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封天庭与弹劾……

    关于神话传说,楚浩自从进入到了主神空间后,便花了大精力去研读研究,然后以此来与主神空间里的各个轮回世界进行对比,有可能会在其中得到非常有用的线索。

    在大量研究之后,楚浩发现了这些神话传说都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暗喻,许多关于这些神话的地点,人物,事件,很可能都只是某种暗喻,譬如其中楚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日本神话里对于高天原,也即日本神话里的神灵居住之所,那肯定不是现实世界里的某个高山高原,估计也不大可能是别的位面的一个高原,与其说是具体的地点,倒不如说是形容远离人类世俗,身处高位,这样的暗喻。

    那么……回溯之路,或者说古希腊神话中,从地狱通道回归现实,不能够转头向后看,这又是暗喻了什么呢?真的仅仅只是表面上所说的,不要回过头去看就可以了吗?若真是如此,那么想必复活并不太难吧?毕竟都已经知道规则了,那怕是再大的诱惑也可以止住自己回头去看的冲动吧?

    那么……在地狱路上,不能够回头去看,一旦看了就无法复活,这样的神话传说,到底是暗喻了什么呢?

    楚浩一时间似乎若有所悟,又似乎陷入到了茫然苦思,他整个人就站在了这实验室中一动不动,任凭实验室内的警报声一直响着……

    而就在楚浩深入到回溯之路中时,在距离诸神之战位面冥界极其遥远的地方,那是不以时间,空间所计算的未知之地,那是相隔了不知道多少位面,多少宇宙的天文数字距离之外,在那位面与位面的间隙夹缝中,一男一女静坐虚空。

    男子身穿一身现代休闲服,他双目中一黑一白,一清一浊相互交缠呼应,平静之中蕴含开天惊雷,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一言不发。

    反倒是他旁边的那宫装美女叹息了声说道:“哥哥……是不是太过冒险了些啊?此处冥界碎片脱落,正随本源向下坠落,此时地狱由后土轮回台所镇压,除了你以外,无人可以进入,你又坚决不肯呼醒后土,若真是坠落了下去,难道你现在就要去见昊了吗?”

    “不会坠落下去……”男子微微摇了摇头道:“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候,就是因为他在那里,以他成长到现在的实力,还不至于被这样的小事所困扰,我真正担心的是昊本身啊。”

    “后土轮回台的投影……而且并非是死者之书那样的改造后投影,而是最初最原始的投影,哥哥有些担心也是应该,不过‘他,不是在那里吗?以‘他,的气运来说,只要是真心不想昊死,昊就绝难陨落,况且哥哥之前不是已经去击杀了隐约掌握时间规则的那三个万族圣人了吗?哥哥是不是有些担心过头了?”宫装美女奇怪的问道。

    “掌握时间规则的圣人……可不单单只有万族才有啊。”男子呼了口气,又叹了口气,一时间连宫装女子都沉静了下来。

    好半天后,宫装女子强笑着道:“可毕竟都是人族,而且这事关系到‘应许之时,与‘应许之地,两个关键点,若这两个关键点无法打成,封神计划就是空中阁楼,他们该不会在这事上拆台吧?”

    男子却是冷笑了起来道:“谁说得准呢?现在天庭高层可都是绷紧了浑身的弦,就怕我回归洪荒,就怕我走入凌霄宝殿,坐上人皇之座,他们真以为他们的计划我不知道?将人皇之座改名为天帝宝座,又弄出了最终兵器玉皇大帝来镇压着,还不是怕我回归?若非我的存在太过重要,而且我的人皇也非是由他们而来,恐怕他们早已经发动舆论,发动全洪荒人族,发动天庭议会,对我进行人皇弹劾了吧?”

    宫装女子的脸色顿时大变,她急急拉着男子说道:“哥哥慎言,这话怎么能说?他们只是被现在的权势与地位迷住了双眼,但是最基本的认识还是有的,不然他们也不会像哥哥所说的那样,对任何万族残余警惕无比,一直都是镇压强杀了,他们应该知道,他们的弹劾并无法真正剥夺哥哥的人皇之位,但是却可以封印,但是这种封印那怕只是一瞬间,就已经足够让人类历断绝,那时,那时……”

    “重回洪荒历,然后人类再度变为洪荒万族餐桌上的食物,对吧?”

    男子又是叹了口气,他忽然从坐着状态站了起来道:“娲,永远不要小看人心的黑暗,正如我以前告诉过你,永远不要小看人心的光明一样,因为**与邪恶,人类可以做出难以想象的事情,当初洪荒历末期,这样的事情你见得还少吗?同样的,因为信念,因为梦想,人类也同样可以做出难以想象的事情,产生难以想象的奇迹,这点同样如此,所以我不会忌惮用最恶毒的心思去考虑天庭那帮人,既然如此……”

    男子说话间,他头顶上就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鼎来,这鼎立在头顶,镇压古往今来,镇压宇宙洪荒,道道玄黄之气从虚空而来,灌注入这巨鼎中。

    就见得男子单手一指,一道玄黄气息从鼎内喷出,就在虚空中化为了四象五行八卦,紧接着就遁入到了虚空中消失不见,只有阵阵虚空涟漪证明着它之前的存在。

    与此同时,在距离男子不知道多遥远的地方,那是一片辽阔无边,永无止尽的的大陆,这块大陆天圆地方,从整个多元宇宙的角度来看,这块大陆呈现出无穷金光,与别的位面或亮或暗的情况截然不同,它就仿佛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核心,心脏那样。

    而在这块大陆的地表上方数十万米距离处,层层叠叠的小型位面在这里汇聚,它们依靠着这块大陆提供动力与能源,依附着这快大陆而存在着,就这样悬浮在了这块大陆的天空之上,那是普通人甚至低于一定层次的强者都无法看到与触摸到的地方,三十三天之上,洪荒天庭

    就在洪荒天庭的大量小位面中,其中一个位面里,一个隐秘区域中,近百个意识聚集在了这里,每一个意识上都环绕着永不停息的声音,如歌,如祷,而在这近百个意识的中心,是五个最为浩瀚的意识,是的,形容词是浩瀚,这五个意识,那怕只有一丝存在,也仿佛如渊深海那样浩瀚无边。

    “……已经进入了……”

    “……回溯到了昊第一次浩劫时……”

    “……希望这样的改变有用……”

    “……但是后土陛下……”

    “……已经管不得后土陛下了,若无法改变昊的进程,若无法交好于昊,我们的未来……”

    “……人皇陛下,已经脱去枷锁的他,一定会把我们都给……”

    “……弹劾也不可能,我们无法承担下失去人皇的后果,人类也不能……”

    “……那就如此吧,吾等……”

    猛的,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小位面的天空忽然化为了玄黄一片,紧接着就是四象五行八卦出现,仿佛枷锁一样笼罩住了整个位面,所有的意识顿时都是一惊,待到他们细看结束时,已经发现自己脱离了主体,成为了游离意识。

    “……人皇又一次封锁了洪荒?他当真不怕弹劾吗?这一次,洪荒必然会……”

    “……不,冷静些,他没有封锁洪荒,他……只是封锁了三十三天,天庭,已经彻底与外隔绝了……”

    所有意识顿时都沉默了,他们已经明白了人皇的意思,只是这个意思是他们无法承受的,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机会,甚至为此付出了许多的代价,譬如其中某个浩瀚伟大意识,还有另一些意识的本源部分,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再一次的,所有的意识都再一次的产生了那个想法……

    弹劾人皇逼其退位

    只是,他们都知道,还没到时间,现在……还远远没到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