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圣的战场(中)

    在一片无边漆黑中,这是一片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空间,充满着死亡的气息与寂灭的规则,更还有无边的恶意与沉沦的邪恶在其中肆虐,若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出现在这里,最多数秒时间就会被侵蚀成难以形容的邪恶之物,从精神到**全都转变为另一种生物。

    而就是在这无边漆黑中,浩瀚的光芒迸发了出来,两个人类在那光芒中战斗着,围攻向那光芒爆炸波动的最核心处,那是一个身高上百米,三头六臂的一个人形生物。

    “……就是这里我要发动了,正体的我,活着回去,照顾好她,然后……下一次与你一战时,我这力量就不再是不可控的了,所以……变强给我看吧证明你所要守护的,比我要毁灭的还要重要得多吧”

    “原暗宇宙终结”

    “寂灭元点”

    顿时,无穷量浩瀚的力量集中在了一小点上,一瞬间而已,两个人类中的其中一个就被湮灭在了这一个小点上,而这还不是终结,无法形容的拉扯力从中透出,这一片无边漆黑的空间里,漆黑,死亡气息,寂灭规则,乃至无边的恶意与邪恶都被拉扯了进来,同时,这个小点向下坠去,越来越深入,向着真正的底部,一块若隐若现的巨大轮盘所镇压的最底层,号称地狱的封印监狱深处落去。

    “……我明白了,我会活下来……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可是比你要强了啊”

    另一个活下来的人类大声咆哮着,混合着血液,泪水,以及一种认同的味道,这个人类疯狂的向上冲去,但是……这一个小点的拉扯力太强太强了,他虽然不至于也一同坠落,但是依然倍困在原地,根本无法向上腾挪。

    而身处在那颗小点的中心处,百米高大的三头六臂人形却是叹了口气道:“这是多么的相似啊……亦如当初的天皇与东皇,明明是如此相反的人格,明明各自的理念也是如此的矛盾与不同,却依然是生死相托,我该说这是宿命吗?你们两个啊……就仿佛当初那个白痴那样,古,你后悔过吗?现在的结局,可是你当初想看到的?”

    “我说了,我叫郑吒,滚你妈蛋的古我古你大爷”人类还在疯狂挣扎,而语言也不甘示弱。

    “呵呵,我的大爷嘛……不是已经被你劈碎了吗?也罢,这次的战斗我很开心,能够再遇故人也好,能够见证这种宿命也好,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如反面的你所说那样,继续变强吧”

    百米高的人形忽然双手一挣,居然挣脱了那小点的拉扯,升腾到了与人类同样的高度上,然后立起了一只手臂,握手为拳,狠狠一拳打在了人类身上,巨大的拳头狠狠将这个人类给打飞了出去,而它自己则随着拉扯向下坠落,最终消逝在了这一片空间之中,留下的只有它最后的话语……

    “努力变强吧记住了弱小是罪这个多元宇宙中,傲慢不是罪,无知也不是罪,追求梦想更不是罪,真正的罪只有一样弱小所以……”

    “变强给我们看吧”

    那一战,人类活了下来,带着被敌人一拳救回的屈辱,活了下来……

    而现在……

    郑吒已经化为了潜龙变形态,他已经使用了洪荒开天辟地,而且还在洪荒使用的情况下进入到了最强最顶点的状态,真空创世,他立于了凡物的最顶端,看到了最细微的粒子流,他眼里的世界已经呈现出了量子态最基本的形态,他甚至可以根据这些粒子流来看到过去,世界已经在他面前彻底呈现出了真实。

    但是,他看不透眼前出现的这个七米高度,三头六臂的存在,任何粒子流到了它身边时,全都归于了寂静,不,与其说是归于了寂静,倒不如说所有靠近它时,所有微观粒子流全都受它控制了,然后呈现出了不同的流速形态……

    “很疑惑?”

    三头六臂人形低沉的嗓音开口道:“也难怪了,你始终是凡人眼光,从古至近,能够在凡人层次达到你这样实力的,虽然不多,却也是有的,如你们人类最早的领袖,昊,以及指引了昊的那几个人类先知,他们也都有过这个阶段,能够看到,能够想到,能够明白,却无法达到与触摸,这或许就是你疑惑的来由了。”

    说话间,三头六臂人形猛的伸手一握,在郑吒眼中看来,粒子流居然倍它握在了手中,然后产生出了让他难以理解,以及难以形容的变化,那并非物质,能量,空间,以及时间上的变化,若真要形容的话,更仿佛是规则性的变化

    “……被……镇压的这亿万年里,我也时常看着这个多元宇宙的变化,或许是偏见,或许是长久以来所养成的世界观的影响,我起初并不认为仅凭人类,能够产生出响彻这个多元宇宙的文明来,就如当初的万族,当文明进步到了高级层次时,总会产生出无数的分支,每一个分支都足以⊥一个种族全力以赴都还不够,如吾所创造的阿修罗与巨人两个种族,以及它们所产生的繁衍分支,一直注重于战斗,但是我们对于材料,物质,以及相关科技的发展,依然是领先万族的,但是除了这些,别的科技分支,我们就懵懂无知了,这样的情况几乎就是我们万族的真是写照。”

    “但是,事实出乎我的预料,我总算是明白当初那几个人类先知,为了让钧赢得多元宇宙第一智者,他们牺牲时所说的那番话了,人类正因为其弱小,正因为其毫无天赋,所以也才有了无限多的可能性,作为弱者而战,作为弱者而存在,作为弱者而奋斗,然后……作为弱者而称霸天地,你可能并不知道……”

    就在三头六臂人形沉稳的说话时,郑吒已经一声大吼,咆哮中冲了上来,开先一拳直接轰去,巨大的力量贯穿始终,以为起点,一拳贯穿了无边无际的空间,地风水火齐涌,然后……打在了三头六臂人形竖起的那盏灯上……所有力量无踪无迹,消失不见了。

    “……你可能并不知道,真正让我决定加入到你的身边,与你一同反抗天地,反抗万族的,并非是你那句伙伴……或许也有一些,但是真正的主因,是因为我想看看,作为弱者所能够达到的极限,是否真的可以视线弱者的称霸,这符合我的圣道,战斗的圣道可不仅仅是以强凌弱,也有可能是以弱者的力量来赢取胜利,这可以完满我的圣道,当然了,还差一些,毕竟,现在还不算是你们人族真正赢了。”

    “接着刚才的话题。”

    说话间,三头六臂人形举起其中一条手臂上的长剑向着郑吒轻轻一挥,霎那间,郑吒猛的闪现,而在刚才他所立方位,空间被斩断,露出了那其中茫茫一天的位面虚空……

    “让我惊奇的是,人类的文明真的发展了起来,而且就如你们的人皇告诉我的那样,除了气运共振,他绝不插手其中,然后,从无数位面中开始,茫茫的历史中书写,人类以弱者,以最没有天赋,最没有实力的存在,一步一步发展,无魔位面中,举起了石头砸向地面,用石块,木棒,长矛围猎那些实力远超过人类的生物,有魔位面中,从被奴役,被当成食物,被差点灭绝的境地,高举火把,牺牲不休,一点一点累积出斗气,魔法,真元力……等等力量,将圈养人类的异族,一点一点碾碎屠杀……”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人类创造出了无穷量的文明来,机械的,生物的,进化的,能量的,符文的,精神的,灵魂的,意志的……你们,囊括了万族的文明领域,你们……以最弱的身份站到了最强之座,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佩服你们,古,人类,天底下独一无二”

    “但是”

    三头六臂人形猛的将手中的长剑与长戟,降魔杵与法轮,长弓与灯相撞相交,霎那间,以它为中心,血色,岩浆,火焰,这一切仿佛画布渲染一样,快速的向整个天地八方感染传递了去,这一片冥界正在被转换

    “我曾经告诉过你的那句话,弱小是罪我现在要前进,而你挡了我的路古,让我看看在亿万年后的现在,已经道解三分的你,你的正面……”

    “是否正义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