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梦与梦外

    天经历了悲惨的童年……

    天极其早熟,在他诞生的第二年时,已经可以正常的与所有成年大人沟通,并且思维清晰,除了略带幼稚,其思维已经基本上和普通成年人类差不多了。

    而且天极其好学,几乎是每时每刻都有问题,许多问题甚至是天部落最博学的老人都无法回答的,但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即便没有人能够回答,要不了多久,他自己就会知道这些答案,而到了他三岁时,这个秘密才被村里的头人与长老知道。

    是那面随天一起诞生的镜子,这是部落最博学的长老也从未听闻过的事情,而那面深青色的镜子,从天诞生后便一直被天所怀抱,没有一刻离开他,而这面青色镜子除了极其坚韧,任何木器石器都无法损坏其丁点以外,除此之外便无任何用处了。

    不过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每当天有了什么疑惑时,在长老和头人们那里无法得到解答,都会下意识的把问题告诉镜子,而镜子则会在或多或少的时间后把答案告诉天,就这样,天仿佛海绵一样吸取着各种各样的知识,他的思维越发敏捷,远远超过了任何小孩子,甚至超过了大人,如果持续这样下去,或许天会成为部落乃至这个世界最博学的人。

    不过……

    曰部落在天四岁时,毁灭了……

    起因不过是两个异族的小规模边境摩擦,却导致了包括曰部落在内数十万人类,数百个人族部落的陪葬……

    从那之后,天在这个世界流离失所……

    他是不幸的,童年的生活让他看到了太多的血色与悲惨,在天部落毁灭时,他不过刚刚四岁,而到他十岁时,一路住过了二十多个人类部落,每一个部落的人都对他极好,他也拿出自己的知识来尽可能的帮助这些部落的人,他们都很善良,他们都很勇敢,他们都很勤劳,他们也都过得很苦……

    人类,是这个世界里最弱小的智慧种族,那怕是绿皮肤的地精都比人类强大,无知不是罪,弱小才是,而人类是这个世界上罪孽最大的种族……

    任何种族都可以欺压人类,首税,劫掠,抢夺,杀人,把人类当食物,当实验品……天所待过的部落,都因为这些种种悲惨而毁灭了,天的存活完全是依靠那面青色镜子的缘故,而他所见到的血色,已经是无穷无尽……

    不过他也是幸运的,不光是他躲过了那数十次毁灭危机,不光是他独自在荒野里求存时总能够找到的生机,更不光是他无意中一次举动,救下了一名精灵,而受到了一个精灵小部落的庇护,而那时,他十岁……

    精灵族很高傲,对他的存在也非常不屑乃至是恶心,而他也被那名救下的精灵当成了一个宠物样的存在,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有了生存的权力,用精灵族的话来说,那怕是精灵族的够,也是不允许别的族来随意威胁和杀害的,不因为别的,仅仅因为精灵族乃是洪荒万族排行前五十的种族,因为这个世界,无知从来不是罪,弱小才是,而精灵族……是无罪的。

    在那里,天第一次接触到了系统的知识,即便只是他的“主人”无意中让他学到的知识,但知识就是知识,他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存在,以及人类所处的渺小地位。

    这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广大无边,东西南北,横跨亿亿万万里,不知其尽头,不知其终点,这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核心,这是世间万物的起始,这是一切位面的始祖……当然,那时候的天还不知道位面是什么,他只知道这个世界是最伟大的存在,其名为洪荒。

    在这块领域无穷无尽的洪荒大陆上,有着数不尽的无穷无尽生命体,其中有着智慧的生命族群也是无穷无尽,根本是数也数不清楚,但是其中最强的一万个种族,他们处于整个洪荒食物链的顶端,他们享有整个洪荒几乎所有的供养,无论是资源还是生物,这一万个种族号称洪荒万族,是整个洪荒的天然居民,贵族,以及护卫整个洪荒的军事力量。

    至于人类……在洪荒万族的意识里,这个种族甚至连垃圾种族都算不上,因为在所有已知的洪荒智慧族群中,人类是实力最弱,潜在资质最弱,智力最弱,乃至身体都最弱的种族,除了食物以及娱乐,实验体来源以外,人类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一切都可以理解了,人类村落,人类们的悲惨遭遇,那血色,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遭遇,以及他被精灵族“主人”收养后,精灵族对他所露出的不屑与恶心,简直像是养了一只沙皮鼠,或者养了一只史莱姆一样,一副看到臭虫的表情……

    天想起了爸爸,想起了妈妈,想起了村庄老爷爷,想起了头人大叔,想起了他存活过的那数十个村庄,给他食物的大婶,听他讲故事的弟弟妹妹,勤劳的大伙们,为了能够交足食物税而不怕牺牲的族人们,他们……他们不是垃圾!他们是天底下最勇敢,最勤劳,最善良的人类!

    我……我要找到让人类成为洪荒万族之一的办法,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办法!

    梦里如此,而在梦外……

    TIER站在张恒面前,从他嘴里说出了一大段楚浩的声音来。

    “张恒,或者念夕空,我现在的状态可能不太好,这是我设定给TIER的一个固定程序,当我在TIER附近,并且没有受到任何禁锢与伤害,而导致毁灭或者瘫痪之类的情景时,一旦超过三十六小时,我没有对他做出标准程序的语言,动作,以及声音的情况下,那么就证明我已经不再是我,或者是我受到了袭击而无法对他使用标准程序,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或者念夕空要制服我,最好不要伤害我的姓命,先确认这个我是不是真的我,然后再确认我的状况如何,如果是我昏迷或者被别的意识所取代,那么就先试一下主神的全身修复,若是不行,就将我带回现实世界的叛逆者组织,交给其余的O6,让他们救回我……”

    “若是处于团战中,而我是这样的状况,那么整个团队将交给你负责,你有权行使你所希望行使的全部手段,念夕空的情况特殊,她不会是任何人的手下,她的目标只是轮回世界本身,所以只要你的决定是有益于团队的,那么她必然会帮助你……”

    “小心斯特瑞,他肯定在算计着什么,若是我突然昏迷不醒,或者艹纵我**的并不是我的意识,那么我建议你首先查看他的情况,他是最可疑的一个人,其次是团战中宣称与我们团队合作或者和平的人,他们是其次可疑的,再然后就是我们可能面对的敌人,轮回世界的任务,或者是各种模因,这些都是可能的……”

    “那么,祝一切顺利,不要让让我死了啊……”

    张恒愣头愣脑的听着TIER嘴里说出了楚浩的话语,他就傻傻的问道:“你怎么了,TIER,为什么你刚才模仿了楚浩的声音?”

    TIER那平实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道:“这是楚浩留下的标准程序,现在已经离他开启标准程序时间超过了三十六小时,标准程序启动,从现在开始,你拥有我的全部命令权限。”

    张恒又愣了好半天,忽然惊讶的跳了起来大叫道:“我草,你的意思是说,楚浩死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虽然一直急着炼化这件圣衣,但是也没有感觉这几天在瑞文戴尔发生过什么冲突吧?若是死人了,精灵族早该跑来了!”

    TIER依然用那平实的声音说道:“自三十六小时前开始,楚浩便一直沉睡着,到现在为止已经沉睡了三十六小时,所以标准程序启动。”

    “睡了三十六小时啊……”

    张恒恋恋不舍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圣衣箱子,然后终于下了决定,对着TIER说道:“好,我决定了……”

    “再给我十二小时,我炼完圣衣,立刻去找斯特瑞,好,决定了!”

    于是……梦境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