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巅峰

    张恒复原得很慢,事实上,阿瑞斯已经打到了他复原的极限了,简单些说,继续打下去,他绝对是死定了,此刻的他浑身修复得很慢,看起来整个人非常凄惨,鼻青脸肿,肿胀的眼睛努力睁开着向前看去。

    那光芒人形就是郑吒的样子和体形,只是看起来不真实,有些像是光芒的映像投影,不似真人,但是却实在的用手握住了阿瑞斯的手臂,这却又像是真实的那样,一时间张恒也不知道眼前这人是否真是郑吒了。

    “从微观世界来看,生死幻灭都有了另一种解释,世界线,时间线,因果线在我眼前平平铺开,我看到了你们的话语,看到了你们的决定,也看到了你们的牺牲……很好。”

    光芒郑吒说话间,握着阿瑞斯的那只手向上轻轻一抛,巨大的力量甚至贯穿成了向上的直流飓风,差点将张恒都给刮上了天空,而阿瑞斯恐惧无比的大声咆哮着,浑身的神性,神力,神火都爆发到了最强境界,但这依然止不住他被抛起的情况,就仿佛是蝼蚁被龙卷风卷上了半空,一切都是如此的身不由己。

    紧接着,郑吒握手成拳,向着天空遥遥一拳,巨大的力量从下向上贯去,张恒只看到这里,就觉得身体猛的一沉,然后以光芒郑吒所站位置为中心,整个地面塌陷了下去,若是从高空看去,这一块方圆约莫十公里范围的土地,整个向下塌陷了至少五米左右,而巨大的力量向空爆发,首当其冲的就是战神阿瑞斯,这个已经点燃神火,打得张恒连反抗一下都不能,实力比以前高出十倍的真正神灵。

    在接触到这股巨力的瞬间,阿瑞斯体表外的神光先一步消散,然后那神体破碎化为无形,再是神魂想要逃跑,但是这无形有质的存在也同样被混在了浩瀚如海的力量里动弹不得,短短一眨眼间也同样消散,到最后,只剩下金光一片的一团火焰,火焰里有着丝丝的血色与厮杀吼叫声,而这团火焰似乎抵抗得稍久了些,在这巨力中也依然燃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火焰自暴露之后就慢慢缩小,慢慢消散,到最后也终究是消散不见了。

    就在张恒的注视中,那让他无能为力的阿瑞斯,就这样轻松无比的被一拳打得了消散,天上地下再也找不到他任何存在的痕迹了。

    张恒看着这一幕只是沉默,再不复之前的那种震撼,他看到阿瑞斯消失后,就努力翻转身体看向了回溯之路,而光芒郑吒叹了口气,单手一挥就让他转向了回溯之路方向,同时一道光芒闪过,光芒郑吒就立在了那回溯之路的大门口,紧皱眉头看向了大门内。

    张恒心里陡的一跳,强笑问道:“怎么样?楚浩……楚浩他已经消失了吗?”

    光芒郑吒呼了口气道:“人还在……在我眼中看去,他正处于世界线,时间线,因果线的重要交叉点上,很奇怪……按道理来说,这应该算是抹杀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总归是活了下来,但是很遗憾,他复活同伴失败了,如果没有足够打破世界线,时间线,以及因果线的实力,又没有借助主神处消耗的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所提供的保护,他根本不应该回首过往的算了,如你所说,牺牲的勇气,也算是为难他了我现在就去救他回来。”

    话音落时,光芒郑吒就化为了一条流光直冲入到了回溯之路里,顿时,整个回溯之路仿佛承受不起光芒郑吒所携带的庞大能量一样,那巨大的门扉开始了颤抖,然后慢慢出现了裂痕,裂痕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另一方面,在瓦罗与冥王哈迪斯的战场上,随着天空裂开,无量光芒下落,一个光芒人形也出现在了这里,这个人形的外貌体形居然和已经出现在回溯之路那里的郑吒一模一样,他出现之后就奇怪的看着地面上的那栋小屋,以及小屋门口露出一个头的超大型蜗牛,然后又看到了诸神之战位面的剧情人物们,最后他才皱着眉头的看向了天空上那巨大的金桥,以及被金桥镇压在下的冥王哈迪斯。

    “这个东西……气息和东皇钟很像啊……”

    光芒郑吒皱着眉头数秒时间,接着就不再管这个东西的气息问题,直接冲上,一拳就把这金桥给打得粉碎,同时从金桥上一道血红色雷电爆出,仿佛蛇一样想要窜逃,却被光芒郑吒直接给捏在手上轻易粉碎,再之后,光芒郑吒就要一拳打向冥王哈迪斯,这一拳若是打实了,十个哈迪斯也是死定了。

    “不要杀我我有死亡神性,我有这冥界的权限,我可以帮助你把冥界还原回奥林匹斯位面”

    生死危机下,冥王哈迪斯的精神无比敏锐,当光芒郑吒出现,直到郑吒挥拳攻击金桥时,他第一时间就大声吼出了这样的话语,根本没有尝试去攻击,反击,或者逃跑,而直到他把这话吼出来时,郑吒的拳头已经几乎贴到他的鼻子尖上,这看似普通的一拳,连一点微风都没有掀起,却直接让哈迪斯满头大汗,几乎整个人都快要被吓尿了一样。

    光芒郑吒这一拳终究没有打到哈迪斯的脑袋上,他慢慢收回了这一拳,有些兴趣的看了哈迪斯一眼,又看向了地面众人,这才对哈迪斯说道:“照顾好下面的人,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死掉,记得了。”

    哈迪斯如蒙大赦般的连连点头,而光芒郑吒也没有任何迟疑,浑身光芒一闪,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

    而就在光芒郑吒分别出现在回溯之路与瓦罗战场上时,在冥界的另一端,一座巨大的人形山峰,正在大踏步的向回溯之路方向奔去,而它奔跑过的地方,地面上都涌出了鲜红色的岩浆来,这些岩浆中时不时跳出一些怪物,无一例外的,这些怪物都是浑身鲜血淋淋,样子都是无比狰狞,看起来就仿佛是从地狱深处跑出来的恐怖恶魔一样。

    而当天空裂开,巨量光芒直涌而下时,一个光芒人形也闪烁间出现在了这人形巨山面前,也不说话,也不搭理,光芒人形直接一拳向人形巨山轰了去,一拳间就形成了剧烈无比的风暴,风暴甚至被拳压席卷拉扯,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至少有数千米大小,完全可以用肉眼看到的巨大拳头轰向了人形巨山。

    而人形巨山却根本不管不顾,甚至连抵挡一下都没有,只是发出了一声非常恐怖的咆哮声,从人形巨山身上就涌出了如同太阳一样刺眼的血红色能量层来,这血红色能量层直接扩散了出去,就如同原子弹爆炸后所产生巨大波动一般,以人形巨山为中心扩散了出去,巨拳与血红色波动就这样撞击在了一起,霎那间,仿佛天地都暗淡了下来,整个世界一片沉静,直到数秒后,巨大的声响才冲击向了四周,但是巨拳与血红色波动都同时彼此湮灭了。

    “古……让开我没功夫搭理你这次的破界不过是无聊时的兴趣之作,那怕成功,也不过只能够寄托下我的一丝神念,于大事无用,在这之前你如果赶来,我很有兴趣和你一战,无论成功失败,对我这个囚禁了无数亿万年的生灵来说,都足以⊥我开心一下,但是现在……滚开否则不要怪我不念当初的情谊”人形巨山低沉的发出了声响。

    而光芒人形正是郑吒的形象,他皱着眉头看向自己消散粉碎的一只拳头,然后才看向了人形巨山说道:“罗少他妈和我套近乎,当初的情谊?你是指在你企图脱离地狱时,在林中小屋位面杀掉的我的同伴们吗?咱们的帐还没好好算算,当时我对你无能为力,不代表我现在对你无能为力,还有,我他妈告诉你几十遍了,我叫郑吒,不叫古

    人形巨山沉默了,好半天后才低沉的说道:“愚蠢看不出彼此实力的强弱,亦如当初的你那样愚蠢激进但是很可惜,现在的你可没有背负那无穷量的血色气运,所以我真的很好气,当我真心决定要灭掉你时,你到底该怎么样活下去……人皇?还是天庭?我想,能够少掉一个正面,他们或许也会很乐意吧?毕竟,你和他们可都不怎么对付啊

    话音落时,人形巨山忽然整个团缩了起来,从山岩上喷出了血色的岩浆,将整座山都包裹了起来,整座山的岩石也渐渐融化,凝聚为了一团,仿佛血色心脏那样一缩一跳,就仿佛有什么绝世凶胎在其中孕育那般。

    “古……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反应,我也很期待你到底该怎么战胜我,那怕只是我的一丝神念所寄生的投影,或者……你真以为你现在这样连投影都算不上的身外化身就可以阻挡我了吗?让你的真身前来面对我吧既然你不让开,那么……”

    “就让你陨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