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我为人皇

    楚浩在茫然发呆,他觉得自己是以个愚蠢得仿佛猪一样的生物……不,比猪更愚蠢,他为什么就那么做了呢?

    他本可以救回伙伴们的,他已经略微搞懂了这回溯之路的运行方式,那就是每拉回一个伙伴的灵魂,就要回到自己以前最重要的抉择里回首一次,经历那难熬的选择,但是……明明只要最后再熬过去,熬过那段心痛,那么一切都可以好起来,未来一定可以好起来……

    他……怎么就违背了过去了呢?

    伙伴们……我该如何面对你们……

    姐姐……好温暖的怀抱……

    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在他脑海里汇聚,让他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

    “好了。”

    张恒忽然浑身微颤的坐到了楚浩旁边,他努力的坐稳了自己,然后将以根折断的,之前在被阿瑞斯殴打时,从口袋里洒落地面的残破香烟,将那皱巴巴的烟嘴凑到了嘴巴上,就对楚浩说道:“喂,别发愣,帮我点一下啊。”

    楚浩被迫从那怀念于懊恼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没好气的看了张恒嘴巴上的烟屁股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回溯之路周围那满是坑洞的战场,心头一软,就弄了点火星给张恒点着了香烟,然后斜靠在身后的大岩石上说道:“你也……辛苦了。”

    “嗯,很辛苦啊,我告诉你啊,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张恒深吸了口烟,就咧开嘴哈哈笑着,然后仿佛炫耀一样的把当时与阿瑞斯大战几百回合,让阿瑞斯无可奈何的事情改编着说了以遍,而楚浩却是真切的知道,张恒……一定是拼上了性命去战斗,这就是他的伙伴,亦如他想要复活的那些伙伴一样……

    等到张恒都说完后,楚浩才低着头说道:“让你失望了,我……失败了,没有复活到任何一个人,都是我的错,我不该……”

    “说什么呢”

    张恒又用力拍了楚浩的肩膀一下,但是立刻,他的手掌就直接崩裂,鲜血直流,他皱了一下眉头也不在意,就直接说道:“我可是全程看到了你复活的过程哦,每一个过程我都看到了,所以……”

    楚浩沉默了半响,这才说道:“所以……让你失望了,本来我不该那么做的,我该复活他们的……”

    “你做得很对啊”

    张恒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接着他又用力吸了口烟,这才吐着烟圈说道:“你他妈做得很对不是讽刺,原谅我就是这么放荡不羁……好吧,认真些说,你当时若还是抛下了你姐姐,我会鄙视你,看不起你,而且绝不原谅你”

    “……随你。”楚浩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这两个字来。

    “随你大爷”张恒又吸了一口烟,猛的发现已经吸到了烟屁股,他无奈的丢掉了烟屁股,这才说道:“伙伴又不是只能够复活这一次,是是是,我刚才听你说了,这个回溯之路每复活一次,若是不成功,被复活的人需要等到一年后才能够再次复活,但是你想啊,我们可是在轮回世界啊,时间流速就不同,可能差不多三次左右的轮回世界,甚至都不需要,就可以再次复活了,而且下次啊,不要想着一次性复活他们全部,因为过去……太他妈沉重了,无论任何人都无法全部背负,从下次起,一个一个复活,或者一次复活两个也可以,只要我们还没死,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有活过来的一天,你说呢?”

    楚浩慢慢抬起了头来,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张恒,这才用他一贯的平静平淡语气说道:“什么时候……我居然需要你来劝慰我了。”

    说到这里,楚浩站了起来,抬头看向了天顶上的裂开道:“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到的人,这次失败,就下一次再来,只要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我就绝对不会绝望……也罢,就如你所说,我太贪心了,下一回就先从复活一到两个人开始吧。”

    “至于现在……就看中州队的了。”

    这片冥界位面碎片中,同样等待的人可不只楚浩与张恒,另一边,冥王哈迪斯可是比任何人都焦急,他悬浮在半空中,简直是望眼欲穿的看着天顶裂口处,甚至嘴里还持续念叨着,也不知道是在祈祷还是在骂人。

    而在下方,在瓦罗的石头屋中,珀尔修斯等人也都躲入到了屋子里,虽然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还有一只没了壳的蜗牛对他们怒目而视,他们却丝毫不在意,也同样看着天顶上的那道光芒裂缝。

    “你们说,他是在害怕吗?”

    远征军里的一个新人忽然问道。

    众人都看向了他,把他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时,另一个老年士兵才说道:“肯定是在害怕,他之前不是大叫主人吗?明明已经投靠了一个主人,但是为了活命又投靠了一个新主人,你们说若是新主人失败了,他还可以活下来吗?

    新人连连点头,不过好半天后他才回过神来说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也会死掉啊?为什么我现在丝毫没有什么担心的呢?而且你们似乎也不担心啊。”

    老兵敲了这新人的脑袋一下,看了看周围人道:“我不知道大家的想法是否如我一样,但是至少我有我的想法,我觉得吧…哈哈哈哈,能够让冥王哈迪斯这么一个神灵和我们一起去死,这想起来也不错啊,是吧?”

    这时,艾俄也说道:“越是富有者,越惧怕死亡,越是权利者,越惧怕死亡,越是上位者,越惧怕死亡,死亡是平等的,但是没死之前,我们和哈迪斯比起来是不平等的,他失去得比我们多得多,所以,他担心得也比我们多得多

    这话之后,众人都是无言无语,虽然是那么说,但是蝼蚁尚且偷生,他们心里也有着自己的期盼。

    另一边,在罗脱离封印的地方,罗散布的血海在这里凝聚,从血海中诞生出了大量生物,有强有弱,但是它们诞生后就开始互相吞噬,而不幸的是,林俊天与刘郁,再加上虚弱得比凡人还不如的宙斯与雅典娜,他们两人两神就被困在了这血海中央。

    “林大哥……之前那个是,林中小屋时的那个吧?”刘郁随手抛出了一张卡片,顿时就有一群精灵剑手出现,将正在冲向四人的以只八脚巨怪给分了尸,而这么做之后,刘郁就有些担心的问向了林俊天。

    林俊天的脸上也是担心,不过他勉强还隐藏得住,就宽慰的说道:“安心吧,现在队长比那时候强多了,更何况,之前飞去的那个身形不大,比林中小屋的那个要弱了许多,估计……队长可以赢吧。”

    刘郁顿时连连点头,接着他就瞟了宙斯和雅典娜一眼道:“话说……你们于嘛跑过来啊,我们可没有义务帮助你们,保护你们的说。”

    雅典娜只是微笑不语,而宙斯则是闭目不语,两个神也是要面子的,虽说……他们已经被打破了胆,吓破了胆,但是总归是能够保住多少面子就算是多少面子吧,而且时不时的,他们也在偷看天顶上的那条裂口……

    是生,还是死……

    整个冥界仅有的生灵们,都在关注着那条天顶裂口,忽然间,从那天顶裂口处有人影闪过,所有人几乎都摒住了呼吸,用尽自己的眼力看去,那个人形……

    身高不大,只有一个脑袋,两只手臂,身有双翼,正从天顶裂口飞向了地面,那是……

    郑吒回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