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胜利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但是胜利者……真的就是最强者吗?

    那怕是无魔位面的历史上,也有无数次是由弱者来取得胜利的,然后在书写历史时,他们想当然的标榜自己是强者,而失败的强则则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弱者,但是弱者就是弱者,强者就是强者,弱者要赢得对强者的胜利,过程绝非想当然的轻易,那往往是残酷而绝望的,那并非是如小说戏剧里那样传奇,也并非是如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那样浪漫,那过程其实是牺牲着一切去拼死一击的决绝

    “曾经的人类是如何的生物?”

    郑吒话音落时,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闪到了罗的面前,然后笔直一拳轰了上去,地风水火齐涌,并且这些地风水火都被巨大的力量贯穿依附,呈螺旋状的轰向了罗。

    罗却是毫无动作,任凭这一拳头临身,但是这一拳头虽然看似离罗只有分毫距离,却又始终打不到他身上,郑吒的速度已经是快到了极点,而且他并没有发觉自己停顿在原地,那怕是空间的凝聚,他也有信心在这一拳下打得粉碎,这是一种让人看得想吐血的感觉,明明距离那么接近,明明速度那么的快,却始终打不到他身上。

    而罗似乎满是回忆的样子,他随手一弓射出,郑吒那轰出的一拳就消失无踪,整个人也被狠狠轰飞。

    “曾经的人类啊……是垃圾,这并不是侮辱,与其说是侮辱人类,倒不如说是侮辱了垃圾二字……毫无任何能力,没有任何天赋潜力,智力不高,无法天生的去理解自然规则,那怕是教导他们,因为感知的局限性,也无法依靠自身大脑理解三维以上的空间感,除非将其数据化,公式化,更别提时间上的感官了,同时体内能量循环系统极端脆弱,除了能够满足自身那脆弱**的行动以外,其能量循环系统毫无对外攻击力,是一种类似鼻涕虫一样的智慧生物,这就是曾经的人类了,那是连垃圾的次世代地精族都可以嘲笑的生物。”

    郑吒停在了远处,他挥动手臂,消逝的手臂慢慢重新凝聚了出来,只是凝聚时间花费了好几秒,而他在凝聚出拳头手臂后,又一次冲了上来。

    “那你所说的古,那个人类,最后成为了你口中的最强者……他到达那一步时,是一种怎么样的弱者战斗?如你所言的逆袭吗?”

    这一次的攻击,郑吒依然是直直一拳轰去,依然是地风水火齐全涌,依然是形成了刚才那一幕,只是这时的郑吒并没有退却,反倒更加疯狂的加大力量,整个人更是疯狂的旋转了起来,那更深层次的空间结构,在这一拳下开始了粉碎。

    “不……是如你所说的,每一次挑战强者的战斗,都是以牺牲,以绝望,以执着,在逆境中那怕是扑上去咬一口,也依然要坚持的弱者……我所见证的弱者的逆袭并没有发生,古啊,你……是踩着无数伙伴的尸骨,继承了无数伙伴的意志,哭泣着,流于了你的血泪,带着他们的遗愿,拼死给了最强一斧头,在那时,你和现在一样,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成就了最强的实力,然后那怕陨落,也依然笑容满面……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人类古了。”

    罗摇了摇头,单手竖起了那法轮,顿时,空间,时间,物质,能量被凝聚为了一个圈,郑吒那旋转着的最强之力,就在这一个圈里不停冲击,但是……这丝毫妨碍不到他了。

    就在罗即将要展开下一次攻击时,猛然间,郑吒的身体燃烧,不,爆炸了起来,除了拳头存在,他浑身上下都粉碎爆炸,而这股爆炸自身的巨大力量形成了质一样的变化,推动着拳头轰开了时间,炸开了空间,粉碎了物质,席卷了能量,这一次,再不是地风水火齐涌,而是直接炸开了地风水火,炸开了这处位置所在的一切规则,整个拳头在霎那间就消失不见了,不,不是消失不见,而是巨大的力量直接贯穿了所有的维度,所有的维度都无法承载下这股力量,拳头……打破了虚空

    罗的法轮顿时爆碎,巨大的力量从他手臂席卷而上,这股力量虽然从总量来说,比起一个位面来确实并不庞大,充其量就是能够连续贯穿数十颗地球大小的星球的力量,但是当这股力量凝聚在了一个非常小的点上时,质变由此产生

    弱者……并不是莽夫,相反,正因为自己的弱小,所以弱者比强者更擅长学习,或者说,为了以弱者身份战胜强者,弱者不得不去学习,学习一切能够战胜强者的力量……

    郑吒自最终一战之后,他就不停的成长着,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弱者,他虽然战胜了复制体的他,但那是依靠牺牲与觉悟所战胜得到的一切,他并不会因此认为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他将永远以弱者的身份变强,所以,成长与学习,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

    真空创世,正是在他的这种坚持下,所得到的以个回报,而自领悟真空创世后,他隐约间觉得自己仿佛缺失了什么,诚然,真空创世的无限能量可以⊥他几乎无限的使用洪荒开天辟地,但是,这种长久的,持续性的能量,并不应该简单的只是一种能量,这和背着一共无限供能的电池有什么区别?

    他……似乎缺少了另一半关键点……

    而在见到罗时,关于曾经在林中小屋的那场决战记忆开始涌上心头,他回忆到了复制体的自己,然后在刚才的圣道升华时,他似有所悟,那……似乎就是他缺失的另一半,足以将这无限的巨大力量使用起来的另一半……

    “集中……或者说原暗宇宙终结……”

    郑吒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在那拳头后,他燃烧爆炸的身躯重新复原,只是除了拳头,别的身躯看起来都有些虚幻,类似于影像投影一般。

    “一个是产生足以推动一切的巨大力量,一个是将这巨大力量集中凝聚到最微小的一点,然后打出的一击,或许这股力量对于整个宇宙的整体来说很微小,但是在这一点上的力量饱和度,完全可以达到大宇宙开辟时的那一瞬间爆炸强度,这是宇宙开辟的奥秘,这是创造出了一切维度于一切规则的最初源头,若是以这样的力量,你……无法阻挡

    因为这力量已经凌驾在了一切的空间,时间,能量,物质,一切世间规则之上这才是……”

    “真正的洪荒开天辟地”

    “真是的……我愚蠢的挚友啊,这还仅仅只是你真实力量的一半,真正的洪荒之后……你又该如何寻到真正的原暗呢?只有宇宙开辟的力量,没有宇宙终结的力量,无法再度使用那最终的一招,你还是无法抵挡……不过……也罢了。”

    罗的身体在粉碎,在消逝,自他进入到这片空间以来,他在这个空间每一个维度,每一个时间点上的他,都被这凌驾一切的力量给打中了,而且他这一丝神念所凝聚的**,其代表的多元宇宙凹痕也被这一拳给抹去,郑吒说得没错,当力量在一个极小的,几乎不存在空间的极小点上凝聚出几乎无限的巨力时,这确实就是凌驾一切规则之上的力量了,因为一切规则都来自于这超越力量的爆发,一切都来自于最初多元宇宙爆炸的那一刻,这确实是足以威胁真正圣的力量,但是……这其实还不够……

    “这一次,是我输了,不过也让我开心了一回……”

    罗的身影在消逝,同样的,郑吒的身体也在消逝,他使用了超过他极限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代表他圣道的凹痕之前就已经是裂痕斑斑,此刻已经是濒临彻底粉碎,他……已经即将陨落。

    罗忽然微笑了起来说道:“再次与你相遇,看到你依然无恙,依然还是那时的你,我很开心,挚友……我是真心想看到那弱者的胜利,因为啊弱者也有变强与活下去的尊严的,就如同被世界捏在手心,仿佛蝼蚁一样的我,拼死打了他一拳,以弱者身份吼出的这句话时的我一样……”

    “活下去……不要变……”

    猛然间,在郑吒所代表的凹痕处,一个更加庞大,更加真实,更加凝固,带着战歌,带着绝境中战斗不休的挑战,这凹痕猛的挤入到了郑吒所代表的凹痕中,硬生生将郑吒所代表的凹痕给覆盖镇压,任凭那些破碎的痕迹浮现在了自身凹痕上,几乎在这一霎那,郑吒浑身的歌声停止了,而且他再也无法感受到目前所感受到的这一切,他的力量…

    回归凡人……

    在那无边寂灭的地狱最深处,罗那耸天立地的巨大身躯上,道道裂痕出现,而且他依然无所位居的站立着,连微微颤抖都没有一下,就仿佛这一切无可逆转的伤势并非出现在他身上一样。

    “值得吗……”

    一个若有若无,仿佛只是虚幻的女声响在了罗的耳边。

    罗忽然咧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有什么不值得的?我愿意,所以我这么做了,了不起就再赌输一回,就如同我错判了人皇时那样,那你呢?梦里的本能,为此而沉睡无数亿万年,若是无外力,还将继续沉睡沉沦无量量劫,你……又值得吗?”

    女声再没有声响,而罗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那样哈哈大笑,这片寂灭的地狱没有丝毫变化,唯有那镇压一切,庞大无边的巨大轮盘,依然在这地狱的天空上缓慢转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