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绳索

    


    >

    郑吒略约解释了一下冥河的概念,事实上,他也是实力层次达到那个地步才开始慢慢知道,而并没有得到正统的这一系列的知识传承。

    郑吒所知道的冥河,并非是真实存在的某个地点,它并不存在于某个特定的地点,更确切的说法,所谓的冥河更应该像是某种概念,譬如生,譬如死,谁会去问或者形容生与死在那里?在亚洲?在美洲?还是在火星上?这是不可能的。

    同样的,在郑吒的话语与形容,还有他努力想要表达清楚的意思里,楚浩意识到了这种概念,也即冥河其实本身并不是真实客观存在的某种物质或者某个地点,所谓的冥河,是整个多元宇宙生命对于死亡归宿过程中的一个概念,就如同一个人在战场上受伤了,会形容他是轻伤,重伤,致命重伤,即将咽气,直接拉去弹药库,这一系列形容那样,冥河的定义就正是如此了。

    其实这个也有些解答了楚浩对于现实世界某些神话的疑惑那样,就如之前楚浩所疑惑的,早在千多年,甚至几千年前,那时候地球上的各个文明间其实并没有联系,即便有,也是少得可怜的游牧民迁移,地球的各个地区文明就是相互隔离的各自发展,但是让人奇怪的,他们的一些宗教神话里,都有着几乎相似或者相同的记载,而死亡后,死人灵魂必然会看到或者经过一条河流,这就是其中之一。

    无论古代欧洲,古代亚洲,甚至一些群岛上,或者美洲的一些土著神话,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了相同的描述,那就是死亡后,死人灵魂必然会看到或者经过一条河流,这条河流在各个文明神话中都有各自不同的具体名字去称呼,但是基本上可以纟统称其为冥河。

    “……这个世界的能量有几乎无数种外在具现方式,四大基础作用力就不说了,这是多元宇宙里绝大多数世界都相同的力,还有别的,比如斗气也是属于能量的一种,你的魔法也是能量的一种,还有内力啊,真气啊,这些其实统统都是能量,而更高端些的,譬如真元力,魔力什么的,也不过是能量的高度凝聚状,这个宇宙其实就是由四大基础元素做组成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而我将其称为地风水火,但是相对来说,时间和空间很难控制以及使用,你可以把时间与空间看作是隐性的元素,而显性的元素则是物质与能量,这两者是可以互相转换的,这个在现实世界里已经有科学依据了,质能方程式便是其解释。”

    说这番话时,郑吒眼里恍惚间有混沌炸裂,先为一光一暗,一显一隐,接着就从中涌出地风水火,然后再衍生万物,而楚浩正好看着郑吒说话,一时间就把这情景给看呆了,直到郑吒说完,提醒了他一句,他才恍然苏醒,而刚才那一幕却让他觉得似忘非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透彻感。

    “相对于生命体来说,宇宙的隐性属性太难理解,太难形容,太难以去看透彻其真实,这是生命体的局限性,毕竟我们是由基础的显性元素所构成,同样也是由显性元素来提供我们生存所必须的一切,生命体本身来说就是显性元素在多元宇宙的演化,所以对于我们来说,真正能掌握的,或者说一开始最能够掌握的其实就是物质与能量了,而这两者也有不同,物质是惰性的,一旦能量形成物质,物质本身便已经定型,除非有大能再度将其转化,否则物质本身便是物质,而能量不同,能量具备着极大的可塑性,所以一般来说,生命体本身的超脱,一开始,第一步便是从能量开始。”

    这些话楚浩听得极为认真,他也算听出来了,郑吒不光是在为他讲解冥河,更有很大一部分话语是在为他阐述力量之道,这是超级强者,类似郑吒这样的大能亲身讲解,虽然不一定就是适合于楚浩本身的道路,但是这绝对会让楚浩未来少走很大的弯路,这已经不亚于那些仙侠小说里的传道了。

    “话说远了。”郑吒也是点到就止,因为现在楚浩实力也就三阶巅峰,估计即将摸到四阶的边缘,说得太多,反倒对其有害,所以就继续说道:“刚刚也提到了,能量这个基础元素本身是活性化的,具备极大的可塑性,其演化出来的能量类别简直是无穷尽,譬如信仰就是能量的一种,也就是你心里相信什么,这个相信本身的信念其实就是一种能量了,当然了,一个普通的生命体来说,其相信,的能量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或许极少部分的细微颗粒,譬如原子和分子什么的吧。”

    楚浩点了点头,这个他倒是有些了解,在现实世界里,有科学家做过验证信念,信仰,或者思想力量的研究,这个实验过程是,将纯净的水冰冻起来,并且彻底密封,隔绝了空气以及外力于扰,然后分为许多组,其中几组分别让怀着各种心情的人去看,是的,字面意思,就是用眼睛去看,然后在看过一短时间后,就将其彻底冻结为冰。

    之后解开了密封,在这几组里,让心情好的人所看的冰块所产生的冰块裂痕图案最为美丽,类似于雪花,而没有任何人看的组,形成图案则几乎完全相同,类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而让心情不好的人所看的组里,那些图案则是四分五裂,看起来惨不忍睹。

    郑吒又说道:“在许多位面,或者说多元宇宙里大多数位面,都会诞生出神灵来,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其中有许多是自然灵,有许多是动物灵,也有部分是人类或者异族升华后的神灵,这些神灵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被束缚在这一个位面中,无法去到别的位面,同时,他们的力量与生存状态,随这个位面信仰他们的神灵的多少与强弱来决定,若是这个位面陨落,那么他们也必然会跟着陨落,我称其为土著神灵,而他们的食物就是信仰之力。”

    “同样的,这些信仰之力并不全都是信仰神灵的,还有许多的信念,信仰,思念什么的,在整个多元宇宙中沉淀,然后产生出符合其概念的物质,地点,生命什么的,我称这样的存在为概念性存在,比如我就知道几个概念性存在,冥河是其中之一,地狱也是其中之一,还有火元素界,土元素界,风元素界,水元素界,甚至包括了崇善概念的光明胜境等等,这些其实都是概念性存在,它们都是整个多元宇宙生命所产生的思想,概念,这无穷多的生命,形成的无穷庞大的能量,然后具现出来的真实。”

    “冥河的本体连接着地狱,地狱是一个无比黑暗,无比深寒,无比恐怖的存在,我没进去过,但是在打败泰坦之祖的战役中,我在现实与地狱的夹层中待过,那不是生命所应该存在的地方,你可以把宗教神话里的地狱再恶劣与恐怖一亿倍去想象,那就是真实的地狱了,而且整个地狱有大恐怖的封印封存着,里面出不来,外面进不去,简单些说,那就是如字面意思那样的地方,狱”

    “唯一沟通地狱与多元宇宙连接的,就是冥河了,这是一条在整个多元宇宙投影的概念性存在,说其是河流,也可以认为是地狱与现实融合后所产生的夹层,当宙斯他们打破了冥河投影与这个位面的连接后,冥河本体的伟力就会拉扯着这个位面的冥界向其坠落,最终,这个世界的冥界就会投入到冥河本体中,然后被拉扯入地狱,到那时……诸神是必然死定了,但是我的伙伴也是死定了,那怕是我,也绝对没有任何办法救出他们,那非得要真实的开天辟地,创造出一个宇宙的伟力才能够打破地狱封印,我不行,我所知道的任何生命体也不行,甚至包括了那泰坦之祖都不行,否则,他早就脱离出地狱来了”

    “同样的,这个位面也会崩溃,我想你早看出来这个位面正在崩溃之中吧?而失去了冥界这么大一块位面本质后,这个位面就会开始逐渐解体,只是或早或迟”

    说到这里,郑吒就眼光灼灼的看向了楚浩,而楚浩略微一思索,也不迟疑,就点头道:“我明白了,我还有一个伙伴在地狱,而且……我想要复活我的同伴,我们小队的任务是拯救这个位面,所以,我们必须要阻止冥界被拉着坠落,我们的目标一致,我们没有成为敌人的必要,但是有一点我必须现在说清楚因为你实力太强了,那怕你告诉了我中州队以前的过往,但是我也有我的顾虑,一旦我毫无保留的相信你,合作救回了你的伙伴,那时候我和我的队友们的性命都只在你的心情间,或许你觉得你是绝对的好人,但是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我也不希望将我和我队友的性命托付在你的心情和你的善恶上,我希望能够有约束,保证你在成功后不会一口气把我们给吹灭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指着……”

    楚浩本打算让郑吒指着冥河发誓,这是他能够想到或许可以束缚郑吒的唯一办法,正当他打算这么说时,忽然就看到了郑吒微微一愣,然后猛的一咬牙,从他手腕上小心翼翼,仿佛拿着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藏那样,用他的手小心的将那手腕上的绳索取了下来,本打算取出其中一二,但是他最后还是猛的一咬牙,将全部绳索递给了楚浩。

    “这是我的珍宝,这是我愿意用生命,用信仰,用全部一切去保护的珍宝,这绳索本身很脆弱,依照你的魔法,一个火球可以把它们全部烧毁,我现在就把它们给你,全都给你,若是最后我违背了不伤害你们的誓言,你可以将它们全都毁去,但若是我完成了合作的誓言,我希望你能够把它们还给我,并且我要你保证,你要用你的生命去保护它们”

    楚浩有些发愣的接过了绳索,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我为之奋斗,为之变强,为之战无不胜,为之能够面对这诸天万物,并且战而胜之的理由,这是……”

    “海贼王绳索我伙伴们托付给我的最后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