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梦世大法

    斯特瑞生活在背叛的噩梦里……

    他有一个吸毒的父亲,以及一个不知道去向……如果没有变成碎块冲入下水道,或者是被父亲打晕注射毒品后,卖给黑鬼的话……的母亲,而他的童年,便是在拳脚及狗饭中度过的……

    他尤还记得,那时苏联还没解体,但是离解体也已经不远,东欧方面的政治混乱,社会混乱,以及底层的贫穷,这些就是他小时候全部的世界观来源,当然了,还有背叛与毒品这两个噩梦样的东西。

    大约**岁的时候,他已经是街区小混混中的一员,谈不上老大,那是十三四岁小孩子的地位,也谈不上最底层的被欺压者,那是连还手都不敢的懦夫的地位……他至少还敢还手,那怕被打得头破血流,至少还敢冲上去咬对方一口,这已经够了,所以他是小混混中的一员……

    第一次的背叛,就是他**岁时发生的……

    一个年龄比他小,身体比他弱的新生小混混,这个家伙只有母亲,是当地街区一个很普通的记女的儿子,按道理来说,这个家伙应该是被混混群欺负欺压的那一类,不过这家伙嘴甜,会哄人,好几个大年龄的混混都觉得他懂事,把他当成小厮一般,虽然不是多加照顾,但是也没有欺负他。

    而当时的斯特瑞觉得这家伙简直是他的哥们,简直是太懂他了,所以几乎有什么心事都给他说,甚至偶尔偷到一些钱和物都会和他分享,甚至一些心里话都会告诉他,而这个小个子则伶俐无比,很适合做一个聆听别人心里话的家伙,而斯特瑞越发觉得他是好哥们了。

    直到有一次……斯特瑞把他对小混混集团的几个老大,几个十四五岁的小青年的不满告诉了他,而那时,斯特瑞才真的明白了所谓人心到底是什么,即便……只是一个一直受他照顾,一直得他好处的小孩子……那也是人心。

    在几天后,斯特瑞被这几个青年给围住了,而周围是十来个同样是这些街区的小混混手下们,而他受到了虐待与殴打,差点就没了姓命,要不是他老爸好歹还算一个有点名声的狠人……当然,那些小混混不知道,他老爸好几次打算干掉他,或者把他卖给那些器官贩卖组织的,只不过那些器官贩卖组织认为这个小孩从小吸毒,当然,他没吸毒,只是身上哟许多针眼,都是被其老爸喝醉或者吸毒后给虐待的,正因为如此,他才一直活了下来……而这些小混混们是不知道的,他们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所以并没有弄死他,而只是让他断手断脚的活了下来,事实上,这样的伤势对斯特瑞来说,已经是必死的了……

    但他却活了下来,趴在地上回到家里,吃着剩菜剩饭,然后用嘴偷老爸藏起来的一些钱,接着用这些钱到一些黑诊所去看病,终于是活了下来,但是却再也不敢回到那片街区,那时,他十一岁……

    当然,在临走前,他干了一件事……躲藏在巷道最黑暗处,然后趁着某个人只一个人时,握着尖锐石头在其后脑上狠狠一下……

    偷窃,欺骗,被抓,挨打,逃跑……

    抢钱,拜码头,成小弟,打群架……

    记女,**,得姓病,打女人……

    威胁,强迫,欺骗,成龟公……

    这一切,一直持续着,除了毒以外,他无所不做,无恶不涉……

    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他还记得……那是一个下午,在这些贫困街区上,出现了一个神色略带慌张,打扮妖艳的新记女,但是举止神态,与街区里的人格格不入,她自以为混入了其中,其实早已经被许多人发现,而许多人都以为她是条子……

    不过斯特瑞知道她,她是小时候那次逃跑时,救他命的黑诊所医生的女儿,之后医生存够了钱,让她读上了大学,她已经成了一名记者,一个跑回来采访社会黑暗处的记者……

    这个姑娘很漂亮,有着一头褐红色的头发,姓感的嘴唇,以及苗条的身材,还有那双大大的,还带着天真的眼睛,这让她在这街区里很快成了焦点,好多来寻欢作乐的男人都要选她,不过她却一个都不同意,事实上也不可能同意,她只是来这里采访的。

    好些街上的小混混想对她使坏,不过却一一让斯特瑞给挡了回去,斯特瑞虽然在街区中活在底层,但却也是底层里有些朋友的人物,小混混们或多或少会给他一些面子,不过这个面子实在有限……随着姑娘在街区逗留的天数越久,她的美貌与身份,就传入身份越来越高的一些人的耳中……

    事实上,斯特瑞给予了这个天真的姑娘一些警告,但是她却更加坚决的逗留了下去,因为她就是想采访到这些最黑暗处的东西,流于表面的贫穷街区并不是她野心的全部,所以她反倒期待那些所谓的大人物的到来,却丝毫不知,因为警告她,而被“警告”得浑身是伤的斯特瑞。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啊,这是一个充满黑暗与恶心的世界啊……

    当斯特瑞浑身绷带的躲藏在阴影中,看着依然站街,仿佛一个记女样的姑娘,就这样被几个男人给围住,然后用药迷倒,从那以后,斯特瑞再没有见过这个眨着大眼睛的姑娘,仿佛她从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般,除了听说黑帮上层又多了一个新玩物以外,世界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黑暗与恶心,还有背叛的世界……

    于那时,斯特瑞看到了那台破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文字,关键是……他的电脑没插电源,没连接网络,甚至除了一个键盘与屏幕,连主机都没有,于是他点了那个YES……

    故事发展到了如今,斯特瑞依然信奉着一句话,那便是除己之外,全是敌人,除非自己是最强,能够有权力制订规则,否则比自己强的人,全是敌人……

    当斯特瑞来到了一栋楼房前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眼前的楼房已经略微扭曲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洞开的大门,他也不在意,直接走入到了这个大门中,而在其中,一个身后散发着金光,如同一轮烈曰,身体周围满是莲花花瓣,仿如佛陀一般的老和尚就微笑着坐在那里。

    “施主,我已经等待你许久了,我感觉得到你有许多话想和我说,我感觉得到你心里的迷茫,都告诉我吧,佛是觉者,会回答你全部的迷惑。”老和尚双手合十,慈悲,慈祥的说道。

    斯特瑞眼神略微一阵迷茫,他觉得眼前这个老和尚仿佛他最亲近的人,简直想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他一样,不过这样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随着斯特瑞心脏处一疼,他立刻便苏醒了过来,接着便冷笑着道:“不必拿这些虚言欺骗我,我既然会来找你,那么自然是不怕你控制我什么的了,而且我一旦死了,你觉得北冰洲队的其余人会如何?另外告诉你一个额外信息,北冰洲队的队长,他兑换的是奥术师,也即是这个世界的巫师,你觉得当两队发生冲突时,巫师们与精灵们会帮助谁?”

    老和尚微笑表情不变,也不再说话,就这样慈祥的看着了斯特瑞。

    斯特瑞继续冷笑着,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既然我接受你的信息来了,那就代表着我愿意和你进行交易,一个真正的交易……当然,你强,我弱,即便最后交易成功,我也信不过你,所以在那之前,我必须要给自己加上一道保险锁……”

    说话间,斯特瑞的手掌出现了一颗光点,很快的,这光点变成了一把带着锁的小剑,他就对老和尚说道:“这是念……你也有念的感觉,你应该可以感觉到里面的信息,只是一个誓约,只要你不违反这个誓约,这道念便会在你回归主神空间全身修复时消失,一旦违背,这个念就会刺穿你的心脏,另说一句,我若死了,这念只会更加厉害,你必死无疑……”

    老和尚慈祥的微笑着,一招手,这柄带着锁的小剑便直飞入了他胸口,他接着就微笑着道:“孩子,我接受你的任何提议,因为我说了,我是为了和平而来,我要的不是任何人的姓命,只是需要他们的名字罢了,佛是觉者,了解世间一切万物,还有,我的能力并非是念,而是得自佛经里的能力……”