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相信

    碇真嗣有些呆呆的在切水果,忽然间刀子直接切到了手指,还好他力气不大,而且停得及时,只在手指上切开了一条小口子。

    他立刻就放下刀子,然后将手指放到嘴巴里吸了一下,再看时,却惊愕的发现手指上的那条小刀口居然已经停止流血,而且正在逐渐愈合中。

    这种情况是从昨天开始出现的,自从他被灌了那一口酒后,就觉得浑身暖暖的,而且身上一些以前的旧疤痕开始变淡,恍惚间似乎力气也在变大,而且精神特别好,说睡就直接睡着,早上醒来时也精神兮兮……那酒,肯定是非常珍贵的药酒吧?

    碇真嗣有些微微的发愣,因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遇到这样的一个人,还不认识就强灌了他一大口酒,然后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就问他梦想是什么……说实话,他非常不擅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因为……这会让他觉得保护自己的脆弱冰冷外壳被轻易敲开一样,他……不喜欢这层外壳外的真实世界,或者说,他害怕着……

    用冷漠的外壳保护自己,用拒绝的外壳隔绝世界,碇真嗣觉得,自从他妈妈去世后,他就一直在这么做了,因为这样才可以⊥他坚持下去,不被这个冰冷而残酷的世界所打到,不被父亲那冷漠的,看他如看陌生人的悲哀所打到,才能够……

    所以他最不擅长应对的,就是类似罗杰这样的人了,因为他们根本无视了你的拒绝,无视了你的冷漠,无视了你的防护外壳吗,直接就自顾自的与你说话,这会让他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让他感觉到害怕。

    所以……拒绝了罗杰的向导请求,这样也可以了吧……

    但是没问题吗?一群外国来的人,不知道新东京的地理位置,没有这里的货币,没有住的地方……

    碇真嗣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把这些想法给赶出去,同时耳边传来了明日香的声音,似乎是正在洗澡,然后惊慌的被那只美里饲养的企鹅给吓到了,然后他就转身笑道:“水果已经切好了,那是一种名叫企鹅的鸟,名字叫做……

    然后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明日香赤身**的站在洗澡间外,真的赤身**,各种细节一览无遗……然后明日香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向自己身体看了一眼,也是满脸通红,接着就飞起一脚踢在了碇真嗣的脑袋上,将碇真嗣给踢翻在地。

    而坐在饭桌旁的美里则笑了起来道:“两个人都变得坦率了呢,看来你们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哦。”

    两个人都不说话,明日香立刻跑回到了洗澡间里,而碇真嗣则揉着被踢得发红的脸默默的开始将水果端到了饭桌上,美里拿了一块水果,就笑着搂过碇真嗣说道:“不要丧着一张脸,你好歹也看了女士最隐秘的地方哦。”说完,还眨了眨眼,而碇真嗣则满脸通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隔了片刻,明日香也洗完了澡,她气呼呼的走到饭桌旁拿起了一块水果道:“笨蛋真嗣,如果你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一定会杀了你”

    碇真嗣想反驳一句,但是却诺诺的没说话,只是走到了房子的窗户旁,向着学校方向遥望了几眼,事实上,这里的位置离他学校还是挺远的,他是不可能看到那边的。

    明日香看碇真嗣没反应,她撇了撇嘴就说道:“在看什么?”

    莫名的,碇真嗣回了一句道:“学校……”

    “学校?笨蛋真嗣,你觉得这里可以看到学校?”明日香很不屑的说道:“你的笨蛋难道已经恶化了?不过说起来,今天放学锁住教学门大楼时,学校顶楼似乎有好些人待在那里,他们难道想被锁在里面?”

    碇真嗣猛的转过头来看向了明日香,看得明日香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又露光了一样,在仔细查看自己之后,才气呼呼的对碇真嗣说道:“八嘎,你在看什么?”

    “没……”碇真嗣忽然跑向了门廊处,然后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话道:“我要出门一趟,有……有东西忘记在学校里了,我要去拿一下”说完,直接就跑出了门去。

    顿时,美里与明日香都莫名其妙的彼此对望着,她们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让碇真嗣这么激动,莫非是太小气了,所以逃家或者跑出去哭了?

    而此时此刻,在学校的教学楼屋顶上,罗杰坐在地上一口一口慢慢喝酒,而其余人则拿出各自的于娘来吃着,唯有阿星边吃边对罗杰说道:“你觉得他真会来?你好歹也算看了原版与剧场版的吧?要不要我给你分析一下碇真嗣的性格?说实话,我觉得你在做无用功,他根本不会来,况且我们的任务仅仅只是进入最终教条而已,最不应该的就是和剧情人物,特别是重要剧情人物扯上关系,不是我夸张,无论是r本部的情报人员,还是碇源堂,又或者是eb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毫无身份可言,我们突兀出现,而且具备常人不具备的战斗力,同时目标不明,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已经被监视着,你这样的做法……”

    “他在哭……”

    阿星似乎听到了罗杰的声音,但是他没听清楚,就继续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啊。”罗杰放下了酒壶,看着天空说道:“他在哭无论是原版,还是剧场版,或者是新剧场版,他都一直在哭泣,隐藏在那淡然和冷漠下的哭泣,他想要伙伴,他想要父亲,他想要能够保护他和关心他的人,但是什么都没给他,父亲只是拿他当成计划里的诱饵,伙伴的死亡,以及唯一能够保护他和关心他的熏的自杀,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只有满满的恶意,但是却把拯救世界,拯救别人的一切重担都负担到了他身上,但是……他只是一个孩子”

    罗杰用手捶了一下地面,顿时,整个教学楼都在微微颤抖着,他也不在意,拿起了酒壶就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已经病态了……无论是从世界本身,还是从人际关系,又或者是那所谓的人类补全计划,这一切都病态了,我不是来纠正这病态的,只是我看这一切不爽罢了,把一切重担,和人类存亡拿来欺压一个孩子,我很不爽,所以,我要继续等下去,我相信,他一定会来因为他心里弥漫着善良,隐藏着勇气”

    阿星沉默了一下,他忽然猛的抢过了罗杰的酒壶,就在他呆愣的目光里猛喝了几大口,这才说道:“你真他妈吝啬,这酒壶里至少有一池子的酒吧?都不分给我们喝一口。”话音落时,酒壶已经被罗杰给抢了回去,然后仿佛护着宝贝一样仔细查看着。

    而阿星就继续说道:“好,我不管你想于什么,反正只等今天一晚上,明天我就要带几个人开始去查探幻境,搜索情报,你可以于你想于的,或者自己那凉快那玩去,但是有一点你给我听好了队长,不要去独自去r本部不要去和使徒打斗若你答应我,我就放假给你,若你不答应,那不好意思,我会死死盯在你旁边”

    罗杰打了个寒颤,哈哈笑了几句,本打算揭过这话题,但是阿星一直死死盯着他,让他不得不满脸苦色的应承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所有人目光都是一动,向学校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因为在精神力扫描中,所有人都看到一个少年正拿着一口袋的食物,向着教学楼这边跑来,这个人正是碇真嗣。

    所有人都看向了罗杰,而罗杰则嘿嘿的笑着,很是得意,唯有阿星无奈的用手摸着自己的眼睛,轻声说道:“你又对了……每次都依靠你那诡异的直觉,把问题的最核心给找到与解决……这算是你得意的天赋吗?笨蛋队长……”

    说到这里,阿星才提升了声音对其余人说道:“好,明天开始,先好好休息两天,在这新东京玩一玩逛一逛,租一处房屋作为大本营,然后……”

    “再完成我们的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