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激烈

    瓦罗只觉得蛋疼。

    想他堂堂前轮回小队前五强者,有着圣枪在手,更还有太极图投影,自身也是四阶高级,临近圣人的强大力量,想他全盛时,足以单独面对天庭一大军团,以一己之身强行碾压,这些种种完全可以说明他的强大。

    但是自当初一战,皇天无法出手,也就是人皇因为种种限制而无法出手,他们又陷入到了洪荒天庭所布下的陷阱中,气运一时被阻,因此而败,他也在那一场大战中膝盖中了一箭,由此沉沦一万八千年之久,如今好不容易重回轮回世界,重归主神空间,又找到了天蛇族的控制核心,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相信恢复全盛不难,但……

    在这之前,他的弱点也是大得惊人,就是维持他真身的那栋屋子了,只要被击碎了,那么他就真是无能为力了。

    和他战斗的冥王哈迪斯,实力比他预料的还要强大得多,居然已经破开了四阶中到四阶高的界限屏障,达到了入微进原子的四阶高层次,而且更有一种大力不停对其灌注,让其力量不衰,这样强大的位面神灵,瓦罗以前可是闻所未闻,这一次见着,立刻就知道这哈迪斯必然是已经投靠泰坦之祖了。

    其实若光是如此,瓦罗也是不惧,他的圣枪杀死的四阶高不知多少,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这哈迪斯一出现,目标就不是他,而是他的那栋小屋,这直接就点到了瓦罗的死穴,让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与代价去防御,而进攻方面的伤害就不足以威胁到哈迪斯了。

    瓦罗被压制得非常郁闷,正在苦思对策时,哈迪斯却开口说话道:‘异界强者,你何必与我敌对,我受吾主的庇护,已经逐渐开始取得本源记忆与力量,而且最终取代本源也并非不可能,而我看你……受着强大的诅咒下,还有眼前这份实力,想来你也是一个纵横凡世神界的强者,何不也投降吾主,得到庇护不说,更还可以解除这诅咒,到时候实力尽复,岂不比现在好上万倍?眼下吾主已经快要降临,你们的路也已经走到尽头,现在不投降,再过片刻可就没机会了啊。”

    瓦罗只是冷笑,却是一句不言,因为只有他才知道,或者说,只有一万八千年前的那一辈轮回小队,在人皇的暗示下才明白,主神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眼下这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他宁可不去嘲讽,也绝对不在这大是大非问题上出错,这可比政治上的站位还要凶险万倍啊,一个不好就失去了多元宇宙的眷顾眷属,那以后真可能是喝口凉水都会噎死,相比之下,他从楚浩那里听闻的那嚣张的中洲队,真可以算是皮毛小错罢了,主神甚至根本不会去刻意针对什么,所谓的针对,不过是实力太过强大而形成的惯性压制罢了。

    哈迪斯眼见瓦罗不语,他也没了耐性,当即就爆发出了无穷无尽的黑色冥气,从下向上看去,就仿佛整个黑色天空向下压来一样,方圆至少十多公里范围,就如同巨人的脚步碾压向蝼蚁一样,整个地面上,除了瓦罗以外,其余人都是面露绝望,甚至一些军人都跪了下来。

    唯有瓦罗神色慎重,一面估计自己现在的真身时间,一面估计着自己的底牌,在那万丈无穷的黑色冥气压下来时,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单手一抛,一面黑白相间,相互融合,互有彼此的黑白图就从他手上成形抛飞了出去,这面图迎风就变大,从手掌大小,短短眨眼间就变为了数十丈,数百丈,数千,数万……

    在哈迪斯还没回过神时,就见得天地间横跨着一张黑白太极图,这太极图迎风就化为一座金桥,从这冥界遥遥间不知道横跨了多少位面,镇住了地风水火,镇住了宇宙洪荒,镇住了这入目处的一切,那无边无际的黑色冥气瞬间就化为乌有,就只剩下哈迪斯傻傻的立在天空上,呆愣的看着这金桥跨来,将其镇在了桥下。

    “主人救我”

    哈迪斯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咆哮,接着就被这金桥狠狠压下,眼看着就将要直接被返本还原为这个位面最初的能量,就在这时,遥空有一道细小如蛇行样的血色闪电射来,啪的一声炸裂在了这金桥上,顿时金桥就被炸裂了一大段,虽然立刻就修复完毕,但是这血色闪电就如同附骨之蛆一样闪烁在了金桥上,而金桥就只能够与这血色闪电一直对峙,而被压在金桥下的哈迪斯终于得以保存,一时间不至于毁灭,但是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逃脱出来。

    而在这金桥下方,瓦罗已经重新化为了史莱姆的形态,他蹦跳着,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半响后似乎回过了神来,就一蹦一跳跑到了他的小屋中,只露出了半截身躯在外面,乍一看……还真像是蜗牛那样……

    而就在红色闪电射出的地方,一座巨山如人类那样有眼有嘴,刚才那道闪电就是从这巨山的口中射出,在射出这道红色闪电后,这座巨山似乎从人类形态略微向山石转变了些,但是不过数十秒,又开始向人类形态重新转变了去。

    在这人形巨山下方有一个巨大的魔法阵,魔法阵核心处,就是中州队的林俊天与刘郁二人,此刻两人早已经苏醒,他们似乎毫发无伤,但是也无法行动,似乎就被束缚在了这魔法阵中心一样,只有道道玄妙无比的玄黄气息,被这魔法阵抽取,从他们身上已经冒了出来。

    相比于他们,魔法阵边缘处被困的诸神们可就可怜得多了,除了阿瑞斯与冥王哈迪斯以外,其余所有诸神都被困于此,甚至连宙斯都是如此,不过这魔法阵从他们身上抽取的则是血红色如同岩浆一样的能量流,相比与林俊天与刘郁二人毫发无伤,他们却是每被抽取一丝,整个人看起来就衰老衰弱许多,到现在为止,最弱的几个神灵已经衰老死亡,化为了飞灰,剩余的神灵看起来也好不了什么,唯有最强的宙斯还没什么变化,其余神灵都已经是老态龙钟。

    林俊天与刘郁都是亲眼看到了这一切的发生,他们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会没事,看这个魔法阵的位置与规模,分明是以他们两个为核心,而且一直抽取的这玄黄色能量也是从他们身上浮现出来的,但是为什么那些比他们强大的神灵都已经飞灰湮灭,而他们两个却似乎什么都没失去呢?

    “不,不是没失去。”

    林俊天闭目半响,睁开眼时才严肃说道:“只是失去的东西层次太高,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够看到或者理解的,但是这一定非常重要,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我有一种大难临头的预感,似乎这些玄黄色能量非常重要,一旦失去,我们或许比死亡还惨。”

    刘郁连连点头道:“是啊,林大哥,我也有这种感觉,就仿佛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样……林大哥,我们,会没事吧?”

    林俊天肯定的拍了拍刘郁的肩膀道:“肯定会没事的相信郑吒,相信队长……我们可是,最强轮回小队啊”

    刘郁又连连点头,只是,他和林俊天的表情都是沉重,因为实力越是强大,靠得越是接近,他们越是感觉得到这巨人,也就是诸神之战里泰坦之祖的强大,那是如渊如海,如同宇宙星辰一样不可测,不可看,不可想的强大,相比之下……似乎连他们队长都没那么强大啊……

    郑吒,队长……真的可以匹敌这样可怕的生物吗……

    另一边,当人形巨山口中射出血红色闪电时,在诸神之战位面中,远离了人类居住地的穷山荒野中,无数血黑色的气息冒出,扭曲了这里的空间,也扭曲了这里的生物,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开始了剧烈的变异,更可怕的是,直接从血黑色气息里就冒出了各种各样的怪物来,这些怪物形形色色,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狰狞,扭曲,变异,它们一出现就开始自发的向着各个人类居住地而去,一路上杀光了任何阻挡的,任何看见的生物……

    位面的毁灭……即将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