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过往

    张恒感觉他做了一个梦,这是一个荒诞的,诡异的很奇妙的梦……

    在梦里,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时髦的人,再没有比他更时髦的了,这让他简直是兴奋得想要仰天大吼,同时在梦里的他真的好强啊,在梦里,他遇到了一只很大的黑色巨狗,不过好像这只狗得了狂犬病,他就和这只巨狗的主人(他在梦里觉得这狗的主人模样很帅,和他很像)商量,之后给这只狗打了一针,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用那么大的针头来打针,但是他好歹治疗好了那只小狗不是?

    在治好了这只黑色大狗之后,张恒又做了一个诡异的梦,这个梦是紧接着他治好了那条大狗之后,似乎是他回到了家里准备睡觉,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没有做,接着就搭乘黑蝙蝠中队的飞机飞向了办事处……好吧,这是梦,请不要去讨论其合理逻辑性,反正这是梦嘛。

    当他乘坐黑蝙蝠中队的飞机到达现场后,梦里的他紧接着又参与了一场摔跤战,没错,他不睡觉急着要去做的事情居然是摔跤,天啊,做梦要不要这么没逻辑没道理?为什么不睡觉,特意搭乘战斗机,为的就是跑去摔跤?这是毛线设定和剧情啊

    好吧,抛开这些不谈,至少梦里的他很帅不是?

    不过这是什么狗屁摔跤啊,他好不容易咆哮上场了,但是对方摔跤手直接一巴掌,就让他从大气层内部位置直接飞到了大气层之外,这是什么搞鬼的设定啊,不过是一场摔跤罢了,用得着出现这种超人级设定吗?

    所以梦里的他立刻就变为了兴奋剂检查官,要去检查那个可以一巴掌把人给扇飞出大气层的怪物摔跤手,好吧,到这里时,他觉得梦里的这人真是脑筋有问题,若现实里真有这样的生物,那谁他妈还敢去检查他做了什么啊这是作死好不好对方可以一巴掌把一个高两米多的壮汉给打出大气层,那么他全力一拳下去,估计一个小岛都会消失掉,这是自走型核导弹

    不过既然是梦,那就无所谓了,虽然梦里的他直接被这个怪物给撕下了脸皮,接着……他就醒了,醒过来的他直接魂飞魄散,因为他看到这个怪物正提着他的脖子,把他给半举着。

    (不带这么惊悚的情况吧?这是梦里梦吗?)

    张恒已经是被吓得惨了,说句不客气的,那怕是他能够幻想自己实力最强大化时,也绝对抵不过那一巴掌,那简直就是幻想传说神话级别的力量,这是生物可以光靠**就达到的吗?

    不过在惊吓中,他恍惚听到了楚浩的声音,而且是很气急败坏的声音道:“你还是去把那面具给弄出来吗?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我早就该知道的”

    话说在郑吒旁边的楚浩确实是气急败坏的样子,特别是他一想到刚才多好的情况,郑吒已经彻底把宙斯给打服了,虽然他还不太肯定他的某个猜测,那就是他把郑吒给忘记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中州队的强者看起来和他很熟悉的样子,而且对他明显是好意,这种情况下,一旦抓住了宙斯,那这个世界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大半了,但是这么好的局面,硬生生被这个超级逗比给搅乱,他现在真是杀了张恒的心都有啊啊啊啊啊……

    不过当他看到了张恒现在一副即将断气的萎靡样子时,心里不由自主的又软了下来,想来,当时张恒是看到他被奥林匹斯众神给抓走了,所以这才去起出了那面具,为的也是救回他,说起来,这些事情其实也都该怪他,布局被搞得乱七糟八不说,实力也是弱得可以,文不能文,武不能武,连累队友,一事无成……

    想到这里,楚浩真是无法言语,最后只能够化作了一声叹息,这才对郑吒说道:“他是我的伙伴,也是北冰州队的人,之前的事情……估计是另有隐情,但终究是放跑了宙斯,这事是我们北冰州的责任与错误,我们会弥补的,希望你……”

    不过楚浩却看到郑吒一副震惊的表情,与他所想象的暴跳如雷完全不同,他就看到郑吒提着张恒仔细看了半响,接着又把张恒举到楚浩面前仔细对照,接着再两人各自看了半天时间,这种种神态,实在是让楚浩与张恒莫名其妙。

    楚浩之前可是听得仔细,知道郑吒的同伴估计出了什么事,而且这事很可能与奥林匹斯众神有关系,按道理来说,现在的郑吒怎么样反应都不为过,但是他怎么都无法想象,现在的郑吒是这样一副“震撼”了的表情。

    终于,张恒先忍不住了,那怕他现在虚弱欲死,但还是忍不住说道:“拜托,我和楚浩一点都不像,随便怎么看,我都不可能是他的血亲兄弟什么的吧?当然了,兄妹就更不可能,姐妹嘛……”

    “闭嘴”

    楚浩立刻又发出了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同时急急的对郑吒说道:“你别误会,他天生是这样的逗比性格,并不是刻意针对你,你放心,我一定想尽办法把宙斯引出来”

    郑吒却依然保持着他那“震惊”的表情,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上的张恒已经是一副快死掉的样子,他立刻将起放到了楚浩身旁,然后用一种难言的表情问道:“话说……你也是叫作张恒吗?弓长张?竖心恒?你的名字可是这两个字?”

    张恒已经无力点头了,楚浩边扶着他,边说道:“没错,就是这两个字,还有宙斯那边……”

    郑吒摇了摇头道:“他向冥界逃了去,我可以感觉到信仰神性在远离和消逝,估计他们把冥界通道给彻底封闭了吧,用冥河的力量短时间内,我也无法去到那里,现在……先找个地方吧,我给他看看,看起来他情况有些不妙,我也有太多疑惑与问题了,想要询问你们……”

    楚浩与张恒自然是没法反驳什么的,于是就在郑吒的带领下,三人随意寻了一处山头落下,这时的张恒已经彻底休克了过去,而郑吒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张恒胸口上,在楚浩那惊骇的目光中,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张恒,他呼吸顿时就平顺了下来,郑吒那本来威力无穷的一巴掌,在这里却似乎变成了救命良药。

    “……真元力的另类应用罢了,说白了,人吃饭也不过是为了汲取能量,而真元力的能量层次非常高,只要会应用,完全可以直接药活人,生白骨,只是……总是无法复活死人罢了。”郑吒带着些自嘲,带着些落寞的说道。

    楚浩看到张恒已经安全了下来,他脑海里就开始疾速的思索起什么来,而郑吒却突然说道:“你……失去了见过我的记忆?我们在终结者世界里拯救世界的记忆,你已经忘记了?”

    楚浩愣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不过郑吒才救回了张恒,之前说起来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再加上他实在是无法撒谎,林林总总,他也只能够说道:“因为某些原因,我失去了你的,还有整个中州队的记忆,没错……”

    郑吒点点头,恍然道:“原来如此,我就说为什么你对我的表情会是看到陌生人的表情……说起来,你该不会还是认为我是杀人炼魂的恶魔吧?”

    楚浩没说话,而郑吒就知道了答案,他苦笑了一声道:“我该说你是固执好呢,还是中二好呢?这世界那有这么多杀人炼魂的恶魔啊?若是轮回队里真有,也早被我给清理于净了,唉,这下却是麻烦了,我本来还要借助你的力量来救回我的伙伴,现在估计你也会对我半信半疑的了吧?好吧,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一下……我想问的是,楚浩,你是怎么认识张恒的?他……先成为轮回队成员,还是你先成为轮回队成员?”

    楚浩愣了一下,直接就说道:“我先成为轮回队成员的,他后来才加入。”

    “……是吗?”郑吒愣神了一会,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他的表情异常复杂,时笑时悲,隔了好半天后才说道:“那……这个张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是指各种超过常理的,比如实力,比如经历,比如记忆什么的,能告诉我吗?我请求你。”

    楚浩又愣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郑吒这样说,这样问的理由,依照之前郑吒的表情,动作,神态,以及现在的问题,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郑吒或许认识张恒……十八岁以前的张恒?

    想到这里,楚浩就说道:“他的一切都是常人,唯一有异于常人的,就是他那奇怪的运气,不知道该说是好运,还是霉运,总之,他身边的人往往会很倒霉,而他也会很倒霉,但总是死不了……还有就是他的记忆,他没有十八岁以前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从那里来,自己的一切十八岁前的过往,他全都不记得了,别的就没什么了……如果逗比不算的话。”

    郑吒闻言后就沉思了起来,隔了好半天后,他才说道:“楚浩,不管你现在是怎么认为我的,但是我,中州队,并不是邪恶的队伍,我们也对你,还有你所在的北冰州队报着好感,所以,现在有些以前的过往,我希望告诉你,然后真实性由你自己去判断,我想说的……你的队友张恒,很可能是我的队友,以前中州队的张恒,因为莫名的原因,要么转世了,要么是被主神抹去记忆丢入现实世界了,总之……他们很可能是同一人,我不光是从他的样貌上来判断的,而是从灵魂本质上来判断,我能够感觉到,他的灵魂本质,确实是我以前的伙伴张恒的,虽然也有一些不同,但是也有相同的地方我知道这么说你肯定很难去相信,所以我将把我的,中州队的,以前轮回世界的,第一世代开始的过往都告诉你,然后对错,善恶,真假,由你自己去判断,楚浩……我相信,能够牺牲自己来保护伙伴,以及拯救世界的你,绝对是个好人……”

    “过往的开端……是我第一次进入轮回世界开始,那是第一场恐怖片世界,生化危机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