让碇真嗣叹了口气,却又不敢继续多説什么。

    而通过心灵锁链,阿星的声音则传递在大西州队每个人的脑海中。

    “……听之前碇真嗣説,明日香才住进他的家里,从时间上推论,若这个世界的主体是以新剧场版为核心,那么现在碇源堂人在月球,説起来,这段时间恰好是整个r最脆弱的时候……”

    走在街上,碇真嗣开始给众人简单説着这里的街道名称,以及各个建筑物的功能,当然了,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又不是什么正规的导游,而且对于罗杰时不时拍他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他也很是不适,所以⊥他来解説和导游,其实和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那边是通往……”

    碇真嗣还在毫无意义的解説着时,忽然罗杰又用力拍了他肩膀一下道:“中午了,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碇真嗣揉了揉肩膀,也不敢多説什么,就回答道:“嗯,好,我也带了餐……”他的话音还没落,刚从书包里拿出来的饭盒就直接被罗杰给拿了过去。

    罗杰打开了饭盒看了一下,就哈哈笑着将这饭盒重新塞回到了碇真嗣的书包内,然后説道:“承蒙你当我们的导游,我想请你吃顿饭,我们所携带的食材来做的饭,味道绝对好吃哦,而且食材非常珍贵,也算是我们的回礼吧,哈哈哈哈。”

    碇真嗣连忙礼貌的説道:“不了,罗杰先生,我其实……”

    “嗯?你想説什么?”罗杰看向了碇真嗣问道。

    碇真嗣立刻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回绝,只能够喏喏的dian头应是……

    “没问题吗?”阿星通过心灵锁链説道:“将霸王色霸气用到这种地方,你这算是在作弊吧?”

    罗杰打了个哈哈,直接越过了这个话题,然后就带着众人在附近找了一处xiao公园,然后随意找了处草坪就坐了下来。

    説丝滑,碇真嗣也有些好奇这群人到底要吃什么,他性格是懦弱,但是并不代表他是笨蛋,这样一群人突然出现在他周围,而且强要他当向导,而且还一副对新东京不熟悉的样子,随便怎么看都很可疑,当然了,莫名的,他可以感觉到罗杰对他的善意,这很罕见,不是説对他出善意的人很罕见,而是他可以感觉到很罕见,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试图用冷漠来隔绝外界,也不想要感觉到外界的,而这时却可以感觉到罗杰对他的善意,这真的很不可思议的。

    就在碇真嗣想着什么时,他就诡异的看着罗杰队伍中的一个女子,从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口袋中不停取出食材来,无论怎么看,这些食材的体积应该都过了那个口袋了吧……

    不过……食材?

    “等等,罗杰先生,该不会是想在这里生火吧?这里可是禁止…”碇真嗣立刻説道,可是他貌似説晚了,就直接看到罗杰拿出了一个大锅,以及一个架子,还有一些餐具,然后直接就在架子上dian燃了火焰……话説,碇真嗣愣没看出来罗杰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拿出这么多东西的,这群人可没有带什么行李之类的东西啊。

    那个拿出食材的女子,她切菜,整理,做饭菜的度快得惊人,碇真嗣简直以为是在看电影一样,短短数分钟,一架子的美食就已经做好,光闻那味道就让碇真嗣流口水了,而且刚才虽然只是恍眼一看,但是他确信看到了很多他听都没听説过,或者只是在教科书上才出现的食材,譬如有一种很像牛肉的肉类,但是似乎和他书上看到的鲸鱼肉很像

    “别看啦,这确实是xiao鲸鱼肉哦,而且是最嫩的那部分,听説你们日本人很喜欢吃鲸鱼肉,而且鲸鱼又已经灭绝,所以特意兑……买了些龙王鲸的肉,我对于料理很擅长,吃一下试试吧。”女子微笑着对碇真嗣説道。

    这名女子的年龄在碇真嗣看起来和美里xiao姐差不多,容貌普通,脸上还带着少少的雀斑,但是笑得很温柔,看起来如同邻家大姐姐一样,让碇真嗣本来很拘束的心情也略微放松了下来,同时他也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这名女子递给他的筷子和碗。

    虽然女子説日本人很喜欢吃鲸鱼,但是当他出生时,这个世界就没有鲸鱼了,或许还有,但是绝对不是能够拿来吃的了,所以他就相当好气的夹了一筷子的这鲸鱼肉,女子所用的烹饪手段是红烧鲸鱼嫩肉,碇真嗣一吃到嘴巴里,顿时就有一股鲜味扩散,肉质鲜嫩,种种味道在舌头上爆开一般,让他差dian连舌头都吞下肚去,这可比他自己做的饭菜好吃多了,不,简直好吃一万倍,让他不由自主的就又夹起了另一块鲸鱼肉来。

    “还有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很不错哦,是特意兑……买的眼魔的脑髓肉,用这种羹的做法做出来,味道特别清香且浓郁。”女子微笑的看着碇真嗣吃着,她边给他夹采,边温和的説这话。

    “眼魔?”碇真嗣奇怪的嘟哝了一句,而旁边的阿星却是看得直摇头,然后他又狠狠的瞪了罗杰一眼。

    “果然是有什么队长,就有什么样的队员,连才进入团队不过两场恐怖片的新人都带坏了,为什么非得説什么眼魔脑髓,就直接説是普通的猪脑牛脑,那怕説是罗杰脑也不错啊还眼魔,那怎么不説龙与地下城啊”阿星在心灵锁链里这样哀叹着,而且旁的队员,除了少数两个以外,其余人都露出了同情他的表情来。

    而碇真嗣也没有太过注意,一是这些吃的真的太好吃了,二是他误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是最怕麻烦别人,也不希望别人麻烦自己的那一类,简单些説,就是那种拒绝外界类型,所以就开始默默的吃着饭菜,但是他现在的心情确实是好,就时不时的和女子讨论起了这些食物的烹饪和食材问题。

    就在这时,满嘴都塞满了食物的罗杰,忽然嘟哝着説道:“説起来,碇真嗣,你是为了什么才驾驶par啊?”

    碇真嗣愣了一下,虽然他驾驶par勺事情并不算保密,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而且还有很多人都近处看过pa但是就这样被问到,还是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説什么,就这样,他咀嚼着食物,好半天后才説道:“我……我不驾驶的话,不行的吧?”

    “是吗…”罗杰吞下了食物,喝了一口酒,这才説道:“因为你不驾驶的话和你父亲最后,也是唯一的羁绊就没了吧?”

    碇真嗣默默放下了碗筷,旁边那女子眼里顿时露出了怜悯,转头对罗杰説道:“队长,你又来了……”

    罗杰挠了挠脑袋,他忽然又拍了碇真嗣肩膀一下道:“我并没有责怪你啊,其实我觉得……这也不错。”

    碇真嗣顿时看向了罗杰,而罗杰又喝了一大口酒,吐着酒气,看着天空説道:“有的人战斗是为了活下去,有的人战斗是为了有利益,有的人战斗是为了荣誉,有的人战斗是为了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人或事,你的战斗……你为了能够让父亲承认你的努力,也舍命去战斗,这没什么不好,只是……”

    “只是?”碇真嗣先是听得眉头松开,心里有了些开心,似乎觉得被人承认了的感觉,但是听到最后时,心里却是一紧。

    罗杰又挠了挠脑袋,哈哈笑了起来道:“不,没什么,还是先吃东西吧,这些食材可是买不到的哦,你不吃,可就让我们全吃完了啊。”

    “嗯”碇真嗣虽然没有听到他想听的,或者不想听的但是后的话,他此刻的心情还是蛮开心的,为了才认识的这群人,为了这个让人不知所措的大叔,以及为了这顿食物,又或者是为了他的所做所为,似乎得到了别人的承认……他觉得今天来当导游,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了。

    而另一边,罗杰和阿星都知道,那只是后面的话是什么……

    只是,当你知道你父亲根本没想过你的努力与和你的任何羁绊,他只是把你当成工具时……

    你的心,会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