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

    楚浩觉得了诡异,是的,很诡异。

    当天晚上,索林的矮人地图,以及张恒的圣衣箱子都被月光台给解析了出来,地图的秘密,以及圣衣箱子需要用小宇宙能量炼化的秘密,这些全都一目了然,而接下来,依照剧情中发生的那一切,果然白袍巫师,精灵女王也都到达,甘道夫与之进行了会议,一场关于阻止矮人夺回孤山的会议。

    但是让楚浩奇怪的是,这场会议已经持续了三天,而看这趋势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而本该偷偷离开的矮人们,则因为精灵族的严密看守而没有离开的机会,他们也在等待这场会议最后的结果,而这本来不应该是剧情里的事情,却在这时发生了,让楚浩怀疑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而让原本该有的剧情改变了,为此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够继续等待下去了。

    除了这些以外,团队里的其余人似乎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喜好,比如三个女大学生,她们留恋于精灵族高雅的艺术与美貌,用她们在现实世界得到的见识与这些精灵们交流起来,参与各种宴会下午茶会什么的,得心应手,而且开心无比。

    张恒兴奋得发狂的炼化他的圣衣,念夕空对于精灵族培育的灵果非常满意,她每天留恋于食物堆中,而陪同她留恋于食材的还有大厨师冈卢尔。

    至于其余人也都各自悠闲了下来,精灵族确实是非常会享受的种族,衣,食,住,行,几乎都达到了二十世纪一些小城市居民的水准了,而食方面还要超过,虽然都是蔬菜水果,但是精灵族自己培养的蔬菜水果,味道都好得出奇,而且每一种蔬菜与水果都有特定的营养,其中好几十种都达到了念夕空所谓灵果灵材的水准,她每天都要吃好多好多东西……

    如果不谈魔戒任务,那么这里还真是观光度假的胜地啊……

    但是……

    楚浩不知不觉就青筋直冒,但是现在可是轮回任务期间啊,那个还有十天不到时间就要降临的天神小队,可是一个实力远胜北冰洲队的超级大BOSS啊,这样悠闲真的可以吗?

    但是很可惜,对于楚浩的警告,似乎已经陷入到悠闲里的北冰洲队众人们并没有太过紧张,而且用张恒的话说,反正矮人不离开,他们也算被半困在了这里,与其白白担心,倒不如好好先享受一下这里的待遇为好。

    楚浩也是无奈,当天的晚饭后,他练了一会法术后,便自顾自的进入到了梦想里,希望明天,那场该死的巫师会议可以完结吧……

    (这里……对了,是梦啊,不过越来越真实了,而且还是一直持续的做着这个梦……)

    这几天,楚浩感觉他都在做一个梦,只是毕竟是梦而已,醒来后很快就忘记掉了,而且梦里也是混乱与荒唐的,他甚至什么记忆都没有,不过几天时间过去,这个一直持续的梦境越来越清晰了,而且他在梦里似乎都可以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一般……

    其实不单单是楚浩,别的其余人也都有着这样的经历,只是他们清醒得比他还快,比如三个大学生,她们所做的梦是自己变成了虫子,飞鸟,以及一条鱼,她们第一天便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在那梦里,有一阵金色的光芒,在金光中有一个慈祥的光头老者,给她们讲解各种道理,告诉她们这一世的牺牲,是下一世的幸福,所以,她们必须要奉献,把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都奉献出来,这样下辈子才会幸福安宁……

    就在这中土大陆夜深的时刻,在这个世界位面的极深邃黑暗中,一个意识正在默默的注视着这里,注视着这一切,而就在这时,一道极阴暗,冰冷,恐怖的深邃歌声响起,同时一个意识发出了自己的思想。

    “伊露维塔,你就这样的看着吗?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个机会,你就打算这样放弃掉吗?”

    “……”

    “又一次看到了去死去死团的分支组织……万物信我吧的伎俩了,这个恶心的传销组织怎么还存在着呢?看来人皇也不外如是,连这都剿灭不了。”那个散发阴冷黑暗意识的声音继续响动着。

    “米尔寇?魔苟斯?包格力尔……你不该出现,叛予你的流放刑期是无限……”

    阴冷黑暗的意识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继续发出着思想道:“凭谁?凭您吗?多伟大的高级圣人伊露维塔啊,多伟大的叛徒啊……要不是您,当初怎么可能会有开天战役?要不是您,洪荒依然还是我们万族的洪荒!那么现在,伟大的高级圣人伊露维塔,您是否打算消灭我这个小小的普通圣人了呢?”

    “……”

    阴冷黑暗的意识也沉默了起来,过了许久才说道:“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这个世界?难道说我们千方百计的躲避,逃窜,委曲求全,乃至于自我牺牲,也无法阻挡最终的毁灭吗?”

    “因为人皇陛下……不得不承认,人皇陛下是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一族领袖,那怕是世界,古,钧三大内宇宙,乃至从古至今所有的皇,光论对一个种族的影响,也不及他……他开创了人类纪元,他设计了四象五行八卦阵镇压洪荒四方万极,他布下了人类气运共振,让整个世界都跟随其脚步,而且还有封神计划,那真真是宏伟得连内宇宙都要汗颜的伟大……”

    猛然间,阴冷黑暗的意识发出了尖锐无比的思想,甚至这一处的无边虚无都开始产生了漆黑,这个思想尖锐的吼道:“封神计划!你知道封神计划!那到底是什么!?连累到东皇都要去偷取的这个计划,因此而被埋伏,从而陨落,至今无法复活的计划,这到底是什么!?”

    “……不能告诉你,我无法说出口,你只要知道,这一切计划的关键,便在眼前,而这……也是我们洪荒万族最后且唯一的生机,也是古,钧,人皇留给我们最后的生机……”

    阴冷黑暗意识顿时沉默了,而那个伟大意识继续发出思想道:“事实上,在这个世界诞生的最初,我便产生了疑惑,为什么‘那个’东西的碎片会出现在我所创造的世界里,即便当初我对他和古有恩,但是这样重要,几乎关系到封神计划最终结果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直到眼前的景象,我才终于懂了,人皇陛下当初为什么没有彻底剿灭万物信我吧组织,人皇陛下为什么会将‘那个’东西的碎片投入到我的世界里,以及,人类气运共振中,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名为托而金的人类,写出了魔戒系列,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真是伟大的布局,真是伟大,一举数得,在完成所有计划的关键时,连同对他的恩情,也一并偿还,这就是人皇,古往今来第一皇……”

    阴冷黑暗的意识沉默了许久,忽然发出思想道:“难道,难道你是指……”

    “知道生化危机位面吗?”伟大意识忽然发出思想道:“那是代表另一个故事的传承,从最初,到中间,到结尾,终于出现了‘主角’,那对于他们是特殊的……而这一次的特殊,就是中土世界,就是我所创造的世界,你且看……”

    阴冷黑暗的意识顺着伟大意识的指引而看去,它本没有这样的伟力,但是在伟大意识的帮助下,它看到了那里的一切,包括了那梦……

    “那是……那是……那是!洪荒!?那是……人类城!?”

    “没错,然后当他成长到足以来取回‘那个’时,一切的发展,都将……”

    而这一切的思想对话,楚浩是并不知情的,他此刻正在那真实得仿佛真实的梦里,一个古怪的梦……

    他怀抱着一面镜子,诞生在了一个曰的村庄中,而那镜子深青色,如同最晴朗的天空,于是族里最有见识的长者,给他取名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