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圣的战场(上)

    什么是圣?

    就郑吒所得到的信息,以及他实力达到现在层次所产生的感悟等等,他所知道的圣,是一种超脱者的境界。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不存在永恒不灭的存在,那怕是恒星也有熄灭的一天,那怕是宇宙也有消逝的一天,所谓的永恒不灭本身就是一种悖论。

    郑吒在以前也是如此认为的,直到他在这主神空间中经历了许多世界,看到了许多存在,了解了许多真相后,才知道有所谓的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

    当然了,这些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也有许多的不同,首先最常见,也是最弱小的就是一个位面里诞生的灵,一般来说,无魔位面只有最早起才有灵,而且很弱小,基本上在度过位面早起后就会消逝,即便还有残余,也绝不会为外人所见,几乎陷入到永恒沉眠里,几乎就和不存在一样了。

    这一类的灵,包括了天生灵,自然灵,以及信仰灵,严格来说,那些位面里的各种神灵,只要不超脱位面本身而存在,那么都是所谓的信仰灵,仅仅相当于众多生灵的一种,虽然这些信仰灵张口闭口叫别的生灵为凡物,但是它们其实也是凡物而已,只能够说这一系的灵寄生依托在位面中,汲取位面本身的能量以及规则而存活,本身新陈代谢有了外界的给养,所以才显得了永恒不灭,但实际上当位面灭亡,甚至位面发生剧烈的灾变时,这些灵的唯一下场就是陨落,所以它们只能够算是近似永恒不灭的。

    永恒不灭有一个最关键点,那就是自身新陈代谢问题,也即必须要有可以一直汲取的外界能量来源,而且自身也要能够汲取,只要满足了这两点,那么就可以达到近似永恒不灭,而除了那些灵以外,在郑吒所接触的许多位面中,他也看到了更多的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无一例外的,这些存在都是进化自身,从而达到的近似永恒不灭。

    譬如魔法师,譬如修真者,譬如斗气修炼者,譬如……各种各样的不同体系,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随着越加强大,不停的进化与修改自己的生命因子,同时在体内形成稳固的能量循环体系,用以代替脆弱的**物质转换能量体系,也即代替或者进化本身的消化系统,同时让自己的生命因子,基因什么的可以持续的更新与再生,然后一举超越普通生命,成为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

    但是这些所有的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包括了灵与自身进化者们,他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局限性,那就是对外界能量的依赖,无论是灵气,还是位面本质,还是信仰,或者核能也好,正反物质能也好,甚至更夸张的能量也好,他们都依赖着这些能量,而只要对外有所依赖,迟早有一天,那怕是亿亿万万年,这些能量也有耗尽的一天,因为能量总量是不变的,而多一个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那就多一份消耗,迟早有一天,这些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也会死亡。

    而在这些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之上,还有一种超脱者,这种超脱者在无数的位面里,在无数的近似永恒不灭的存在口中流传着,他们的称呼有许多,神上神,圣人,圣,超脱者,隔界者,永恒者……描述的都是他们,当然了,描述这么多,但是其中最多的还是一种……圣。

    圣指的就是这群真正的永恒不灭者,因为他们已经不假外求,他们已经自身混元,他们已经可以独世而存在,位面灭,他们存,世界灭,他们存,万物灭,他们存,这就是这群超脱者了,他们再不需要任何外界的能量来维持自身,因为他们自身的最核心就足够供应起他们的消耗与维持,足以⊥他们亿亿万万年的存在下去。

    关于圣是如何成就的,郑吒已经有些了解,事实上,他就已经半步踏在了这个临界点上,当然了,毕竟还没成就过,所以他也算是一知半解,不过他知道要成就圣的最核心条件,那就是让心灵之光极度进化,然后与自身合一,以自身为混元一体,自身就是自己的天,自身就是自己的地,自身就是自己的世界,然后由心灵之光来提供自身所需维持的能量,如此,永恒不灭的道路就尽在眼前,如此,圣之名才算是名副其实

    正因为如此,所以圣才是所谓的超脱者,才是所谓的神上神,才是所谓的永恒不灭,而圣与圣之下的所有生物都是不同,因为最核心的问题,圣其实已经不算是生物了,那是真正的进化达到临界点之后,已经超脱出去的超脱存在,因为一个圣其实就可以算是一个世界,你若是与圣战斗,那么你不是在与一个人或者一个生物战斗,你是在与一个世界战斗。

    在创造出真空创世这一招之前,郑吒已经与圣战斗过了,但是都不是真正的圣的本体,但是每一次与圣的投影或者某个分身战斗,都让他憋屈到不行,种种细节暂时不表,只是每一次战斗他都觉得自己十成力量发挥不出五成,而且关键点是……对方怎么都打不死啊打不死啊打不死啊打不死啊打不死啊……

    直到他创造出了真空创世,才知道了为什么会如此,因为一旦成圣,第一件事就是在多元宇宙铭刻下属于一个圣的最初也是最终的痕迹,这种铭刻并不是圣刻意或者主动的,而是一个圣本身,便已经属于这种铭刻痕迹范围了,这是在多元宇宙弦上所发生的动作,若是把整个多元宇宙看成平面的膜,那么每一个位面都是一个点,在膜上形成的凹点,这是位面存在的本质质量,大于了整个多元宇宙的虚空部分的质量,类似于挤压一样的在多元宇宙膜上留下的痕迹。

    而圣……也同样在多元宇宙膜上留下了痕迹,而且其痕迹比位面的痕迹要明显与大得多

    真正要杀死圣,除了要毁灭他的**以及一切存在以外,连同这个痕迹也必须要抹去,否则,圣便会在不久之后由这个痕迹中重生出来

    而且不单单如此,在与圣战斗时,除了那些明面上的攻击以外,还要时刻受到这个圣所铭刻的痕迹的侵袭,简单些说,就是圣之所在,会将其所在转变为与其属性相同的多元宇宙凹坑痕迹,而这,其实就是圣出现时,必然会天地齐鸣,产生出符合其圣道的声音或者歌声的缘故了,那根本不是所谓的天地齐恭贺,这不过是圣在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那其实是这个位面,这个宇宙在呻吟,在痛哭,在绝望,在求饶的声音啊

    圣之下皆蝼蚁,这并非是虚言或者恐吓,而是真正的,由无数非圣存在挑战圣后,所发出的绝望之言

    郑吒的身外化身在轻轻颤栗,既是恐惧,也是兴奋,这是自他创出真空创世后,第一次与真正的圣战斗,而且还是圣中的高位者,超脱者中寻找到了更高层次超脱道路的上位存在,这样的存在在圣中都是主人或者领袖一般的角色,数量稀少得在整个多元宇宙中都算是珍惜保护动物,不,已灭绝生物那样的存在,要说他不恐惧是不可能的,而兴奋也可以理解,毕竟实力达到他现在的层次,可以说在超脱者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他全力战斗了,这是他好不容易才遇到的战斗对手,怎么可能不兴奋?

    所以他也没出手,任凭这座巨山演化,从中孕育出足以承载罗一丝神念的肉身,实际上,他要攻击也没用,那怕是把这个冥界碎片给毁掉,估计也根本无法阻止其出世,与其如此,倒不如奋力与之一战,从正面将其击败,岂不快哉?

    能赢吗?不,另一个说辞是……会死吗?

    自最终一战,自林中小屋,自仙人之师,自虫族之母……再一次的,郑吒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一样

    “快点,快点,再快点,仅仅只是利用粒子微观纠缠态上的共振所形成的能量体,可能一动手就会被打爆……很不错啊,这一招,借鉴了曼哈顿博士的灵感,只是终究不是本体……”

    当融化的巨山中隐约开始出现声响,那是一种低沉的铁血之声,仿佛是战斗民族上战场前的祷告,或者是在血战中绝望时的战歌,充满着威严,血色,以及无穷量的不甘与奋战,这歌声从那血色融化的山之茧中慢慢响彻天地。

    而光芒郑吒则抬头看天,看着那天空裂开的地方一动不动,也不知道隔了多久,当整座山猛的爆碎,一个身高约莫七米左右,三头六臂,每一个头都是一种表情,一个头是愤怒,一个头是平和,一个头是悲悯,而六只手臂则分别拿着一把长剑,一把长弓,一把长戟,一把降魔杵,一盏灯,以及一把法轮,自它出现瞬间,从它脚下就燃起了血红色的火焰,仿佛血红色的云朵一样托起了它来,更还有无边的血液从它蹦出的地方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在林俊天刘郁二人被困处,在回溯之路门口,刚从里面拖出了楚浩处,以及就在这血山前,三个光芒人形猛的向上冲去,闪烁间就冲入到了那天顶裂开处,紧接着,一个三米多高,身有双翼,浑身肌肉纠结的人形从上落下,这三个光芒人形就冲入到了这个双翼人形中,下一瞬间,郑吒的咆哮声就响彻了整个冥界。

    “罗林中小屋那一拳之仇”

    “我来找你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