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面具

    张恒冷冷的看着眼前从天而降的战神阿瑞斯,他浑身上下都绷紧了,只要一瞬间就可以⊥他反击或者躲避。

    危险,危险,危险……

    会死,会死,会死……

    张恒直面战神阿瑞斯,双方距离最多不过三十米到五十米,这一刻,张恒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的预感疯了一样在响动着,不停告诉他一个事实,那就是一旦他和阿瑞斯交手,那么他一定会死,一定会死,绝对会死,死定了……

    “闭嘴”

    张恒大声咆哮了起来,试图压制住这烦人的预感……是的,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预感是如此的烦人。

    阿瑞斯则莫名其妙的说道:“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啊?”

    张恒顿时惊觉过来,他尴尬的笑了笑,对阿瑞斯说道:“你想说什么?我洗耳恭听,只要不打架,那什么事咱们都可以谈啊。”

    阿瑞斯则皱起了眉头,就这样打望着张恒,说实话,眼前的情况已经是一目了然,他的目的就是来杀掉这两个人,这就是泰坦之祖给他的任务,他也绝对没有放水的想法,而且眼前这个人类也绝对可以看出他的目的,反倒是这样卑劣的说话,这样胆小的弱者,依照他一直的习惯早就直接轰杀了,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眼前这个人类后,就产生了一种……不要杀他的感觉?错觉吗?或者,是那冥冥之中的本源意识在提醒着他?

    是的,自来到冥界后,无论是他,还是别的诸神,他们都在慢慢变强中,而且还有着奇特的知识,记忆,战斗经验等拼空出现,让他们的实力稳步提升,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泰坦之祖直接明说,是他们渐渐的与自己的本源存在越加接近,然后从本源存在那里汲取到的东西,阿瑞斯对于这样的说法并不否认,也不确认,他只需要自己变强,并且一直变强下去就行了,对于是否有本源存在,自己是否只是一个代替品并不感兴趣,是或不是有什么区别吗?

    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了不可思议,对于一个陌生的,弱小的人类,他居然受到了本源存在的影响,认为他不该杀?难道他的本源存在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家伙?

    阿瑞斯狰狞的笑了一下,正打算直接动手了结张恒,但是在他真打算动手时,心里猛的悸动了一下,那是一种本能的危险,并非来自本源存在的冥冥感觉,而是他本人感觉到的东西。

    这一切心里活动都不过短短一瞬间,而阿瑞斯自从越加接近本源存在后,他也不再如以前那样无脑冲锋,无脑进草丛,无脑送一血……说偏了,总之,现在他也总算是有了些智慧,他当下就压抑住了自己的杀意说道:“让开,凡人,我不会在这里杀掉你,你只需要站在一旁等着,我会暂时饶过你的性命,会带你去见最伟大的存在,但若是你敢阻挡,我就只好在这里杀了你,现在,滚开”

    “呵呵,如果我说不呢?”

    张恒还是笑呵呵的说道:“我的回答是……去你妈的滚开”

    话音落时,张恒一直带着的那个金黄色箱子里猛的迸发出了金色光芒,这金色光芒化为流光直接笼罩到了他身上,前后不过一眨眼间,他身上就覆盖上了一套布满裂痕,看起来就是经过了苦战,但是仍然威武霸气的铠甲,金黄色的铠甲,黄金圣斗士,射手座的圣衣

    本待动手的阿瑞斯又一次停顿了下来,他仔细看着张恒,确实,穿上这套铠甲圣衣后,张恒的实力确实有了提升,而且是很大的提升,但是这依然不足以威胁到他,毕竟双方的层次差距太大了,只是……这套圣衣让他觉得了熟悉,似乎他恍若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或者说……他曾经有与这套圣衣的主人战斗过的经历,只是……

    这又是本源存在传递过来的信息吗?

    阿瑞斯耐着最后的性子说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凡人,让开,否则你就去死”

    “那就让我战死吧”

    张恒却是如此决绝,说话同时,已经直接从身后取下了圣衣自带的黄金圣弓,拉弓瞄准射箭的同时,脚下用力一点,整个人已经倒退而出,试图拉开与阿瑞斯的距离。

    “愚蠢的凡人……”

    阿瑞斯摇了摇头,根本没把张恒的射箭威胁放在眼里,还是那句话,彼此层次相差太大了,自他与本源存在越加接近,真实的点燃了神火后,现在的他对于凡人来说就真的是碾压了,就任凭张恒拉箭倒退,他就站在原地等待,试图直接打崩张恒的信心。

    但是就在张恒射箭的同时,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在圣衣铠甲下,紧贴着他皮肤放置的绿色橡木面具,隐约间就有绿色能量涌了出来,一进入他身体就立刻无形无质,而他所射出的箭矢顿时就带上了莫名的能量。

    面对张恒射出的箭矢,阿瑞斯甚至根本是不屑去躲避,他正试一下自己神火的威能,就这样直站在了那里,当这箭矢临身时,他什么都没做,自然而然就有一层无形的壁障出现在了他面前,就要挡住张恒所射箭矢。

    但是下一瞬间,张恒所射箭矢上就透出了莫名的能量波动来,不过一闪而已,他面前的无形壁障仿佛窗纸一样被轻易洞穿,而且洞穿这壁障后,箭矢威力不减反增,速度也加快了数倍,一箭射来,就将要射入到他的眼眶中。

    千钧一发之际,阿瑞斯的实力展现无疑,就见得他右手猛动,居然后发先至,直接用手指夹住了箭矢的箭杆上,同时他也怒声吼道:“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可能洞穿我的心灵壁……”

    话音未落,本已经被他夹住的箭矢,居然再一次爆发出了让他手指根本无法握住的恐怖力量,闪烁穿透,直接冲出了他的手指,再一次向他脸部射去,这一次他再没可能去夹住箭矢了,只能够拼尽全力向旁躲闪,而箭矢却是不会转弯,就这样贴着他的脸射向了身后,同时还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条伤痕来。

    金色的鲜血从脸而落,阿瑞斯的脸色充满了惊怒,后怕,以及茫然,这表情太过复杂,以至于张恒都看不懂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了,张恒当然不知道方才那一瞬间,在他箭矢上所产生的变故,所以他只能够认为这个阿瑞斯也不过如此,他的预感似乎这一次出错了?

    就当张恒再一次举起手中弓箭,打算就这样于掉阿瑞斯得了,可是当他刚举起了弓箭,还没拉开弓弦,眼前人影闪过,一股巨力就将他轰上了半空至少十米距离,而且人还在半空,又是一股巨力袭来,又将他轰向了地面,轰然巨响声中,他整个人都被镶入了地面至少三四米深度。

    这一切都是阿瑞斯惊怒下的攻击罢了,当张恒被轰入地面时,阿瑞斯再一次闪身到了他被轰入的地方,就站在坑洞外冷冷说道:“蝼蚁,你于了什么?凡人,你居然敢伤害神灵?谁人给你的胆子这么做?谁人给你的力量可以做到这一切?我要杀死你,彻底杀死你”

    而另一边,张恒虽然肚子和背上被攻击的地方剧痛无比,但是他认真感觉了一下,确实是只痛不伤,而且他现在还可以有动作,这证明阿瑞斯确实没伤到他……虽然不明白这为什么,但是这阿瑞斯似乎是外强中于吧?

    只是他不知道的,阿瑞斯也不知道的,在他被攻击的瞬间,贴着他皮肤的绿色橡木面具上,那绿色能量涌出得更加汹涌了,这能量已经不再是攻击,而是保护着他,治疗着他,刚才阿瑞斯的那两次攻击,一次是肚子上,他的肠子,内脏瞬间就已经被打得了粉碎,而第二次攻击是在背脊上,他的脊骨已经断裂成了十几段,这一切,短短眨眼间…

    已经完全愈合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