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牺牲的勇气

    张恒发现,要使回溯之路大门不关闭,唯一的办法就是提供其能量,与其说是他的不停复活支撑住了大门,倒不如说是大门借着不停杀死他来抽取其生命能量,而这能量又间接的由绿色橡木面具来提供,由此才能够支撑着大门不关闭。

    而他,是可以看到回溯之路里,楚浩所经历,所看到的一切的,那些画面仿佛不是由肉眼所看到,而是直接透过精神直接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中,他看到了楚浩的诞生,他看到了楚浩的过往,看到了那相依为命的姐姐,看到了那待他如亲子一样的年老夫妇,看到了那小镇里的无辜善良的人们,看到了c组织如何追杀他和他姐姐,他是如何熬过童年,如何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同伴,又是如何牺牲了那些同伴……与他的心。

    这样一步一步的成长,一步一步的变强,一步一步的和剩余的兄弟姐妹们创造出了叛逆者组织,一步一步的变成了沉默寡言,只将坚强一面表露出来,仿佛冷血无情的他……

    张恒沉默着,一直沉默的看完这一切,直到那最大的改变发生时,那是叛逆者组织已经成立后的某一年,地球上某处爆发了模因,那是名为‘蘑菇,的模因,是非常难以形容,非常难以理解,甚至无法去相信与想象的模因,一旦彻底爆发,一旦解除的人群变多,整个世界,人类,所有生物,乃至地球都将化为虚无。

    那是一场赌博,以他的性命,以他伙伴的性命,以他姐姐的性命,以整个人类世界的存在为赌注所进行的一场赌博,本来应该必输的一场赌博,但是以为回溯之路的缘故,让现在的他暗中进入到了那个世界,参与到了这场赌博中,然后……

    这正是张恒现在所看到的一切,他看到楚浩已经召集齐了伙伴们的灵魂,这已经是回归回溯之路入口的最后以段了,摆在楚浩面前的两条路,一条是如同原本时间流上所发生的那样,暗中帮助那时的自己,最后封印模因,于掉所有阻止的c组织成员。

    而另一条路……他可以拯救他的姐姐,他的亲人,一直保护着他,温暖着他,仿佛母亲那样的角色,他心里最大的柔软,他内心最大的禁忌,他……可以拯救她的。

    在这一刻,甚至连一直攻击张恒的阿瑞斯都停下了手,他和张恒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楚浩的抉择,看着这个哭泣的,卑微的,内心懦弱的凡人的选择。

    “拯救她啊拯救你自己的心啊白痴队长,这个世界没了谁都可以转动,但是没了她,再一次失去她,而且是你的手葬送了她,你还可以不堕落吗?不要去管那些大义,不要再去管任何事,不要去管这个世界会怎么样,我撑着这个大门,我一定……可以支撑到你回归,所以,去救下她啊”

    张恒不顾一切的大声咆哮着,他已经看得睚眦俱裂,在一直粉碎身体的无边痛苦中,有最大的力气咆哮着吼出了这番话,他想把他内心传递给楚浩,恍惚间,恍惚间……

    在那遥远得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无数亿亿兆兆年前,在那天地初开,混沌未分的年岁里,恍惚间,他已经不是张恒,恍惚间,他觉得是以个随天地而生,却因为出生晚了而没有汲取足够养分,所以显得非常弱小的先天生灵,恍惚间,他在一次捕食的战斗中被重伤,然后被一个后天的垃圾弱小“食物”给救下……

    恍惚间,莫名的记忆涌上心头,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记忆,什么是幻想,只用最大的吼声叫出了内心已经埋藏无数年岁的话语。

    “好为了你自己而活啊你不要再为了守护别人而牺牲自己了啊”

    “这样的弱肉强食的混沌,这样残酷的,黑暗的,没有了你的世界我要将这个世界毁灭”

    在回溯之路的画面中,本已经痛哭着仿佛做出了决定的楚浩,他猛的跑向了模因爆发范围里,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杀入到了最核心,然后抱住了那个已经闭目待死,还满脸微笑的女子,在这一刻,世界线……时间线……因果线……改变了

    “哈哈哈哈果然是如此,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到最后不也是如此的虚伪与伪善吗?从一开始就选择自己不就好了,还假惺惺的说要拯救所有人,这样的伪善……”

    阿瑞斯却是仿佛看到了极好笑的笑话,或者说因为他背叛了奥林匹斯诸神,而见不得光明,见不得善良,总是期望别人也变成自己一样的黑暗与罪恶,以此来得到平衡,他就在那里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就打算再继续攻击张恒。

    开始当他看到张恒时,在那碎肉复原为人形的瞬间,他浑身都颤栗了起来,张恒的眼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他无法用语言来仔细形容,只知道他在恐惧,明明是在不停死亡的凡人,明明是那怕完好也无法伤到他分毫的蝼蚁,可是那眼神……

    “不要嘲笑一个男人牺牲的勇气啊,阿瑞斯……我会杀了你的。”张恒静静的看着阿瑞斯,在不停粉碎与复原中,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阿瑞斯倒退了一步,然后猛的涨红了脸色,大声咆哮道:“你这个凡人,你这个蝼蚁该死的凡人,你们难道就不能乖乖的去死,不要这样来麻烦我们神灵吗?你难道没看到吗?你的队长,这个伪善的凡人,因为在地狱之路上回首过往,现在已经消失在时间线上,因果律中,很快的,他的一切痕迹都将消失,你再也不会记得他,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啊我要杀了你”说话间,他已经爆发了他最大的力量,浑身光辉闪烁,神圣的威严,这样神灵的容貌与形象,化为了疾光轰向了挂在回溯之路大门上的张恒,一次一次,将张恒给彻底打成肉泥,让张恒再也吼不出任何的话语……

    同时,在回溯之路里的楚浩影像,楚浩的身影果然开始了淡去,仿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抹去了一样,渐渐的越来越淡,不过这个时候却有一种未知的力量维持着楚浩最后最基本的存在,强行扭曲着世界线,时间线,以及因果律上的存在

    这力量是张恒,阿瑞斯,乃至楚浩本身,或者这个位面几乎所有存在都无法感知到的,不光是他们,乃至是整个多元宇宙看着这一切的伟大浩瀚存在们,他们都无法感知与想象的,唯有极少数极少数的存在才真切的感觉到了,而这样的存在……在这个位面中就有唯一一个。

    “这是……这是……”

    那人形山峰上,代表人形眼睛的部位猛的打开,道道血红色光芒从眼中透射出来,同时,在距离这冥界位面的极遥远处,那代表这死亡,归宿,安息与寂灭的真正所在,多元宇宙对于死亡,寂灭的具现所在,在一处巨大轮盘压制下的某处所在,一个头生双角,三头六臂,浑身鲜血流淌的巨大人形生物站立了起来,自人类历后,被放逐此间之后,这位存在第一次如此的动容,也是第一次如此激烈的动作,丝毫不顾及因为他的动作,而爆发出的能量波动,导致了他的族人死伤惨重,他现在一切都顾不得了……

    “世界……怎么可能,世界怎么可能是人类……”

    人形山峰根本顾不得他脚下的魔法阵,以及还在被抽取能量的宙斯,波塞冬,雅典娜这三个还活着的神灵,他直接拔脚就离开了魔法阵的范围,也让魔法阵整个失效,与此同时,这座巨山所在开始涌出了鲜红色的岩浆来,而人形巨山头也不回,大踏步的向着回溯之路奔去。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阿瑞斯疯狂咆哮着,疯狂的殴打着张恒,事实上,他和张恒都没发现,回溯之路的大门已经停止了关闭,只是两个人都惯性的依然立在那里,直到阿瑞斯打得累了,拧着神智都几乎陷入到昏迷中的张恒,就立在那里不停喘气,然后,他听到了张恒那还没停止的话语,将他的怒火再一次点燃……

    “……不要,不要嘲笑……一个男人牺牲的勇气……”

    阿瑞斯再一次疯狂咆哮了起来,举起张恒就要往地面上掼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顶端猛的裂开了,巨量,无穷,浩瀚的光芒从那天空裂开处迸射了下来,然后数个光芒人形如同闪电一样的直射而下,其中一个几乎在眨眼间就射到了阿瑞斯身后,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臂,而郑吒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我都看到了,这一切,我都看到了……张恒,楚浩,我认可你们了……然后……”

    “阿瑞斯,你没听明白吗?不要嘲笑一个男人牺牲的勇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