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这才是弱者的战斗!

    郑吒自最终一战后就成为了轮回世界的最强者,而且他并没有傲慢或者自居最强,因为他根本不想要这最强,他只是想要和大伙一起回到现实里,回到和平与以前,他只是想要如此罢了。

    但是这轮回世界是如此的危险,他也可以预想到,在未来要复活伙伴必然是艰难重重,他不能够失败,这最强之名不是他的虚名,而是伙伴们用生命和信任换来的未来,他……绝不能够将之失去绝对

    虽然如此,郑吒也并不觉得自己就是最强,越是接触这个多元宇宙,他就越觉得自己弱小,而且,他的本心也从来都是如此的坚定不移,他依然记得自己曾经在轮回世界里的挣扎求存的时候,依然记得那恐怖,但是温馨的日子,依然记得在面对根本无法跨越的高山,那复制体的他时,是如何去战斗,如何去胜利的……

    他依然是以弱者的身份在战斗着,而且将会在复活伙伴的道路上一直战斗下去

    “你说你欣赏弱者反抗强者,进而成为最强的战斗,这符合你的圣道……在我看来,你纯粹就是无聊才这么去想,去说”

    郑吒在身上歌声爆发的瞬间,用尽全力吼了出来道:“你说的不是弱者的战斗这只是你想象中的龙傲天,你想象中的‘主角,的成长路程罢了所谓弱者的战斗是拼尽全力,踩着伙伴的血液与尸骨,用自己的头颅去顶着强者的拳头,然后用全力咬下对方一口的过程啊弱者……是以牺牲来赢得胜利的而不是逆袭赢得胜利的啊”

    声音落下,郑吒整个人也陷入到了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状态之中……

    这是一片浩瀚的光芒中,郑吒沉静的立于其中,他看到了多元宇宙,看到了光明天堂,看到了无底深渊,看到了寂灭地狱,看到了洪荒,看到了无穷多的位面,以及极少数星星点点的圣人凹痕……

    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所谓的时间长河,命运长河,冥河,这些在世间形容最伟大具现化的存在,在这里仅仅比小溪流大不了多少,甚至连小溪流都算不上,或许只是这一片光芒里的水潭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郑吒心里一片沉静,他自然而然就明白了他现在该于什么,沉下去,在这个宇宙留下属于他的痕迹,留下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留下他的圣道,圣痕,这里,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本质,所有的位面都将在这里诞生出最初的存在,而那些位面中的规则,有极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遗留于此的圣道们所给予,当然了,这样……仅仅只算是罗口中的伪圣。

    事实上,这就和那些位面所诞生的灵那样,它们极难挣脱出位面的束缚,而同样的,铭刻于此的凹痕,其实就相当变为了多元宇宙的灵,变相的成为了多元宇宙奴役之下的爪牙。

    那真正的圣呢……

    郑吒抬头向上看去,不,应该不存在上下关系,这里既非空间,又非时间,更无能量与物质,更不是什么精神海,这里的一切都是抽象的,仿佛是想象,但是却比想象要真实许多,这就是多元宇宙的本质,若是那些伪圣,唯有在刻印下自己凹痕的一次才可以见到,而若是真实的圣,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进入,这些信息在郑吒想的瞬间,就自动进入到了他脑海中。

    而真正的圣……并非刻印在这片赐予的地盘上啊

    多元宇宙是会成长的,最初只有一个小点,在未知的原因下进行了爆发,之后才产生出了整个多元宇宙,而那怕直到现在,多元宇宙也依然在成长中,不停的变大着,同时随着文明的增加,不同文明的充实,也让多元宇宙的规则在完满于增加中,若是把整个多元宇宙比喻成一个盘,那么这个盘就从最初的小盘,成长到了一块大陆大小的盘,而伪圣就是在这盘上刻印下自己的凹痕,盘的大小于厚实度决定了数目的多少,所以才有了圣位的说法。

    而真实的圣……

    在郑吒“看”到的上方,那并非是多元宇宙“盘”的所在,而是悬浮在盘之上,既依附于多元宇宙中,刻印下了自己的凹痕,但是又不为多元宇宙本身所束缚,类似于投影那样,也即是仅仅靠投影就刻下了自己的凹痕,自身却又并不被多元宇宙所束缚。

    莫名的,郑吒脑海里忽然迸发出了一个念头……那……若是能够彻底脱离这个盘,在多元宇宙之外刻印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完完全全的**于外,真正的形成自己独特的圣道呢?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念头,之前便已经提到了,这里既非空间,又非时间,更无能量与物质,更不是什么精神海,这里的一切都是抽象的,仿佛是想象,但是却比想象要真实许多,所以念头产生的同时,别的念头也在继续,他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或者说,他已经无法压抑下,本能必须完成的事情……

    郑吒觉得自己悬浮了起来,虽然他根本看不到自己,也不分上下左右,但是他并没有落到盘上,而是类似那些悬浮其上的凹痕那样,渐渐深陷了进去……

    我的圣道……

    就是我的信念,我一直以来的追求,挣扎出这个残酷的轮回世界,挣扎出这一切的不平于残酷,复活伙伴,带着他们和平,没有生命危险,幸福的回归原点……

    为此,我不惜与这个世界的一切阻碍战斗,那怕那阻碍有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强大,这…就是弱者的战斗了我将永远以弱者的战斗方式去战斗那是牺牲,那是信任,那是伙伴们寄托给我最强大的一切

    我……只是一个挣扎着的弱者

    渐渐的,随着郑吒越加明晰自身,这凹痕也越加的深入,只是……

    他还没有复活他的伙伴啊伙伴们给予我的最强称号,并不是让我用来成就自己的超脱啊

    我……受之有愧

    顿时,已经越陷越深的凹痕,仿佛破碎玻璃一样出现了许多的裂痕……

    下一瞬间,郑吒睁开了双眼,苏醒在了这片虚无之中,而从他身上冒出了属于他的圣歌,那是奋斗在泥泞磅礴中,那是在绝望中挣扎,那是弱者的咆哮,那是背负着信任与勇气,以凡人之身去挑战上神的勇气,那是踩着伙伴的鲜血,踩着伙伴的尸骨,也要扑上去咬上位强者一口的执着,那是不屈,那是永不服输的咆哮

    听到这一切,罗沉默了,隔了许久才说道:“愚蠢……你始终是如此的愚蠢,明明就是自己送死……却表现得这样不屈和坦率……值得吗?所谓的圣道,必然是最纯粹的精华凝结,你这样的迟疑,你……已经离陨落不远了”

    “当然…”郑吒挥了挥已经重新长出来的手臂,他看到了刚才看不到的一切,之前与罗的战斗仿佛近在身边,他推了即将中剑的自己一把,躲过了刚才那一击,从而找回了自己的手臂,而他就对罗说道:“当然值得啊我刚才就对你说了这就是弱者的战斗不要把弱者想当然的当成是龙傲天,想当然的当成是什么主角,什么都想不付出就战胜强者,你那不过只是更强者在弱小时的成长过程罢了既然是弱者,就要有弱者战斗的觉悟,我们弱者,总是以无畏,以勇气,以智慧,以及以牺牲来战斗的我死在这里,却保住了楚浩他们,保住了林俊天和刘郁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也会继承下我这弱者的意志,然后以弱者的身份来与你战斗,然后我们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总会有更重要的保护,以及更强的弱者来战胜你我们弱者啊……”

    “就是以这样的牺牲来战胜强者的啊”

    郑吒依然竖起双拳对向了罗说道:“现在开始第二轮,这一次,自最终一战后的再一次,那一次是伙伴们的牺牲来成就了我这个弱者战胜强者的童话,那么现在就换我来牺牲,然后让伙伴们……”

    “赢得胜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