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过往……

    楚浩产生记忆,或者说最早具备意识的时候,他所看到的是一个扭曲的世界。

    他视野里,不,应该是眼睛里有着透明的液体,他整个人正泡在这种透明液体中,但是这种液体并非是母胎羊水,他所在的地方也并非是母亲的体内,当然了,这些都是他未来才知道的知识,当时的他,只是带着初生的好奇,用婴儿那纯洁的目光看着这个世界……通过玻璃,透过透明液体,所看到的一个视线微微扭曲的世界,他初生时,就看到的一个扭曲的世界。

    “这是新型号的第一个存**,代号是,初号……”

    这是他的第一个名字,不,与其说是名字,倒不如说是代号,初号……

    初号很聪明,就如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样,在有意识后大约十八小时左右,他已经可以理解数字上的逻辑关系,这并不需要被教导,也不是什么知识,就比如你递给一岁大小的孩子放大小不同的糖果,或者数目不同的糖果,那怕是下意识的,孩子也会挑选大的,拿走多的那样的,一,二,三,这些数字是不需要教导的,至少对于人类子嗣来说就是如此,只要随着年龄增加,智力的增加,懂得最基础数字的关系是本能。

    初号与他的兄弟姐妹们,几乎都在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内开始产生了这样的基础数字逻辑,然后彼此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也大约知道了这里的兄弟姐妹们数目……

    一万七千六百四十一……

    这是楚浩在未来才知道的准确数字,但是在当时,他只知道自己并不孤单,他有许多兄弟姐妹,很多很多……

    但是兄弟姐妹的数量一直在减少着,最开始减少的原因是,寿命……

    很多兄弟姐妹在有意识后短短数天时间内就衰老死亡了,仿佛在这里诞生的每一个人,他们所处于的时间流速都不相同,有的人以惊人的,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成熟长大,从一两岁,几小时后就仿佛十来岁,一天之后就已经三四十岁,然后衰老,死去……也有的,那怕是之后初号等少部分人逃脱出了这里,也依然还是婴儿模样,不得不在培养槽中熬过……

    最早消失的,就是时间流速太快的那些兄弟姐妹,他们很快就被穿着白衣的工作人员给清理了出去,但是让人奇怪的是,任凭他们之前衰老速度有多快,只要他们还没死,就一定不会有人来于涉,似乎那怕明白的看着他们去死,也是培养出他们的目的之一吧?

    除了时间流速似乎不同以外,甚至连身体,或者说种族都有不同。

    在楚浩有意识的一年以内,本来都是人类婴儿形态出生的兄弟姐妹们,其中有少部分开始产生了不同的变化,比如身上多了一些器官,尖尖的耳朵有的,脑袋上另长了触须有的,长了两个乃至三个脑袋有的,长了翅膀,长了鱼鳍,长了鳞片,甚至长了恶心的,无法形容的器官有的……

    这一次,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再没有等待这些长了奇怪器官的兄弟姐妹死去,而是直接带走了他们……楚浩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虽然才解除了短短几个月或者一年左右,但是,他们都是很好的兄弟姐妹,大家一起傻笑,大家一起学习工作人员所教导的知识,大家一起憧憬着成为工作人员,去到金属墙壁的外面去,大家……

    他们的样子虽然和大伙不一样,但是他们有着和大家一样的心,开朗,善良,喜欢傻笑的心,他们并不是怪物,也没有任何兄弟姐妹认为他们是怪物,他们……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类啊

    当发现他们逐渐被工作人员带走时,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大约预知了他们的命运,每一个兄弟姐妹都在哭泣,他们舍不得,但是又无法挣扎,绝望开始出现,当最后一个异变的女孩子被带走,她仅仅只是耳朵像兔子耳朵那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吓人,反倒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被带走了,那怕她哭着,请求着,那怕是兄弟姐妹保护着她,但是……工作人员似乎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性命,直接用一种奇怪的枪械射击任何敢阻挡的人,只要倍射中一下,立刻变成飞灰,那时,死了三百多兄弟姐妹……

    之前便提到了,楚浩,不,那时是初号,他很聪明,不仅仅是他,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很聪明,而初号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大群天才们聚集在了一起,经历了最初一年的悲痛,以及看清楚了那些工作人员的真面目,接下来,所有的人反倒显得了安静,平顺,以及打成了工作人员们所有提出的要求,连一丁点的反抗迹象都没有,但是私下里,这些天才儿们开始了串联。

    他们在接下来的三到四年里,如同海绵一样的学习着工作人员带给他们的所有知识,并且在内部渐渐自创出了一套唇语,手语,以及表情结合的语言系统,虽然表达意思还并不准确,虽然语言系统还很幼稚,但是这已经是他们所能够想出的最好办法了,在这样监视严密到无法形容的地方里,唯一能够让他们安全交流的办法。

    但是,绝望依旧……

    当他们出生后第五年时,各种各样的实验开始用在了他们身上,生理上,**上,精神上,乃至更可怕的灵魂上

    有的同伴变成了彻底的怪物,并非之前那种身体上某种器官的变化,而是真正的怪物,连意识都彻底变成了怪物

    有的同伴精神彻底失常,疯疯癫癫,伤害自己,伤害同伴,再也不认识任何人,或者成了白痴,或者成了杀人狂

    有的同伴更为凄惨,他们的灵魂已经变异,变为了鬼怪,变为了不可名状灵魂,变为了吞噬生命的怪物,变成了

    种种实验,惨无人道,而且几乎无一存活,甚至因为实验后的结果,这些相依为命的兄弟姐妹们彼此残杀,最珍贵的亲人杀死了自己,或者杀死了亲人……

    初号也经历了这许多的实验,但是他是少数幸运者,这些实验对他并没有起任何作用,无论是精神,**,还是灵魂都还是他,而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了,他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因为他们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们离他们而去,自身却是毫无反抗的办法……

    相对来说,初号是所有兄弟姐妹中最正常的,他的时间流速最正常,他的身体从基因到外在都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他的灵魂无法经受了多少实验,也依然没有那怕一丁点的变异,他的心理年龄虽然因为过多的悲伤与痛苦所摧残,但是依然保持着小孩子的心理年龄段,无论怎么看,他都是这些孩子中最正常的一个,但正因为如此,他所受到的实验也是最多,痛苦接受得也是最多,在那样绝望的日子里,他最亲近的人,是和他住同一房间的两男一女,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那三个人是他生命里的支柱。

    这样绝望的日子似乎永无尽头,兄弟姐妹们越来越少,气氛也是越来越沉默,绝望也是越来越浓厚,初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什么时候会死,这样的绝望持续着,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楚浩回过了神来,就在他冲入到回溯之路里的瞬间,整个人就陷入到了半梦半醒间,这是和主神传送时几乎相同的感觉,但是这半梦半醒间并不是完全的无知无觉,相反,在这半梦半醒间,深埋于他内心最深处的记忆开始了苏醒,那些痛苦的,那些温馨的,最初的记忆。

    而当他回过神,那半梦半醒的感觉消散时,他猛地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实验室里,是的,就是他童年时所生活的那个实验室,一切如常,银白色金属的墙面,巨大的通道,白衣工作人员,以及那些不知名的仪器与已经被做成标本的各种怪物……

    楚浩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眼前这一切是幻觉还是什么,或者说,回溯之路直接把他的回忆具现化了吗?

    楚浩奇怪的看着周围,他发现有几个路过的研究工作人员也看到了他,然后那些人大声叫着跑远了,他并没有去追赶,因为这里若是幻觉,或者是记忆具现化,那么一切的行动可能都无意义,他的第一反应是看向了自己的手表,这是类似于进入轮回世界后下意识的行为,然后他看到了现在的时间,下午三点十八分……

    三点十八分

    三点十八分

    难道……是这样?

    那久远的记忆开始苏醒,曾经,在那实验室中绝望无比,在那里看不到一丁点希望的时候,那一天,下午三点左右,实验室发生了剧变,而他,还有他的亲人们,抓住了那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