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各人之梦

    念夕空觉得这里很熟悉,她也很清楚自己是梦,但是却无法控制梦里的一切,有些像是电影回放,或者是记忆回放,不过她有些不太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那个位面……

    一个低魔位面,她曾经转生过的一个位面……

    这是一个低魔位面,位面结构和大多数无魔位面的太阳系差不多,也是一个地球,一个太阳,以及一些行星卫星什么的,而这个位面的历史,正进展到了历史的十八十九世纪左右。

    因为这个位面并非无魔,所以在这个位面里的生物可以修炼出能量循环系统,譬如内力,斗气什么的,也有一些超自然的力量,比如不死生物,诅咒之类,但是总的来说,能够修炼出能量循环系统的都是这个世界的佼佼者,天之骄子,万中无一的人杰,或者是掌握了大量资源的组织,世家之类的子弟,普通人所依赖的依然是科学的力量,这是一个超自然力量与科学科技一同发展的位面。

    这个位面的历史进程,在东方帝国明朝末期时出现了大转变,明朝确实灭亡了,但是清朝却并没有出现,当清朝的辫子大军大举南下时,嘉定三屠,杨州十曰里,一个明朝举人家的七岁小孩,因为幸运而躲过了屠杀,然后他无意中拜入到了当时南方一个小帮派里成了小混混,学习的也是这个小帮派的蹩脚功法。

    但是这个幸运的小孩,是一个千年难遇的修炼奇才,就是那种所谓灵光突破天灵盖,八脉俱通,天生就打通生死玄关的超天才练武者,而他,仅仅三年,便已经练至了武林一流人物境界,然后借着那修炼的蹩脚功法,推陈出新,设计了一套武学,又过了七年之后,在他十八岁那一年,打败了当时的天下武林至尊,而且是仅仅三招便将其打败。

    如果换成念夕空的知识理解,这个青年现在已经是筑基实力,在低魔位面,仅仅依靠一本最低端的内力功法,便练至了筑基实力,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在蜀山位面,那也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了。

    接着,他爆发了……

    夜入南京,屠尽满城辫子军……

    再入天津,杀尽满城满族人……

    又入燕京,朝入午门内,夜提人头归,那一战中,他连杀八派武林中执牛耳的掌门及其所有弟子,又杀满清自关外带入的萨满教高手,再杀黄红喇嘛教的全部执棒武僧,最后冲入禁军之中,杀人无算,直到将满清皇族上下全部屠杀一空,最后力竭,与赶来的前武林至尊,三大隐世门派掌门,以及五大武林隐世家族族长同归于尽,创造了这个位面有史以来最大的武林神话,生生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历史,按照念夕空的估计,那时的他肯定已在战中突破,成为了金丹层实力,而这样的实力,生生晋升了位面,让本来开始逐渐要降为无魔位面的世界,居然生生拔到了低魔顶端。

    之后神州沸腾,清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前明势力,各地豪杰,前清遗脉,义军势力,以及开始明白自己手中力量,也加入到权势追逐中的武林侠客们,这一混战,便是百年乱局。

    于此时,西方正如各个位面中的人类历史那样,大航海时期,文艺复兴时期,蒸汽机发明,教廷势力渐退,民智启发,殖民时期开始了,而伴随着殖民势力的向东扩展,同时而来的还有打着宗教旗帜的西方修炼者们,那有着斗气,以及魔法的各种骑士团魔法团等,从印度等地开始,连绵的进犯神洲。

    此时神洲混乱,但是因为武林神话最初爆发地便是在神洲,位面晋升也是以这里为中心,使得神洲的修炼体系进化快过了西方,虽然西方伴随着的还有火枪与大炮,但是在降龙十八掌都只算是中层武术的神州,双方还是打了一个水平对等。

    不过神州此刻毕竟是乱战,当西方势力发现无法以武力征服这里时,便该为了拉拢分化,而为整个乱局,权势,皇帝宝座迷了眼的东方群豪们,便在西方势力的侵犯下节节败退,或者投入其中成了带路党,整个神州更加混乱不堪了,而且随着位面晋升的余波开始传到西方,西方也开始出现金丹级强者,乃至是极少极少的,一个两个的元婴级强者……

    而念夕空,便是诞生在了那一个时代,那时整个位面已经是低魔颠峰,即将跨入到中魔层面,她借着位面的东风,以她数百世的经验累积,再加上所熟知的那无数剑修功法,成功的在四十年内,就修行到了元婴阶层,紧接着,因为几次奇遇,得到了那个位面因为晋升而诞生的天财地宝,她开始了冲击元神,但这时……

    其实她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她的快速进阶,以及借着她实力支撑而迅速膨胀起来的家族,都已经被那个世界的顶级势力与人物看在了眼中,特别是几次奇而得到的天财地宝,更是为人所觊觎,而在她冲击元神时,已经苦于无前路的那个世界最顶尖元婴级高手们,齐齐出动,袭击于她……

    最后……

    念夕空看着梦境里满天满地的血色,看着她浑身上下已经被血色所覆盖,视线所及范围内已经看不到活物,整个世界似乎都已经化为了血色地狱……

    当她回过神来时,当她再度有了意识时,她已经屠尽了整个位面,而她眼中,流出的只有血泪……

    她不想的,她不想这样的,这个世界……她不是这么打算的,她……她只想安静的晋升元神,然后不必经历转世之苦,继续寻找她的目标啊,她不想这样的……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闪耀天地,就见得一轮金色灿曰停立天空,在那光芒之中坐着一个佛陀,看不清面目,只觉得慈祥。

    “生是苦,死是苦,情是苦,恨是苦,别离是苦,相见是苦,纷争是苦,追寻是苦,争夺是苦,权力是苦,众生皆苦……”

    “施主满是罪孽,苦海无崖,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信仰我佛,才是施主最终的归宿,所以,信我吧……”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念夕空只听得满脑满耳都是信我吧,信我吧,她就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得无法形容,非得信了眼前这慈祥的佛祖,自己才能够有赎罪的机会,而渐渐的,她在梦里的身躯就要跪拜下去了,身躯弯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猛然间,一道紫光闪过,就见得一柄纯紫长剑破开天地金光,破开天地血光,甚至破开了整个位面,其巨无匹,锐利无边,只是一划,天地间的佛陀便被斩为了两段,紧接着紫色巨剑化为了一条紫色洪流直入念夕空的躯体,而在这紫色洪流中,念夕空的眼眸里,其眼神越来越清晰,已经再也不见丁点迷茫……

    与此同时,在汤姆的梦里……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猫,是的,一只猫……

    然后他有一个死敌,一个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杀掉的死,那是一只名为杰瑞的老鼠,没错,一只老鼠!

    虽然他设计了各种精彩布局,奋勇向前,不怕死,不怕牺牲,但是每一次都会让那只老鼠逃脱,他已经有些累了,他已经有些不想继续战斗了,他已经有些放弃了……

    “追老鼠是苦,不追老鼠是苦,放是苦,杀是苦,失望是苦,牺牲是苦,万般皆苦……”

    “施主满是罪孽,苦海无崖,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信仰我佛,才是施主最终的归宿,所以,信我吧……”

    信我吧,信我吧,信我吧……

    在满满的金光中,汤姆猛的从猫窝中站立了起来,紧接着,它……

    再一次扑向了正在偷喝牛奶的那只名为杰瑞的老鼠……

    “信……猫与老鼠?信……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