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放弃

    阿瑞斯从没有过如此的愤怒。

    他是战神,而且是位面本源所诞生的神灵,并非是从凡物进化而成,所以他是事实上更接近楚浩张恒等人所知道的那种神灵,也即是最尊崇自己神职所代表的意义,可以说是最本质化的神灵。

    如阿瑞斯这样的战神,他就是最喜战斗,战争,争斗,性格暴躁,易怒,而且极为擅长战斗,像以往时刻,阿瑞斯对于战斗有着极大的狂热,他喜欢那种在战斗中生死存亡的兴奋,当然了,是对于对手的生死存亡,可以这样说,他就是为了享受战斗与屠杀乐趣而生出的神灵。

    但是这一次与张恒的战斗,丝毫让阿瑞斯感觉不到任何乐趣,甚至可以说是煎熬。

    他的任何攻击,看清楚了,是任何攻击,无论是普通的拳打脚踢,还是带上了神性的神术近战攻击,乃至是用上了神火,他才得到不久,威力巨大无匹,真正开始踏入不朽超脱的源泉,神火,也是心灵之光,他连这份压箱底的力量都拿了出来,但是眼前这个人类……

    妈的,他敢保证,他是真的打到了这个人类,而且打伤到要杀死他了,但是任何伤势,任何都一瞬间恢复了,恢复速度甚至快到好几次他都以为没打中对方。

    穿刺,撕裂,分尸,燃烧,轰成渣渣……

    任何攻击阿瑞斯都试过了,但是眼前这个人类,这个没有神性,没有神火,没有任何奇怪道具或者武器,仅仅只是一个强力些的普通凡人,就是不死

    他作弊了啊他开挂了啊导演,画风不对啊……

    阿瑞斯若是知道这些词语,那么他心里一定是不停的在这么嚎叫着,再没有任何情况能与眼前相比了,不怕敌人强大,不怕敌人诡异,就怕敌人打不死啊死啊死啊死啊死……

    “呼,呼,呼”

    “哈,哈,哈……”

    阿瑞斯与张恒各自站在相对,两个人在这片已经打烂的平原岩地上相互喘气着,这场战斗其实并没有消耗太长的时间,短短五六分钟而已,但是激烈程度绝对不亚于双方拼命爆发的绝招互轰时段,那怕是阿瑞斯也有些脱力的感觉,相对的,仅仅只是挨打,几乎没做出什么攻击的张恒,虽然疼痛得几次晕倒又苏醒,但就体力方面而言,消耗得还没阿瑞斯多。

    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隔了好半天,阿瑞斯才沙哑着声音倒:“你让我开,我真不杀你了,我发誓,我就杀这个泰坦之祖要求的人类。”

    张恒也同样沙哑着声音道:“我求你来杀我啊拜托,我他妈真的想看看,谁能够真杀了我啊”

    “你”

    “嗯我”

    两人又开始喘着粗气,彼此瞪着眼睛互相怒视。

    又隔了好半天,阿瑞斯才强压下了怒气,深深吸了几口气道:“你应该有发觉吧?你的自愈力确实是在慢慢的变弱,虽然变弱速度慢得惊人,但是现在你的治愈速度比一开始时至少慢了一霎那,别小看这一霎那,我是神灵,我已经点燃神火,我完全可以和你消耗下去,一天,十天,一百天,我丝毫不怕,而你呢?这里已经是封闭的冥界,那怕短时间内杀不死你,我就不信你是永恒不坏,永恒不朽的存在,迟早可以真正杀掉你,你他妈到底为了什么才和我正面硬于啊你就不知道弱者该有的害怕吗?”

    “害怕?我有啊”

    张恒努力站直了身躯,他身上的黄金圣衣已经层层碎裂,只剩下一些碎片挂在身上,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快成了布条,但是身上毫发无伤,就是到处焦黑罢了,他就以这样仿佛乞丐的姿态,露出了睥睨天下的气势说道:“可我就是不死,有本事你来咬死我啊”

    阿瑞斯啪的一声咬碎了自己的几颗牙齿,他真真是心里发狠了,那本来接近本源存在而得到的理智顿时荡然无存,嘶吼声中就扑到了张恒面前,张嘴就撕咬下了张恒肩上一大块肉,然后也不吐,就这样吞入肚里,他是真想咬死张恒了。

    张恒话是这么说,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不对劲,阿瑞斯的攻击之强大,光看这战场到处都是坑洞就可以知道了,说句不好听的,他的力量和阿瑞斯比起来,犹如兔子之于狮子,正常情况下,可能一拳就可以⊥他了账,但是他一次一次痛而不伤,全身上下连一条缺口都没有,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段挨打时间中,张恒仔细想了所有情况,他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死的来源……那绿色面具

    因为他尝试着将绿色面具微微拿在了手上,离躯体远了一些,下一瞬间,他就真实感觉到了伤害,而且是必死的伤害,这个面具……在保护着他,让他不死。

    但光是这样,也诚如阿瑞斯所说,他的治愈力,或者说绿色面具累积了不知道多少亿万年的能量已经越消耗越多,迟早有见底时,这样下去,他绝对是死定了,除非他能够将这自愈力转化为攻击力,不再单纯的挨打,而是反过来杀掉阿瑞斯,不然他就相当于是挨打的沙包,迟早死掉的份。

    唯一的办法……戴上绿色面具,再一次化为变相怪杰,那个连郑吒都会短时间内中招的超级状态,在那种状态下,眼前这个阿瑞斯还真不够看的,只是,只是,只是……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戴上面具?

    张恒心里痛苦的挣扎着,而阿瑞斯一声大吼,一口咬在了他的脑袋上,巨力撕咬下,一口就将其小半个脑袋,颅骨,乃至里面的脑浆都给咬了下来,然后直接就被阿瑞斯吞入了肚子里,这一瞬间,因为脑浆缺失,张恒神情一个恍惚,虽然下一瞬间他就治愈了过来,但是他的手已经下意识,几乎是求生本能的放到了绿色面具上,只需要一个动作,他立刻就可以变身为那几乎无敌的变相怪杰,那个绿脸的摩登大圣……

    “不”

    张恒痛苦的一声吼叫,整个脑袋就在阿瑞斯的拳头下爆开,但是即便这样,他的手还是离开了绿色面具,丝毫没有再一次将其戴上……

    不光是与楚浩的约定,更还是为了楚浩的生死……

    变相怪杰状态下,张恒知道自己的意识根本无法控制这力量与躯体,他的本身意识就仿佛在做梦,在睡觉,就如同之前打扰了郑吒的战斗,放跑了宙斯那样,或许当他解决了阿瑞斯后,他会好奇的跑入到回溯之路中,或者是跑到冥界别的地方去捣乱,或者说更夸张的是毁掉了这个回溯之路的大门……

    这一切都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于出什么,这样的情况……他怎么敢将楚浩的性命托付在未知上,怎么敢把这伙伴的信任,托付到可能上?

    绝不,所以……

    “杀了我啊你的拳头怎么越来越无力了?来,我就站这里不动,有本事就来杀了我啊”

    被殴打,碾碎了十多次后,张恒又一次这样咆哮的大声吼了起来。

    阿瑞斯的回应则是正面一拳,打穿了他的胸膛,然后在其胸口内用力一撕,张恒顿时四分五裂,但是下一个瞬间又一次愈合完好,而当阿瑞斯正打算继续攻击时,这时,忽然从回溯之路的大门传来了声响。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就见得那本来漆黑一片,空无一物的大门中出现了楚浩的身影,但并非是楚浩从里面出来了,而是楚浩在一个下水道环境中蹒跚向前,而在其身后,则拖拉着阿瑞斯,汤姆,念夕空……他们,只是他们就如同幽灵一样,从半虚幻的体内伸出类似绳子样的东西,由楚浩拉着,拖着向前而行……

    他,已经找到了伙伴们,正在带领他们出来,正在带领他们复活……

    但是与此同时,那大门边缘的门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封闭向中心,速度越来越快,最多十几秒时间,整个门扉就可能会彻底封闭,一旦整个门扉关闭,那么不但无法复活众人,甚至连楚浩都会……

    “哈哈哈,看来不用和你纠缠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人类毫无气运,虽然这不大可能,任何生命光出生本身就是大气运了,毫无气运的生物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是眼前这个人类似乎是特例,他这样的生物居然还敢进入回溯之路,看来根本不必我动手了,就让他被封闭在其中不生不死好了,哈哈哈……你,你于什么?”

    阿瑞斯先是疯狂大笑,大声嘲讽,接着他的声音就转为了惊怒与恐怖,因为就在他视线中,张恒的速度忽然疯狂提升,几乎是他原本速度的二十倍乃至更多,这样快的速度以至于他的身体都开始崩溃,而就是这样的速度下,张恒直接冲到了回溯之路的门扉封闭中心,然后双手举天,脚踩下方,他……

    他以**凡身,强行支撑起了整个回溯之路的门扉?

    下一瞬间,血肉模糊,门扉乃是规则的力量,区区凡人,不过只是被碾压为肉泥罢了,但是这样的肉泥瞬间愈合,又变成张恒顶天立地的身影,然后又一次被碾为肉泥……

    阿瑞斯震撼的看着这一切,他张大了嘴巴,然后就沉默了,就这样看着生生死死的张恒,沉声问倒:“你……值得吗?那怕不死,但是这样,还不如死了,你……值得吗?只要放弃他,你就可以不死,甚至变强,变得比我还强,我看不到你的极限,你只要放弃……”

    “就是不能放弃啊”

    张恒的声音,咆哮着从那人形与肉泥间传来。

    “我的队长,楚浩他他是一个只想着别人,只想着人类,只想着大众,只想着世界,只为了救赎而存在的白痴圣母啊,他除了我,已经没有伙伴了,他除了我,已经没有可以信任与依托的力量了,他只能够自己去承担这一切,若是放弃了他……”

    “他会死的啊”

    张恒的咆哮声,还有那被生命顶着,迟迟无法关闭的门扉巨响声,在这个冥界的死亡天地中,远远传递,远远回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